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节 一统江山

  • 发布时间:2015-09-30 00:15 浏览:加载中
  •   杨坚实掌北周军政大权以后,并没有满足于自己已经拥有的权力,而是一心想要改朝换代,把宇文家族的江山变成杨家天下。

      杨坚心知肚明,只有自己当皇帝,才能真正彰显杨家的威风,不然永远低人一等。他怕有人因其位高权重而企图谋杀他,每当他临朝听政的时候,总是带着贴身保镖,严格保护自己的安全,除了非常小心谨慎之外,他还时常用武力来胁迫群臣就范。

      杨坚虽然有了篡权夺政的心,但是始终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时机。一天夜里,杨坚把太史中大夫庾季才召到家中。因为庾季才善于观看星象,杨坚召庾季才的主要目的,就是询问当时的天时、人事是否对自己有利。

      庾季才早就对杨坚的意图心知肚明,他说:“根据天象来看,符兆已经出现,即使我说星象对您不利,您会按兵不动吗?”

      庾季才短短的几句话正说到了杨坚的心坎里,杨坚赐给庾季才彩帛,并谢过他的好意。杨坚正犹豫不定时,妻子独孤氏劝说道,事情已经发展到现在的地步了,我们只能乘势前进,难道还有其他选择吗?

      杨坚听了妻子的话,终于下定决心夺权自立。但成就帝业的大事从来没有一帆风顺的,想要成为人上之人,哪有那么容易!此时的杨坚已深陷重围,反叛的势力有明有暗,让人防不胜防。

      北周王室,几乎每一个人都想置杨坚于死地,其中尉迟迥成了他最大的劲敌。尉迟迥是北周文帝宇文泰的外甥,为北周多次立下战马功劳,是北周大臣中手握兵权的重量级人物。

      这时的尉迟迥统兵数十万,北联突厥南结陈朝,杨坚想要顺利掌权,还必须先过尉迟迥这一关。

      尉迟迥也觉察到杨坚有篡位夺权的迹象,就以保护北周政权为名举兵讨伐杨坚。其实,尉迟迥讨伐杨坚的主要目的,并不是要保卫宇文家族的政权,他也想取而代之成为另一个杨坚。所以,这并不是一场正义之战,而是一场夺权皇权的战争。

      面对尉迟迥的咄咄紧逼,杨坚将自己信得过的大臣召集到一起,共同商讨对付尉迟迥的办法。经大家研究决定,先在朝廷内外散播一些对尉迟迥不利的言论,说他是背叛北周朝廷的乱臣贼子,号召人们都参与到这场反叛乱的战斗中。

       紧接着,杨坚利用宇文泰父子的府兵制,鼓励人们积极参军。这招果然管用,一下子有十万多人报名参军,而且这些人都是当年曾经跟着宇文邕打过仗的人,例如 梁士彦、宇文忻等人,当年都是跟随宇文邕伐齐的有功之臣,长期的作战练就了他们坚硬的军事素质,战斗力非常强。杨坚非常高兴,因为有了这些后备力量,打败 尉迟迥就指日可待了。但是,有了兵却没有合适的将,这又让杨坚觉得有些为难。他想,对付尉迟迥这个久经沙场的老将,必须要选拔一个合适的统帅才行。可是, 满朝文武也就只有韦孝宽这员大将了。当时他已经是七十一岁的高龄了,比尉迟迥还大七岁。此人从不随波逐流,对局势有自己深刻的见解,而且战场阅历无数,杨 坚觉得他就是最适合的人选了。韦孝宽对杨坚的力邀也没有推辞,一切都准备好以后,就率领东征了。

      而这时的尉迟迥一度平定了山东,正准备进军河南。没过多久,他们到达河南,与杨坚形成了对峙之势。尉迟迥让儿子尉迟悖率军在沁河东岸驻扎,当时正赶上沁河涨潮,双方军队隔河对峙没有交战。

      这时,尉迟迥不惜花重金收买杨坚手下的将领,形势对杨坚非常不利。就在杨坚大军发生动摇的生死关头,昔日里帮扶杨坚夺权的亲信,除了韦孝宽,几乎全部临场退缩,导致杨坚一方孤立无援。

      就在杨坚一筹莫展之时,高颎挺身而出,在杨坚面临生死存亡的严峻考验时,助了他一臂之力。

      高颎指挥军队在沁河上架桥,对方企图用火烧毁桥梁,但高颎早有准备,他事先就命人在桥的上游修筑土墩,即使遇见火也不怕。

      尉迟悖指挥军队向后撤退,企图趁对方渡河的机会发起进攻。韦孝宽却趁他们向后撤的时机擂响战鼓,将士们士气高昂,齐头并进渡过沁河。

      军队刚到河对岸,高颎就让人把船烧毁,效仿当年楚霸王破釜沉舟,不给自己留退路,目的是激发将士们最大的战斗能力。

      高颎率全军将士奋勇前进,最后打得尉迟迥的儿子尉迟悖狼狈逃走,也逼得尉迟迥自杀身亡。在自杀之前,尉迟迥还大骂杨坚不止。但任何时候都是成者王侯败者贼,从古至今一概如此。

      尉迟迥自杀之后,杨坚夺权的最大障碍也被清除了。杨坚依赖高颎和韦孝宽平定了叛乱,韦孝宽的三子因父亲的战功被封为滑国公,他的侄子韦洸从征相州,因为立下战功,而被封为柱国、襄阳郡公。

      尉迟迥起兵之后,郧州总管司马消难也起兵反抗杨坚。司马消难也是北周王室,是静帝宇文阐的岳父,眼看着杨坚的势力已经威胁到女婿的地位,他作为国丈,岂能坐视不管?

      司马消难起兵不久,就控制了长江以北的大部分地区,而此时的另一股势力,是益州总管王谦,就是当年怀疑杨坚把他排挤到益州为官的那个人。

      为了报仇,他也举兵反抗,不久就控制了四川的大部分地区。杨坚在消灭了尉迟迥之后,分别派王谊和梁睿率军讨伐司马消难和王谦。

      结果司马消难兵败,逃至陈朝,而王谦则在殊死抵抗之后兵败北逃,逃至中途被擒杀。

      杨坚在重臣李穆、韦孝宽、高颎的支持下,不到半年时间,就平定了各方叛乱。

      除了这些公开起兵的人之外,与其同时在暗地里想要谋杀杨坚的人也不在少数。赵僭王宇文招就特意为杨坚准备了一场鸿门宴,杨坚出于稳定宗室诸王的目的,前去赴宴。

      宇文招将杨坚带人自己的居室,只留杨坚的贴身侍卫元胄和堂弟杨弘奉命守在门外。其实,宇文招早已在室内埋下伏兵,只等杨坚酣醉之时动手。

      元胄作为大将军,他凭着自己丰富的作战经验,觉察到周围的气氛异样,所以,他以相府有事为借口,劝杨坚早点离开。

      这时杨坚已经喝得烂醉如泥不省人事了,哪里能听出大将军的言外之意。杨坚还在继续饮酒,接下来的事全靠元胄与宇文招周旋了。

      宇文招并没有放弃谋杀杨坚的想法,岂料元胄精明神武,寸步不肯离开杨坚左右。宇文招就假装自己喝醉了,以想吐为借口准备出门发号施令。然而这一切都被元胄看在眼里,他执意不让宇文招离开居室一步。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