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邓小平的爱情故事:相知相随 两情相悦

  • 发布时间:2016-11-29 13:21 浏览:加载中
  •   古今中外,大凡名人都有自己的家庭,也有自己的爱情、婚姻。科学家、发明家是如此,思想家、文学家也是如此,政治家、领袖和伟人也都莫不如此。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总是让人羡慕的,也可以帮助一个人在其他方面获得成功,而且其本身也是一种成功,一种对个人来说最好的成功。

      对爱情、婚姻处理得当,将给人带来向上的力量,带来高尚的情操和光明的希望,成为事业的推动力。我们中华民族在这方面有传统美德。不少古人曾谱写出优美感人的爱情诗篇,传流百世,历代不绝。如,“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诸葛亮是智慧的化身,他重德才而不重相貌,娶黄氏为妻。黄氏夫人相貌一般,但很有才华,又很贤惠。诸葛亮戎马征战一生,治家和教子两副担子全都落在黄氏夫人身上。诸葛亮的儿子诸葛瞻品学兼优,后来成为蜀国名将,这也是与黄氏夫人的教养分不开的。难怪世人有“武侯之学,夫人多赞助”的评语。

      在我们党的领导人中,也有不少像周恩来与邓颖超这样的好夫妻受到人们的称颂。邓小平的爱情和婚姻,人们过去知晓不多。随着神化领袖人物的枷锁被打破,有关这方面的信息、资料才逐渐有所披露。邓小平在爱情、婚姻问题上,也如同他的政治生涯一样,走过了一条坎坷不平的曲折之路。邓小平曾两度失妻。他第一次失掉妻子,是由天灾所至,第二次失掉妻子,是因“人祸”造成。

      纵观古今中外的政治家,他们在政治舞台活动之余,都同时坚持和发展了自己的爱好或兴趣。邓小平对“桥牌皇后”杨小燕说过:“我是用游泳锻炼身体,用桥牌来训练脑筋。”

      爱情是什么?不同的人对此有不同的回答。有人把它比作鲜花,从中可以获得无限的幸福;有人把它比作苦酒,从中感受到痛苦和忧愁;也有人把它看得神秘莫测。这些看法无疑是片面的。爱情是人类一种复杂、圣洁、崇高的感情交流,即由男女双方两颗心灵弹拨出来的和弦,而不是单方面发出的独奏曲。恩格斯说过:爱情要以“互爱为前提”。真正爱情的基础,在于男女双方理想的合拍,志向的趋同,性格的一致,情趣的投契,它是由衷强烈的,来不得半点勉强凑合。邓小平在爱情、婚姻问题上,也如同他的政治生涯一样,走过了一条坎坷不平的曲折之路。

      第一,前线战地之家

      1939年7月初至9月初,邓小平从太行前线回到延安,参加中央政治局会议。闲暇时,他常和邓发到卓琳所在的保安处去玩,邓发也常请在保安处工作的几个女同志去他们所住的窑洞里聊天。这样,邓小平和卓琳就相互认识了,并由相识发展到相爱。可以说,是共同的革命信念使两个人走到了一起。卓琳与邓小平在这之前,没有什么接触,几乎就不认识。他们是经过别人介绍才相互认识的,直到结婚,卓琳还是有点糊里糊涂的。她只知道邓小平是一个老红军战士,是一位前线的抗日将领,但是,这个人到底是干什么工作的,到底他担负着什么样的责任,她却一点儿也没有搞清楚。反正,是革命的共同理想,生活的共同追求,把他们紧紧地联系到了一起。

      一个休息日,邓小平和卓琳等一起到卓琳大姐浦代英家看望。正在给孩子洗衣服的大姐对他们的到来并不感到突然,因为此前卓琳已经讲了她和邓小平相处的事。

      由于第一次和“娘家人”见面,彼此不太熟悉,相互间比较拘束。还是邓小平先打破了有些沉闷的气氛。他和卓琳的大姐、姐夫握了握手,客气而又诚恳地说:“从此以后,大家就是亲戚了。”大姐等也说了些表示欢迎的话。不一会儿,浦代英就发现邓小平很喜欢孩子。因为他一边说话一边逗着自己的儿子。浦代英和卓琳不断地交换着彼此会意的目光。看得出来,卓琳对自己未来的丈夫充满了信任、欣赏和热爱。和邓小平、卓琳一起来的中组部副部长李富春,还讲了几个笑话,把大家逗得哈哈大笑。

