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代后期汉族丧葬风俗探究

  • 发布时间:2016-01-07 01:14 浏览:加载中

  •   1.丧葬有制

      清代后期,仍然实行丧葬有制。为了保证丧葬礼制的实施,清代统治者不惜约之以严刑峻法,严令各地丧葬,“务从简朴, 毋得僭妄。”光绪《钦定大清会典》卷三九八《礼部? 丧仪》规定,丧家若因财力有限,不够礼制规定的可以从简,但独不能以下僭上。若有 僭妄,律令规定有 官者杖一百,罢职不用;无官者杖五十,罪坐家长,违式之物责令其改正;承造违式之物的工匠并笞五十,自首免罪。此外,清代还专门设立违礼纠察队,查禁违礼 行为;并责成地方官推行礼制,要求“居官以正俗为要务”;对士庶治丧遵礼之人量加劝奖,以求在全国上下实行礼制,确保社会生活以礼而行。

      2.厚葬成风

       但是不管统治者如何控制,违礼越制、重殓厚丧的事总是时有发生。重殓厚丧在汉族文化中根基甚深,与传统文化“敬天法祖”、“慎终追远”等观念紧密相连, 因之很难改变。清代后期,在沿海地区,由于工商业发达,社会经济生活水平提高,在丧葬风俗方面,盛行厚葬之风。当然,实行厚葬的主要是殷富之家。至于官宦 人家,则因受朝廷礼制的束缚,不能过分地奢侈铺张,但仍比普通人家要浮靡排场。相比之下,厚葬之风在北方,特别是天津等地比较盛行。

       光绪四年(1878年),天津一古董老板出殡,“铙钹喧阗,幢幡缥缈”,“头锣而外为飞龙飞虎等旗,头牌掌扇、雉帽、蛇鞭、文执事外又有长枪、大戟 、巨 斧、金瓜为武执事。次而真亭、罗伞则绫锦凌云,绣幡则金碧映日,此外为香亭、炉亭、玩器亭、敕诰亭等,而又鬼斧神工、勾心斗角,有木刻祠宇一架,门外额以 ‘俎豆馨香’字样,有门而阶而廊而堂,规模毕具,制度精工。” 《申报》1978年11月19日。如此豪华的丧葬场面还只是“津人常用之件也”。报道此事 的记者好奇地打听丧主功名,结果仅举“孝廉国学以对”。对此奢风,地方官府曾试图改革,然而民间照旧我行我素,禁令刚过两天,天津“东门外南斜街又有两家 出殡,一来一去,仪从辉煌,路途拥塞,未至灵辆,相左不能前进,几经周折然后过去。” 《申报》1878年11月19日。这里葬仪变成了财富和势力的的显 示。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占领天津期间曾强行禁止在家停放灵柩,必须随死随葬以防传染病的发生。清政府接管天津后停柩之风立即死灰复 燃,或21天,或29天,甚至将棺木摆在家里达数月之久,停柩期间延请僧人诵经超度,有钱人家除僧人外还请来道士、尼姑、喇嘛,花费达千百金。甚至有“去 冬死人,于今夏出殡,延僧、道、喇嘛连念经百余坛,竟因经棚香烛失慎,全宅付之一炬。” 《大公报》光绪三十年四月二十七日。念经只是出殡前的一项仪式, 真正出殡时,“仪仗亭座点缀外观,其巨富者之殡仪更无限制,仪仗亭座之排列 迤逦至数里……聘京都上等工匠制作纸人及车船房屋等物,其纸人之衣皆以绫缎为 之,此项工价有多至十千金者,其一殡之费用有多至数万金者”。厚丧之风愈演愈烈,引起公众舆论的强烈不满。有人甚至建议国家立法严禁厚丧,提倡用西方“良 风美俗”改造中国。

      同治年间,有人讥讽这种丧葬之俗时说:“商纣炮烙惨莫比,犹且加生不及死……谁知吴俗民居稠,贫家墓地无力谋,竟举亲柩付烈火,竟视父母同深仇。悲风箫箫振林木,新鬼烦冤旧鬼哭。” 袁学澜:《适园丛稿》卷六。

      3.传统丧礼因袭如故

       清代后期,广大的汉族民间仍然流行着传统的丧葬礼俗。人死,北京丧仪要开殡书、念“倒头咒”。《民社北平指南》说:“平市之业堪舆者,大都兼业阴 阳,……人死后开死者之生年月日,谓之“开殡书”,又名“殡榜”,书上率为择于某日时入殓,停柩,并禁忌某相(即属相。例如忌马,则属马的人在死者入殓时 不可在旁,否则会导致种种灾祸出现),亲丁不忌。”“停尸于床,合家举哀。……富者延僧诵经,谓之‘倒头咒’。” 范祖述《杭俗遗风》丧事类“批书入殓” 条也载曰:“僧人旁念材经。”可见此俗南北皆有。而南方则要于孝堂外挂遗像、挽联、设神主等风俗。《杭俗遗风》载曰:“孝堂外,挂神像,旁挂孝子挽联,灵 桌供神主,男女从杯箸香炉烛台之类。”小殓后还要给给死者套米斗。民间认为尸体旁有十二生肖动物走过,要僵尸挺立,套上一个米斗,尸体便站不起来了。 范 祖述:《杭俗遗风?丧事类》。

