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巴顿将军之死:悲情英雄猝然离世的车祸疑云

  • 发布时间:2017-12-26 22:01 浏览:加载中
  • 1、猝然离世的悲情英雄


      他是有着“血胆老将”美誉的美国四星上将,二战中粉碎法西斯军团的最大功臣;他是对军事狂热无比、对政治一无所知的传奇人物,一个饱含英雄主义色彩的铁腕将领。乔治・巴顿,一个为战争而生、视和平为地狱的将军,一个靠冷酷无情屡建奇功的英雄,为什么没能战死疆场,却在和平刚刚降临不久就猝然离世?这是一次意外,还是精心布下的谜局?一起离奇车祸的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阴谋?

    2、神奇的车祸


      1945年年底,早已从二战疲惫中解脱出来的乔治・巴顿静静地走在德国巴特瑙海姆的林荫小道上。虽然已经60岁,可这个“美军中的匪徒”一点也不显老态,步履中依然透着军人的沉稳和老练,甚至还有几分年轻人的轻盈。

      这时的巴顿,心里一点也没有战争结束后的喜悦,相反,却被一种莫名的空虚和失落纠扯着,情绪非常消沉。

      他喜欢看两军对垒的厮杀,他愿意用粗话催促士兵勇往直前,只有在战场上,他才能真正找到自己,他愿意为此付出生命。对于巴顿来说,和平是真正的地狱。

      12月9日是周末,无所事事的巴顿准备离开德国,马上就是圣诞节,他要回国和家人团聚。

      知道巴顿要走的消息,他的老友、第七集团军司令凯斯前一天晚上赶了过来,想要陪他找找乐子。没想到,第二天一早,凯斯就接到归队的命令,说有个重要会议要参加。没办法,他只好和巴顿匆匆告别。

      凯斯走了,巴顿的心情越发糟糕,没有仗打,他根本闲不住。最后,他和参谋长盖伊商量,决定到200千米外的曼海姆野外去打猎。

      早晨8点左右,他们开着两辆车出发了。巴顿和盖伊坐在凯迪拉克轿车里,开车的是巴顿的专职司机伍德林,还有一辆是斯普鲁斯中士开的吉普车,猎狗和枪就放在他的车上。

      前面经过一个检查站,车被拦了下来。盖伊有点急了,因为巴顿的车上有四星上将标志,按理说可以免检。可检查站的宪兵没有通融,巴顿也没在意,他走到吉普车旁,把猎狗牵了下来,领到自己车上。随后,他让盖伊牵着狗坐在副驾驶位置,自己坐到了后面,这样,他可以逗狗玩,打发路上的无聊时光。

      前面是火车道口,轿车又被拦停了。巴顿和盖伊相视一笑,无奈地摇了摇头,看来今天真的不太顺,到处都有关卡。

      他们的车停在道口北侧,南侧停着一辆大卡车。由于相距较远,谁也没在意。

      11点45分左右,该死的火车终于过去了,道口栅栏升了起来。司机伍德林的车刚刚起步,他突然发现对面的卡车直接朝自己冲了过来,伍德林反应相当机敏,赶紧踩了刹车。可是,对面的卡车像是失控了一样,直接撞向轿车,一声巨响过后,轿车被弹出三米远。

      突如其来的意外把盖伊吓坏了,他赶紧查看巴顿将军的状况,看看有没有受伤。

      由于车子的反作用力,巴顿被甩到了车前面,他的头撞到了车灯,脸被刮了个大口子,由于鼻子碰到了隔板,鼻梁骨也碎了。这还不是最要命的,由于冲力太大,他的脖子已经断了,此时的巴顿没有了杀场上的神气,他的头无力地歪向一边,鲜血不断地从脸和头部流下来。

      令人称奇的是,卡车和轿车损伤都不大。轿车只是右前防护板和引擎被撞到,一块玻璃都没碎,卡车更是毫发未伤。所有人几乎都没事,唯有巴顿将军,他的伤势不是那么乐观。

      据盖伊回忆,车祸发生后,巴顿的神志还很清醒,他开口问盖伊:“你怎么样,受伤了没有?”

      盖伊说:“我没有伤着,将军,你怎么样?”

