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吉思汗传》第二十章 大军中计险中求胜 放敌归英雄惜英雄

  • 发布时间:2017-11-07 12:49 浏览:加载中

  •   后来,蒙古人在范延堡屠城的消息传到了哥疾宁之后,札兰丁立即大哭道:

      “帖木儿灭里死了,等于伤了我的一条臂啊!这些蒙古人太残酷了,我札兰丁决心与成吉思汗誓不两立!”

      当时,兀儿秃刺黑心里一动,便说道:

      “让我去把那可恶的老鞑子头儿杀掉!”

      札兰丁听后,突然心生一计,将上次战役中所俘获的蒙古人全部赶往处死,以最残忍的方法处死。

      这边,成吉思汗听说在林子里还有一批生还者,于是便派遣自己的儿子去探究竟,并且说:“若是城内的军民,一律处死!”

      不一会儿,拖雷回来难过地说:

      “全是我们蒙古人,前次在八鲁弯战役中被札兰丁俘虏去的,他们被杀死在林子里,有的人还没有死,便在那里哭叫。”

      成吉思汗听了,不由得心里咯噔一下,说:

      “走,我们前去看看。”

      拖雷担心他父汗去见了,会受到刺激,引起震怒,还是不去为好,便上前劝阻道:

      “请父汗别去了,那种场面有什么看头?让我去安排一下,将他们的尸体掩埋掉,不就完事了。”

      可是,成吉思汗偏执意要去。拖雷无奈,只得与窝阔台、察合台等一起,随在他们的父汗身后,一起向那片榆树林走去。

      谁知未到林子里面,那股呛人的血、腥气味便一阵阵地被风吹了过来,成吉思汗边走边问:

      “有多少人被杀?”

      拖雷只得嗫嚅着答道:

      “大约有……好几千人吧!也许还更……多!”

      成吉思汗身子猛一抖动,怀疑地问道:

      “能有那么多么?”

      这时,他们已经走进了林子,成吉思汗放眼向周围一看,正在惊异之时,忽听“扑喇喇”一声响,总有成百只苍鹰一起飞上天去,还有不计其数的野狗、豺狼,也惊慌地向林子深处窜去。

      眼前,那一具具绑在树上的鲜血淋漓的尸体,有的眼被挖了,有的鼻子被割了,有的被豁开了肚子,有的被砍去了双臂,还有的头上被钉了铁钉……真是惨不忍睹!

      成吉思汗看着看着,不由得一阵头晕眼花,只觉头重脚轻,身子一个踉跄,竟仰面倒了下去!

      窝阔台、察合台与拖雷等,慌忙上前扶着,一起连喊“父汗!父汗!”他才醒转过来,两眼慢慢睁开,突然用手指着那些残缺不全的尸体,有些悲切地说道:

      “太惨了,死得太惨了!”

      过了一会儿,只见这位大汗倏然而起,悲愤的眼泪夺眶而出,万丈怒火使他胀红着脸,他捶胸顿足,然后摘去了头上的帽子,放在了胸前,仰脸对着万里晴空,祈祷着说道:

      “长生天在上,你看清了吧,札兰丁是多么残忍!请佑助我,赐我以复仇的力量罢!”

      祈祷完之后,又向那些蒙古人的尸体说:

      “你们是一群不屈的骑士,是草原上坚强的雄鹰,是我们蒙古人的骄傲!我们一定为你们报仇!”

      这才转身离开林子,走回大营,下令道:

      “要用我们蒙古人的丧葬形式,以英雄勇士的规格安葬他们!”

      当晚,成吉思汗睡不着觉,他派人找来了耶律楚材,向他说道:

      “今天,你也看到了那片榆树林子里的一切,札兰丁那样残忍地杀害了四千多个蒙古人,手段又是那样野蛮与狠毒,真是可忍,孰不可忍!”耶律楚材听了,说道:“是啊,我看了之后,心中一直不能平静。”

      成吉思汗点了点头,又说道:

      “是啊,看了那个杀人场面,谁能平静?稍有人心者,谁能不痛恨那些该死的花刺子模人?这个仇不报,能行吗?一定要报!”

      耶律楚材听了,一时没有再说什么,因为他不赞成这种相互残杀的行为,看到大汗正在激动的气头上,怎好泼冷水呢?

      但是,成吉思汗又希望他表态,希望他支持自己的观点,拥护这种复仇的政策,于是说:

      “你说,这些花刺子模人有多么可恶、可憎?不把他们斩尽杀绝能行吗?”

      耶律楚材不由得冒出了一句话:

      “能杀得尽、杀得绝吗?”

