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秘戴笠、毛人凤统治军统内幕:一个美女间谍的沉浮

  • 发布时间:2016-02-23 13:24 浏览:加载中
  •   初识戴雨农

      在军统里,向影心并不是江山县人,却与江山人有着密不可分的缘分。可以说,向影心的存在,让军统的掌门人戴笠看到女人在谍报活动中的作用,从而也使她与军统两个举足轻重的江山人结下一世的恩怨,给她凄美的人生打上无奈的符号。

       向影心的老家住在西安城郊区,父亲是当地出名的中医,家境殷实,少女时代的向影心不仅长得靓丽可爱,且又聪颖好学,任性活泼,多情而早熟。关于她的传记 说,向影心琴棋书画无所不通,在当地是出了名的才女。当时的富家子弟中曾流传过一句话:娶了向影心,嫁妆值万金。因为父母只有她这么个千金宝贝,任性惯 了,婚姻也由她自己做主。岂料,那么多富家子弟她不找,她心仪已久的意中人却是西北军的一个团长。这个人叫胡逸民,四十来岁,比向影心的父亲还大一岁,并 且已经有了两房太太,自己的女儿怎么会嫁给这个粗鲁的军人呢?当时,贫穷人家的女孩为了攀高附贵,才肯给富家老爷当姨太太。而向氏家族是当地出名的富裕人 家,女儿不仅模样好,上门求婚的富家子不仅恼火,族里的年轻人也都有些不平,说肯定是胡逸民勾引了向影心,把他调出来,狠狠教训他一顿。向影心父亲叹气摇 头,连说使不得、使不得,乱世哪有公理?何况民不与官斗,自古留下的规矩,老先生没有那个好胆量。

      有两次,家里把向影心锁在卧室,派女佣看守。向影心仿佛患了癫狂症,又哭又闹,不吃不喝。父母吓慌了神,忙央求她表嫂与女儿说和。向影心斩钉截铁地说,家里干涉我私事,我就死给他们看!

      “好了,影心,家里依了你不就行了吗!”好心的表嫂知道无法劝她回心转意了。

       此事不久,向影心失踪了。她与胡逸民私奔去了武汉。几天后,向家收到了胡逸民派勤务送来的 1千块银元和向影心的一封信。气得向父大骂女儿“忤逆”,却 又无可奈何。向影心与胡逸民私奔后,她在给父母的信中写得一清二楚,她不甘心平庸地生活在沉闷的西安古城,当一个贤妻良母式的女人;她要用自己的青春与热 血,闯荡世界,创造更美好的生活,实现人生价值。

      她与胡逸民到了武汉后,胡逸民担任西北军驻武汉办事处的处长,整天与上流社会打交道,募捐军饷,购买军用物资,每天忙得不亦乐乎。向影心刚刚19岁,正值女孩儿最可爱的年龄,她借着胡逸民的跳板,很快与武汉上流社会熟悉起来了。

      年轻漂亮的向影心走进武汉的社交圈子,她单纯开朗的性格,还有放得开的谈吐,深得达官贵人们的欢心。尽管名媛名士看不惯她的放浪,可是名利角逐场上,她所蕴含的潜能暗中被戴笠看好。

       戴笠很早就注意到这个美貌女人身上所具有潜质,那是许多普通人所望尘莫及的。如何接触到这个男人见了喜欢、女人见了忌妒的可爱尤物,戴笠费尽了心机。他 忽然想起老朋友蔡孟坚。当时蔡孟坚担任湖北省警察局局长、国民党中央组织部调查科(即中统)驻武汉特派员、汉口警察局局长等职,权势显赫,她拉拢住。蔡孟 坚笑道:“雨农对那个女孩儿感兴趣了?”“你们也知道,我喜欢成熟的女性。”戴笠淡淡一笑。“她是胡逸民的三姨太,没什么稀罕的!”蔡太太轻蔑地说。“你 们无法估量她的能力。”戴笠说。“既然雨农兄看好,我们照办就是了。”蔡孟坚满口答应。对于戴笠的为人他还是了解的。他让太太当诱饵,很快就与向影心交成 好朋友。一天,向影心闲得无聊,突然接到蔡孟坚太太的电话,约她去蔡公馆玩牌,这是向影心巴不得的事情。原来,向影心与胡逸民夫唱妇随,正在武汉搜集国民 党方面的情报,这是西北军杨虎城交代给胡逸民的任务。向影心见到有此机会,当然愿意前往。在蔡家客厅里,向影心见客人中有一个陌生的先生。这个人仪表端 庄,无论气质与气度均不同凡响。蔡孟坚满面春风介绍说,向小姐,我今天给你介绍一个最重要的人物——他就是戴雨农先生!