      巴顿的声音有些低沉:“我觉得我瘫痪了,现在呼吸困难,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巴顿让盖伊把自己扶起来,可盖伊想,万一巴顿身体有骨折,还是暂时先不活动的好。他赶紧让斯普鲁斯回去报信。

      得到将军出车祸的消息,宪兵队长彼得・巴巴拉斯中尉率领一个小分队迅速赶到现场,他们迅速把巴顿送到海德堡的第130驻地医院。将军的老部下、美国第三集团军军医主任肯纳少将也在事发几小时后赶到医院,牛津大学著名的神经外科教授凯恩斯准将闻讯,专程从伦敦飞了过来,他们组成一个专家组,负责对巴顿进行会诊和治疗。

      X光片很快出来了,巴顿的伤势之重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第三颈椎骨折,第四颈椎后部错位,第三颈椎以下完全瘫痪……

      这意味着,巴顿的颈部已经完全折断,即使性命无忧,他也将永远站不起来了。

    3、粗心的调查


      被推进手术室时,巴顿的神志还处于清醒中,他一直嚷着:“脖子痛、脖子痛……”

      知道丈夫突发车祸的消息,比阿特丽斯夫人感觉天要塌了,她强忍悲痛,在陆军医疗团神经外科医生罗伊・斯帕林上校和总参谋部作战处沃尔特・克尔温中校的陪同下,于12月11日乘坐邮政班机飞往德国,当天下午3点30分,她终于看到了病榻上的丈夫,这位同样刚强的女人再也忍不住泪水,她抓住巴顿的手,喃喃地说:“你一定要坚持住,一定……”

      也许是真爱感动了上帝,巴顿的病情竟然出现了转机。13日,他明显比以前好多了,这种迹象一直持续到19日下午。

      20日下午两点,巴顿的病情突然恶化,支气管中的积液由于受到颈骨碎片压迫,使他上气不接下气,憋得脸色苍白。

      不久,将军又出现了肺栓塞的症状,有一个血块通过血液循环从心脏压入肺部,这足以置人于死地。随着血栓症状越来越明显,巴顿体内的痰越积越多,肺中积水也在不断增加。斯帕林上校认为,巴顿的伤实在太重了,已经到了无力回天的程度。

      但是,这个伟大的生命不愿就这样告别尘世,他仍然在同灾祸,也是和自己搏斗着。

      谁都相信,戎马一生的巴顿并不惧怕死亡,但是,让他的生命随着一场不明不白的车祸消逝,将军心有不甘。执拗的他始终认为:“一个职业军人的适当归宿,应该是在最后一战中被最后一颗子弹击中,从而干净利落地死去。”

      然而,命运就是这么不公平。1945年12月21日5点50分,巴顿将军因急性心力衰竭终告不治。

      作为一位功勋卓著的军事天才,巴顿的死立刻轰动国内外。昔日的战友、曾经的部下无不扼腕叹息,他们纷纷要求严惩肇事者,尽快公布事实真相。

      然而,美国官方在这次调查中表现出的态度却是相当的漫不经心,甚至有点放水的嫌疑。

      经过一番查证,他们声称,这次车祸的原因是卡车司机汤普森酒后驾车造成的。由于在前一天晚上和两个朋友喝了不少酒,私自开车外出的汤普森误打方向盘,结果酿成惨剧。

      事实果真如此吗?当人们的目光转向那个卡车司机时,突然发现,汤普森竟在车祸发生后不久离奇失踪。而在警方形成的调查结果中,既没有汤普森的口供,也没有发现事故报告。档案中的唯一证词是巴顿司机伍德林所作,但是上面有明显篡改的痕迹。当时负责调查事故的宪兵队长巴巴拉斯中尉说,他曾经写过一份详细的调查报告,后来却不见了。

      一系列怪事让巴顿之死变得极不寻常,如果只是一起普通车祸,美国官方至于这样畏首畏尾吗?主要证人和证词的失踪意味着什么?难道是有人指使,事后又掩人耳目?人们越来越感觉,车祸背后,或许藏着可怕的阴谋。

    4、与俄结怨?


      二战的结束,并没有消减巴顿的战争欲望,相反,为了国家利益,他成了“亲德派”的一员。巴顿固执地相信,在不久的将来,美国肯定会与苏联打一仗。所以,他不顾上司警告,和一些所谓“有用”的纳粹分子结交,在遣散德国军队、拘押德国军官的过程中态度消极,甚至把很多工作丢在了脑后。

      相反,对于同盟国之一的苏联,巴顿却充满了刻骨的仇恨。他曾经说过:“苏联人就是一群土匪,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愿望想去了解他们,除了想知道杀死他们需要多少粮草和兵器。他们并没有别的亲切的标志,缺乏对人类生活的景仰。他们十足是狗娘养的,是野人,是酒鬼。”

