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吉思汗传》第二十五章 铁木格抓得阴谋案 成吉思汗班师回朝

  • 发布时间:2017-11-07 12:51 浏览:加载中

  •   每次围猎时,成吉思汗率先从猎,将士们随后继之,把猎物追得远道奔窜,直到足力疲乏时,往往徒手可缚。

      正当成吉思汗陶醉在围猎乐趣中时,他的大皇后、结发之妻孛儿帖派人来了。

      在西征的六年当中,成吉思汗的身边只有一个皇后伴驾,这个皇后便是年轻貌美的忽兰。

      对此,孛儿帖皇后并没有心生妒忌,不过,她越来越觉得成吉思汗离开蒙古的时间已经太长了。

      她借口再这样下去,担心蒙古国内因为成吉思汗久不归国而发生不幸事件,便派人到塔什干地区致信成吉思汗说道:

      “雄鹰已经在大树的梢头营就了窝巢。如果雄鹰长久地掩留在异国他乡,难保贱雀们不会趁机飞来,暗中啄食那窝巢中的卵蛋和雏鹰!”

      其实,在耶律楚材,特别是在长春真人的劝告下,成吉思汗已有班师的打算了,只不过还没有最后成行。如今听到孛儿帖传来的这般言语,立刻预感到后院可能起火了,遂立即决定班师回蒙古。但孛儿帖届时会如何看待自己呢?后院的火势究竟烧得如何呢?对这些问题,成吉思汗心中隐隐感到不安。于是,在班师的前夕,这位细心的大汗又派人先赶回蒙古去见孛儿帖大皇后,了解孛儿帖的意图。

      不过,孛儿帖大皇后是一个十分谨慎而又有头脑的女人,她当即向来人表示,成吉思汗的行为是很正常而合乎情理的。

      至于后院起火的事情,这位聪明的大皇后却只字未提,似乎什么事情也未发生过,于是她又要来人传话给大汗说:

      “在那苇岸青翠的湖上,野鸭和天鹅甚多,湖的主人自可随意捕猎它们;天下已归于一统,年轻而貌美的女人多得很呢!大汗自可任意从中挑选,也可以把她们纳入斡儿朵内,可以替尚未驯服的骏马备上马鞍。”

      成吉思汗得到孛儿帖大皇后的如此回音,知道这位心胸开阔大度的结发夫人不甚计较,心里也就踏实多了,于是便决定班师!

      在西征出师前夕,成吉思汗委任他最小的弟弟铁木格·斡惕赤斤留守大营,保卫后方。

      让大皇后孛儿帖掌管大宫殿,负责料理四个斡儿朵里的后妃生活。

      铁木格为人忠厚老实,深得长兄长嫂的信任,在处死通天巫事件中,孛儿帖苦劝成吉思汗极早下手,才除掉那个潜在的威胁通天巫死后,其子阿察刺帖一直心怀愤恨,总想问机为父报仇,一方面怯于成吉思汗的权威,一方面自己是个瘸子,所谓力不从心啊。

      成吉思汗带领大队人马西征了,阿察料帖认为时机已到,便整日想着报仇的事情。

      阿察刺帖一生下来就是一个瘸子,成人后经常与他母亲吵闹,埋怨她让自己成为一个残疾人了。通天巫死后,他吵闹得更凶,一次酒后,逼着母亲问道:

      “你说,你老实说,为什么让我一生下来就成为一个瘸子?”

      他母亲被逼无奈,只得说了实话:

      “这只能怪你那死去的父亲,完全因为他!”

      阿察刺帖又问道:

      “我是从你的肚子里生下来的,怎么能怪他?你不说出实话,我现在就弄死你!”

      说罢,他就伸手抓住母亲的头发,另一只手便去掐她的颈脖,嘴里还不停地说:

      “我掐死你,掐死你,看你可说实话?”

      他母亲被掐得半死不活的,便说道:“我怀着你时,他也不放过。”阿察刺帖一听,更加恼怒:“啊,原来这样!你们为了快活,就把我压成了一个瘸子!”