      “哟,久闻大 名,果真是一表人才哟!”向影心嗲声嗲气地说。“向小姐,女中花魁呀!”戴笠不失时机地恭维一句。“哪有戴老板名气大!蒋先生的得意门生,中华民国的栋 梁!”她伸出手时,戴笠握住她的手,颇有深意地在她手心抠了一下。向影心看他一眼,脸蛋儿红了,掩饰地一笑。几个人坐在牌桌前,哪有心思玩牌,戴笠的脚偷 偷勾住向影心的腿,挑逗得向影心的心直发痒,嗤嗤偷笑。散场后,天色不早了,戴笠用车把向影心送往她的住处。武汉的夏夜像火炉一样,弥漫着燥热。向影心故 意脱去外套,半裸的酥胸令戴笠有一种说不出的爽快。

      “戴老板,您的太太一定是大美人啦!”向影心开心大笑。“我的太太是农村那种小脚老太太,土气。”“没有纳个妾吗?”向影心又问一句。戴笠不失时机地说:“除非像向小姐这样漂亮的女性,否则我是不会看中“我漂亮吗?”她莞尔一笑。

      “不仅漂亮,还会勾人。

       向影心知道戴笠掌握着国民党的核心秘密,尤其西北军最关注的各路诸侯的政治倾向,这也关系着西北军的存亡大事。向影心以为通过戴笠即可获取可靠的情报, 就决定与他来往了。戴笠是一个老谋深算的主儿,什么样的人物没见识过?他轻声冷笑,心里暗说,影心呀,你玩这些真还嫩了一些!

      坠入谍报“情网”

      几天后,戴笠约她参加一个舞会。戴笠和向影心跳起舞,翩若惊鸿,如入无人之地,让众多的佳丽、绅士刮目相看。一曲终了,戴笠给她取了一杯红酒,向影心呷了口,嘴唇鲜红,模样可爱。戴笠拥着她,小声说,小乖乖,我真的想吃了你。

      “真的吗?”向影心显出动情的样子。

      “今晚,你住我的公馆里吧,我会让你满意。”戴笠继续挑逗说。

      “你太大胆了,我家老胡可不是好惹的。”她不甘示弱地说。

      “我认得胡逸民,一介匹夫,拥有三个太太,他有什么大本事?”戴笠的话击中了她的要害,她顿时无语了。

       戴笠大胆吻她,在众多客人中,他的放肆引起一个人的注意,那就是西北军兼西安绥署的方承义处长,他与胡逸民是拜把子兄弟。他见向影心如此放荡,而且与戴 笠混在一块儿,偷偷躲在暗处窥看,后来他把向影心的行为告诉了胡逸民。杨虎城的部队改编成国民革命军第 17路军后,蒋介石对杨虎城这支部队一直不放心, 担心杨虎城心存异志。蒋介石指示戴笠的军统局,一定要摸清杨虎城的套路。戴笠自从抓住了向影心,就有了开启对方秘密的通道,那就是掌控这支由土匪起家的部 队。

      向影心与戴笠打得火热,胡逸民听到后大为震怒,他一再警告向影心说,戴老板可不是寻常人物,他心狠手辣,你小心点,别给我惹事儿。

      “你们男人啊,对女人总不放心,可你为什么要让我弄情报?”向影心不惧怕胡逸民,甚至任性地说,“你让我从政府高官那里淘弄对西北军的态度,不与他们打交道,怎么会知道啊?”

      “得了,小祖奶奶,你可轻点儿嚷;弄出风声,小心咱们的性命。”胡逸民告饶了。

      向影心愈发胆大起来了,她几次下榻戴公馆,与戴笠云雨一番后,趁戴笠熟睡之机,偷偷查阅他的机密文档。有一次,她正专心致志地查看戴笠的工作日记时,忽然闻到身后传出男人的喘息声,吓得向影心魂飞魄散。

      戴笠拧亮了电灯,表情轻松地说:“影心啊,你对谍报挺感兴趣?那好哇,你加入军统,成为我们一分子,可以施展你的才能了。”

