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死的“江山帮”:榆林和平解放背后的阴谋围城里的渴盼

  • 发布时间:2016-02-23 13:25 浏览:加载中
  •   1949年春季,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全国各个战场捷报频传。陕北地区除了榆林那座孤城还由国民党军队盘踞外,其他地区早就解放了。榆林守军 22军陷入 孤立无援的地位。22军军部所属的段宝珊骑兵团、朱宏高保安团、工兵营和炮兵营开往绥西,曾一度号称为两万勇夫的 22军兵员仅有七千余人,且逐渐逃散减 缩之中。榆林守军一旦被人民解放军吃掉,陕北地区解放区就完全连成片了,而胡宗南部、马鸿逵的部队处境会更加困难了。

      为此蒋介石焦虑万分,毛人凤便对蒋介石说,榆林的 22军里有保密局人员,谅共军也无可奈何。蒋介石问,你有把握吗?毛人凤信心十足地说,报告总裁,86师师长徐之佳,还有着一帮弟兄,他们都是江山籍特务,对总裁忠贞不贰!

       “左世允是靠不住的,他的 22军里,亲共势力很大,我担心他们为了功名利禄,倒向中共方面。”蒋介石见国民党军队兵败如山倒,尤为不甘心。苦心经营数 十年,到头落到如此惨境,是他没有想到的。22军当初战斗力十分强围困榆林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是装备满员的三个正规团,即榆林军分区所辖的 39团、40团 和伊克昭盟军分区所辖的骑兵团。三个团合计有 4千余人。另外还有几个县大队、武工队,都配有新式的美制武器,战斗力很强,也可以配合作战。解放军素质上 占优势,士气旺盛,国民党军队望尘莫及。尤其解放军参加太原战役的警备二旅于 5月下旬即挥师西进榆林地区,对榆林守军造成极大的压力。而此时傅作义将军 已经率领部队起义,北平获得和平解放,对榆林守军的影响很大。邓宝珊将军参加了傅作义部队的起义工作,他作为副司令与22军保持着密码电报联系,并且电告 该军,只有起义才是顺乎民心之举。榆林的近邻绥远地区的董其武部队受到傅作义、邓宝珊的影响,也萌生了弃暗投明的念头。在国民党的部队里,22军初期并不 出名,因为抗日战争时期与日本军队在榆林较量,击溃了日军进犯,才名声大噪。

      榆林对于整个西北战局十分重要。对于胡宗南来说,要想保 住榆林不失,就必须要有自己信得过的部队来守。于是胡宗南派了整编 28旅去“配合”22军守城。名义为配合,整编 28旅的到来显然是监视 22军的。 但是,左世允有自己的盘算,他不仅欢迎整编 28旅的到来,还派他们守在城外,自己的部队躲在城里,反正解放军攻城的时候,整编 28旅先挨打。果然,接 下来解放军对榆林发动两次进攻,枪炮声猛烈,22军虽然把解放军打退了,可是他的 22军损失也不轻,兵员损失近一半。不管部队损失怎样,榆林总算是守住 了,于是左世允被国民党政府授予青天白日勋章,所属官兵也各有奖赏。此时城外的整编 28旅更惨,兵员损失过半,只好被胡宗南给调走了。

      魔高一丈也绝望

       榆林这个弹丸之地,有一群保密局的特务,其中徐之佳是 86师师长,还务是监视 22军的行动。邓宝珊在北平起义时,曾经给老部下左世允发过要求他响应 起义的电报,左世允对响应起义有顾虑,因为他在榆林与解放军交过手,又有特务捣乱,暗杀、绑架,弄得榆林乌烟瘴气。成功的把握有多大?他不知道。当他与各 位师长商量出路时,86师师长徐之佳要求坚决执行总裁指示,死守榆林,与共军决一雌雄。徐之佳底气如此足,不仅他是江山籍的军统(保密局)骨干分子,他的 师里还有一伙江山籍的特务,一直关注榆林驻军高级军官的思想动向。左世允说,是战是和,弟兄们说了算。榆林这块弹丸之地,继续守下去是没有出路的了。徐之 佳傲气十足地说,我军已经挫败共军两次进攻,现在起义,共军肯定要秋后算账的。

