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秘戴笠、毛人凤统治军统内幕:诡异的龙泉剑

  • 发布时间:2016-02-23 13:20 浏览:加载中
  •   一柄出土的皇家宝剑

      1928年 5月,孙殿英率部被蒋介石收编,委为第六军团第十二军军长。可惜,他的杂牌军没有军饷,靠自筹。 军心浮动,万般无奈,胆大妄为的孙殿英为了筹措资金,起了盗墓的想法。接着,他得知原奉军收编的匪帮马福田部进驻马兰峪准备盗掘清陵后,灵机一动,马上命 令第八师师长谭温江连夜率兵前往,赶跑了马福田的部队。同时,为遮人耳目,他们到处张贴布告,声称部队要搞军事演习,实际上开始实施盗墓行动。孙殿英在河 北省遵化县成功所盗的两座墓葬中,一座是清朝乾隆皇帝的裕陵,一座是慈禧太后的东陵。炸开埋葬慈禧的定东陵后,将陪葬的宝物洗劫一空。而他得到的黄金、珍 珠、翡翠、玉石、象牙、雕刻、字画等无数。足足装了五十多箱子,加封盖章后拉回军营。陪葬宝物最宝贵的是一串朝珠,一百零八颗中最大的两颗是朱红色,还有 一柄龙泉宝剑,剑鞘面上嵌了九条龙,剑柄上嵌满了宝珠。

      这个惊天大案发生后,全国震惊,世界震惊!前清遗老如丧考妣,失声痛哭。

       当蒋介石听说国民革命军十二军竟然盗窃清东陵,十分震怒,命令平津卫戍司可是从预审开始,孙殿英始终逍遥法外。因为关系盘根错节,军事法庭上报几个月过 去了,也难以判决。这时孙殿英已经率领军队到陇海线上与阎锡山、冯玉祥取得联系,又在嵩山附近民军中收抚了两万多人,深得阎、冯玉祥的器重。孙殿英又与阎 锡山交涉,他被捕的部下全都获得自由。以后孙殿英又升任安徽省主席、暂编第五军军长,他盗窃清东陵的事也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孙 殿英盗窃清东陵的案子之所以没有被认真追究,是因为他贿赂了国民党高官的结果,让他逃过一劫。当时,戴笠奉蒋介石之命前来调查“东陵被盗案”,孙殿英知道 他是蒋介石面前的大红人,不仅接待的规格高,还找了天津著名艺妓陪侍。孙殿英毕竟是个江湖老手,见到戴笠后,作揖说道:“失敬!失敬!我是有眼不识泰山 哪!”戴笠没有想到拥兵自重的孙殿英这么客气,连忙说,盗案披露后,许多民众团体电请国民政府,呼吁追究主谋。我也是奉命调查呀!他展示出蒋委员长手令: 呈文具悉,通饬所属,一体严密缉拿,务获究办,毋稍宽纵。

      蒋介石的手令措辞强硬,不容通融。但是孙殿英的表情坦然自若,他自信没有过 不去的关卡。他以十二军军长和案情以外的“第三者”身份,向戴笠递交呈文,说十二军与盗陵案绝无关系。戴笠阴冷一笑,说你孙殿英这事办得太莽撞了,敢冒天 下之大不韪,影响很大,我也难庇护了。孙殿英是个老油条,他对贿赂颇在行,连忙从赃物中挑选一批珍贵的礼物和一把乾隆皇帝的龙泉剑,委托戴笠送给蒋介石。 那把龙泉剑的剑鞘上雕有九条金龙,镶嵌祖母绿宝石、钻石、红蓝宝石,集佛、道、儒之神韵于一体,显得尊贵无比。孙殿英进言道:“此剑是乾隆爷御用宝剑,尊 贵无比。我等草民没有享用的资格。” 他又取出慈禧枕头的翡翠西瓜,托戴笠送给了宋子文;慈禧嘴里含的一颗夜明珠最为珍贵,夜间可照见头发,孙殿英将这件 宝物托戴笠送给宋美龄,他又将价值上百万元的黄金宝塔送给了戴笠。戴笠觉得孙殿英确有江湖上的豪气,两人谈得投机,过这条渠道,在蒋介石那儿打通关节,免 被追查及以后谋个更大的官职。当时国民党正急于扩大军队,戴笠满口答应了。

      戴笠拔开龙泉剑观看,剑身寒光闪闪,锋利无比,削铁如泥,果真是一把好剑。孙殿英察言观色,见戴笠面露喜欢之色,进言道:“雨农先生,这把剑只有帝王才能佩戴,平民百姓只是草龙,留在身边,早晚是祸啊!”