      成吉思汗一听,更加火冒三丈地吼道:

      “我们蒙古人这次一定要把他们杀尽,杀绝,让花刺子模人亡国灭种,一个不留!”

      等了一会儿,这位不赞成实行这种民族之间相互杀戮的耶律楚材,又说了一句话:

      “我有些担忧,这种冤怨相报何时了?”

      成吉思汗听到之后,正要说话,忽然进来一个哨探,向成吉思汗报告道:

      “报告大汗,札兰丁带领军队向申河逃去,他们是想逃到申河那边的印度去。”

      成吉思汗听完,大手一挥,对他说道:

      “再去继续打探。”

      等那哨探走后,他立即大声喊道:

      “来人哪!”

      进来两个护卫人员问道:

      “大汗有什么事吩咐?”

      “快去传令全军将士,立即集合队伍,向申河方向进军,去追击札兰丁的军队。”

      然后,他又对耶律楚材说道:

      “我不能让札兰丁有喘息的工夫,必须跟踪追击,直至彻底消灭他为止。不然,他一旦聚集众多人马,有朝一日,又会反扑过来,残杀我们蒙古人!”

      这时候,帐外已是一片人马出动的声音,成吉思汗看着耶律楚材,又对他说道:

      “我一贯奉行除恶务尽,穷寇必追,对札兰丁这样野心勃勃的敌人,丝毫不能手软!走吧,我们也该行动了。”

      于是,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走出营帐,从护卫手里接过缰绳,翻身上马,率领大军,向申河方向拍马驰去。

      札兰丁正打马加鞭,领着队伍向申河逃去,忽听哨探前来向他报告说:

      “成吉思汗率领十万大军,正向我们追来!”

      札兰丁听后,不由大惊失色,急忙命令兀儿秃刺黑带领五千人马殿后,并对他如此如此布置一番,便领着军队继续往申河前进。

      成吉思汗的队伍刚走不远,见道路上盖了二层厚厚的树叶、干草之类,士兵们走在上面觉得柔软异常,正要说话,突然“扑通、扑通”全掉下去了。

      原来这是一个大陷阱,上面用树枝盖着,下面却是一个几丈深的大坑,挡在路中间。

      成吉思汗命令窝阔台领着兵马把陷阱填上,大队人马才得以通过。

      前面愈走愈难走,一些大树横七竖八地挡在路中央,马无路通过,只得又派士兵把大树搬掉,才能继续进军。

      走不多远,前面便是一道山口,只见两山并立,中间是一条狭长的山谷,拖雷建议道:

      “札兰丁诡计多端,会不会在这里埋下伏兵,不可不防啊!”

      成吉思汗上前细看,忽见山谷中“扑喇喇”飞起几只小鸟,向空中飞去了,他立刻笑道:

      “宿鸟尚在谷中,说明这里没有兵马埋伏,可以放心大胆地过去吧!”

      察合台接着说道:

      “札兰丁只顾忙着逃命去了,哪有心事在这里设伏,真是太多虑了吧?”

      拖雷听了很不高兴,立刻说道:

      “我无能,我多虑,还是你有勇有谋,你为什么不打前锋?每次临战老是要求殿后。”

      察合台听了,横眉立目地说道:

      “打前锋有什么了不起?看我领兵在前,札兰丁也不敢对我怎么样?”

      说罢,察合台真的带着自己的兵马,走在大军的前面,首先进入了山谷。

      札兰丁确实派兀儿秃刺黑在山谷中埋下了伏兵。

      在这山谷里,兀儿秃刺黑埋伏了五千人马,他担心成吉思汗不敢从山谷中经过,早就接受札兰丁的指使,让士兵捉住了几只飞鸟,等蒙古大军来到山谷之时,立即把鸟儿放飞,以此迷惑成吉思汗,引诱这位老谋深算的蒙古大汗上当的。

      果然不出札兰丁所料,飞鸟一放出去,蒙古大军便开始进入狭谷了。

      原来这山谷为哥疾宁通往申河去印度的惟一通道,它位于两座山崖的下面。

      由于山崖高不可攀,把光线挡得严严的,使山谷里阴暗潮湿,道路又窄又不平整,大队兵马若从这里通过,不得不下马步行。

      因为山谷狭长幽深,约有一里多路,容易埋伏军队,所以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

      蒙古大军进入山谷之后,成吉思汗对身边的窝阔台等说道:

      “札兰丁毕竟是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伙,他用兵打仗还嫩得很呀!”

      说到这里,拖雷忙问道:

      “父汗有什么感受么?”