      “我行吗?”她怦然心动。

       “其实你现在就从事谍报工作,只可惜你在为西北军服务,打探国民政府的态度。我要告诉你,蒋总裁对西北军期望很大,也是放心的;中国要实现统一,民族强 盛,首先是军队的统一。影心,你是有知识有民族正义感的女青年,为国民政府服务,为中国民族强盛效力,才是你最大的出路……”

      向影心思考良久,点点头说,戴先生言之有理,没有国哪有家,我会替国民政府和军统服务的。从此后,向影心成为军统的骨干分子,如果说她为了情,莫不如她为了国民党的统一大业,才选择了这条道路。而她在军统里的代号也耐人寻味:“裙带花”。

      向影心重要的一次行动,发生在国民党内部。

       军统头子戴笠与中统头子陈立夫、陈果夫兄弟之间的恩怨由来已久,军统与中统权力之争,在国民党内部是公开的秘密。陈果夫、陈立夫两兄弟是“四大家族”中 陈氏家族的开创者,他们曾经替蒋介石负责国民党内的特务工作,权力极大,当时有“蒋家天下陈家党”的说法。从蒋介石开始崛起,陈果夫与陈立夫兄弟一直是他 的心腹和左右手。陈氏兄弟通过秘密警察、间谍活动和行政权力,控制着全国的思想,进而控制了整个国民党。二陈为蒋氏出谋划策,建立 CC派控制党权,清除 反对势力,终于开创出蒋家天下陈家党的局面。

      戴笠一直担心二陈的中统把“盘子”做大,军统在蒋介石面前将失去地位,他决定派向影心打 入中统,命令她一定要想办法抓住二陈的心,进而掌握中统的核心机密。向影心说那太难了,他们都有家室,不是随便可以接近的人。戴笠苦笑着说我会替你安排 的,能争取控制其中一个,你的任务便完成了。他们还会有什么秘密可以瞒得你吗?在戴笠的策划下,“裙带花”频频出现上流社会的舞会里。参加这种舞会的多是 达官贵人与名媛小姐,陈立夫、陈果夫兄弟喜欢跳舞,当然更喜欢猎艳,他们经常出席这类社交舞会。向影心也会出现这种场合中,这是戴笠精心安排的结果。陈立 夫是个怜香惜玉的老手,他与向影心跳几次舞后,便与她混熟了。后来,陈果夫也认识了她。向影心心花怒放,多次向戴笠汇报情报,戴笠喜不自胜,吩咐她一定把 陈氏兄弟拖上床,控制住他们,乖乖替她效劳。为此还拨付给她一笔交际费用。

      很多时候,人算不如天算。陈立夫与手下人组织一场舞会,约 来了向影心,舞曲中,成双成对舞伴忘情地翩跹起舞。一个叫黃凯的人与向影心有过交往,黃凯见向影心与陈氏兄弟交往甚密,暗中感到意外,他并没有声张,而是 回避了。此类事情又经过两三次之后,黃凯经过秘密调查,知道向影心的目的,便对二带花”。黃凯又描绘她的模样与她的身世。二陈听后惊得目瞪口呆,他们不再 理睬向影心了,而且对戴笠愈加怀恨起来。向影心是聪明的人,发觉二陈对自己突然变得很冷淡,又查到中统对军统实施打压,知道露了马脚,向影心只好取消行动 了。

      裙带花”在行动

      戴笠把“美人计”列入谍报战计划中。用“裙带花”实施肉蛋进攻,在分化西北军的各个要害部门时起到很大的作用。

       向影心是一个悟性很高的女性,别看她年轻,她对情报搜集、判断,还有利用色相拉拢权贵上,有着出色的本领。蒋介石对杨虎城的部队一直放心不下,那几万名 军人就像一群野马,贪婪而丝毫不听从统帅的指挥,只要对他们发展有利,随时都可能哗变。戴笠由此启用向影心这颗美丽的“肉蛋”,对西北军重要人士进行分化 瓦解,促使他们坚定站在蒋委员长的旗帜下,为国民政府效力。

      戴笠经过揣摸,首先选中了方承义,他不仅是西安绥署物资管理处的处长,还 在 17路军里担任副师长,占着举足轻重的位置。向影心与方承义接触,以谈家事为由。她诉苦说,我家老胡有三房太太。俗话说,头房臭、二房香、三房当娘 娘。其实老胡从来对我都很冷淡,我不知道什么原因……方承义气冲冲说,你和戴老板打得火热,他当然有气了!