      据巴顿的老朋友麦克纳尼回忆,在一次通电话时,巴顿竟然向他大放厥词:“我们迟早要和苏联人打仗,那么为什么不趁我们的军队还比较完整的时候,把这些该死的俄国佬在三个月之内赶回俄国去呢?如果把我们掌握的德国军队武装起来和他们一起干,我们就可以轻而易举地达到目的。”

      这种极其危险和荒唐的想法引起了麦克纳尼的恐慌,他在电话里让巴顿闭嘴,因为他知道,如果这条电话线被人窃听,美国和苏联的关系将空前紧张,来之不易的和平之花将再次凋零。

      但是,已经铁了心的巴顿却还在不停地说:“如果你不想被牵连进去,那么所有的事我一人承担。十天之内,就能和那些狗狼养的作战。”

      麦克纳尼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他连声骂了几声“疯子”,就挂断了电话。可是,早已被仇恨点燃战争火焰的巴顿还在办公室里大叫着:“我真的相信,我们就要同俄国人打仗了,如果现在不打,俄国人就会作好准备,那个时候我们再打他,就麻烦了!”

      麦克纳尼认为,巴顿针对苏联的危险言行,肯定引起了克里姆林宫的不安。出于对未来可能发生战争的考虑,苏联人当然有可能先下手为强,抢先一步除掉这个既可恶又可怕的美国人。

      于是,他们收买了卡车司机汤普森和巴顿的司机伍德林,用一场巧妙的车祸轻松了结了巴顿的生命。而美国当局出于战略大局的长远考虑,也没有过于深究这起事故的原因。可怜的巴顿,就这样成了战争后期美俄交易的牺牲品。

    5、黄金劫


      当然,这只是一种猜测,里面包含着很多假想的成分。不久,随着数批德国宝藏的曝光,围绕巴顿的死又有了全新的解释。

      1944年底,德国法西斯眼看大势已去,开始把国库里储备的黄金和一批价值连城的艺术品分散隐藏起来,以备日后东山再起希特勒一声令下,两批宝藏分头运往色林吉亚的丛林和巴伐利亚南端。

      第一批金银财宝运抵色林吉亚的时候,德军刚好遭遇巴顿指挥的装甲部队,一时间溃不成军,他们只好仓促地把财宝放在凯塞罗达盐矿。

      这是一个长达30英里的老矿,因为战斗原因已经废弃多时,下面的坑道曲折蜿蜒如同迷宫。1945年4月5日,巴顿和第三集团军第七军90师的几个军官偶然间发现了盐矿大门,里面装着整整22亿德国马克。

      三天之后,第90师的工兵营在炸开一个地窑后,又发现了一个宝库,里面有重达250吨的金币和金砖、大捆大捆的欧洲各国纸币,还有大量价值连城的艺术珍品。

      巴顿的这一发现迅速传遍了整个欧洲,盟军总司令艾森豪威尔4月12日飞抵盐矿,经过一番研究,他们决定把这些财宝运往法兰克福的德意志银行,置于盟军的控制之下。

      4月份的一天,第三集团军参谋长盖伊突然接到宪兵主任的电话,说有紧急情况向他汇报。在司令部,一个名叫奥吉的宪兵分队长说他的部下在爱因西特尔山洞又发现了新的纳粹金库,大约有一吨黄金,盖伊马上命令奥吉将这批黄金控制起来,等候巴顿从美国回来再作决定。不久,巴顿得知此事,这批黄金随即也被运往法兰克福总部。

      同时,在爱因西特尔山洞发现的黄金数量引起了巴顿的怀疑,这和凯塞罗达盐矿的250吨比起来,简直太少了,纳粹分子没有道理在那么大的山洞里只藏一吨黄金,这意味着,在奥吉发现黄金之前,已经有人提前动手,转移了大部分宝藏,而这些胆大包天的贼,只能是在册的美国军官。

      就在巴顿决定严查此案的关键时刻,一场车祸夺去了他的性命。这个时间上的巧合不能不让人怀疑,是那些监守自盗的军官为了掩盖罪行,向巴顿痛下杀手。

      巴顿死后,那批失窃的黄金便再也无人追究。

      同室操戈?

      种种迹象表明,巴顿将军并非死于酒鬼司机的偶然失误,而是一场精心策划的谋杀。那么,事件的幕后指使者是谁呢?谁又有能力让美国官方含糊其辞呢?