      成吉思汗手指两边山崖,大声说道:

      “札兰丁若在这两边山崖上埋伏一支人马,不说三万、五万了,就是三千、五千,我们的大军也会遭到严重损失的呀!”

      说完,放声大笑起来,谁知他的笑声刚落,突然之间,山谷里立刻响起震天动地的喊杀声:

      “打死蒙古人,活捉成吉思汗!随着震耳欲聋的喊声,只见两边山崖上人头攒动,乱石像冰雹、雨滴一样纷纷落下来。”

      正在行进中的蒙古大军,受到这般惊吓,又被乱石砸得东倒西歪,加上谷中光线昏暗,顿时混乱起来。

      成吉思汗一见,急忙命令将士们说:

      “赶快带领大军冲出狭口,离开这山谷地带。”

      可是,山谷狭口处又被树枝层层堵塞,兵士无法通过,只得下马去搬运那些障碍物。

      这时候,崖上的敌人拼命地向下面扔石头,蒙古军队想还击,也找不到机会,只得东藏西躲,头顶着盾牌乱窜。

      这时候,察合台从前面跑过来,见到成吉思汗上气不接下气地请求道:

      “山谷的口子又小又狭,还被层层的障碍堵住,这么多的人马,几时才能过去,不如撤兵回去,另寻一条路走吧!”

      成吉思汗立即大声喝道:

      “胡说!大军已进入山谷,只有拼命冲出去,哪有后退撤兵之理?”

      说到这里,他立即面对窝阔台说道:

      “你赶快领一支队伍,到这山谷出口处,指挥士兵迅速清除障碍,领着大队人马冲出山谷,再不能拖延了。”

      窝阔台走后,他又对幼子拖雷命令道。

      “你去带领一支弓弩手队伍,向山谷两边山崖上的敌人进行还击,我们不能老是被动挨打,任凭敌人杀伤啊!”

      这时候,成吉思汗才向察合台说道:

      “札兰丁的兵马总共不过三、四万人,有什么可怕的?看把你吓成什么样了!”

      察合台还想争辩,见他父汗瞪他一眼,又道:

      “作为一个带兵的将领,既要知彼知己,又要临危不惧,即使高山倒在眼前,也要镇定自若,士兵才能不受影响。遇到一点风吹草动,就惊恐万分,没有主张了,还能领兵打仗么?在这一点上,你得向窝阔台、拖雷学习,更得向术赤学习了!”

      父子两人正在说话工夫,拖雷走来说道:

      “两边山崖上的敌兵已被击退了,大军正陆续通过山谷,请父汗上马。”

      成吉思汗满意地看着拖雷说道:

      “敌兵不会很多吧?”

      “也不过几千人,被我们射死了不少,其余的吓得逃走了,他们还是怕死呀!”

      拖雷说这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是看着察合台说的,因为谷中昏暗,也许察合台没有留心,也就没有什么反应,便一起上马,跟随在成吉思汗马后,向山谷的那头驰去。

      走出山谷,成吉思汗吩咐各路兵马整顿队伍,清查人数,才知在山谷里死伤了七千多人,准备命令各路大军加速进军之时,哨探来报告:

      “申河离此不过五六十里路了,札兰丁正在准备渡河,许多辎重、物资正在往船上装运。”

      成吉思汗听后,心急火燎地向大军命令道:

      “赶快追上去,别让札兰丁这小子逃了!”

      说罢,拍马飞驰而去,决定亲自到大军前头,带领队伍去追击札兰丁,此时,正是公元1221年11月24日的凌晨,蒙古大军在成吉思汗一再催督之下,终于在申河北岸追上了札兰丁的队伍。

      经过连夜急驰而来的蒙古大军,一见到札兰丁的队伍停在申河岸上,浑身的疲劳一扫而光,他们从四面八方潮水般冲过去,把札兰丁的三、四万兵马紧紧围住。

      蒙古大军将札兰丁的兵马围成一个半圆形,像一把弓子一样,那条申河是那弓上的弦。

      不久,太阳出来了,成吉思汗先让将士们饱餐一顿,然后命令道:

      “札兰丁这个人还有点用处,你们围攻时切勿将他射伤了,最好是把他生擒活捉。”

      由于花剌子模各地的叛乱不断发生,占领的城市中秩序混乱,成吉思汗想把札兰丁控制在手中,让他去安定各地的混乱局势,所以不让自己的部下射伤他。

      在全面进攻之前,成吉思汗派遣兀客儿哈勒扎、忽秃儿哈勒扎两人,各领二千铁骑,以闪电般的速度,袭击躲在岸上营帐中的札兰丁,将他赶出来,便于活捉他。

      其实,札兰丁没有躲在营帐中,他正在部署自己的兵马,准备与蒙古大军做殊死的拼斗。

      札兰丁不到四万兵马,他派阿明灭里带领一万兵马为右翼,让兀儿秃刺黑领一万兵马担当左翼,自己率领余下的一万多兵马为中军。

      这时,札兰丁向将士们说道:

      “今天,是生,是死,在此一战了!古往今来,在战场上,谁怕死,谁先死;谁勇敢,英勇杀敌不怕死,却能活下来,这已是一条规律!”