      “孙军长的话,只有像总裁这样的人物才配拥有龙泉剑啊?”戴笠开起玩笑。

      孙殿英哈哈大笑,说此剑在百姓手里,非遭遇不测。唉,现在粮饷难筹,军心不稳,部队难带啊!戴笠心一动,当今各路诸侯纷争天下,唯有蒋介石英明果断,各路诸侯听令于他,只有他才配拥有这把剑!想到蒋介石拥有龙泉剑时的得意样子,戴笠十分兴奋。

       戴笠见孙殿英是调查清定东陵案,全国人民都知道,携带一把宝剑太显眼了,会给自己留下麻烦。除了其他珍宝带走外,戴笠决定把剑暂且留在军统陕西工作组负 责人马汉三处,叮嘱他尽快把宝剑转交给何应钦,再由何应钦转送给蒋介石。马汉三是戴笠的心腹,戴笠出于谨慎的缘故才决定这么办的。马汉三连连表示会把这把 宝剑转送南京。戴笠微服简行,接着去考察了华北地区的各部队编制、军事长官的政治态度等事宜,当他返回南京后,发现马汉三还没有把龙泉剑送到南京,很不高 兴,拍密电催促马汉三,要求他立即把宝剑送到南京。马汉三回电说:“暂时办不到,需要时日……贪心埋下杀身之祸

      “这个马汉三,简直目无官长!“戴笠气呼呼地吼一句。

      毛人凤劝他息怒,说马汉三办事从来都是稳妥,他密电告诉出现差错,肯“那你说,究竟会出现什么意外?”戴笠问。

      郑介民一直在看着报纸,他说:“雨农哇!孙殿英这个败类,盗了清东陵,满族协会已经告到国联。事情闹大了!清室正在追查那批珠宝,而且日本人也在华北地区设立哨卡查封文物,一旦发现就要查扣呢!可能马汉三也担心弄出意外,所以暂时无法把宝剑送来。”

      “汉三很会办事!”戴笠不由称赞一句。

       让戴笠没有想到,马汉三其实是贪婪之辈,他长期在华北从事情报工作,与满清贵族私下交往甚密,知道满清皇室视乾隆宝剑为圣物,他想用这把宝剑换来后半辈 子荣华富贵,不必当特务整天提心吊胆了!这样,他以商人身份与“大隆洋行”接触,想以高价把宝剑卖给清室权贵。他哪里知道,表面上这家洋行是满族人开的, 实质是日本的谍报机关。

      听说有位从宁夏来的商人想把乾隆御用宝剑脱手,立刻引起接待他的日本特务细川的注意。细川是一个中国通,因为 日本右翼分子扶持溥仪在东北成立伪满洲政府,来达到日本人扩张疆土的目的,寻找中国军队盗掘清东陵的实物,可以激发满人的不满,引起中国南北分裂,从中渔 利。自称是商人的马汉三不明就里,与自称大隆洋行老板的细川谈了几个回合,他把价格要得很高,奇怪的是,细川竟然满口答应下来。

      马汉 三自以为得计,盘算弄一大笔钱,携带美女刘玉珠,漂洋出国,远离是非之地。其实,细川手下的特务早就盯紧他的行踪了。结果一天夜间,马汉三还睡在被窝里, 就被日本特务逮个正着。马汉三认出细川,死活不肯说出龙泉剑的下落。川岛芳子是手段毒辣的女特务,由于要追查国人盗掘清东陵实据,也匆忙赶来了。

       细川看到马汉三的价值,冷笑着说,马先生如果肯与我们合作,不仅饶你不死,还有荣华富贵等你享受。马汉三不肯屈服,当川岛芳子把刘玉珠抓进监狱,句古 话:识时务者为俊杰。马先生此举,可是左右逢源,枯木逢春啊!哈哈……细川不仅给他俩自由,还要求马汉三向他提供重庆方面的情报。

      川岛芳子见价值连城的龙泉剑找到了,想据为己有,细川嘿嘿冷笑着把宝剑揽在自己怀里,说这是大汉民族对弱小民族无情掠夺的罪证,他要亲自转交给溥仪,让他向国际社会呼吁,保护满洲国的安全。