      很快地,邓小平和卓琳举行了婚礼(另一对新婚夫妇为孔原、许明)。虽然双方的亲属都没有参加,但毛泽东、刘少奇、张闻天、博古等中共领导人参加了。时间是9月初。结婚没多久,邓小平、卓琳即赴太行山抗日前线。临行前,两个人前去卓琳大姐住处向她辞别。那天,邓小平情绪特别好,一向少言寡语的他,讲了许多太行山根据地发生的事情,可见,他的心已经飞回了太行前线。这也许是邓小平对替自己妹妹即将远行担忧的大姐的一个安慰吧。姐妹别离,心中自然难过。大姐话不多,也没有什么好招待的,只是为他们倒了杯白开水。

      邓小平和卓琳到太行山以后,卓琳安排在一二九师秘书科工作。从此,她和邓小平一起行军、打仗、跑“扫荡”。虽然他们因战事时而会合,时而分离,但总算有了一个居无定所之家。邓小平和刘伯承从太行山走向平原以后,邓小平就有很长时间未与卓琳和家人相聚了。卓琳离开太行山后,一直在晋冀鲁中央局组织部工作。后来她带着3个孩子到了邯郸。

      前线战地之家,总是随着战争的发展进程而搬的。刘邓领导下的二野高级干部的家属们也是不断地搬家的。卓琳带着几个孩子,先是从邯郸搬到了郑州,后又从郑州搬到洛阳乡下。南京解放后,再从洛阳移至南京,很快,随着解放大军的步伐,卓琳和孩子们又到了上海。

      到了上海,邓小平病倒了,中央批准他休假1个月。1949年9月的一天,邓小平和卓琳带着3个孩子到了北京,邓小平一边治病养病,一边向中央报告工作和研究解放大西南的作战计划。闲暇之时,他带着家人到北京西郊的颐和园,在昆明湖上兴致很浓地泛舟畅游了一番。这是邓小平与卓琳结婚10年之中第一次全家在一起共享这样的休闲之乐。

      西南解放后,卓琳和邓小平在重庆才算真正建立了一个安稳的家庭。在重庆,卓琳又相继生下了毛毛和邓质方。

      第二,伴随邓小平住进了“牛棚”

      邓小平的第二次“下”和“上”,发生在60至70年代的“文化大革命”时期。他由党的总书记,一下子变成了“文化大革命”专政的对象;从党和国家的高层领导人,一下子变成了平民百姓,从“红墙”院内,一下子被发配到江西的农村。

      1969年10月23日清晨,一辆载着邓小平、卓琳和邓小平的继母夏培根的轿车驶出了中南海。

      难道就这样离开京城?没有人送行,子女也不在身边。东窗外映入眼帘的“火烧”、“打倒”刘邓的大标语。卓琳百感交集,泪水模糊了双眼。邓小平神情严峻,目光炯炯。他是那样的沉着、冷静、坚毅。

      轿车风驰电掣般地向机场疾驶。随着一声引擎的轰鸣,飞机起飞了。邓小平坐在舷窗旁,深情地注视渐渐远去的北京。卓琳和婆婆在低声交谈,他们最不放心的是邓朴方。去年5月,由于父亲的原因,他被迫害致残。邓小平好像想得很远,正在思索着“文化大革命”,思索着中国的命运。飞机飞过黄河、泰山、长江。南昌到了,邓小平一家三人走下了机舱。同行护卫的军人向早已等候在机场的省革委会的人交代了几句,就请邓小平一家上了汽车。邓小平一家暂时被安置在省军区的招待所。一天,邓小平在招待所院内散步,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快来看,邓小平怎么来了?”这个消息很快让省军区知道了。省军区来了一位负责人,他“警告”邓小平要老老实实“接受改造”,不要随意外出。不久,黄文华被派来给邓小平当秘书。陪同的赵子昌向邓小平夫妇介绍说:“这就是省里派来的秘书黄文华。”邓小平看着这位年轻的军人,面无表情。黄文华也在打量着邓小平。这个所谓党内的“第二号走资派”,在沉默中给人以深不可测的感觉。

      “我们上车吧!”黄文华对邓小平不知怎样称呼好。“好,”邓小平应了一声。汽车驶出了招待所,驰上了八一大道。邓小平坐在车上打量着宽阔的街道。“这是八一桥,”黄文华给邓小平指点着。“桥下是赣江,流向鄱阳湖。”邓小平点了一下头,没说话。他不会忘记,三十多年前,他随红军渡过这条江开始了长征。汽车过了八一桥,转了个山坡,到了新建县县城。又行了十几里,到了位于望城岗的福州军区南昌步校。原校长许光友少将的住处被人称为将军楼。邓小平一家人被安排住在这儿。

      邓小平、卓琳将近60年的夫妻生活中,留下了许多合影,但令人十分难忘的是文革中夫妇俩被送到江西南昌郊区实行劳动监管时的一张合影:夏日,两人身着白衬衫,站在树丛前,邓小平面容平静、目光凝视,卓琳则面带微笑,充满着乐观、自信,这张合影真实地表现了夫妻两人的革命意志、信念和性情。