      说到这里,札兰丁高举酒碗,又说道:

      “我们先对蒙古人冲杀一阵,能杀退他们更好,万一冲不出去,我们背后是申河,跳下去,渡过这条河,重整队伍,再找蒙古人报仇,也为时不晚。”

      札兰丁说完之后,把满满一碗酒放到嘴边,头一仰,一饮而尽,他的部下们也受他的豪情感染,也跟着仰起脖子,一起喝了一碗酒。

      大家一起上马,正待向蒙古军队展开进攻,忽听营前喊杀声起,正是兀客儿哈剌扎与忽秃儿哈刺扎领着骑兵来袭。

      札兰丁一声大喝:

      “冲上去,杀退蒙古人的进攻!”

      只见他双腿一夹马肚子,箭一样冲向迎面而来的蒙古骑兵,他身后的兵马也高声叫喊着,杀向前去,双方立刻混战在一起。

      由于札兰丁的勇猛砍杀,兀客儿哈刺扎与忽秃儿哈刺扎的骑兵队伍立刻溃败下来。

      成吉思汗一看,心中不禁诧异:这札兰丁果真勇猛善战,想拿住他非下大气力不可!

      想到此,立即对窝阔台命令道:

      “你领二万人马向札兰丁的右翼进攻,将其分割包围,立即歼灭他们!”

      又喊来拖雷,向命令道:

      “你带领二万兵马,袭击札兰丁的左翼,把其分割出来,围歼他们。不得有误。”

      然后,又对察合台说道:

      “你带领兵马与札兰丁正面交锋,要苦苦缠住他,不能让他逃了;并要记住,千万别伤害他,要活捉,留下他我有大用哩!”

      成吉思汗见三个儿子领兵走了,自己带着众将士,登高远望,主掌着军队的大营,随时准备派人出去支援。一札兰丁勇猛异常,但是他的两翼较弱,窝阔台的二万兵马冲过来,很快切断了他的右翼阿明灭里与札兰丁的联系,并将其团团围困着,杀得阿明灭里大败而逃。

      窝阔台英勇果断,指挥兵马把阿明灭里困在中间,用骑兵猛冲过去,一顿乱砍乱杀,那一万人早已死伤了大半,连续冲杀几次,早已招架不住了。

      阿明灭里见无力挽回败局,只得拼命向白沙瓦方向溃逃。窝阔台怎肯放他,便亲率铁骑猛追上去,截断了他的去路,又将其团团围住。

      此时,阿明灭里身边不足二千人马,他见不能突围出去,便让士兵牵着那匹浑身乌黑油亮的骏马,再加上一口袋珠宝玉器,一起送到窝阔台面前,哀求道:

      “请收下这些礼物,放我们逃命去吧!”

      窝阔台见了,冷笑道:

      “这点礼物算什么?我们要的是花剌子模一个完整的国家,赶快滚回去,下马受死吧!”

      未等那士卒走远,窝阔台便向军队下令道:

      “快取弓箭,全部杀死他们!”

      为了争夺那匹骏马,闹得内部分崩离析的阿明灭里,以及他的残余兵马,随着窝阔台的一声“放箭”的号令,全死于乱箭之下。

      此时札兰丁的左翼也被拖雷的兵马冲散了,那位曾经刺杀过成吉思汗的兀儿秃刺黑,也想步阿明灭里的后尘,很想冲破蒙古军队的包围,向白沙瓦方向逃去。

      谁知拖雷早已亲率骑兵堵住他的去路,立刻包围了他的残余兵马,用乱箭射死了他们。

      有一个蒙古士兵发现兀儿秃刺黑未死,正要举刀去捅他,他却先声夺人,一刀刺死了那个蒙古士兵,为了逃命,兀儿秃刺黑急忙脱去身上的衣服,只留下一个内裤,正在穿着蒙古士兵的衣服时,却被另一个蒙古人俘虏了。

      兀儿秃刺黑被押到成吉思汗那里,他说道:

      “我忠于主人札兰丁,誓死不投降!”

      成吉思汗向他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不投降?”