      川岛芳子从细川阴冷的笑容中,觉察出他想把宝剑占为己有,就说,自己要去拜见皇上,顺便把龙泉剑呈献给皇上,岂不更方便吗?细川说,不不,中原一带,各种势力纠结,暗杀、绑架、抢劫,层出不穷。你一个女子携带这把剑,太乍眼,多有不便。还是由洋行托运出关妥当。

      细川的安排可以说万无一失,其实他的内心想法只有川岛芳子知道。

       远在南京的戴笠与马汉三一直联络不上,十分焦急,因为他向蒋介石说起那把龙泉剑了。蒋介石是真龙天子,只有他配拥有此剑!可是拖了那么长时间,仍然不见 马汉三把龙泉剑转来,戴笠心急如焚,他决定派出两个特务潜入北平,寻找马汉三。这两个军统特务都来自江山县,一个叫姜永宽,是军统局中校(后晋升少将)姜 绍漠的本家侄子,姜永宽多次潜进日军占领区搜集情报,对北方的风土人情十分熟悉;另一个是军统五处的特务,叫叶治国,也是江山县人。他俩到北平站接头地 点,不见有人接头,有点沉不住气。因为北平正上演华北自治,日本宪兵队在大街上耀武扬威巡逻,特务多如牛毛,而且对行人盘查很严,稍有不慎就要出事!

      此时,一个风姿婆娑的女人走来,她走到姜永宽面前,举起一本书,说先生,看书吗?姜永宽眼一亮,他说我不识字,只会赶马车。女人妩媚一笑,转身走开了。姜永宽、叶治国互相使个眼色,跟着女人钻进一个胡同。

      胡同里一个不起眼的院落,女人让他俩进院,她又仔细往外望望,确定没有可疑人,莞尔一笑,说站长有病了,正在休息。“他怎么啦?”姜永宽问。

      刘玉珠低声说:“站长让地痞打了!”

      姜永宽大惊失色,问什么原因挨打的?

      “因为我。”刘玉珠表情不自然。

       姜永宽盯住她眼睛,问为什么啊?刘玉珠说,街头的地痞调戏我,马站长想拉开他们,便挨了他们一顿打。姜永宽信以为真,对叶治国说,这里治安真乱啊!他们 进了屋,马汉三挣扎着想起身,姜永宽让他躺下,看了看马汉三的伤疤,但见伤疤像受刑留下的,不像拳打脚踢受的伤,问他究竟发生什么事?马汉三呻吟着说,小 刘挨人欺负,自己上前拉架,结果让人暴打了一顿。

      “北方打人真厉害呀!”叶治国觉得不可思议。

      姜永宽认为事情并 不那么简单,他凭经验,发觉马汉三隐瞒了事实真相,唯恐夜长梦多,便口头传达戴笠的命令:注意华北自治动向,铲除汉奸,建立电台联络,使用“1-1”密 码。然后把几根金条交给马汉三。马汉三说,我明白自己的职责,不成功则成仁!姜永宽问,那把乾隆宝剑呢?戴老板说了,那把宝剑十分重要,一定要保管好,待 风声不紧时转交给他。

      马汉三心一抖,瞟了刘玉珠一眼,说请老板放心,货保存得妥妥当当呢!叶治国说,妥当就好,那把宝剑很重要,说明满汉是一家,共同治理这个国家!国民政府要向国联提出议案,抗议日本在东北建立傀儡政权……马汉三冷汗淌出来,他没有想到这把宝剑有那么大的意义!

      当重庆方面的人走后,马汉三开始盘算起来,他不想向日本人告发姜永宽、叶治国的身份,只想怎样才能找回龙泉剑。

       细川在北平的洋行有自己的住处。他住的四合院极有讲究,雕梁画栋的屋檐,三进三出的格局,还有花园,是清末贝勒爷的王府。里边有几幅清未王爷的字画,几 件青花瓷,还有鼻烟壶、古玩、玉器。龙泉剑被细川弄到手后,乐不可支,有时就取出来舞一阵,然后擦拭着剑刃,看着剑锋,爱不释手。说起心里有点犯寻思,想 到孙殿英自从盗掘了清东陵后,差一点被军法论处,险些丢掉老命;马汉三假扮商人卖剑,被他们抓住剥了一层皮,要不是供出自己是军统北平站站长,并且甘心情 愿当双面间谍,恐怕早就进了地狱。