      “哟,我一个小女子,除了打牌、跳舞,还有啥事可以干哪?”向影心有抽烟的嗜好,她的一口烟喷向方承义。

       香烟里,有一股淡淡的胭脂味儿,方承义心软绵绵的,心想谁能与向影心好上,不枉人生一回。他立刻变得眉开眼笑的样子,说影心哎,你可真是人见天把话跟你 挑明,找你,是为了你的前程好。国民党在西北大力发展党员,你加入了,会给你一个党务专员干干。那时,大把经费拨给你,到时你可别忘了我啊。

       西北军里,17路军是一支穷部队,因为不属于蒋介石的嫡系部队,几乎没有什么家底,军费全靠自筹。方承义的军饷很少,兼任地方政府一个闲职,加上搜刮点 不义之财,勉强维持家庭用度。他听了向影心的话,顿时眼前一亮,有了精神头,问她此话当真?向影心卖弄地说,我的话,能给戴老板当一半家呢!

      方承义也是土匪出身,他冒着生命危险闯荡江湖,还不是为了改善生存环境吗?至于什么主义、理想,那是大人物考虑的事儿,与他无关。方承义竟然轻信了向影心的话,马上站在蒋介石那个阵营里,铁桶一般的 17路军开始瓦解了。

       向影心颇有手段,她利用自己的美貌,顺利地解除 17路军的众多将领的戒备,让他们纷纷投向国民党阵营。就连杨虎城的警卫营长,也成了向影心的囊中物。 胡逸民本以为她的三姨太,能在武汉社交圈里搜集情报,打探老蒋对西北军真正意图。不料她利用情商,替老蒋卖命,反而瓦解了西北军的意志。胡逸民大怒,可他 又惹不起向影心,她的身后有戴笠撑腰,稍有不慎,他会落得死无葬身之地!

      胡逸民眼看着兵工厂厂长、军需处长、办公厅主任等一批挚友、 西北军政的主要人物,经向影心的纤手,被戴笠统统收买了,胡逸民害怕了。他知道,杨虎城一旦知道内情,肯定不会轻饶了他。他气愤,又胆小怕事,忍气吞声过 了几个月,只好自认倒霉,提出与向影心分手。他俩离婚的启事,在武汉的地方报纸上刊出,表示向影心所作所为,与胡逸民没有任何关系。

      离婚时,向影心着实伤心了几天,情绪低落。戴笠哄她开心,买了很多好嫁给你,当你八姨太也可以,只要你对我好就行。

      “你是‘裙带花’,还能缺男人吗?”戴笠眉开眼笑,他为能掌控这么个娇艳的女特务而高兴。与向影心做完爱后,戴笠认真地说,“我要给你介绍男人,而且你务必把他控制住,有机会把他弄死!”

      “男人都那么狠吗?”向影心心惊肉跳。

      “不!他是中国民族的败类,必须要除掉他!”戴笠坚定地说,“就是殷汝耕,——这个民族的败类!”

      “殷汝耕?——他喜欢女人吗?”向影心天真地问。

      戴笠哈哈大笑:“认贼为父的人,哪个不贪图享受。这个任务很重要,必须由你出马才能处死他。”戴笠为了让向影心接近殷汝耕,精心安排了一个方案,还派女特务周志英在外围配合,协助她开展工作。

       殷汝耕是浙江平阳人,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在日本读大学预科的时候就加入了同盟会,参加过辛亥革命,也参加过北伐,是“老革命家”了。他在留学日本 时,娶了一个日本太太,平时总是穿着一身和服,以日本人自居,并起了一个日本名字,改跟日本太太一个姓。回国后,他便开始在大小军阀之间进行投机活 动,1932年他参与签订了卖国条约《塘沽协定》,竟忘掉自己的民族了,变成日本人的走狗。此时殷汝耕自任冀东地区自治政府主席,公开叛国投敌。他滥发纸 币,贩毒走私,大肆搜刮民脂民膏,向日寇献媚。殷汝耕为了配合日本“华北自治”的阴谋,联合冀东各地一批亲日分子致电宋哲元、韩复榘,攻击南京政府内外政 策,要求实现“华北自治”,影响非常大,可以说罪大恶极。