      左世允主张撤离榆林,向晋陕边区的胡宗南部靠拢。就在 部队准备出发的时候,心怀异志的老部下纷纷找借口不肯走,有的说要把家安顿好再与长官汇合,有的流露出准备起义的意图。左世允这时才明白,原来各师、各旅 都有自己的打算。徐之佳心如油浇,因为他统辖的 86师也只剩两千多人了,除了他们十几个特务,人心思变,全部向往起义。徐之佳在他的师部,召集他的几个 骨干分子密谋,想杀几个人震慑一下准备起义的将领。徐瑞祥说,我坚决执行徐师长的命令,不听从蒋委员长指挥的,格杀勿论!

      徐瑞祥的话很有号召力,几个特务喝酒盟誓,开始分头行动,一时间,榆林阴云密布,显现出刀光剑影、血雨腥风的恐怖。

      徐之佳这个少将级的军统特务,十分精明,他知道左世允具有的价值。那天,他到了军部,与左世允闲聊,感慨地说,军座,我们出路在哪里?军座必有所打算啊!

      左世允是一个陕北胖子,他叹息,说过去与小日本鬼子打仗,军心坚定,枪口一致对外。现在我算什么啊?就是去了缓远,前景也是黯淡的。徐之佳是军统特务,左世允知道他前来拜访,是探听虚实的。此刻中共地下党已经与左不防,只好摆出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的苦相。

      徐之佳见左世允装出无可奈何的样子,便恶狠狠地说,共军是攻不破榆林的。我们工事坚固,火力又猛,牵制他们几个团的兵力,也是为党国贡献一份力量啊。我已经向委员长申报 22军的战绩,国防部会嘉奖全体官兵的。

       “唉,全军被困,万念皆焚,什么赏赐也没有意义了。”左世允走到军用地图前,指着上边双方军事态势标志说,“自嘉(徐之佳字),你看看,内蒙西乌审旗被 共军占领后,我们撤往宁夏的道路不通了;而往包头方向靠拢,共军 39团、40团占领榆林北城外由西至东北一线的交通要道及制高点。红石峡、牛家梁、古城 滩等地都有共军的工事。从西北方向过来的马家军,也被他们阻击了,无法策应我部,而我部撤往包头的道路被截断后,只有靠空中补给了。现在我军处境险恶,而 我又不能为各位弟兄的安全负责,你说怎么办啊?”

      他把难题又推给了徐之佳。徐之佳暗中骂一声,真是老狐狸。徐之佳有兄弟三个人在军统 系统任高官,他们已经把自己命运拴在老蒋的战车上了,根本没有回头路了。此刻,他知道只有调动左世允与共军拼命,消耗共军的实力,以图蒋家王朝获得美国军 援,重振旗鼓,划江而治,占据半壁江山,才有自己的荣华富贵。

      现在关键要让左世允死心塌地为国民党卖命。徐之佳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他通过自己的电台,给老蒋拍电报,要求国民党方面嘉奖左世允,勉励他奋勇作战,报效党国。另一方面,派出他手下弟兄,对想弃暗投明的高级将领进行恫吓,威 胁对他们的家属暗杀、绑架。这是军统惯用的伎俩,有两个军官女眷被绑架,有个旅长收到一封恐吓信。

      零乱的枪声让每一位军人都在思考自 己的退路,也让老谋深算的徐之佳心惊肉跳,他看出,这些粗犷的西北军人始终戒备他,并用阴沉的眼神打量他,似乎窥测他内心。虽然他布置了暗杀团,个个身手 不凡,胆大心狠,但毕竟是音,对方就露出明显的戒备心了,不肯再说话了。那天,徐瑞祥向他汇报,说他们发现有人经常从城外进来,径直到某某旅长的家里去 了。