      种种迹象表明,这绝对不是个简单人物。

      一种传言开始在坊间四散开来,目标竟然指向盟军总司令艾森豪威尔。

      这个惊人的推断震撼了美国各界。难道真的是这样吗?艾森豪威尔和巴顿又有什么仇恨呢?

      这还要从二战结束后说起。德国战败,美国当局执行了非纳粹化计划,将一些德国党卫军军官遣返回国,加以密切监视;同时,清理了一批在历史上有纳粹主义观点的巴伐利亚银行家和企业家。这一做法让巴顿很不满,他不仅公开为一些臭名昭著的纳粹军官开脱,还秘密起用了一些人。这让很多美国领导人十分惊讶,艾森豪威尔就曾多次警告巴顿,要他端正言行,不要再纵容和包庇纳粹分子。

      然而,巴顿却依然我行我素。1945年9月22日,他在记者招待会上大肆贬低盟军非纳粹化的计划,同时呼吁军管政府雇用前纳粹党员参加管理,巴顿认为,那会取得更好的效果。这一说法使在场的每个人都震惊不已。一名记者趁机发问:“将军,大多数普通德国人参加纳粹,是不是等同于美国人参加共和党与民主党呢?”

      本来是个圈套,毫不设防的巴顿还是上了当,他回答:“是的,差不多。”

      一句话,把天捅了个大洞。

      第二天,这个记者就在《纽约先驱报》上刊登文章,标题就是“一位美国将军说,纳粹党人就像共和党人与民主党人一样”,随后,各大报纸纷纷转载。巴顿将军顿时遭到了国内外民众的口诛笔伐,为此,他失去了第三集团军司令的职务。艾森豪威尔把他调往成立不久的第15集团军任司令,主要从事战史编写工作。

      让一个骁勇善战的将军从事文职工作,这无异于葬送了他的前途,更何况巴顿那样一个视战争如生命的人。郁闷不已的他开始不停地发牢骚,称艾森豪威尔故意排挤他,是怕他抢了风头,巴顿甚至还对艾森豪威尔在二战期间的一些战略部署和作战思想横加指责,巴顿的言语很快就传到了艾森豪威尔将军的耳朵里。

      难道仅凭这一点,就能让艾森豪威尔对巴顿起了杀心?

      当然不是。由于当时的艾森豪威尔享有很高威望,他的心腹正在秘密策划,准备推荐他竞选美国总统―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然而,巴顿的风言风语必定会给艾森豪威尔的竞选带来麻烦,谁也想不到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将军会做出什么事来。为了铲除竞选路上的绊脚石,一场高明的暗杀行动开始了。

      然而,这种说法也有站不住脚的地方。

      虽说艾森豪威尔和巴顿的关系十分紧张,但是据知情人讲,他们的关系还远不到你死我活的地步。艾森豪威尔竞选总统,他更希望这时政局平稳,不可能去惹这么大的麻烦。

      此外,虽然巴顿对他的处理结果不满意,但是作为一个军人,他还是体现出对艾森豪威尔的尊重,在日记中,他没有忘记服从命令是自己的天职,这基本消除了他会阻碍艾森豪威尔竞选总统的可能性。

      那么,巴顿的死究竟是一起简单的车祸,还是另有神秘隐情?60多年来,这个疑团一直困扰着急于破解它的人。这样一个伟大的战神,一个不朽的将军,竟被来之不易的和平扼杀了生命,是荒唐还是可悲?

    6、铁血悲情


      巴顿生于军事世家,自幼就显露出一定的军事才能。投身从戎后,他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他并不英俊却绝对硬朗的身影让盟军振奋,让德军胆寒。然而,这位脉管里流淌着西点鲜血的军人在死后并没有回到他朝思暮想的故园。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美国国防部禁止把巴顿遗体运送回国,比阿特丽斯夫人只好把他葬于卢森堡的哈姆美军烈士公墓,陪伴他的,是6000多名第三集团军的阵亡将士。一块不起眼的十字墓碑上,镌刻着乔治・巴顿的名字,上面只有他的军衔和编号,却不见他耀眼的功勋。

      这是一个充满悲情的故事。巴顿之死既是他的性格所致,也是他挥之不去的宿命。战争年代,他是当权者手中的利器;和平时期,他却成了可有可无的附属品。对于不涉及政治的战争而言,那里面只有浓重的血腥味,可是如果有政治牵涉其中,就更加地卑劣和逼近人性。巴顿哪里知道,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可能已经变成了政治交换的产物。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