      1933年《塘沽停战协定》签字以后,冀东被划为“非武装区”,考虑到这个 地区的“特殊性”,当时华北方面的负责人、行政院驻北平政务委员会委员长黄郛将这里编为“滦榆”区和“蓟密”区两个行政公署,并特地选了两个“南京”色彩 不深的人做负责人,“滦榆”区的专员是陶尚铭,办公地点在唐山市;署督察专员后,他便忘乎所以了,在专员公署召开“冀东防共自治委员会”成立大会,自任 “委员长”(后改为“冀东防共自治政府”,仍由殷汝耕任政务长),公开声称:“本委员长,目睹时艰,忍无可忍,不得已,接受战区四百万人民之呼吁,起而力 图自救。自本日起,脱离中央,宣布自治,树立联省之先声,谋求东亚之和平。诚望各省民众团体、军政领袖,制定宪法,攘除奸凶,然后遴选贤德,推之为元首, 长久治安,国家前途,庶几其有豸乎。”殷汝耕从一个亲日分子彻底沦为汉奸,引起国内一片讨伐声。虽然名义叫“政府”,其实所辖区域有限,原冀东地区的蓟 密、滦榆两个行政督察专员公署下辖通县、三河、密云、蓟县、遵化、玉田、平谷、顺义、兴隆、临榆、迁安、滦县、昌黎、扶宁、卢龙、丰润、乐亭等县以外,还 包括昌平、宝坻、宁河和察哈尔的延庆、龙门、赤城三县。

      戴笠早就想除掉殷汝耕,借此机会杀一儆百,给汉奸一点颜色看看。但是此时他还 不想马上处死殷汝耕,因为还想从他那里获取情报。戴笠知道殷汝耕贪恋女色,所以向影心是最佳人选。向影心听了他的吩咐后,激情四射,说我干成这件事后,你 一定要娶我,和我一块儿生活。“好了,小姑奶奶,你把这件事办漂亮了,没问题。”戴笠敷衍她。经过周密的布置,他让一位叫安华兴的晋商,带着向影心见殷汝 耕。安华兴本身是军统特务,他公开身份是经营煤炭的晋商,与殷汝耕私交甚好。他名义上到殷汝耕掌控的地盘寻找发财地,却有美貌的向小姐陪同,当然会引起殷 汝耕的格外注意了。那时的殷汝耕还不到50岁,面阔红润,听说向影心是安华兴的外甥女,愈加喜欢上她了,公开说,向小姐聪明可爱,在我手下干事,我会把她 培养成治国安邦的栋梁。

      安华兴说:“小女任性,恐怕让亦农(殷汝耕的号)操心,实为不妥。”

      向影心故意扭捏作 态,让殷汝耕怦然心动。他说,当今华北自治,缺乏人才,像向小姐这样多才多艺之人,可以当我的好帮手哇。来不关心我的前途,真不如殷长官呢。“那你就留在 殷长官手下干事。我与姐和姐夫打声招呼,说你在这里挺开心。”安华兴又转身对殷汝耕说,“我的外甥女从小娇生惯养,以后还要请多多关照哇!”

      “向小姐聪明伶俐,在我这儿做事,以后前途无量。 ”殷汝耕大包大揽地说。

       安华兴离开后,殷汝耕开始向这个美女展开感情攻势了。殷汝耕虽然是军人出身,但有着商人的脑瓜,还有着浪漫的情商。他为了讨好向影心,花费大量心思,甚 至不惜花大笔钱建公馆。同时,交给向影心一些不关痛痒的公务让她干,她根本接触不着机密文件。几次她与周志英秘密接头,抱怨殷汝耕是一个狡猾的老狐狸,她 根本弄不到有价值的情报。

      周志英是一个颇有见识的女特务,她知道,凡是戴笠玩弄过的女人,又投入别的男人的怀抱,戴笠不会再重叙旧情 了。想到向影心以美色勾引殷汝耕,以身相许,她将来的命运不知道怎么下场,心里也高兴不起来。她安慰向影心说不要着急,他收留你了,证明他喜欢上你了。只 因为他不知道你的来头,所以才戒备你……“他要是调查我该怎么办?”向影心担心了。

      “不要紧,戴老板会把一切安排妥当的。”周志英安慰她说。

       向影心勾引男人果然有一套,每当她见殷汝耕前,都会特地在镜前修饰一番:头发柔软地挂在肩上,漂亮的旗袍罩在身上,突出高耸的乳胸。一次殷汝耕让向影心 陪吃饭,他多贪了几杯酒,已经喝得半醉,他还要喝。向影心陪他吃喝,白净的脸已变成粉红,她用双手向后拢拢长发,头发像瀑布一样散了下来,突出圆溜溜的小 脸蛋。殷汝耕看呆了,立刻把向影心搂在怀里。几天后,殷汝耕对她态度转变了,安排她当自己的私人秘书,并纳她为小妾,协助自己处理一些机密文件。向影心很 快进入了女秘书的角色,她把殷汝耕的文档归拢得妥妥当当的,还建立起与日伪联络的“热线”,这一切令殷汝耕十分满意。其实,政权很多重要情报,火速转报给 戴笠,使重庆方面揭露日伪勾结的罪行,有了充足的证据。