      他们的女儿这样回忆:“壮劳力是时年六十五岁的父亲,所以那些清扫拖地、劈柴砸煤之类的工作,自然由他来做。母亲身体不好,血压的高压常在二百左右,但她不顾头晕病痛,抢着做最累最脏的活。母亲时常犯病,卧床不起。每当此时,父亲总是为她端饭送水,细心照看。”后来,邓小平被关押时,卓琳为他精心织补了一件开司米的毛衣。袖子上穿破了一个大窟窿,卓琳又修补得完好如初。

      邓小平历经磨难,第三次复出以后,卓琳更是无微不至地照顾他,邓小平退休那一天中午,卓琳还表示:如果身体好,我也想去参加下午的照相活动。以后,老夫妇的合影就更多了。

      第三,圆满完成了邓小平委托办的事

      邓小平要回北京了。

      临行前,邓小平对卓琳说:“咱们不能这样不声不响地就走。”他让卓琳买了些糖果、饼干和香烟,送给工人师傅,并和他们道别。卓琳带着孩子们先到了陶端缙家。可陶端缙却出差了。他的妻子是个老实的农村妇女,一见卓琳手足无措,不知怎么好。“这么些年,我们麻烦了陶排长。”卓琳从邓榕手里拿过一袋糖果、两斤饼干和一包水果,送到陶端缙妻子手里。“我们要走了,今天是专门来看你们,谢谢你们的关照。”卓琳握着陶端缙妻子的手说。卓琳他们到了程红杏家。程红杏拉着卓琳的手高兴地说:“什么风吹来了贵客?”“这几年麻烦了程师傅,还教会了我电工。这些好吃的送给你,表表我们的心。”卓琳拉着程红杏坐了下来。卓琳会来看她,真是难得。程红杏觉得太不敢当了。她一时高兴,竟忘了给客人倒水,却搬出一陶罐,拿自制的冻米糖招待客人。卓琳嘱咐她好好工作,要求上进,以后到北京去玩。对卓琳的话,小程当时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程红杏虽然猜到他们要走,但没想到会这么快。卓琳他们又到了照顾过邓朴方的女工缪发香家里。“胖胖今天不来了。这包糖是胖胖送给缪阿姨的。”卓琳把一包糖塞给缪发香。“我没做什么呀。”缪发香紧握着卓琳的手,眼睛湿润了,她意识到将要离别了。一天过去了。卓琳一行圆满完成了邓小平委托的使命。

      邓小平与妻子卓琳,共同走过了58年的风雨历程。可谓同甘共苦,相濡以沫。

      邓小平的晚年住处,院内有两棵油松,长得拙朴、苍健。一棵高,一棵稍矮,树叶相互拥抱着,并肩而立。邓小平的子女们认为,这象征着邓小平和卓琳相依为伴。因为老夫妻都属龙,孩子们给两棵油松取名为“双龙树”。邓小平晚年生活中,妻子卓琳总是形影不离。春暖花开时,他俩到郊外共享春光;酷暑盛夏,他俩同去海边休息,在鲜花盛开处散步;金秋时节,他俩在北京一起观赏节日焰火;严冬腊月,他俩在上海和孩子们欢度佳节。战争年代,夫妻俩常常各在一方,相聚时间不多。晚年岁月,夫妻俩朝夕相伴,心心相印。

      卓琳,作为邓小平的同志和战友,她拖带着几个孩子,伴随着邓小平的革命生涯走遍了大半个中国;伴随着邓小平住进了北京紫禁城;也伴随着邓小平住进了“牛棚”,熬过了“十年动乱”岁月的遭遇。在这几十年中,由于丈夫邓小平的原因,她有过喜悦、欢乐和幸福,但却不以此炫耀;她也有过辛酸、苦辣和悲痛,但却不以此后悔。卓琳,她深深地理解邓小平,为邓小平的事业即中国人民的事业和党的事业,付出了个人的一些牺牲;她深深地爱着邓小平。既有丈夫之爱,也有同志之爱,战友之爱;她深深地相信邓小平,在邓小平蒙受大耻大辱,被“造反派”、“四人帮”打倒在地的情况下,她忠贞不渝,成为邓小平的终身伴侣。

      邓小平,是一位共产党人,又是一个有妇之夫。他作为共产党人,在政治上虽然三次遭挫,但在理想和信念上,从未有过动摇,表现了一位革命家、政治家所具有的革命品质;他作为有妇之夫,在生活上虽两度失妻,但在伦理道德上,始终保持着纯真、圣洁的爱情,表现了一个传统的中国人所具有的高尚情操。
    微信公众号
学习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