      他看着这把锋利无比的龙泉剑,愈想愈觉得后怕。这把剑是皇上的御用品,自己只不过是小人物,当今战 局对日本不利,兵荒马乱的,别再自找倒霉。思量一番,他有了主意,找到了川岛芳子说:“当今形势很好,南京的汪精卫与大日本合作,国民党只有西南一隅,大 清复国指日可待。关东军司令部指示,凡是在中原掌握的战略资源,还有清廷遗产,都要妥善保管。我想,这把龙泉剑是清廷遗产,还是交给您保管为妥。

      能够拿回老祖宗的遗物,是川岛芳子巴不得的事,她不知是计,毫不犹豫地接过龙泉剑,并且藏进她的闺房里。

      追讨龙泉剑

      正应了那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之说,自从川岛芳子重新获得龙泉剑后,欧洲战场结束了,德国无条件投降;日本国的长崎、广岛挨了美国两颗原子弹,美丽的城市顷刻间变成废墟;苏联对日宣战,百万雄师进入东北,溥仪宣布退位,日本关东军土崩瓦解成为苏军的俘虏。

       高层政治人物忙着接收政权,巩固实力。而戴笠除了匆忙接收各地日伪遗产外,念念不忘的还是那把龙泉剑。蒋介石是当之无愧的中华大一统的总统,他有权拥有 那把至高无上、尊贵无比的龙泉剑!他给北平站长马汉三拍密电,告诉他,自己不日即将赴北平,此次务必带走乾隆皇帝那把剑……马汉三惊出一身冷汗。几年过去 了,南北隔断,战事频仍,世事沧桑,戴老板仍然念念不忘那把宝剑!而自己早就把剑进贡给日本人了,此时如无法找马汉三寝食不安,他担心龙泉剑的事一旦暴 露,牵扯出他投敌叛变的事,可就性命不保了。刘玉珠看出他情绪的变化,她原本是一位青年学生,被军统北平站吸收当特务后,能够在错综复杂的敌我暗斗中,有 惊无险地活到光复,可谓不幸之中的大幸,应该感谢马汉三的精明、左右逢源的能力,还有他以不变应万变的权术。尤其重庆方面在嘉奖电中,委任刘玉珠为中校华 北巡视员一职,更让她心花怒放,百感交集。她的晋升,还真离不开马站长的扶持,马站长的苦就是她的苦,马站长的难就是她的难!她提出锦囊妙计说,何不在古 玩市场买一把龙泉剑,搪塞过去也就得了!

      “戴笠是人中精,你以为那么好糊弄吗!”马汉三眉头紧锁,愁坏了。“我看古玩市场的龙泉剑, 无论做工,还是式样,与乾隆剑没什么两样呀!”她说。“唉,你有所不知,那把龙泉剑锋利无比,而且剑鞘做工精美,上边镶嵌的九颗宝石全都是价值连城的珍 宝,而古玩市场的宝剑又是些什么玩意!”“找到川岛芳子,就能找到那把剑!”刘玉珠提议。“为什么找川岛芳子?”马汉三疑惑了。“细川能跑到哪儿?他携带 那把剑肯定逃不了!川岛芳子会盯着那把剑。

      她认为那剑是老祖宗留下的圣物,岂能甘心情愿让它流落国外?”“有道理!追查川岛芳子,把她扣起来!”马汉三命令华北的特工立即行动。

       川岛芳子一直想在中国复辟大一统清王朝,然而当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那天起,她只剩下苟且偷生念头了。她一生的顶峰就是凭格格的能力,将溥仪扶在关外的新 京,当了几年短命的皇帝。现在,她最要紧的是要抓住一棵救命稻草。她想到马汉三,因为她掌握着他变节的罪证,可以借助他逃脱制裁。而此时,钟慧湘作为重庆 驻北平的代表,没有给川岛芳子机会,10月 10日深夜,是一座三进的院落,前院有五间正房,是川岛芳子办公的地方,中间那栋豪华建筑是她的寝室。推开房 门,里面的寝室门紧闭,宪兵在行动组长张梦九指挥下,用匕首撬开房门,两个彪形大汉冲进床前,罗纱帐里,川岛芳子正鼾然入梦,一股酒气刺鼻。张梦九见眼前 的川岛芳子骨瘦如柴,面目狰狞,甚觉奇怪,张梦九以为捉错了人了。钟慧湘看见川岛芳子,说没有错,她就是金璧辉——川岛芳子!

