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面罂粟花”陈华

  • 发布时间:2016-02-23 13:24 浏览:加载中
  •   妓女院里出来的女娇娃

      在戴笠的间谍史里,值得大书特书的,当然是他善于利用女特工来完成男性特工无法完成的任务。女人的柔情,女 人的眼泪,还有女人的细腻入微的观察,是克敌制胜最有效的杀手。而玩弄权贵于圈套之中,是女人的长处。戴笠能够在上个世纪 30年代培养出众多女特务,可 见他的精明。

      从间谍史看,用女性进行间谍活动,并不是戴笠的发明。但是,戴笠利用情感来拴住女特务的心,死心塌地为他卖命,恐怕是戴 笠独特的做法了。戴笠对女性心理的了解,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他通过感情的笼络,小恩小惠的施舍,赢得女性的信任,甚至拉进军统,当他的“马前卒”,为他 建功立业做出牺牲,陈华就是其中的一个。她是军统三枝花中的冷艳杀手,为戴笠的军统立下汗马功劳,写下诡谲凄美的特工传说。

      陈华的一 生,始终生活在戴笠的阴影里;而戴笠因为陈华为军统做出的贡献,深受蒋介石的器重。戴笠曾经说,我的半壁江山是华妹打下的,可见陈华在他内心的地位。生一 个,简直没有停止过。父母不出去劳动,好吃懒做,日子过得清贫。后来不务正业的父亲染上了毒瘾,不仅他自己抽鸦片,还让妻子抽鸦片。父亲、母亲整天躺在床 上吞云吐雾,生下了小孩,既不喂,也没人管。所以就生一个死一个,死后就用破草席一裹,往乱葬岗上一丢了事。陈华出生时,父母看又是个女孩儿,就不想让陈 华活在世上,那是阴历十一月,天气极冷。父亲把哇哇哭叫的女婴丢在马桶里,念念有词地说,不怨爹不怨娘,就怨你是个囡!然后就躺在破床上抽起鸦片了,任凭 着小小的生命活活地冻死。可是隔了一夜,陈华还在嘤嘤地啼叫,父亲把她拎起来一看,见还活着,就骂咧咧地说,这个囡命好大啊!一个好心的邻居刚生下孩子, 奶水充足,就说让我奶这个囡吧!这样爹娘才让陈华活下去,也让她有了未来的经历。

      陈华两岁那年,被父母送回浦东乡下,交给她的外婆抚 养。陈华懂事早,跟父母住在一起,就怕被父母卖掉。陈华尽量少吃饭菜,拼命多做家事,一心一意只想讨得父母的欢心。就这样担惊害怕、小心翼翼地过了三年。 那时姐姐十五岁,陈华才十三岁了,由于生活的窘迫,她最终还是没能逃脱被父母遗弃的命运。1919年,陈华和姐姐被父母带到广东,分别卖进了惠州和广州的 妓院,沦为雏妓。当雏妓,幼小的陈华吃尽了苦头,伺候老鸨子,倒夜壶,还要帮助其他妓女跑街买东西。14岁那年她正式“挂牌开苞”,因为她年少而又单纯, 深得当地富豪的喜欢,每天狎妓者令她应接不暇。又因为她模样可人,会哄人,居然一炮走红,成为妓女院的“头牌姑娘”。她每天总要接待十几个嫖客……打情骂 俏在嫖客之间,聪明伶俐的女孩儿过早地品尝到世间的不幸,培养出敢爱敢恨的性格,为此她对世间冷暖有了清醒的认识。她羡慕那些仗义疏财、杀富济贫的英雄好 汉,也渴望有哪位行侠仗义的绿林好汉拯救她于水火之中,并且情愿嫁他为妻。

      当个雏妓,受人欺凌,陈华能默默地忍受着,希望有朝一日乾坤轮转,熬此时她人生头一个“贵人”出现了。

       那是妓院最为热闹的一天下午,妓院来了几个人,其中一个人长着结实的身材,颇有几分威武的气概。他来到客厅里,老鸨子唤出几个妓女,有的光彩照人,有的 亭亭玉立,可他却一个也没有相中。老鸨子无奈,让陈华出来,当时陈华刚刚接个狎客,搓弄得她浑身难受。老鸨唤她出来,又不得不出面应酬。那个北方人见了陈 华,眼睛一亮,竟然相中她了,随同他而来的人齐声鼓掌,说啸天先生看上的女郎,一定是天仙啊!