      殷汝耕掌握的华北日伪军事、经济、政权建设等文件经常外泄,曾引起其他人的警觉,有人认为向影心来路不明,不应当把一些重要机密文件交由她处理。殷汝耕大大咧咧说,影心是我的姨太,无论如何也不能出卖我啊。

      回到公馆,殷汝耕抱怨地对向影心说,那些政敌诬陷你,说你暴露一些机密。向影心柔肠百结,撒娇地说,亦农,你看我是那种人吗?

      “你是我心上人,他们完全出于忌妒。”殷汝耕气哼哼说。

       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蒋介石发出全国抗战的号召。军统与全国抗战相配合,向潜伏全国各地的特工发出暗杀汉奸的命令。向影心与殷汝耕过了几个月后,有 了感情,尽管殷汝耕的屋里有枪械,可她下不了手。就是枪杀了殷汝耕,也会惊动卫兵,自己反而逃不掉。她上街找周志英商量。为了掩护身份,周志英在街头开一 爿茶馆,生意一直冷淡,她并不在意。见没有闲杂人,两个人经过商议后,周志英说,殷汝耕每晚都要吃夜宵,给他面里下毒,让他不明不白地死掉算了。

      周志英给她一剂毒药,藏在向影心的鸡心项链里。

      向影心是个风骚女人,想到殷汝耕马上就要毙命,有意显露出亲昵的样子。殷汝耕办完公,天色已经很晚了,向影心缠着殷汝耕温存地说:“这几天你瞎忙什么了?快想死我了。”殷汝耕已经被向影心的软语娇媚熏得晕晕乎乎。他说到处都闹事,南边老蒋又想整我,哪有心情呀。

       向影心又说:“汝耕,你忙饿了吧?今晚,我要下厨为你煮打鹵面。”说着便去了厨房。殷汝耕望着向影心的身影,心情十分舒服,有她为妾,人生足矣。向影心 进了厨房,让女厨子出去找点葱姜。她煮好面,从项链里取出毒药,投入面碗里,用勺搅拌几下。这种毒药无色无味,极难发觉。向影心双手捧着面,还给殷汝耕一 个媚眼。殷汝耕接过碗,拿起筷子,正要吃面的时候,向影心的心悬了起来,只要他吃几口,那条命就算交代了。该着殷汝耕的命不绝,恰好有人在这时敲门,而且 敲得很急。殷汝耕已经挑起面条,向影心急忙说,快吃吧,又不是什么重要客人,待一会儿面条凉了。殷汝耕心里有事,咽不下这口面条,他把手里的那碗面,连同 筷子一齐放下,转身去了客厅。向影心见来人是日本人,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一筹莫展。因为周志英告诉她,毒药虽然无色无味,但搁在食物里时间久了就会呈现 灰色。向影心盼望那个日本人早点离去,想不到殷汝耕谈着谈着,兴致勃勃,又叫她去见见客人。向影心哪里有心情去应酬,但是她无法拒绝殷汝耕的要求,只好陪 着客人,这一聊就是三个小时。

      日本人走后,殷汝耕才觉得肚子有些饿了,他叫仆人拿面来,女佣不一会儿走来说:“老爷,面已经坏了,稍 等一会儿,重新做吧。”向影心大吃一惊,心想:“耽误这么长时间,药性全透出来了?”殷汝耕自言自语说,不会吧,天热也不至于坏啊。他有吃夜宵的习惯,走 过去瞧了面碗一眼,见面条发灰,他面色立刻大变。眼睛转悠,当下命令手下人前来检验,面条里果然有剧毒。殷汝耕看着向影心,突然冷笑几声,喝道:“来人, 把向影心给我绑了!”立刻上来几个人把向影心绑了起来,推到殷汝耕的面前。殷汝耕咬牙切齿地说,你想害我,你还嫩一些。他打了向影心几个耳光,骂骂咧咧 说:“妈的!我对你不薄,你这样心狠,还下起毒来,你说,背后是谁指使你的?快快招来!”