      “简直 像一个母夜叉!”张梦九有点恶心。“一切希望都破灭后,如行尸走肉的她就是这副模样!”钟慧湘冷冷地对川岛芳子说,“你已经被捕了!马上穿好衣服跟我们走 一趟。”果然,川岛芳子被捕的次日,马汉三提审她了。“马站长,我们是不打不成交哇!”川岛芳子以守为攻,马汉三心知肚明,不免冒出虚汗。“那把龙泉剑在 哪里?”马汉三逼问。“我们做一个交易吧!”川岛芳子抽着烟,大模大样地说,“只要你保证我能活着走出监狱,我就能把龙泉剑给你,你就可以向你的主子请 赏。”“细川呢?”马汉三又问。“那个日本人,早就走了!”她含糊其辞地答道。“很好,把龙泉剑给我,我会让你活着走出监狱的。但是,龙泉剑必须完好无损 地交出来!”马汉三提出要求后的次日,他在自己的住处接见了一个戴着礼帽的男人,尽管有 50多岁,面色枯黄,他还是认出是细川。“汉三老弟,不认识我了 吗?”细川不客气地坐在他对面,说真像你们中国人说的那句话:山不转水转,我们又见面了!川岛芳子委托我和你谈判,你如若想好了,做个交易。乱世之际,多 一个朋友多一条路。马先生,我当初就看好你,是一个可造之材啊!

      战犯监狱,判你死刑!细川仰天大笑,说马先生,您是明白人,当时您想 脱离军统,现在国民党得到美国支持,前途光明,您还想走吗?哈哈!您可是军统北平站的站长,少将军衔,以后的荣华富贵尽情享受,你把我弄死,是轻而易举的 事!但是,明天戴老板就会接到一封密信……哈哈!

      “细川君,你想毁了我不成?”马汉三恼了,口气明显怯了许多。

      “不可能,您是治国的人才,岂能毁掉?如果您能确保芳子小姐生命无虞,我立刻将龙泉剑还给你。”细川很精明,他又说,“释放了川岛芳子,是一件善事。对你,既保住了名声,又得到了龙泉剑,这等买卖做得好啊!”

      马汉三咬牙深思顷刻,说细川君,公开释放川岛芳子是不可能了。戴老板已经发话了,处置汉奸,要杀一儆百,她必须去死!细川面露失望。马汉三对他耳语,如此这般一说,细川脸色略显悦意,说那好,需要各处打点,由我筹措钱。

      “必须用‘黄魚’!”马汉三说。

      “没问题!”细川满口答应。

      阴谋制造者

      当龙泉剑完好无损地呈现马汉三面前,他喜出望外。

      这把剑曾让他贪欲萌生,险些事情败露,逼到绝境;如今戴笠马上来北平视察,这把龙泉剑能完璧归赵,马汉三心里踏实多了。

      那天,戴笠一行乘飞机来到北平,在昔日的端王府下榻,马汉三立即赶到端王府看望戴笠,几年不见,恍若隔了一个世纪。经过了抗日战争,军统潜伏组织破坏严重,能活下来真的不容易。

       戴笠飞到北平急切审问川岛芳子的目的,就是通过她原有的谍报网络,充挂那把宝剑,正好可以献给权力至上的蒋介石。川岛芳子用那娇滴滴的声调,笑着说: “戴老板,其实我们早已经是老朋友了。我除了把南京和北平的情报网奉献给你以外,还有一个特别特别重要的情报向您报告!” 戴笠惊异地问:“什么样的重要 情报?”川岛芳子瞥了马汉三一眼,说满洲国军队你都可以收编,成为你的势力……

      “哦,他们必须向国军投降!” 戴笠义正词严地说。川 岛芳子冷笑,抽着烟,不语了。见此景象,戴笠很奇怪,她想说什么,欲言又止,肯定有什么隐秘之事。戴笠是个精明的人,回忆起每次提审川岛芳子,马汉三都在 场。川岛芳子不紧不慢讲她所知道的事情,刘玉珠坐在戴笠的后边做笔录,十分认真的样子。

      马汉三与川岛的目光默默交流着,彼此揣摩着对方,戴笠恍然大悟,原来川岛芳子把生还的希望押在马汉三的身上!

      次日,当戴笠从马汉三手里接过龙泉剑时,相隔多年才再见到这把剑,有说不出的感慨。他拔出龙泉剑,锋利的剑刃闪闪发光,戴笠十分满意,把青龙剑收藏好后,接见了北平站的所有人员。当戴笠看见刘玉珠,握住她的手,不错眼睛地看着她,说一句“好哇,美女特工!”

