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湘军的战术方式是什么样的 他们是如何消灭陈玉成的精锐兵力的

  • 发布时间:2019-12-12 09:23 浏览:加载中
  • 还不知道:陈玉成的主力是如何覆灭的读者,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介绍,接着往下看吧~

    5月20日,陈玉成率部抵达桐城,与洪仁,林绍璋等共商救援安庆方略,随后联合再次进军。5月23日,陈玉成与洪仁,林绍璋等联军3万余人,自桐城挂车河至棋盘岭,列队筑垒,大举反攻。多隆阿当即派出马队,分路设伏。24日,陈玉成在左,洪仁居中,林绍璋在右,分三路直趋安庆。多隆阿督全军分兵五路迎战,以马队为伏兵作为策应,两军决战,太平军全师败北,营垒尽毁,被迫退回桐城。

    曾国荃这边,他一见陈玉成大军离开,立即包围集贤关,派兵筑长濠将菱湖北岸13座营垒团团围住。5月20日,鲍超,成大吉两军万余人进抵集贤关外,并立即围攻关外赤岗岭4座营垒。杨载福水师则绕道石门湖登陆,前往会攻。营垒里陈玉成留下的都是百战精锐,是陈玉成部精悍主力,虽然只有数千人,但刘玱琳勇猛出击,湘军死伤八九百人。

    此后,湘军不敢强攻,于是改变战术,在赤岗岭附近修筑炮台数十座,从6月2日起,不断猛烈轰击。7日,湘军用大炮轰倒垒墙数丈,守军依然据垒不出。8日,鲍超,成大吉派队四面包围赤岗岭,又遣人入垒诱降,因孤军无援,太平军第二,第三,第四垒守将等所率3000人,被诱骗投降,湘军入垒后,悉数生俘,斩杀2800余人,只有刘玱琳尚在死守第一垒。

    9日夜三更时分,刘玱琳悄悄放弃营垒突围,东至马踏石,因溪水泛涨,无法渡河,鲍超在后面紧紧追赶,俘虏太平军600余人,刘玱琳率部沿河而下,准备觅船偷渡。湘军水师也包抄过来,太平军此时恰好找到一艘民船,刘玱琳率200余人弃马登船,不料湘军水师赶到,将其全部生俘。刘玱林被解往杨载福大营,惨遭肢解。

    赤岗岭4垒守军4000余人均系太平军百战精锐,为陈玉成兵团主力,终被全歼,陈玉成兵团损失巨大,难以复振。刘玱琳系陈玉成兵团一流骁将,连曾国藩也非常器重,尊称他为“玱琳先生”“玱翁”,他的慷慨就义,使安庆决战败局无可挽回了。

    形势已是万分危急了,陈玉成还想再做一次努力,他亲赴天京恳求洪秀全继续调兵救援安庆,但是,李秀成远在瑞州,李世贤刚打了败仗,太平军已无兵力可调,况且,李氏兄弟不愿参加安庆会战。洪秀全,陈玉成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李秀成约定的进攻武昌上,然而,李秀成并无进攻武昌之意,在稍受挫折后,就撤兵而返,放弃了进攻武昌计划。

    湘军步步进逼,太平军仍在顽强抵抗。安庆守将叶芸来凭借菱湖南北两岸十余座营垒,与安庆互为犄角,对抗湘军。7月初,湘军水陆进军,南北两岸营垒皆被攻陷,太平军退入安庆城内。安庆城外据点阵地皆被湘军攻陷,孤城陷入湘军重围,安庆面临着最后的血战。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