      “我叫兀儿秃刺黑,是札兰丁左翼大军的主将,听说你不杀忠于主人的敌将,那就放了我吧,因为我忠于我的主人札兰丁。”

      成吉思汗笑道:

      “这家伙既狡猾又愚蠢,还想来讨便宜呢!”

      说罢,大手一挥,要护卫把他拉出去杀了,可是,兀儿秃刺黑却以为是放他走了,急忙爬起来要走,又转身对成吉思汗谢道:

      “感谢大汗的不杀之恩。”

      这句话还未说完,已被那护卫一刀刺进胸膛,当即仆地而死。

      成吉思汗见了,一阵哈哈大笑,说道:

      “这样的蠢材也能当左翼军的主将,札兰丁已到穷途末路了,焉能不被我捉?”

      此时,札兰丁正率领中军队伍,一次又一次地向察合台的队伍猛冲,由于蒙古军队人数众多,尽管他反复发动攻击,总是冲不出包围的圈子。

      札兰丁的人马冲向那里,察合台的队伍便追赶到那里:一会儿他从右面急攻到左面,一会儿又从左面急攻到右面,一会儿又从右面攻击察合台的中军,像被关在笼子中的一头猛兽,东一头,西一头地乱冲乱撞,始终冲不出蒙古大军的包围。

      札兰丁一次再一次地进攻,总是冲不出去,而蒙古军队却步步进逼,使他的活动地盘越来越小,战场愈来愈窄。

      因为成吉思汗下令要活捉他,蒙军将士怎敢不听从大汗的命令?于是,既不敢向他放箭,当面交锋时也不敢将他置于死地,从而给札兰丁提供了奋勇杀敌的机会。

      他从清早一直拼杀到中午,最后身边只剩下七百余人了,札兰丁仍然像一头雄狮那样横冲直撞,东砍西杀,无所畏惧。后来,札兰丁终于觉得自己这样拼杀下去,怎能斗得过包围着自己的成千上万的蒙古大军呢?

      突然,札兰丁心生一汁,他力图摆脱蒙古军队的围追堵击,便退下阵来,换了一匹新的战马,只见他抖擞精神,飞身跨上这匹生力马,再次向蒙古军队猛冲,迫使蒙古骑兵节节后退。

      就在这时,札兰丁突然掉转马头,一边拍马疾驰,一边脱下铠甲,背负着盾牌,手握大旗,飞奔申河岸边,从两丈多高的河岸上,纵马一跃,连人带马跳入了申河。

      一刹那间,那匹战马又很快地从申河中挣扎出来,昂着头,驮着他的主人,向对岸游去。

      在这次有名的申河大战中,札兰丁是惟一从申河中逃出去的花刺子模人!

      成吉思汗对札兰丁采取了宽厚大度的态度,更确切地说,这是一种骑士式的英雄敬英雄的态度。

      但是,对于札兰丁手下的人,成吉思汗却像往常那样严厉。在札兰丁纵马跃入申河,凫水而去时,他手下的一部分士兵也跟着跳下水,向对岸游去。

      成吉思汗见到之后,立即命令部队向跳下水的札兰丁的士兵放箭,眨眼之间,岸上乱箭齐发,那部分士兵一个个被射死在河中,无一人幸免。

      岸上的札兰丁队伍,被全部俘获,一律被杀死,成吉思汗命人寻找札兰丁的妻子儿女时,有人报告了如下的情况:

      当蒙古大军围追到,申河岸时,札兰丁已预感到自己已无力抵抗,便将妻子儿女喊到一起,对他们说道:

      “我已无力保护你们,与其让你们被蒙古人凌辱而死,不如死在我们面前更好!”说罢,让他们喝下他亲自准备下的毒酒,此时,札兰丁再一次看着自己的亲人们说道:

      “愿你们来世不要再生在帝王之家了!”

      说罢,令士兵把他们的尸体投进申河里。

      在离开申河之后,成吉思汗得到了关于札兰丁的消息,有人说他重渡申河,亲自来埋葬死者。于是,他当即派遣次子察合台领二万人马,前去追索,寻找札兰丁的下落。

      可是,察合台在申河岸边寻找了半个多月,也不见札兰丁的身影,只好空手而回。

      当天夜里,忽姆城里的突厥人果然打开了城门,蒙古大军立刻冲进城去,把康里人的男子全部杀死,然后将其妇孺全部俘获,为城里那些突厥人报了仇。

      者别让人守住东门,遂与速不台一起在城内四处点火,吓得居民大哭小喊,惊惶乱逃,被蒙古士兵见了,一阵乱砍乱杀,再也不敢出来了,许多人被活活地烧死在屋子里……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