      “仰仗局座多多栽培!”刘玉珠含蓄一笑,回答得体。

      戴笠对刘玉珠产生好感,他内心抖动一下,并且握住她的手。

       戴笠并不糊涂,他知道马汉三与川岛芳子之间必定有什么苟且之事。他不允许手下人背着他干些不光彩的勾当。马汉三本来为迎接戴笠在国际饭店举行一场盛大的 舞会,戴笠借口见美国太平洋舰队柯克上将,没有参加舞会。此时,忙碌一天的戴笠乘车从天安门前绕行一圈,直接让司机把车开进原日本陆军监狱。睡意蒙眬中的 川岛芳子被女看守唤醒,穿好衣服提审。川岛芳子多次被提审,而且还在广场举行公审,半夜提审还是头一回。她心头乱糟糟地走过长长且又幽黑的走廊,进了刑讯 室,见是戴笠,心头发紧。

      判你死刑,还有什么话需要说啊——你看,北平多么美好!人们为和平而欢呼,可你却在 40岁的时候死去,不感到遗憾吗?”川岛芳子说:“我是一个弱女子,手无缚鸡之力,想杀想剐还不是掌握你们手里吗?”

      戴笠走到川岛身边,说你还很年轻,还能为国家出力。他看出川岛芳子惊恐目光隐藏的绝望,很是得意。川岛芳子知道,戴笠插手她的案子,肯定死到临头了。戴笠说,我想听听核心的秘密,兴许你能将功折罪呢!川岛芳子突然说,给我一支烟。

       戴笠示意下,有人给她点了一支烟。川岛芳子拼命抽了两口,喘息着,慢慢说道:“我提供重要情报,能免除我死罪吗?“说说看!”戴笠未置可否。“在接收日 伪装财产时,你们工作站的主要官员有中饱私囊行为。独自占有一套王府、两箱珠宝和大批古瓷……”“无非是贪赃枉法。他该杀,你也难赦免。”戴笠轻描淡写 说。“那么,你们北平站站长投敌叛变,算不算重大情报?”她的话令戴笠心一动,他说,证据,你有证据吗?“你可以检查一下他的身子,想必他身上的伤疤还会 有的。”她说。戴笠突然怒气冲冲喊:“闭上你的嘴!——把她押下去!” 他暴怒地把水杯摔在地下,气冲冲走了。

      次日,戴笠很晚才出席 马汉三举行的北平锄奸工作会。他眼里布满红丝,显然缺觉。陪同戴笠而来的军统局人事处长龚仙航提醒说,局座,我们还要去青岛,参观美国军舰,柯克上将在青 岛港口等我们呢!戴笠说来得及!晚间,几个主要的人物在北来顺饭店吃饭。席间戴笠问马汉三,说你几年前在北平挨打的小流氓,知道他们是谁吗?

       长得标致,心生邪念。我拦住他们,才挨了揍……”“哈哈!果然是军统的志士,有种!”王蒲臣鼓掌叫好。“看看你的伤怎么样了?”戴笠剥开马汉三的内衣, 露出了伤疤。马汉三急忙掩上衣服,解释:“男人嘛,受刀伤、枪伤很正常。”“为我们有这样可尊敬的英雄干杯!”戴笠举杯,一饮而尽。大家欢欢喜喜吃个酩酊 大醉。可是马汉三心里一阵紧张,他额头冒出虚汗。

      魔鬼的密约

      戴笠计划 16日飞往青岛,他要会见美国海军第七舰 队司令柯克上将。临行那天夜晚,他找王蒲臣谈话,说蒋总统委任你担任华北区少将督察,任务不轻啊!王蒲臣是江山人,他懂得戴笠话的分量。戴笠秘密对同乡好 友、军统局特务王蒲臣说,调任你为军统局华北总督察的主要任务是,调查马汉三在抗战期间以及胜利后的行迹,以便为铲除这个叛徒搜集证据。王蒲臣听他的话, 心头一震,表情严肃起来。戴笠心情异常沉重地说:“蒲臣,马汉三趁祖国光复,大肆贪污日伪政权的资产,还有投日叛国嫌疑,你一定得查清楚他几年来的所作所 为,写出结论,立刻上报局里,我绝不会姑息民族败类,更不会宽恕党国的叛徒!”