      处于这种险境,向影心心里乱了阵脚,此时没 有谁能救她,她只好使出泼妇本领,大哭大吵:“汝耕,我冤枉啊。我本来给你做汤面,谁知道闹出这么档子事。” 她泪流满面,做出寻死觅活的样子,演得很像 一回事儿。殷汝耕冷笑道:“你还想抵赖,平时你从不下厨,我吃了面也没有事,今天你突然对我好起来,还亲自做这碗面。如果不是日本人有要事找我,我可能早 就死透了!”殷汝耕想想还不解恨,又上前猛踢了她几脚。向影心从来没有吃过这样苦,痛第二天,殷汝耕继续审问向影心。拳打脚踢后,向影心仍然矢口否认下了 毒,一口咬定是他人所为,向影心被他打得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她咬牙硬挺了过去。恰巧,有个女佣平时与向影心不睦,害怕被她反咬一口,第三天竟不辞而别了。

      向影心灵机一动,更加咬定是女佣下的毒,而且哭天抹泪,说殷汝耕变心了,不要她了。殷汝耕心里明白,下毒的除了向影心,不会有别人,可是她咬住不承认,又无凭无据,殷汝耕也没有时间理睬她了,下令将她羁押在优待室,过几天再说。

       几天后,殷汝耕继续审问她,向影心仍然矢口否认,一口咬定是别人为了害她,故意投的毒。殷汝耕心里明白下药的人只会是向影心,此事与他人根本无关。当他 想到与向影心的缠绵之情和她的魅力,看到她此时的满眼泪痕的娇态,又不忍杀她了,于是仍然关押着她,不问不管,不杀也不放人。

      向影心 被软禁后,周志英马上知道她出事了,立刻用电台与戴笠通报消息,要求他设法救援。戴笠指使周志英以表姐身份探望向影心,再花钱打通关节,让看押向影心的士 兵好生照顾她。向影心被软禁后,心不甘,又哭又闹,两个月后,戴笠探知殷汝耕对她防范已松懈,通过内线,将向影心偷偷救出来。向影心大难不死,回到军统, 受到戴老板重赏,军统中便传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裙带花”毒杀殷汝耕的事迹了。虽然谋杀没有成功,但是军统中的人对她仍然钦佩之至,都称她为“裙带花美 小姐”。当她伤痕痊愈后,多了心病,她想嫁人,想嫁给戴笠,与他生活在一块儿。

      女人就怕嫁错郎

      向影心向戴笠说出 内心想法,表示能嫁他当妾就满足了。此时,戴笠的结发妻子一直有病,住在上海。戴笠苦笑说,我已经向总裁表态,战时军统人员秘书挺喜欢你的,我把你介绍给 他吧。向影心知道戴笠是在搪塞了事,本来不愿意嫁给别人,想到自己年纪不小了,再不抓个主儿,以后更难找了,再说毛人凤前途无限,也是军统局的才俊,迟疑 片刻,半推半就地同意了。

      由戴笠做主把向影心嫁给毛人凤,成了当时军统的一大新闻。原来抗日战争爆发不久,戴笠便下了一道严禁军统特 务在抗日战争时期结婚的规定,违者处以 5年以上 10年以下有期徒刑。但这次对毛人凤可以说是个例外了。说起这件婚事,戴笠另有考虑的,他之所以破例, 成人之美,基于三个因素:一是毛人凤对向影心一直很喜欢,他又是自己的亲信,何不早成全他们?二是向影心对自己用情过专,为他出力太多,而他又不能对不起 她,何不借个机会把她嫁出去?三是戴笠身边漂亮女孩儿不少,担心向影心从中作梗,给他难堪。向影心嫁给毛人凤,也算了却自己一桩心愿。他俩结婚那天,戴笠 领着一群江山子弟兵,足足有上百人前来道贺,让毛人凤、向影心着实风光一把。江山县在军统高层将官中,当时就有二、三十人。军统局的译电科里面大部分也是 江山人,特别几个股长,江山人占据多数。她嫁给毛人凤,也算江山人了,向影心当然十分高兴了。尤其毛人凤心思缜密,工作繁多,为戴笠当半拉家,深得戴笠的 器重。他为了得到向影心的芳心,也着实花费了不少心思,今日如愿以偿,他十分高兴,尽管当时处在抗战时期,向影心很满意她的爱情生活。