      说到这里,只见他一咬牙,从怀里掏出了一把小铁锤,对准他母亲右膝盖猛地砸了一下。

      他母亲大叫一声,顿时昏迷过去,以后,他的母亲也变成了一个瘸子。

      从此,一喝了酒就回来在母亲身上撒气:

      “你们为了快活,让我瘸了左腿,我让你瘸右腿,看你还能快活么?”

      阿察刺帖就是这么一个人!

      因为腿瘸,不能出征打仗,也不便去管理牲畜,只学会了钉马掌,整日在怀里揣着一把小铁锤,背上一个小木箱,四处去钉马掌。

      一天,阿察刺帖正走着,忽听有人喊他:

      “喂,瘸马掌!铁木格王爷要你去钉马掌呢!”

      阿察刺帖听了,扭回头一看,见是不里孛阔的儿子胡里兀思,忙说道:

      “一口一声‘王爷,王爷’,喊得多亲啊!一个认贼作父的家伙!”

      胡里兀思一听骂他“认贼作父”,气得真想上前去揍他一顿,但转念一想,父亲不就是被别里古台亲手整死的么?而铁木格正是杀父仇人的弟弟,他骂得本来不错嘛。

      可是,胡里兀思为人胆小怕事,他对父亲的死,虽然听母亲说过,要他记住杀他父亲的仇人是别里古台和成吉思汗,但是,他总觉得报仇的希望很渺茫,成吉思汗一家是当今蒙古帝国的黄金贵族,手握军政大权,哪有报仇的机会?另外,胡里兀思在铁木格·斡惕赤斤的帐下当一个贴身侍卫,深得铁木格的信任,他自己也觉得很满足,所以把父仇之事渐渐忘了。这时候,他听瘸马掌阿察刺帖一说,便快步走到他面前,对他悄悄说道:“我告诉你,你别给我惹事!”阿察刺帖挖苦他说:“你怕什么?成吉思汗把军队带走了,说不定他会被花剌子模人打死呢!到那时,天下便是我们的了!”胡里兀思又说道:

      “你想得倒美,成吉思汗兄弟几人,他又有那些儿子,哪里轮得到你瘸马掌?”

      阿察刺帖却说道:

      “你真是一个傻瓜!这次西征他们父子五人全去了,我让他们全死在花刺子模!不就是这个铁木格留在蒙古了?只要咱们……”

      说到这里,他走近胡里兀思,在他耳边轻轻说了几句话,接着说道:

      “我让他父子、兄弟几个全完蛋!”

      胡里兀思本是一个没有主张的人,他曾听说阿察刺帖的父亲通天巫有些法术,能在隆冬时裸行雪中,既能助人吉祥,也能诅咒人遭祸,想到这里,便说道:

      “你别高声大嗓的,这事等我回去想想再说。”

      于是,胡里兀思便转身走了,阿察刺帖也一瘸一拐地回到家里,立刻行动起来,凭着记忆,模仿他父亲的做法,刻了许多大大小小的木头人儿,一个个标上记号,写上名字,然后找来许多钉、针之类,在那些木头人的身上乱扎一气。

      第二天中午,阿察刺帖又背上木箱,怀揣小铁锤儿,去对胡里兀思轻声地说道:

      “钉马掌的事,咱们再约个时间,现在你随我到家里去,我有要事向你说!”

      这胡里兀思昨天回到家里直想了半夜,认为阿察刺帖若是果能像他父亲通天巫那样,能掌握巫蛊术,将成吉思汗家族全部诅咒而死,也算是替冤死的父亲报了仇。

      现在见阿察刺帖显出神秘的样子,又见周围无人,便一前一后地去了他家。

      阿察刺帖与胡里兀思进来之后,立即关上房门,从床底下搬出一个木箱,从里面取出一个布包,解开一看,全是木头人儿!

      胡里兀思从未见过这些东西,吃惊地问道:

      “这些就是你说的巫蛊术么?”