      “是,请局座放心!”王蒲臣保证说,“我一定把马汉三的情况调查清楚。”

       戴笠也知道,马汉三在北平的耳目极多,夜间他提审川岛芳子的事是瞒不住马汉三的;再就是在接收日伪政权时,很多伪政权官吏,为了摆脱汉奸的罪名,向马汉 三行贿,求他网开一面,他趁机大捞不义之财。马汉三担心有人向戴笠揭发检举,这让他感到不妙。刘玉珠跟随马汉三多年,她看出马汉三心神不安的样子,一再追 问下,马汉三对刘玉珠说,戴老板此次北平之行,好像听到什么,“那怎么办?”刘玉珠紧张起来。

      “戴老板对你印象不错,你多多接近他,探探口风吧。”马汉三吩咐。

       自从马汉三被捕叛变后,他与刘玉珠替日本人干了不少事儿,尤其将华北的军统秘密组织全部告诉了日本人,结果很多特务被捕被杀。戴笠来华北期间,刘玉珠一 直陪同,戴笠向她谈起马汉三,征求她对站长的看法,刘玉珠虽然好话说绝,却心知肚明,戴笠怀疑上马汉三了!她便向马汉三汇报戴笠对他的态度,马汉三为了自 保,从而对戴笠动了杀机。戴笠是聪明人,他为了稳住马汉三,故意把自己写给毛人凤的一封信,托付马汉三转交,以表示他对马汉三高度信任。戴笠估计马汉三必 然会偷看此信的内容,因而在信中流露出将重用马汉三的口风。果然不出所料,马汉三真的偷看了戴笠转交给毛人凤的信件。

      马汉三断定,这 是戴笠放的烟幕弹,知道自己不法行为已经被戴笠觉察,下场必死无疑,现在唯一出路只有杀掉戴笠灭口。马汉三想出一条妙计:先用美人计迷惑戴笠,伺机将定时 炸弹搁置飞机里。 马汉三选中刘玉珠执行此项任务。因为戴笠对刘玉珠没有丝毫防备。正当此时,毛人凤发来蒋介石命他回渝参加会议的电报,这份电文有毛人凤 化名“以炎”的附言:“重庆宣(铁吾)、李(士珍)、黄(珍吾)在捣鬼,请亲自呈复。”这消息引起戴笠的高度警惕。李士珍、宣铁吾、黄珍吾等都与戴笠彼此 交恶。戴笠意识到军统局和他的前途到了关键时刻。3月 16日上午,戴笠从北平出发登机前往青岛,吩咐刘玉珠陪同一起登程。戴笠到达青岛以后,没有遇到他 所约见的美国客人。于是,他决定在青岛过夜,次日赶往上海。次日早晨,刘玉珠以军统华北督导员的身份作为掩护,很早就来到机场,说检查飞机安全,登上戴笠 的专机,她安放了定时炸弹。3月 17日上午,戴笠提前半个小时,登上了飞往上海的专机。这样,刘玉珠安放的定时炸弹,会在戴笠下飞机后爆炸;岂知,飞机 从青岛起飞后,天气开始变得乌云密布。机组接到上海机场发来的消息,因为大雨,飞机无法在到了下午 1时左右,戴笠的专机飞抵南京上空,可是南京上空也是 雷电交加,大雨滂沱,飞机根本不能降落。下午 1时 13分,南京机场突然收到一条 “222号飞机正在降落”的神秘电讯以后,再也联系不到这架专机了, 但飞机却在此时爆炸,坠毁在岱山。

      无言的结局

      戴笠乘坐的 C-47型 222号专机就在 3月 17日,与重庆方面失去联系。毛人凤立即去见蒋介石,向他报告说戴笠及飞机失踪的消息。蒋介石立即命令说:

      “你们一定要把戴局长找回来!我已通知航委会准备好了飞机,你下午就出发吧!”接着又分析了一番戴笠可能降落的地方。此时,军统局已接到航委会的报告,说有一架飞机爆炸坠毁了,可能正是戴笠的那架飞机,并且飞机乘员已经全部遇难了。

      噩耗传来,军统局里一片哭声。次日,沈醉带着戴笠的照片和几个办事人员赶到南京。戴笠的上校副官贾金南,从一辆大卡车上抱着一截用白布裹着的东西走下来了,他一把东西放在地上,号啕大哭起来,说沈处长啊,你可来啦!