      徐之佳听了,神经紧张起来,一定有人联络共军,谋求起义。因为正值两军交战时候,全城早就戒严了,能自由通过封锁线的人,非同一 般。给这些亲共分子发恐吓信不在乎,看来他们早就铁心了。徐之佳急忙问,是从哪部分驻军通过的。徐瑞祥告诉他,是 257团的防地。徐之佳大惊失 色,257团是他的部队,团长高凌云可是他的部下。他咬牙切齿地说,传唤高凌云,他若不忠诚,就把他先干掉。

      暗战的较量

       高凌云是一位精干的团职军官,他进了师部,见徐之佳表情阴沉,心里明白个八九。徐之佳问他,是否与城外的共军有联系?高凌云干脆承认,说他手下的一个排 长率全排反水,投了共军。对方派排长回来,见到我,要求我率团起义。徐瑞祥拔出了手枪,顶住高凌云的脑门子,徐之佳暗示他“且慢”,毫无表情问道:“凌云 兄有何打算?”

      “我是军人,服从上司命令为天职。”高凌云声音洪亮,“我已经表态,要随同国共全面和谈来解决部队的去向。我无权决定 257团的命运!”

      “好样的!”徐之佳拍了一下巴掌,空虚无力的响声显出他的胆怯,徐之佳走到高凌云面前,低声说,我要在总裁面前为你请功,同时也欢迎你加入我们的组织。

      高凌云半晌无语,接着他表情严肃地说,请问师座,还有什么指示?

       “带好部队,那可是我们的本钱啊!”徐之佳劝慰他几句。当高凌云离开后,他立刻命令徐瑞祥派特务盯住高凌云,他咬牙切齿地说,高凌云如若有反叛之解放军 围困榆林期间,22军的物资补给主要靠航空线路,每天有几架运输机降落在榆林机场,送来补给品。22军对机场警备很严,解放军几次攻打五里墩飞机场无果 后,派出一个连队强占了飞机场附近的高地,居高临下,用重机枪向降落的运输飞机进行扫射。有几次飞机快要落到跑道上了,受到强烈的火力攻击后,又不得不拉 高机头,返回西安。结果,驻守榆林的 22军眼见弹尽粮绝,陷入困难之中。

      见这招奏效,解放军又在陆地实施封锁,守军日常必需的粮 食、草料、煤炭等物资一律禁止运进城里。榆林的守军开始惊慌失措起来,军心更加动摇了。地下党抓住时机,积极开展工作,推动和平民主运动,促使守军起义。 此时,解放区的民主自由、丰衣足食,与蒋管区的民不聊生、凄惨的悲情形成鲜明的对照。22军军部校官周济信,是中共榆林工委打进敌人内部的卧底,他积极争 取左世允及早起义,投身人民的怀抱。同时他还与军统特务进行斗争,揭露他们破坏和平解放榆林的阴谋。在他的倡导下,联络了晋陕绥边区总部秘书汤昭武、高广 昌等一批进步军官,组成“榆林和平促进会”,反对内战,要求和平解决国内政治纠纷。“榆林和平促进会”举行集会,开展宣传,贴标语,散发传单,反对特务干 涉,弄得军统特务如惊弓之鸟。同时他们深入街巷家户居民,宣传解放军在全国大捷大胜的消息和我中共对国民党军队“既往不咎,起义有功”的政策,宣传和平解 放榆林是顺应形势、不可阻挡的大潮流。还发动群众参加反对驻榆林军政当局打内战的游行和争取和平解放的签名运动,散发张贴动员人民起来为争民主、争和平而 奋斗的《告榆林同胞书》和《促进榆林和平解放宣言》等。派遣学生代表团出城慰问解放军,表示热切盼望解放军早日进城,解救父老兄弟姊妹于水深火热之中。榆 林工委委员罗明率领田子亨、李含芳等人与 22军上层军官有亲戚、部属、学友等关系的干部,再度入城。这是罗明“三进孤城”了。1948年冬,他到 22 军的军、师部做过策反工作。1949年 2月,但因为 22军高层人物意见分歧,说“要随国共全面和谈就地解决”,因而“二月起义”未能实现。原来,解放 军也多次派人进入 22军军营,阐明共产党对国民党军队起义的政策和优待俘虏的政策,消除官兵的疑虑与恐惧心理。而对军统特务的恶劣行径,解放军针对这种 情况指派在 22军任过职、后来起义的军官田子亨 (曾任 22军驻绥德联络处主任 )、胡景铎 (横山起义后任我军骑兵六师师长 ),1948年在旬邑 起义的郝登阁、贾世炳 (曾在榆林国民党党政机关中做过事 ),以及在高家堡战斗中被俘的 256团代团长李含芳,第一次榆林战役中被俘的校官周效武等 人,进入 22军的师、旅,以各自的亲身经历,讲解我党对起义有功人员奖励和对被俘人员优待政策,揭露军统特务的阴谋。这些与他们分别几年不见面,曾传说 被人民政府惩办了的军官,突然出现在塞上重镇,谣言自然就破碎了。这些人还向守军通报了许多熟悉的官兵的下落,令大家欣喜若狂,对和平解放榆林充满了信 心。