      与客人来往几次,陈华知道他叫杨虎,字 啸天,与当地帮会交往甚密。杨虎的朋友圈里,有杜月笙、黄金荣、张啸林等赫赫有名的帮会老大。杨虎每次来妓院,点名要陈华陪床。老鸨看他来头不小,岂敢怠 慢?渐渐地两个人熟悉起来了。杨虎问陈华,你干吗不从良呢?当妓女吃百家饭,总不是一件正经事儿。陈华垂泪说道:“我是有志向的女性,沦落风尘,也出于无 奈。有哪个志士救我逃出火坑,我情愿陪伴他一世。”

      杨虎说:“啸天不才,在上海地面还有几个朋友,我把你赎出去,你肯跟我走吗?”

      “跟随你,死而无憾。”陈华表态说。

       几次与陈华接触,杨虎发现她既是一个懂情懂义的女孩儿,又是一个敢爱敢恨的女娇娃,愈发喜欢上她了。经过上海有势力的黑道人物撮合,杨虎终于花了一笔不 菲的钱把陈华赎出了妓院。1922年 2月 15日,正赶上阴历大年三十,街上鞭炮齐鸣,陈华嫁给了杨虎当妾,并与他家人吃一顿团圆饭。那年陈华才 16 岁,而杨虎 34岁,正是男人最好的时期。

      1927年南京国民政府成立,杨虎走上了他人生的顶峰。

      国民革命军北 伐,3月 22日东路军克复上海。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蒋介石派杨虎当特务处长兼任俘虏管理处长。上海清党后,又提升他为上海警备司令,陈群则为特别军法处处 长。当时杨虎、陈群跟上海滩的帮会三大亨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挂上了钩,稳稳控制住了上海。陈华也成了上海滩社交场上的风流人物,连杜月笙都称她为小 妹。杜月笙几次跟她说过:“妹子,我们两个人,就是吃亏在没有读书识字上。要不然,我们绝不会只有今天这点儿成就。”脱离火坑的陈华随同杨虎,过了一段平 静的生活。夫唱妇随,她低调处世,显现出陈华质朴的性格与聪颖的一面。

      当戴笠在 1932年遇见她的时候,她的命运开始转变了。

       一次,蒋介石在中山陵召见戴笠,决定成立军事情报特务处,由戴笠负责。戴笠忙着组建庞大的特务网,急需各方面的人才。就从那个时候开始,戴笠要求陈华助 他一臂之力。戴笠的机敏与杨虎的忠厚形成强烈的反差。尤其陈华自学文化,平时喜欢读一些市井小说,对于当时社会动荡的局面,有自己独到的见解。戴笠从事的 神秘事业,颇有刺激性,给她无限的想象空间。她想当一个行侠仗义的女豪杰,正可惜没有表现的机会。戴笠正在寻访人才,这种机会怎好轻易放过?陈华在与戴笠 跳舞时,说出自己的愿望。

      戴笠很喜欢陈华美貌的外表与见识,她的话常常令戴笠叹服。戴笠说,我也希望你能够参加我们的组织(当时是复 兴社特务处),不知道啸天兄是否同意?陈华说,我的事情我做主,他不会管我的!她是从风月场中走出的女人,对于男女之间的事,见得多了。戴笠说,你是他的 姨太太,行吗?

