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父”之女洪宣娇和洪秀全是什么关系?她最后是怎么死的?

  • 发布时间:2020-07-24 08:58 浏览:加载中
  • 古代有很多著名的人物,这些人物也颇受争议,其中洪宣娇的一生是经历过人生百态,也是人们议论的对象。她都有什么秘密呢,请听我详细道来。

    相传洪宣娇是洪秀全的胞妹、萧朝贵的妻子。但在浩如烟海的太平天国史料中并没有留下她的任何痕迹。经很多学者研究证实,“洪宣娇”原型是《天兄圣旨》中的黄权政的女儿“杨宣娇”。但是,杨宣娇的一生,也是扑朔迷离,至今都没有弄清楚。

    曾在天京生活过的谢介鹤在《金陵癸甲纪事略》中写过一则关于太平天国领导人在“天上”的兄弟排序:

    “耶稣为天父第一子,天(洪秀全)为第二子,南贼(冯云山)为 第三子,东贼(杨秀清)为第三子,北贼(韦昌辉)为第五子,西贼妇杨(洪)宣娇为第六女,翼贼(石达开)为第七子。”

    这个排名后来被许多研究历史的学者奉为“信史”,也为众多影视、小说作品所采纳。

    按《天父天兄圣旨》,确有称洪秀全为“二兄”、“儿哥”,冯云山为“三兄”、杨秀清为“四兄”的记载,但太平天国官方记录中并没有出现称韦昌辉”五兄”、石达开“七兄”的记载,更何况是女子的杨宣娇。

    另外,杨宣娇作为女子按照传统不应序齿,更为重要的是,上帝并非只有她一个女儿,据《太平天日》记载:天父上主皇上帝烈怒,主奶吩咐其正月宫曰:“尔且带子同爷爷妈妈哥哥嫂嫂及众小姑同居住,待朕下凡理爷爷事毕,然后升天,同尔享安乐焉”。

    这里的“众小姑”都是上帝的女儿,因此杨宣娇是“上帝第六女”的说法值得商榷。第六女无存,石达开为第七子之说也就无从谈起,韦昌辉参加排序或也是后人附会。

    谢介鹤的另一则记载,记下了杨宣娇与杨秀清的暧昧关系,这段情愫成为后来众多影视剧、小说作品的珍贵素材。他是这么写的:

    ”杨秀清)尝与西贼妻宣娇私,睡未醒,贼伙至不及避。乃假作天父下凡状,谓贼伙曰:宣娇我第六女,秀清同胞妹,当易姓名杨,萧朝贵为贵妹夫,我命秀清卧位天下兄弟赎病也。命宣娇同秀清卧,为天下姊妹赎病也。同胞兄妹,同卧毋害,众勿疑。遂自号禾乃师赎病主,直以牛鬼蛇神煽惑亡命。”

    这则资料确有不实之处,但也有可取之处,也有其他一些史料为佐证,它较为合理地解释了黄权政的女儿改姓杨的原因。但两人“私通”的事情,没有确实的证据,也无从查实,但据已有史料,可以肯定的是,杨宣娇与杨秀清有着水火难容的矛盾。

    在杨秀清的严厉排挤打压下,杨宣娇最终沉寂,而伴随着杨宣娇沉寂的是萧朝贵夫妇间感情的破裂。

    杨宣娇与萧朝贵两人志同道合,共同传教,劝人敬拜上帝,热心积极,杨宣娇在女教众里尤为著名,当时在会中流传有“男靴冯云山,女学杨宣娇”的口号。

    大约在道光二十七年(1847),萧朝贵与杨宣娇结婚,夫妻感情原本很好,生有一子,名萧有和,即后来的幼西王。

    与杨秀清和萧朝贵相比,杨宣娇更具谋略。她在洪秀全第二次入桂时,仿照洪秀全全丁酉升天的异梦,给自己编织了一个几乎一模一样的神话,一方面,杨宣娇赢得了会众的尊重,奠定了自己天父之女的身份,在此时,还唯有她和洪秀全“登天”见过至高无上的上帝,《天父诗》甚至宣称“天堂子女娇为贵”。

    另一方面,萧朝贵夫妇可以通过宗教上的配合,互相扶持,抬高身价,这一举动同时为萧朝贵提供了灵感和素材,增加了她假代天兄传言的勇气和跻身上帝会领导核心的把握。

    对萧朝贵来说,拥有一个作为上帝之女的妻子,是百利无弊的。于是,在他代天兄传言成功后不久,天兄就宣布了杨宣娇的“御妹”身份。

    萧朝贵与杨宣娇珠联璧合,在会内声望日隆,严重影响了杨秀清的地位,尽管“天父之女”的身份得自于“天父”,但杨宣娇本人对杨秀清天父下凡的把戏和天父代言人的身份尤为不屑,更加激起杨秀清的愤怒,这是杨秀清采取严厉措施打击杨宣娇的主要原因。

    杖责事件发生后,萧朝贵匆忙赶回鹏隘山,以代天兄传言的把戏劝杨宣娇,萧朝贵是担心杨宣娇顶撞”天父“(杨秀清传言)会造成严重后果,他重申杨宣娇”天兄之妹“的身份,意在保全妻子;同时缓和杨秀清与杨宣娇的矛盾。

    但杨宣娇不听劝,萧朝贵无法,只得在春节刚过便向洪秀全求援,要求“教导宣娇”,夫妻二人关系不睦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当然两个人性格相异也是夫妻关系破裂的原因之一,同时,杨宣娇的个性也很难接受萧朝贵的移情别恋。据史料记载,萧朝贵不只拥有一个妻子。

    杨秀清杖责杨宣娇后,事情就此罢休,此后,在《天兄圣旨》里,就再也找不到杨宣娇的影子。

    至于杨宣娇的结局,很可能是抑郁而终。

    太平天国丁巳七年(1857)新刻印的《天父诗》中第108首记“宣娇姑“为”先娇姑“,有两种可能,一是“先”是对死去人的敬称,杨宣娇在丁巳七年前已经去世;二是“宣”与“先”在客家话中音近,刻印者误记。

    但《天父诗》诗洪秀全教导后宫的读物,必经天王亲自删改审校,第二种情况可能性较小。即便误记,也说明西王娘杨宣娇的名字早已湮没无闻,以致整个后宫没有人认识,这也从侧面反映杨宣娇可能早丧。

    另外,洪天贵福在自述中说:“我的两个兄弟天光、天明及母妻均在南京城内,并未携带一个妇女出来,一切各物亦未随带”,“幼西王萧有和在广德州病死”。可见杨宣娇并未随她的儿子萧有和出城,洪天贵福对其“姑姑”也只字未提,太平天国除李秀成外并无一人提及杨宣娇,李秀成在自述中也只是在提到萧朝贵的时候顺便提及“天王妹子嫁其为妻”,却未曾交代其人下落。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