      冥顽不化的军统特务继续做垂死的挣扎,街上出现了多处咒骂共产党、解放军,恫吓、威胁中共代表的反革命标语传单,几乎每晚都发生 持枪抢劫案件。徐瑞祥、王国民等几个特务,早就码好了中共代表的踪迹。他们仇恨正义,阴冷的目光透出杀机。5月 25日晚,中共代表团人员从莲花池中山堂 看罢秦腔戏返归,途中遭到藏匿于 86师围墙内的徐瑞祥、王国民的袭击,有人伤亡。中共代表要求左世允严惩袭击中共代表的暴徒,并请副官处长徐绍鲜转达对 左世允拖延应付、一再延误时机的不满。双方工作人员沟通了谈判协议文稿的修改意见,拖至 29日才正式举行了会谈。看见当地民众那样支持榆林和平解放,甚 至到了公开活动的状态,徐之佳大怒,他下令手下的特务连夜抓人。

      榆林这块地方,徐之佳就像是太上皇,几个特务把他当成靠山,况且又多 是江山县人,抱成团、滚成蛋,荣辱与共,没有丝毫含糊。他们半夜悄悄出去,很快夜间传出的狗吠声、凌乱的枪声,老百姓早习以为常了。但是,他们的出动,徐 瑞祥行动组来到张文柄的家门口。只有一座黄土垒的院墙,他们跳进院里,一条大狗吠吠狂叫,不依不舍地发出警告。王国民端起枪,徐瑞祥拦住了他。上屋有人走 出来,问你们是谁呀?

      “你是张文柄先生?我们是 86师的,请张先生跟我们走一趟。”徐瑞祥客气地说。张文炳马上明白,他们策反行动出了漏洞。86师师长是徐之佳,老牌军统特务,看来这一去凶多吉少。张文炳大声冲屋子里喊:“婆娘,徐师长传我。我不回来,你就自己照顾自己吧!”

      他妻子冲出来,拦住徐瑞祥,说长官,俺家先生没有违法,凭什么带他走?

      “不要怕,例行公事。”徐瑞祥假惺惺说。

      丈夫被特务带走后,她哭了,担心他遭遇不测。那些“南方蛮子”横行霸道,手段狠毒,她是知道的。在榆林城里,谁家孩子闹夜,母亲都会说:“不要哭了,看南方蛮子把你抓去!”那孩子肯定会憋回啼哭声,可见恶魔一样的江山籍特务的名声了。