      “他不会干涉我私事的,况且为国尽忠,不也是每个国民的义务吗?”陈华说的干脆。不得的事,两个人马上达成默契,陈华 成了他的助手。杨虎不同意爱妾抛头露面,因为那时候杨虎担任上海警备区司令官,权重一时,他怎么会让陈华干那种营生呢?但陈华主意已定,杨虎也奈何不了 她,只好由她去了。

      从事军事谍报工作,戴笠为蒋委员长立下了汗马功劳,他的事业也在一年年的扩大。戴笠把陈华请到南京,还派两个专门 服侍她的娘姨,她们全是江山籍的妇女,经常在陈华面前夸戴处长好。陈华还有一位戴笠派给的女秘书——叶霞翟。叶霞翟是后来统率百万大军的胡宗南的夫人。叶 霞翟 1931年考入浙江大学农学院,后来转浙江省警官学校学习,是一位书卷气十足的知识女性。1939年她从上海光华大学毕业后,赴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 政治系、威斯康星大学研究院学习,获学士、硕士、博士学位。1944年回国任成都光华大学、金陵大学教授。1947年春才与胡宗南结婚。那时她由戴笠安排 在陈华身边,当陈华的秘书,教她文化。后来陈华才明白,其实戴笠是有预谋的。当时,戴笠又接管了南昌行营调查科,他得意洋洋地对陈华说:“南昌行营的调查 课,已经合并到我这个第二处了。我把他们的第一课长李果湛,升为了内勤组的书记长。”陈华问:“那你呢 ?”戴笠说:“我还当我的第二处处长。”陈华说, 干特务角色,可要内敛外刚、守口如瓶啊。你是一个喜形于色的人,可不行。戴笠被她一番奚落,弄得他兴趣索然,半晌无语。细细一想,自己果然有那样弱点。他 说,华妹,你真好。我想请你到国父陵墓去谒陵,然后去我们处里看看。戴笠开着车,两个人去了中山陵,登上陵墓,观看了孙中山的陵墓。然后他又说:“陈华, 我再陪你到处里参观、参观 !”汽车开进了城门,穿街过巷,转弯抹角后,进入了一条比上海弄堂还窄的鸡鹅巷。汽车停下后,有个院子门前,两名卫兵站岗,见 戴笠下车,便立正敬礼,显得十分的恭敬。陈华看一眼这老式的平房,与巷子里其他房屋没有什么两样,暗自吃惊,与杨虎的公馆简直无法比!这就是戴笠的公馆? 陈华见戴笠满足的微笑,内心替他不平。他为蒋介石办公厅、车房和职员、卫士寝室,外带一个汽车间,全挤在一起,让人透不过气。她进了客厅,戴笠的母亲蓝氏 和妻子毛秀丛已等候多时了。戴笠介绍说:“这位就是陈华女士——杨太太 !”老太太满头的白发,头上还箍了一道黑布抹额。她与毛秀丛的衣着一样,也穿着蓝 布棉袍,扎起裤脚,显得十分土气,与城里女人穿的旗袍截然不同。见到陈华风姿绰约、面容俏丽的样子,婆媳俩有点儿坐立不安,手足无措。戴笠马上用江山土话 说:“我娘和我女人是乡下人,连握手的规矩也不懂,真是抱歉了。”

      婆媳俩离开后,陈华突然轻声一笑,露出女性清纯可爱的本性,戴笠怦然心动,他发觉陈华愈来愈成熟,也变得愈来愈可爱了。戴笠痴痴地望着她,有点魂不附体了。陈华是细心的女人,而且她阅男无数,当然会猜到戴笠的心思,她低下头忙着自己的事情了。

      戴笠自觉得此刻正是好机会,外边细雨下得不停,心里也潮湿了,他大胆地抓住陈华的手说:“华妹,我真的很喜欢你。”

