• 第四节 诛杀反叛者

  • 发布时间:2015-09-30 00:16 浏览:加载中
  •   杨坚为了获得民心,减轻人民的负担,使人民的生活得到了改善,他免除了商人人市缴纳的重税,允许佛教、道教在民间自由传播,也允许人民自由信仰,开放山林鱼池任人采取。这些措施都有利于稳定朝廷、推动经济发展。

      另外,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他在实行这些措施的同时,大肆诛杀宇文氏诸王。其实,早在杨坚还没有真正掌握北周大权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着手对付宇文氏诸王了。

      宣帝刚刚驾崩,北周忠臣颜之仪坚决反对杨坚篡夺皇权,他得知刘昉已经召杨坚入宫,急忙召京城中地位最高的上柱国宇文椿入宫,想让宇文椿拥护皇室太子继位掌权,保住宇文家族的帝位。

       这一消息很快传到了郑译的耳朵里,郑译带领宫中大臣皇甫绩、柳裘等赶到朝堂。宇文椿看到眼前的情景不妙,心中害怕想要逃走,结果还没走出几步,就被侍卫 推出去关押起来。杨坚入宫掌权以后,有很多皇亲国戚心里都不服,特别是宇文家族的人。其实这一点也不难理解,谁愿意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祖辈打下的江山被一个 外姓人抢走?如果真是这样,那以后自己就与荣华富贵无关了,所以宇文家族的人都十分憎恨杨坚。

      杨坚知道宇文家族的心理,就使用手中的权力,将宇文诸王全部调到京城,直接软禁或诛杀。

      当然,诛杀宇文氏诸王是杨坚稳定政权之后的事,刚开始的时候,他还是懂得隐忍的,一直采用安抚的政策对待宇文诸王的。

      杨坚利用周宣帝去世发丧的契机,他把各大藩国的宇文氏诸王从四面八方召集回来,收回他们手中的兵权,防止他们起兵作乱。

      还有一种说法,说杨坚为防止各地的诸侯王发动叛变,以赵僭王宇文招嫁女儿为借口,将原北周的皇室成员全部召回京城。不管是哪种说法,杨坚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将兵权收归中央。

       其实杨坚心里最不放心的是周室五王,他们分别是赵王宇文招、陈王宇文纯、越王宇文盛、代王宇文达、滕王宇文迪。他们可没有宇文赟那么好哄,给几个美女、 说几句好话就听从杨坚说了算了。这五王虽没有显赫的官职和军队,但他们的府中却有自己的卫队,如果联合起来,恐怕杨坚也很难对付。于是杨坚先安抚他们,使 他们原地不动,将宇文泰的五个儿子召回京城,防止地方联合作乱。

      杨坚虽然没有给他们特别的官职,但都给予丰厚的殊礼。例如,上朝不用下跪,可以随身佩戴刀剑。诸王作为静帝的叔祖父,能享受到这般待遇,也算是心满意足了。

       杨坚心想,等到平定了大的叛乱之后再一一收拾他们。等他坐稳龙椅之后,采纳虞庆则和高颎的建议,将宇文家族斩草除根。但这一举措却遭到了李德林的坚决反 对,因为他担心杨坚一旦将宇文家族全部杀光,就会落下暴君的称号。但是杨坚不但没有听李德林的建议,反而严厉地斥责了他。

      杨坚将明帝 的长子毕王宇文贤和他的儿子杀掉,收回了雍州的政权,消除了京城附近的隐患。为了稳定周王室的皇亲国戚,杨坚擢升汉王宇文赟为上柱国、右大丞相,提拔亲王 宇文贽为上柱国、大冢宰。用这些权宜之计来麻痹宇文宗室,把他们的反抗思想扼杀在萌芽里。这也是杀鸡给猴看,其他的诸王也不敢仓促反叛。等平定了尉迟迥等 反叛势力之后,杨坚腾出手来对付宇文氏诸王。

      他以谋反罪杀了赵王和越王,同时,为了安抚朝中百官,杀了这两个诸王之后又封周静帝的两个弟弟为邺王和郢王,只不过光有虚名没什么实际的权力,形同虚设。自宇文宪被杀之后,宇文家族人才凋零。

      杨坚继位前后,大规模地斩杀宇文氏诸王和周朝的宗室。据统计,杨坚共杀害北周文帝子孙二十五家、明帝子孙六家、武帝子孙十二家,总共杀了一万多人。刚刚九岁的静帝宇文阐也没能逃脱杨坚的屠刀,就连他的两个弟弟也被诛杀了。

       杀完宇文家族的成员,杨坚又转而对付文武百官。杨坚使用的是最简单的办法,他率领几万精兵,先把百官都召集在一起,当着他们的面说道:“想要有所作为、 大富大贵的人跟着我走。”面对这种场面,群臣只有投降的份儿。在场的所有士兵和百官们都奔着杨坚的方向走来,示意要跟着杨坚走,虽然有些人很不情愿,但在 强权和公理的天平上,强权总是能够战胜公理。

      面对杨坚的强硬做法,很多人心存不满,其中梁士彦、宇文忻和刘昉的敌对情绪最为严重。梁士彦是隋朝的上柱国,他英勇善战,勇猛过人,在讨伐蜀公尉迟迥等战斗中,表现良好,屡立战功。

       宇文忻是上柱国杞公,他从小和杨坚就有很深厚的交情,很善于用兵,威信和声望都很高。柱国刘昉是帮助杨坚篡位的第一人,在杨坚成为隋文帝的路上立下赫赫 功劳。所谓功高镇主,对这三个给过自己很大帮助的人,杨坚怕他们的威望高过自己,对他们都表现出很强的猜忌,有意识地疏远他们。他们心中都对杨坚的做法都 表现出强烈的不满和愤恨,于是三人互相勾结,密谋造反。

      宇文忻、梁士彦和刘昉和宇文忻的外甥裴通四人共同商议,决定先让梁士彦在蒲州 起兵造反,然后宇文忻在长安做内应,里应外合彻底打垮杨坚。可是,裴通虽然也参与了这场阴谋,却又在背后向杨坚告发了同伙。杨坚听后十分愤怒,却没有立即 动手清除他们,而是把这件事牢牢记在了心里,不让任何人知道,准备时机成熟的时候,将他们一并铲除。随后,杨坚故意任命梁士彦去晋州当刺史,好像是给他们 创造了一个谋反的机会。

      梁士彦接到任命后,果然十分高兴,他对刘昉说:“这真是老天在帮助咱们啊!”

      梁士彦又向杨坚上奏,请求让仪同三司薛摩儿做他的长史。杨坚看过奏折之后,马上同意了他的请求。

      梁士彦满心欢喜,以为自己的梦想即将实现,却不知道他们的阴谋其实早已败露,仍然像往常那样进京拜谒杨坚。可就在这时候,杨坚突然下令让卫兵在朝拜的队列中将梁士彦、宇文忻和刘昉三人当场拿下,并在朝堂上立即进行了审讯。

      起初他们三人矢口否认自己的谋反企图,大喊冤屈,但不一会儿,杨坚就传薛摩儿上堂与他们三人当面对质。当薛摩儿将他们的一切阴谋都说出来的时候,梁士彦等人大惊失色,对薛摩儿痛恨至极,咬牙切齿地对他说:“你杀了我啊!”不久,梁士彦、宇文忻和刘昉就被全部处死了。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