      此刻,曹鸿义也被行动组抓起来了,押到警备司令部里。汤昭武、李文正等人得知警备司令部的搜捕消息,迅速逃往解放区,其他人也隐蔽起来。

      徐瑞祥组织特务分子严刑拷打张文炳、曹鸿义,想从他们嘴里撬出有价值的情报。张文炳、曹鸿义只承认他们要和平、不要战争,与国共两党之争无关系,咬紧牙关,其余一概不招。

      “与你们同伙的,当兵的都有谁?快说!”王国民恶狠狠吼叫。

      “老总,你们是吃皇粮的,打不赢拔腿就走。俺们老百姓行吗?家当全在城里,共军炮火一轰,啥都完了。”张文炳说。

       徐瑞祥看看王国民,喘着粗气,他拿不定主意怎么办了。他请示徐之佳,徐之佳恶狠狠地说,押在警备司令部黑牢里,让共军的炮弹把牢房炸塌,比我们亲自枪毙 他们好。都骂我们手上沾满人民的鲜血,妈的,看共军会比咱们好徐之佳在回到自己住处时,发现身后有人盯他的梢,吓坏了,心惊肉跳地想,榆林这种鬼地方,实 在太可怕了。他与左世允在战或和上分歧又很大,弄得他心烦意乱。22军不仅控制在左世允的手里,就连 86师的官兵也不全听他这个师长的指挥,他如同孤家 寡人,四面楚歌。进了院,卫兵布上岗,徐之佳刚想上床休息,忽然院子里传来爆炸声,吓得他躲在墙下。接着,一阵凌乱的枪声后,卫兵进来报告说,有人朝院子 里扔了一颗手榴弹,那人跑掉了。

      徐之佳故作镇静,他知道卫兵也是虚张声势,不敢轻易杀人,担心日后算总账。他脸色阴冷地说,明天我就睡在司令部里,把东西收拾起来。

      夜里,炮声、枪声不断,城里人在死亡恐惧中又熬到天明。

      徐之佳与卫兵返回警备司令部,收到西安方面拍来的密电,要求他立即处死张文炳、曹鸿义两个激进分子。他踌躇一番,给军长打个电话,此时左世允到阵地前视察还没有回来,接电话的周济信态度暧昧地说,军长不在,徐师长您抓的人,怎么处置还不是您说了算吗。

      “唉,济信老弟,这时候谁不想退路哇!”徐之佳语调充满焦虑,“榆林城里潜伏多少共党分子,有谁清楚?杀错了人,百姓还能轻饶了我吗!”

      “说得也对呀!”周济信趁机进言说道,“眼看榆林不保,胡长官又鞭长莫及,帮不上我们,还是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对啊。”

       徐之佳从他话中捕捉到什么,浑身发冷。尤其这天解放军的火炮像长了眼睛,专门轰炸他所处的位置,86师的阵地也多次被攻破。想到目前的窘境,徐之佳更加 恐慌。中午,刚刚从前沿阵地返回的左世允召集团以上军官,研究 22军撤退计划。高凌云说,我军撤出榆林,马上会遭到共军阻击。出了城,光秃秃的地面怎么 展开兵力?况且军心涣散,武器弹药又不足,撤出榆林城只有死路一条!

      “高团长的意思呢?”徐之佳拖长声调问。

      徐之佳气急败坏,他掏出手枪,逼住高凌云,厉声说:“你,身为国军军官,替共军说话,杀无赦!”

       此时,军部的警卫队端枪冲进来,顶住徐之佳的后背,大声喊叫:“不要动!”屋里空气陡然紧张起来。左世允拍桌大叫,都把枪给我放下,放肆!这是军部,不 是你们家。左世允走到徐之佳面前,把他的手枪还给他,叹了一口气,说徐师长,人各有志,现在局势已经这样了,你愿意拉走 86师就走吧。弟兄一场,不要再 拼了!伤了和气,对谁都不好。只是你有两个团要起义,徐师长,你看怎么办吧,自己决定。

      徐之佳沉不住气了,他知道一切都完结了,左世 允的话明白无误,请他好自为之。徐之佳低声说,军长也站在那边了?左世允点点头。徐之佳回头吩咐说,徐瑞祥,带着我们那几个弟兄,走吧!徐之佳骑上马,很 快几个特务也骑着马,他们从西城门一溜烟地跑了。城墙上,有两个岗哨看着他们的身影,故意打了几枪,算是给他们送行。

      徐之佳一伙逃跑 后,“和谈”不存在任何障碍了。经过 19天的紧张谈判,左世允的代表终于同解放军的代表达成了协议,双方签订了《榆林谈判协议》,成立西北军区榆林军事 管制委员会和城防司令部,对榆林实行军事管制,等等。当榆林老百姓敲锣打鼓,欢迎解放军进城时,榆林人民梦寐以求的和平愿望终于得以实现。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