      阿察刺帖点了点头,便一一指给他看,那最大的木头人儿,是成吉思汗!以下挨着排列成一大溜,有他的四个儿子,还有他的几个兄弟等。每个木头人身上扎满铁钉与针头。

      胡里兀思惊异地看着,说道:“这些人也是害死我父亲的仇人呀!”

      阿察刺帖说道:

      “回想当年,我父亲能与长生天接近,传达神的旨意,成为蒙古草原上有名的通天使者!成吉思汗若没有我父亲的预言,他哪里有今日?连那个成吉思汗的名号,还是我父亲替他命名的呢,不料他却恩将仇报,对我父亲下毒手。”

      胡里兀思也说道:“当年,我父亲是草原上有名的摔跤能手,力大无穷,只因为打伤了别里古台,成吉思汗便嫉恨在心,将父亲弄死。”

      阿察刺帖忙说道:

      “面对成吉思汗家族,我俩是难兄难弟啊!我们应该携手同心,为我们的父亲报仇!”

      这时,胡里兀思看着那些小木头人儿,问道:“这东西果真灵验吗?”

      阿察刺帖忙笑道:

      “当然灵验!这巫蛊之术是我们蒙古人的独创,能助人吉庆,让人飞黄腾达,一步升天;也能咒人死亡,让仇人现世现报,十分灵验。”

      胡里兀思又问道:

      “这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咒死他们?”

      阿察刺帖听了,只得顺口胡诌道:

      “这要看我们的诚心与功夫了。所谓心诚则灵,还要有恒心,每天坚持对这些人进行诅咒,日久天长,必定能感动上天神灵,到那时,他们谁也逃不脱厄运的。”

      胡里兀思说道:“好罢,我们就盼着这一天快点来临了。”

      说完,他就想离开,被阿察刺帖伸手拦住,又将他按在凳子上坐下来,对他说道:

      “你怎么走了?我还有重要事向你说。”

      胡里兀思指着那些木头人儿说:

      “你要拿一些回去,放到隐秘的地方,照我讲的去天天诅咒,不然,怎么能为你父亲报仇?”

      胡里兀思一听,有些为难地说道:

      “我害怕呢!一旦被人发觉,让铁木格王爷知道了,他还不要了我的命?”

      阿察刺帖忙启发他说道:

      “你真傻!难道你会向人说去?这事儿,现在只有我知你知,铁木格怎么会知道?”

      阿察刺帖又悄悄地说道:

      “现在,我们商量一下,先把铁木格这个家伙除掉,军队不就归我们了?”

      胡里兀思开始还有些顾虑,但是,经不住阿察刺帖怂恿,只得接受了他的意见,准备用毒药将铁木格毒死。

      第二天,阿察刺帖去为铁木格的战马钉马掌,见到周围无人,便把准备好的毒药交给胡里兀思,等到钉好马掌,他就无事一般地背起那个小木箱子走了。

      胡里兀思知道铁木格每天中午喜欢吃烤羊腿,便瞅准机会把那毒药放进去,只等他来吃了。

      铁木格来了,问道:“羊腿烤熟没有?”

      胡里兀思答道:“我刚从厨司那里拿来,请王爷快吃罢!”

      铁木格走到桌边坐下来,伸手抓起羊腿,一边闻着,一边赞道:“好香,好香!”

      他正要往嘴里送时,忽见来了一个护卫跑得来说道:

      “王爷,王爷,大皇后有急事找你,请你立刻就去她的大帐!”

      铁木格一听,忙问道:“什么事,这么着急?等我吃完中饭再去不成吗?”

      那护卫急切说道:“是有急事,大皇后让你立刻就去!”

