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翁同龢是光绪的老师,最后为什么会被开缺?

  • 发布时间:2019-11-29 09:12 浏览:加载中
  • 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翁同龢的故事,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光绪皇帝颁布《定国是诏》后,正式宣布了维新变法的开始,同时,以慈禧为首的守旧派势力也开始反对的活动。为了阻挡变法,他们将矛头对准了帝党骨干翁同龢。先后指示王鹏运、于荫霖、文悌上表弹劾翁同龢“误国无状”、“结党乱政”、“狂悖揽权”。

    王鹏运还添油加醋地在奏折中诬陷翁同龢,说他在筹措对日赔款中,与户部的张荫桓“朋谋纳贿,狼狈相依”。御史胡孚宸弹劾翁同龢与张荫桓在与俄国谈判时,平等贿款260两。

    翁同龢在官场混了几十年,当户部尚书十几年,经手无数钱财,还算比较清正廉洁。有学者评论翁同龢“清末高官显贵差不多人人有钱,除非是翁同龢这样不事苞苴的廉介之士,然而这样的人却又实在太少。”所谓的与张荫桓平分贿款之事,根据俄国的资料显示,那比贿款实际上是被张荫桓与李鸿章平分。

    后党保守势力这样做的目的是想丑化翁同龢的形象,进而扳倒他。翁同龢因为支持光绪,主张变法,因而被慈禧盯上,遭遇了仕途“滑铁卢”。

    就在《定国是诏》颁布的的第四天,翁同龢突然接到谕旨。那天清晨,翁同龢与其他军机大臣在颐和园军机公所值房听宣,但值班的太监只让军机大臣到仁寿殿觐见,翁同龢被拒之门外。凭借多年的为官经验,翁同龢有种不祥的预感。果然,过了一会,御前大臣、军机大臣先后退朝,当值太监出来宣旨,翁同龢下跪听宣:

    “协办大学士翁同龢近来办事多不允协,以致众论不服,屡经有人参奏,且每于召对时咨询事件任意可否,喜怒见形于词色……翁同龢著开缺回籍,以示保全。钦此。”

    翁同龢的开缺,是晚清朝堂的一件大事,一时朝野议论纷纷。关于他开缺的原因,直到今天也是众说纷纭。

    第一种说法是,完全出自慈禧的意见,她强迫光绪下令,将翁同龢开缺。

    慈禧太后在甲午之战前夕,为了庆祝六十大寿而挪用海军费用,并要求修缮颐和园。翁同龢看不惯慈禧的做法,认为国难当头,应该节省不必要的开支,因而拒绝拨款。慈禧碰钉子了会怎么想?你翁同龢算哪根葱,给你根鸡毛,你还真的当令箭了,迟早有一天罢免你。

    第二种说法是,翁同龢的开缺虽然有慈禧的意见,但光绪也是同意的。

    在开缺之前,翁同龢对于康有为的学术主张并不完全认可,他觉得康有为是一位“说经家之野狐禅”。所以,当光绪要翁同龢传旨康有为,上呈其有关变法的著作的作品,翁同龢拒不接受,甚至抨击康有为“居心叵测”,结果引起光绪皇帝对他的不满。

    当慈禧要赶走翁同龢,光绪也觉得与翁同龢君臣意见不合,不如干脆让他回家。

    第三种说法是,光绪自己下令开缺翁同龢,原因就是君臣在许多问题上意见不一致,尤其是对于变法的看法,分歧较大。

    而这位翁同龢又是光绪多年的老师,有授业之恩,留在身边对于光绪的工作有很大的不方便,“不忍遽加严谴”,不如直接让其回家。

    第四种说法是,恭亲王奕临终前的遗言所导致。

    据说,奕临终之际,光绪向其咨询有关人事安排。奕称翁同龢“居心叵测”,不能委其重任,甚至指责他甲午主战是“聚九州之铁,铸之大错”。奕的这种态度,很大程度上影响了翁同龢的去留。

    第五种说法是,荣禄、刚毅等人陷害的结果。

    荣禄与翁同龢曾为结拜兄弟,但彼此仇怨很深。荣禄与军机大臣沈桂芬有矛盾,故意弹劾深桂芬,结果沈桂芬被外放山西巡抚,荣禄说他曾将此事告诉过翁同龢。翁同龢与沈桂芬是江苏老乡,于是联手报复,秘密报告荣禄与同治的妃子有情况,结果荣禄被外放西安将军,十年不得回京城。所以,荣禄对翁同龢的恨咬牙切齿,指责翁同龢“卖友”,随时等待机会报复。

    刚毅是翁同龢曾经的手下,是翁同龢一手栽培起来的。但刚毅的文采不行,这一点又被饱读圣贤书的翁同龢看不上。刚毅进入军机处后,翁同龢多次训斥他,导致刚毅对其更加不满。

    1898年农历四月二十七日,正好是翁同龢生日,荣禄、刚毅借这一天上奏弹劾,以此羞辱翁同龢。

    此外,还有说法是翁同龢平时结怨过多,被人挤兑;也有说法是翁同龢自己要求走人,甲午之战后,翁同龢看到许多人将失败的原因推向他,他就已经想辞官归故里。还有研究者认为,翁同龢过于稳重,而康有为比较激进,光绪倾向于康有为,于是,“不去此老,变法难以深入”。

    综合以上种种说法,造成翁同龢开缺的直接原因,还是取决于慈禧与光绪的态度,而在此二人中,慈禧的态度又是最为重要的。因为以翁同龢当时的地位而言,即使光绪想要开缺他,没有慈禧的点头也是行不通的。自甲午以来,慈禧对翁同龢就开始不满,加上其他人的推波助澜,终于忍不住对其出手。

    翁同龢的离开,是维新派的一个重大损失。康有为将自己与翁同龢比作汉代的韩信萧何,看到翁同龢被开缺,心灰意冷,甚至一度对维新变法失去信心,准备南归。翁同龢得知后,亲自前往粤东会馆,劝其留下,继续辅助光绪。

    五月十三日,翁同龢从京城马家铺火车站坐火车前往天津塘沽,然后走海路南归。那天,送行的门生故吏多达五百余人,火车站“车马阗咽,有痛哭流涕者,有欷歔扼惋者”。面对送行人群,翁同龢坦然地说:“人臣黜陟皆属天恩,吾进退裕如,所恨者不能复见皇上耳。”此时此刻,依旧对光绪无限忠心。

    秋媚说:翁同龢,一代状元,两届帝王师,忠心事主而晚年不安。他身处京城那个大染缸,清廉就已经将自己摆在很多人的对立面,站队光绪又让自己处于弱势的一方。晚清那年月,走马换将是常态,李鸿章那样的超级实力派都倒下过,何况翁同龢。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