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朝可以劝降韦俊陈玉成,为什么却要杀石达开?

  • 发布时间:2020-08-14 08:48 浏览:加载中
  • 大家好,我是趣历史小编,说起太平天国的话,各位一定都有所耳闻吧。

    1851年1月,屡次科考失败的洪教主在桂平金田村举起反清大旗,杨秀清、萧朝贵、韦昌辉、石达开、胡以晃、罗大纲、曾天养、林凤祥、韦俊、陈玉成等牛人均追随天王创业,阵容相当豪华。1853年3月,即是创业两年零两月后,洪天王入主南京,占据大清东南半壁江山,与大清展开十一年的全面较量。1856年9月,“洪杨内讧”爆发,两万太平军精华死于内斗,太平天国从巅峰状态跌落至谷底。1857年5月,年轻气盛的翼王石达开(时年26岁)出走安庆,而后号召将士前来投靠。待到资本充足后,石达开不顾洪天王之苦苦哀求,率领十余万精锐出走,更让苦难深重的太平天国雪上加霜。正因为如此,一世英名的翼王石达开深受后人诟病。

    自从“天京事变”后,太平天国的军事形势急转直下,处处被动挨打。1859年初,曾经震慑敌胆的韦俊(北王韦昌辉之弟)在内外交困下选择向湘军投降,这是第一位投降清朝的太平军高级将领。1862年6月,英王陈玉成不愿意向胜保投降,在河南延津县惨遭凌迟。1863年6月,为“拯救部下”,石达开选择去骆秉章大营谈判,表示愿意归降,但遭凌迟处死;儿子石定忠被清军用石灰石闷死。这就有意思了,石达开、韦俊、陈玉成同为太平军高级将领,为何清朝接受韦俊归降,想方设法劝陈玉成投降,却将主动归降之翼王石达开凌迟呢?就“纵横国史”看来,原因就两字,即是“价值”;他们有何利用价值。

    在中国历史上,交战双方有些不成文规定,即是:“不斩来使”、“不杀降将”,算是战争的规则之一。当然,这只是规则而已,“降将不杀”,关键还是该降将还有其利用价值。例如,吕布屡次与曹操为敌,但曹孟德看到吕布投降之诚意且其武力值相当高,还是非常心动,想将其纳入麾下,做先锋大将;若不是刘备一席话,估计吕布就可以逃过一劫了。吕布乃“三姓家奴”是也,先后斩了义父丁原和董卓,但其作战勇猛,悍不畏死,曹操自然想收了他。曾经攻破长安的起义军大将朱温,唐王朝可以接受他投降,是因其麾下精兵良将多;用来对付风起云涌的农民起义军和各地藩镇势力大有帮助。由此可看出,有“价值”,才能活命,朝廷才乐意接受归降。

    先看韦俊有何价值。说起韦俊,也许大伙都不是很熟悉,他的存在感远没有林凤祥、曾天养、陈玉成、李秀成、李世贤等强,毕竟他过早投降,给太平天国效力的机会不过。但是,韦俊却是实实在在的猛将,是攻防兼备型将领,综合能力远超陈玉成、李秀成。如果他没有一点料,战略重镇武昌岂能由他来防守,而且还是两次防守武昌,击败胡林翼,击毙罗泽南,战功赫赫。很遗憾,因兄长韦昌辉之原因,“天京事变”后他便不被容纳于太平天国;陈玉成、杨辅清屡次无故寻衅,挑起内部冲突,使其渡江归顺李秀成之计划破产。

    可以说,韦俊是被逼着投降湘军,大伙都很理解他。那么,湘军为何愿意接受曾经击毙湘军元老级人物罗泽南的韦俊呢?道理很简单,韦俊价值太大。且不说他的军事能力如何,单凭他的身份就很了不得,太平天国国宗、后军主将,是典型的顶梁柱级别。高级将领韦俊归降,对一向视清廷为“妖”的天国而言是致命性打击;宣告上帝向“魔鬼”妥协,拜上帝教之威望一落千丈。

    再看英王陈玉成有何价值。1857年5月,愤怒的石达开决定单干,带走了“天京事变”后少有的精干尽量,太平天国危局雪上加霜。为此,洪天王决定重新组建“五军主将”制,陈玉成受封前军主将,经略湖北、安徽,保障天国西部防线安全。1861年9月,由于李秀成见死不救以及各路将领心怀鬼胎,陈玉成主持的“安庆保卫战”以失败告终,英王被迫远走庐州孤城。1862年5月,陈玉成中了墙头草苗沛霖之奸计,被押往胜保军营。

    见到手下败将胜保,陈玉成很得意,将其大骂一顿:“在白云山踏尔二十五营,全军覆灭,尔带十余匹马抱头而窜,我怎配跪你。”胜保虽受到羞辱,但依然用高官厚禄来劝降英王,就如同他劝降苗沛霖一样,很舍得下血本。胜保之所以这么做,还是因为当时陈玉成具有很高价值。要知道,此时李秀成经略东南,势如破竹;东南财富重地尽在太平军之手,清廷与天国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如果陈玉成能够归降,对李秀成无疑是一个巨大打击。此外,陈玉成旧部众多,能转身为朝廷效力,那简直是美不可言。不过,陈玉成不愿意投降,“大丈夫死则死耳,何饶舌也”,后受凌迟处死。

    最后看石达开有何价值。南王冯云山在紫荆山区创业时,一般都是采取“单线”式来发展教徒,深入细致地开展工作,不过,此种方式却不利于迅速壮大拜上帝教。但是,自从冯云山拉上韦昌辉、石达开、胡以晃这三位大财主入伙后,拜上帝教徒数量就呈几何级增长。可以说,石达开就是金田起义的投资者之一,其地位自然很高。在军事上,石达开善于打运动战,在杨秀清指挥下他能够最大限度地发挥自身才干。当然,石达开最擅长的还是民政和外交。

    1863年6月,石达开兵临大渡河畔,前有滚滚长江,后有骆秉章一堆杂牌军追击,处境十分不妙。此时,石达开老毛病又犯了,即是没有血战到底之勇气,老想“投机取巧”。当骆秉章伸出橄榄枝后,石达开却主动前往大营“请降”,以“全三军性命”,其想法不可谓不幼稚。要知道,石达开在杨秀清手下办事时,清朝有几位总督和巡抚都死在他手上,如今还想“请降”,实在搞笑。不过,话又说回来,各为其主之时,击杀敌将乃是本职工作,石达开也是为主办事而已。

    按道理来说,对于石达开“请降”之事,骆秉章应该相当高兴才对,为何还对他痛下杀手,凌迟处死呢?原因很简单,即是石达开请降是在1863年6月,这时间点很关键。因为曾国荃已经完成对南京合围,太平天国失败乃早晚之事,石达开已经没多大利用价值,受凌迟也就不可避免了。试想,若是石达开单干后,直接向清廷投降,不知咸丰该有多高兴?各位说呢?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