      这位铁木格王爷一向敬重他的长嫂,便放下手中的烤羊腿,随着那位护卫走了。

      他走到帐门口,又回过头来对胡里兀思说道:“把那羊腿放在那儿,我一会回来再吃。”也是铁木格命不该死,他到孛儿帖那里,才知道古且别速皇后勾结不亦鲁汗的小儿子大不速秃谋叛,要他领兵前去镇压。铁木格一听,不敢耽搁,遂在孛儿帖的餐桌上抓起一块牛肉,一边大口嚼着,一边忙着去集合兵马,往第二斡儿朵的所在地——萨阿里客额儿驰去。

      原来不亦鲁汗死后,他的小儿子大不速秃一心梦想恢复乃蛮国,得知成吉思汗领兵西征去了,后方空虚,便悄悄来到了萨阿里客额儿,找到了古儿别速皇后。

      因为忽兰皇后随大军西征去了,古儿别速便成为这第二翰儿朵的主持人;一见大不速秃来了,二人见面之后,谈起乃蛮国的旧事,古儿别速不禁泪流满面,哭了起来。

      这个古儿别速本不是个正经女人。她原是乃蛮国的老王亦难察的后妻,亦难察死后,两个儿子为了争夺她而大打出手,闹得国家分裂,后来她被长子太阳汗夺得,封为皇后。

      后来,乃蛮国被蒙古灭亡,太阳汗死后,古儿速被成吉思汗掳来,只因为她容颜美丽,被大汗宠爱,又封为皇后,住在第二斡儿朵里。

      这女人生就的杨花水性,在斡儿朵里早耐不住寂寞了,一见大不速秃身材高大,年轻英俊,便春心萌动,很快与他勾搭成奸了。

      这大不速秃来找古儿别速的真正目的,是想了解情况,伺机谋叛的,不久,便与古儿别速一起制定了一个偷袭计划。

      两人正在得意之时,被住在这个斡儿朵里的妃子胡迦儿得知,她立刻派人送信给孛儿帖大皇后,于是这一起谋叛之事终于败露了。

      铁木格带领三千兵马,星夜兼程地赶到萨阿里客额儿,把斡儿朵团团围住,古儿别速还与大不速秃搂在一起酣睡呢。

      古儿别速见到大不速秃被铁木格的士兵刺死了,她跪在地上哀求着说道:

      “看在大汗的份上,饶了我吧?”

      铁木格坚定地说道:

      “你是真正的红颜祸水,你害人误国,留着你何用?”

      说罢,遂令人把她处死了,然后让胡迦儿主持第二斡儿朵的事务。

      铁木格平定了这起没有爆发的叛乱之后,便带领兵马回到老营,他的亲信莎豁儿迎上来说:

      “王爷真是命大之人!幸亏你带兵走了,那天你若是吃了那只烤羊腿,可就麻烦了!”

      铁木格听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忙向他问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

      于是莎豁儿便把那只烤羊腿的事儿说给他听,在铁木格领兵走后,那只烤羊腿被一个护卫拿去吃时,还未吃完人就死了。

      铁木格听了,吃惊地说道:

      “有这样的死么?难道那只烤羊腿——”

      莎豁儿立即说道:

      “那只烤羊腿肉里有毒!”他又接着说:“后来我把狗唤来,又拿那只羊腿给狗吃,狗也死了。这不是再明显不过了么?”铁木格忙问:“这是谁干的?你查了没有?”莎豁儿说:“我查了一下,那两天只有瘸腿阿察刺帖来钉过马掌,其他人未来过。”

      “他是一个瘸子,怎么会……”何况羊腿也不是他烤的,不会是他干的吧?会不会是厨司——

      “这事儿我还没有公开宣布,知道的人不多,只等你回来再商量,我想……可能是——”铁木格见他吞吞吐吐,忙说道:“这里没有外人,你有话就直说罢!”莎豁儿说道:“那瘸子是谁的儿子,你知道吗?他是那个曾经整治过我们,后来又被我们治死的通天巫,会不会是他干的呢?”

      铁木格想了一会,然后说道:

      “即使是他干的,也要通过我们身边的人,才能做出来。你查过我的厨司没有?”莎豁儿说:“我已经派人去监视了。还有,那天送羊腿给你吃的是胡里兀思,此人也是怀疑对象,他可是不里孛阔的儿子,与你的家族也是有仇的呀!”