      沈醉走上前把白布揭开,看是一段黑炭,头还没有烧掉,模模糊糊还能看清嘴的位置。他的手不禁有些发抖,相信戴笠真的死了。

       贾金南去时,那些尸体已被当地百姓搬得乱七八糟,除了尸体,还有烧焦的那把宝剑,没有发现值钱的东西。戴笠的尸体在半山腰一条沟里,当地人叫“困雨 沟”。戴笠同机将接收来的日伪财产,古董有四十余件,会无一幸免吗?沈醉带人来到岱山脚下,找来县长和保甲长,把当地居民也召集来,询问飞机坠落时的情 况,再就是追查谁拿走了未烧毁的物品。

      有些居民说,他们只听见一声巨响,飞机爆炸后火光冲天,飞机坠地后大了。

      沈醉大怒,拍着桌子对县长说:“事情发生在你的管辖之内,你要负责查清此事!”县长吓得直点头,说一定照办,一定照办!事隔不久,果然派人送来了一个一尺多高的宋代雕琢的白羊脂玉九龙杯和一些物品。

      戴笠之死在国民党内部引起一片混乱。蒋介石对戴笠的死十分痛惜。蒋介石的江山,戴笠是立下汗马功劳的。

      1946年 4月 1日,军统在重庆隆重举行了戴笠追悼会。蒋介石亲自到会主祭,并在讲话中流下眼泪,蒋介石很少流眼泪,这反映了他沉痛的心情。

      随后,蒋介石下令在全国范围内为戴笠举行公祭。

       戴笠在世时,马汉三出于某种目的,曾经极力巴结毛人凤。毛人凤也给予了马汉三的极大帮助。这时,马汉三趁郑介民主持北平军调处和坐镇北平的机会,将自己 的全部宝贝,奉送给了郑介民,郑便成为马汉三的后台。马汉三外有李宗仁为首的北平行辕主任的支持,内有郑介民的撑腰,下有乔家才(军统局北平站站长)、刘 玉珠等一帮人党羽,根本没把毛人凤和王蒲臣看在眼里,对他们渐渐冷落了。

      看不起毛人凤就是瞧不起江山人!毛人凤不露声色地暗下决心, 秘密命令华北总督察王蒲臣加紧搜集马汉三的劣迹。 1947年 12月军统局更名为保密局。不久,王蒲臣从北平来电:马汉三与郑介民勾结,有侵吞巨额敌伪 财产重大嫌疑。又称,戴笠生前去青岛时,马汉三的姘妇刘玉珠也陪同前往,此人行动可疑,需要彻查。又过不久,王蒲臣来电称:李宗仁出任北平行辕主任以后, 马汉三颇得重用,李宗仁任命他为北平市民政局局长,河北省的“国大代表”。

      马汉三已经站在李宗仁那边,积极为李宗仁竞选副总统出谋划 策,利用孙科当年担任立法院长时与川岛芳子传出的桃色新闻,鼓动李宗仁以惩治汉奸为号召,作为这次选举的制胜之道。就在国民党政府选举总统之前,王蒲臣及 时快地将马汉三的劣迹,以及口供笔录原件,一并报送给了蒋介石。

      蒋介石看后,禁不住地皱起了眉头:“李宗仁这一着棋厉害啊!他利用马汉三打压孙科,确保自己胜选!”毛人凤补充说,李宗仁通电全国,说定于 3月 25日处决川岛芳子,他这是杀人灭口啊!”

      毛人凤见蒋介石不语,又问,是杀掉川岛芳子还是留她呢?蒋介石长叹了一声:“按照雨农生前的意见办吧!李宗仁想杀人灭口那是不可以的,你赶快想方设法保住川岛芳子的性命,日后我们还是用得着她的!”

       据说,军统将川岛芳子从牢中用人冒名顶替放出,将一个假冒川岛芳子的女人处死狱中,并违反规定,枪毙时打在脸部,使照片无法辨认,顶替的死者叫刘凤玲, 给她家十根金条作补偿。而王蒲臣经调查后,发现刘玉珠按照马汉三的命令,在戴笠上飞机前有安放的定时炸弹的证据。在多方证据面前,马汉三最后只得承认了暗 杀戴笠的行为。1948年 9月,马汉三、刘玉珠在北平被保密局扣押,经审查后,为了保持保密局的对外形象,以“贪污”的罪名秘密地把马汉三、刘玉珠处决 了。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