      “哟,你这个江山佬,怎么没羞没臊呢!”陈华呵斥他。

      “我是江山人不假,可我爱女人还有罪吗?”戴笠继续拉住她的手。

      陈华硬是把手抽回去,正色说,平时你称杨虎为兄长,推杯换盏的是亲兄弟,你还想占嫂子的便宜,真是没大没小。我是从妓院出来的女子,可我也不能乱来,我得讲究道德与尊严。

       戴笠的求爱被她严词拒绝,令他十分尴尬,脸色红一块、白一块,心情很沮丧。戴笠自从追随蒋介石,主持特务处以来,他在追逐女子方面,如鱼得水,从来没有 空过网。如今,陈华义正词严地拒绝了他,而且毫无情面,着实令他对她刮目相看了。陈华尽管是妓女出身,为了个人的尊严,也为了维护杨虎的体面,竟然在戴笠 面前表现出烈女式的自尊,也着实让他没有想到。戴笠的骨头里具有江山人百折不挠的性格,也具有江山人认死理的特点。戴笠相信,在对年轻美貌且头脑过人的陈 华,戴笠为了得到她,可谓耍尽了手段,费尽了心机。他给她买来奢侈品,还让她到青岛监视国民党高级官员,但他的种种示爱,都遭到陈华的拒绝。戴笠为此很是 惆怅。后来陈华得知戴笠身世很苦,尤其是戴笠改名的故事感动了她。

      两人同病相怜,有共同的悲苦经历,拉近了彼此之间的距离,他们很快 就爱在了一起,陈华也成为戴笠一生中唯一善始善终的红颜知己,也是陈华和戴笠十四年感情纠缠不清的开始。从此陈华在军统局中担任了训练班的主任、教官等。 李崇诗、王新衡、龚仙舫等人成为她的朋友。陈华很有眼力,给戴笠推荐很多有能力的年轻人加入军统,他们成为军统骨干分子。1935年,刘戈青毕业于国立暨 南大学,准备到福建开发锰矿,结果在陈华举荐下,他连同他的 8个同学一同参加了军统,在杭州警校接受训练后,被分配到军统上海区工作。先后在站长王新 衡、梁干乔和周伟龙手下,担任行动工作。1937年淞沪抗战爆发之后,刘戈青是少校队长,负责战场侦察和防范汉奸活动。期间,戴笠在上海策划了与日本老牌 特工楠本的谍报战,刘戈青是行动组的重要人员,他机智过人,斗智斗勇,终于让楠本败下阵来。他还奉军统上海站站长王天木的命令,暗杀了南京伪维新政府的 “外交部长”陈箓,自此英名远扬。

      陈华喜欢冒险,愿意干刺激性的差事。当上军统特务后,变换着角色,混迹社交场面,接触形形色色的 人,乐此不疲。以至于戴笠把监视汪精卫、孙科这样最重要的间谍任务交给陈华负责。当然,陈华凭借自己过人聪慧和非凡的能力,也从来不辱使命,每次任务都出 色完成,戴笠对她宠爱有加。

      戴笠有识人用人的驾驭能力。他看好的人,才尽其用,每个人都会效忠他。在人员选拔上,戴笠对陈华的人员培 训成绩深信不疑,而且她替军统选择的人才,她都会有个交代,说某某人心术灵活,多谋善断,在情报上分析上可以大显身手;某某人心狠手辣,敢做敢为,可以充 当行动组成员,刺杀、绑架、恫吓,我从 13岁当雏妓,到 16岁赎身出来,形形色色的人见识多了。无论社会上哪个层面人物,都有自己的特点。比如说,专 门有无赖到妓馆搅场子的,怎么办?我们也有办法对付。

      远离战火的女特工

      卢沟桥事变第二天,报上登出消息,华北局势紧张起来。陈华问戴笠:这一次,中日之间会不会打起来 ?”戴笠立刻回答说:“不但会打起来,而且一定是长期抗战。”陈华当时做出决定,她要去香港。