      铁木格听后,想了很长时间,才说:

      “这事非同儿戏,非要下力气把它查出来不可!但又不能打草惊蛇。”

      说到这里,两人小声议论了一会儿,便各自分头去行动了。

      几天以后,莎豁儿向铁木格说道:

      “前天,厨司不知怎么得到了信息,跑去向我哭诉一番,说他未干那下毒的事,后来我安慰他几句之后,他才回去。”

      铁木格冷笑道:“他怎么会知道的?难道他是做贼心虚么?”

      “啊,还有一件事,前两天有人看到胡里兀思去了阿察刺帖的家里,两人在屋里谈了很久才出来。”

      “难道他们真的勾结在一起了?”

      两人正在小声议论着,见胡里兀思在帐外伸头缩脑,被铁木格看到了,隧道:

      “你进来呀,有什么事要报告?”

      只见他神色紧张地说道:

      “那天,是我把烤羊腿从厨司处拿来,放在桌子上,以后我出去了,就不知道在我走后,可有人来吗?”

      莎豁儿向他问道:“你认为,这事是谁干的?”

      胡里兀思连续摇头说道:“我哪里知道是谁干的?”

      铁木格严肃地对他说道:

      “这件事我们已查得差不多了,有的人再不主动来投案自首,有他后悔的时候,等我们抓到他,非处死不可!”

      胡里兀思听后,吓得脸色煞白,两手哆嗦着走了,还未走出帐门,铁木格大喝一声:

      “回来!胡里兀思,你不向我说老实话,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昕到铁木格的喊声,顿时把这个胆小又心虚的胡里兀思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急忙又爬起来跪到铁木格面前,哭诉道:

      “报告王爷,这……这事,全是阿察剌帖要……要我干的!”

      于是,胡里兀思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的前前后后的经过全都说了出来,铁木格立刻让他领着莎豁儿去捉拿阿察刺帖。

      不久,阿察刺帖连同他制做的那些大大小小的木头人儿,全都送到铁木格面前,他一看到之后,气得跳起来骂道:

      “你们好歹毒啊!居然在暗中干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我岂能饶了你们?”

      说罢,抽出佩刀就要杀死他们两人,莎豁儿急忙上前捉住,劝他道:

      “王爷息怒,这事关重大,最好让大皇后知道这事,然后再处置他们也不迟!”

      铁木格听后,觉得有理,便大声喊道:“来人!把他们牢牢捆住,关押起来!”

      护卫押走阿察刺帖、胡里兀思之后,铁木格看着那些木人儿,愈想愈气,忽听有人说道:

      “可别气坏了身子呀!”

      铁木格抬头一看,见是孛儿帖大皇后来了,急忙请她坐下,然后将这件事从头至尾说给她听,又指着那些木头人儿,说道:

      “这说明不里孛阔和通天巫的阴魂不散,他们的后代时刻梦想对我们进行报复,我们真不能掉以轻心啊!”

      孛儿帖说道:

      “这些人时刻梦想恢复他们已经失去的权力,企图为他们的父亲向我们报仇,这倒是给我们敲起了警钟。我想,还是及早让大汗知道这事会更好的。”

      铁水格忙说道:

      “既然这样,就让莎豁儿亲自去向大汗报告吧!特别是那个古儿别速已被我处死了,她是大汗的皇后,不向大汗报告,是不对的。”

      孛儿帖又说道:

      “大汗已决定班师回国了,现在去向他报告也不算太迟,让他早有思想准备也好。”

      这样,在成吉思汗的西征途中,这两件谋叛之事,都被消灭在爆发之前,仅仅是火星一亮,便很快被扑灭了。成吉思汗的西征,师出有名,战术新颖,武器装备先进,军队素质好、士气高,指挥员智勇双全,善长独立作战,特别是重视政治宣传、宗教政策和外交手段的运用,所以能用极短的时间取得了重大胜利,在中外战争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它以异国作战,征途最远,兵力最多,规模最大等鲜明特点,吸引了各国军事家去研究、探讨。自从西征结束,返回蒙古以后,成吉思汗甚至未能好好地休息,他就不得不再次地关注中原的事态发展情况。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