       时间久了,毛人凤又忙于机关的事务,无睱关照向影心,况且他身边漂亮的女孩儿多得很,渐渐对向影心的感情冷淡了许多,经常夜不归宿,让性欲旺盛的向影心 有了孤独感。周伟成在军统局主管文娱活动,担任健乐股长。周伟成是一个很风流的人,由于向影心喜欢唱京戏,他便经常去毛人凤的家教向影心学唱京戏。时间一 长,两个人有了好感,偷偷摸摸勾搭成奸,成为军统公开的秘密。后来周伟成的老婆也知道了此事,她心头不平,到军统局里大吵大闹一番,结果周伟成与向影心的 奸情变得人人皆知了。毛人凤却一直装聋作哑。兄弟在局里任职,那口风早就传到毛人凤的耳朵里了。原本毛人凤也曾经很是恼恨,岂有此理,向影心是随便让外人 睡的吗,可一想到自己在外拈花惹草,毛人凤也就一笑了之,并不那么认真了。

      毛人凤在官场的交际多,尤其与杨森私交甚好。杨森原名淑 泽,又名伯坚,四川广安县人,国民革命军陆军二级上将,担任贵州省主席,是出名的花花太岁。他任贵州主席时,毛人凤先后推荐了不少小同乡去贵州当县长。如 婺川县长徐钟奇、三穗县长陈国桢等,都是毛人凤介绍去的。毛人凤介绍的人当了县长后,刮地皮发了财,当然要孝敬杨森和毛人凤的。原本毛人凤借助向影心为自 己升官充当“软梯子”,但事业顺风顺水后,更加冷淡了向影心。向影心与周伟成的感情日渐深厚后,为了将来两个人能过上好日子,她仿照毛人凤的口气,给杨森 写去一封推荐周伟成当县长的信,并偷偷地盖上毛人凤的图章。杨森见到毛人凤的信笺后信以为真,便派周伟成去黔西县当上了县长。两个多月以后,杨森还没有收 到贿金,就觉得不对劲了,他与毛人凤通话后,才发觉两个人都上了向影心的当,很快免去了周伟成的县长职务,这事在保密局里传为谈笑资料。而毛人凤明明知道 向影心与周伟成关系暧昧也不过问,任凭他俩胡扯。杨森免去了周伟成的县长职务后,毛人凤却叫他办了一个国风京剧团,专门从事戏剧方面的活动,有周伟成照顾 向影心,毛人凤更加冷落了向影心。

      其实,毛人凤一直在寻找时机,借故甩掉向影心。当时正值抗日战争胜利后,加上戴笠刚刚暴毙,他没有 轻举妄动。向影心不知是计,与周伟成混得如胶似漆,甚至成双成对地出入娱乐场所。1947年 5月,向影心因患感冒持续发烧,被毛人凤送进了医院。一周 后,向影心病情开始好转,不料就在这个时候,向影心又被转移到精神病院接受检查。向影心的思维正常,哪会有什么精神病?她预感到这是一个阴谋,然而一切都 为时已晚,她被关进精神病房里,任何人也不准她见。“我没疯,这是阴谋,是毛人凤陷害我。”向影心声嘶力竭地大明她是一个严重的精神病患者,需要强制治 疗。随后,向影心被送进了位于青岛市郊的一家全封闭治疗的精神病院,整天服用摧残人神经的大剂量药物。向影心拒绝服药,大夫就用钳子撬开她的嘴巴硬灌。经 过一番折腾,向影心果然变成目光呆滞、蓬头垢面、满脸苦相的精神病人了。此间,正是解放战争时期,国民党败局已定,毛人凤早就无心管她了,后来他又逃往台 湾,医生才放弃给她服药。那时,她精神几乎崩溃了,像一个可怜的无家可归的老太婆,满脸憔悴,神经麻木地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新中国成 立的前夕,向影心被家人接出精神病医院带往香港,她在亲人悉心照料下渐渐恢复常态。只是她变得很孤僻,经常呆坐窗前,痴痴望着街上,有时几个钟头也不说一 句话。她就那样在香港度过自己的残生。据说,蒋介石和毛人凤逃到台湾后,有一次蒋介石找毛人凤谈话时,特地提到了向影心,说她是个不可小看的人物,也曾经 为“党国”做了一些好事。党国特工都有她的表现,不至于丢掉大陆……毛人凤表情麻木,半晌无语,最后只是深深叹口气。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