      戴笠知道她想躲避战火,想了想,给香港站打去电话,交代军统局香港站长刘方雄,在香港租了一幢房子。于是陈华就带着孩子,搭乘轮船到香港定居了。

       陈华到香港定居后,她这个军统的女特务不必再执行任务了,除了会会朋友、搓搓麻将,再就是带着一双儿女游山玩水。远离战火的她,偶然也给军统局帮点忙。 戴笠手下的干部经过香港,一定会到陈华的寓所来,带来戴笠的亲笔信,戴笠的信多半是思念与问候。在那段逃难时期,陈华的日子轻松自在。这天,陈华走到自家 门口,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喊她:“杨家姆妈!”陈华是杨虎的姨太,在这儿会有谁喊她?回过头一看,居然是当年她介绍给戴笠的刘戈青。他刚到香港,风尘仆仆 的样子。陈华很高兴,问你何时到香港来的?刘戈青说:我一下船就赶来看你了。异地见故友,陈华十分高兴。刘戈青难以抑制兴奋地告诉她说,我现在身价可高 了。陈华问:“多少价码?”刘戈青说:“二十万大洋!”陈华大吃一惊,说东洋人肯出这么高的赏格,一定是你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刘戈青点点头说:“我 杀了陈箓!”陈华说:“干得好!”陈箓被刺后,日本军方悬赏十万大洋捉“凶手”,陈箓的儿子为报“杀父之仇”,在日本人的十万大洋外,又加上十万,因此刘 戈青已经有了二十万大洋的“身陈华招待了刘戈青,给他接风,邀集好朋友欢宴小聚,陪同他畅游香港。那几天,刘戈青得意已极,讲了他谋杀陈箓的全部经历。戴 笠得知他平安抵港后,打电报对他给予了嘉奖,一次发给五万港币的犒赏。同时考虑刘戈青的安全,戴笠命令他暂时留在香港,不能回上海了。在陈华的陪伴下,刘 戈青在香港逗留了一段时间。

      抗战胜利后,陈华又返回重庆。此时,戴笠虽然有了新欢,并不忘旧情,对陈华的返回十分高兴。那次陈华住在 曾家岩的戴笠寓所里,只有他俩,气氛充满温馨。戴笠为陈华摆下的接风宴,四菜一汤,但色香味俱无,弄得陈华哭笑不得。不仅如此,戴笠见陈华携带来的貂皮大 衣、长筒皮鞋全是外国货,而重庆物质十分缺乏,竟然要陈华将这套行头留下来,以作送礼之用。陈华只好舍弃自己的心爱之物。可是她发现戴笠心情沉重,经过她 追问,才知道蒋介石对他有所戒备了,他不由产生“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感慨,将自己的担忧告诉了陈华。当戴笠前往北平之前,在陈华的住处过 夜,这是陈华与戴笠最后一次见面,也是最后一次上床。那一夜,戴笠的心情十分沉重。他郑重地对陈华说:“华妹,我老实告诉你听,老头子不要我,我就死。” 陈华认为此时戴笠已经抱有死心了。因为抗战胜利后,作为特务组织的军统有可能撤销,而此时戴笠正在风头上。蒋介石是一个猜忌心极重的人,他历来用人的作风 是,防止部下和他的系统形成帮派势力。他最重视特工和军事,也最怕这些部门的人权重震主。戴笠确实有野心,他自认为有“治国平天下”的本事,又有美国人撑 腰;戴笠想当警政部长,后来又想谋取海军司令的位置,终于引起了蒋介石的猜疑与不满。第二天一早,戴笠便离开陈华前往北平去了,戴笠走后,陈华一直处于忐 忑不安之中。3月 17日,军统香港特别区少将区长、上海市统一委员会秘书长王新衡打电话告诉陈华,戴笠正从青岛飞往上海,中午一起在家中为戴笠接风。陈 华在王新衡家等了很久,到机场接机的王新衡回来告诉她说:“飞机没有接到。”陈华脱口而出:“飞机摔掉了 !”在场的人大吃一惊,而陈华不免露出一丝难言 的苦笑,勉强支撑着走出了王新衡家的大门,乘车绝尘而去。

      当居住在香港的 82岁的陈华写她的回忆录时,颇多感慨,当年的绚烂早已归于沉寂。用陈华自己的话来说,叫做 “什么都是浮云,都是一场梦”。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