      人死三日,要“接三”。《民社北平指南》曰:“死三日,为接三,门外设鼓乐,立幡(男左女右),或铭 旌,随满汉而异。亲戚悉赴奠。夜延僧唪经,送纸糊车马扛箱于相近之旷地而焚之,曰‘送三’。送时,孝子复哭于灵前,合家亦号泣。至夜,僧入棚放焰口,孝子 按时跪灵举哀。”南方则有题主之俗。《杭俗遗风》载:“殁日之第三日,请善书者题书神主,魂魄二幡。‘主’字只写‘王’字,为后日另行点主。”送殡队伍回 来后,于死者牌位前举行“点主”仪式。哀乐声中,点主者(一般为当地最有学问且有功名的读书人)毛笔蘸上死者长子或孙子手上的鲜血,在预先写于灵牌的 “王”字上点一个点,成为“主”字。这一点,表示子孙代代血亲相传。然后用红布包牌送进祠堂,叫做“进主”。

      入殓,《南京采风记》 曰:“入殓,届时亲人均须环送,即将亡者舁入棺内,棺内诸物为:黄土、石灰 、炭屑、 雄黄、衾、褥、鸡鸣枕、脚炭、纸卷;棺外诸礼节为:兜巾、暖肩、分 金、收钉、上凳、安位、叫好、正荐魄幡。”《杭俗遗风》载:“亲人均应跪于材前,材内底下稍用桴炭、草纸盖好,再用七星板压住,然后衾褥入殓。”

       出殡时,亲友要前去吊丧送葬,届时所送的吊仪有所讲究。《杭俗遗风》载曰:“除亲友送礼吊奠外,至亲如儿女亲家,又须上饭。礼用素席汤饭、龙香彩烛、五 花五神、祭轴、绫匾、绫对、四事。龙香者,高三尺许,上有顶,下有座,中立一柱,盘龙一条,装饰人物花卉等。在改用香亭一座者。彩烛亦高三尺许,下有座, 纸扎白象一对,象背插烛;或改用宫装仙女,手擎彩烛。五花五神者,造像生花五盆,像生神五位,长尺有半,暗藏戏文一出。有改用八仙者。总之,愈出愈奇,愈 形讲究而已,此系花神店所造,用五色绸绢为之。祭轴呢羽绸缎不等,匾对、挽联,以白绫墨字为重”。又杭俗约定,女婿、女儿及孙婿、干儿女等,须送树灯一 架。这种树灯,是向寺院租借的,高约丈余,上有宝盖,下有座,朱红油漆,彩画描金,中立一柱,柱周围排列曲柄灯座共七层,每层点琉璃灯七盏,共计四十九 盏。因其形状像树,故俗称“树灯”。送树灯者多,则象征死者家里人丁兴旺。

      在四川巴渝地区、陕西华县等地则要给死者发“路引”。“路 引”是死者赴阴间的通行证,民间认为,只有持路引,入地府才能不受阎王小鬼的阻拦。“路引”是一张木刻印纸,上印有籍贯、姓名、年龄、出生、住址等等,要 由治丧人将死者的情况一一填写清楚,纸上印有这样一段话:“尊奉佛法僧三宝,愿我佛大慈大悲、兹因大限已到,特此路引前往丰都阎罗天子殿前报到。伏愿怜 悯,大施慈悲,度信士某某极乐世界,不胜哀祷之至!”“路引”上面还有盖3个大印,一个是“阴天子印”,一个是“城隍印”,一个是“地方衙署印”。当人 死,其家人在烧了“倒头钱纸”之后,便把“路引”填写好,然后焚烧掉,以示死者顺利通过阎王殿。四川丰都为鬼城,是十殿阎王所在地,因此,该地出售的“路 引”价格最贵。人们每到此地总要多买几张,以送亲朋好友之长辈。

      4.七七追荐依然流行

      传统的七七追荐之俗,在清 代后期依然流行。首七,一般在死后的第六天举行,《杭俗遗风》曰:“做七,须在第六日上,故首七名曰“敲头六儿”,必用土地庙和尚为合式,盖首七宜乎敲 打,以其能技也。拜十五忏,挂功德画,张挂榜文,唯例如不放焰口,只观灯而散。”也有从第七天开始作首七的。《满汉礼俗》曰:“有从亡人死的第七天念起 的,叫做迎七。”

      二七在死后第十四天(或第十三天)举行。《杭俗遗风》载:“二七与煞期不远,有兼煞七法坛,或论做送七的。”

       三七由和尚念受生经,晚上放焰口。《杭俗遗风》载:“三七亦和尚所做,须还受生经。……晚放焰口。”三七时为了避免死者投生饿鬼,丧家应遍施食于鬼神。 施食仪式通常是在黄昏时举行,届时,取一净器,盛以净水,及少许米饭糕饼之类,右手按器,口念经咒,后称如来名号;再取食器,泻净地上,以作布施,超度饿 鬼。 方立天:《中国佛教与传统文化》,上海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164页。

      四七,按民俗,多由亲戚出钱请和尚念经。据《民社北平指南》所载:“亦有按七日唪经者,僧道番尼无定,有同时并举着,曰“对台经”。普通皆用僧。以其价廉耳。”

       五七按俗应请道士做道场。《杭俗遗风》曰:“五七应做道士,大者九人,或七员、五员、三员不等。最大者铺设满厅经堂,均有三层方疏像板,搭天门地户玄 都。天门门塔榜厂,纸扎蛟龙,并值年月日时各神道,高七八尺,摆于门首。道士之功德有五:名曰符、朝、忏、炼、灯。亦有做七日、五日者。符者,须先一日发 符,召请神将也;朝者,朝天上表也;忏者,志心朝礼拜忏也;炼者,水火炼度焰口也;等这,观灯也。更能破地狱,跪五方,种种做作。惟做朝法符之道士,头戴 莲花冠、如意顶,脚登方学靴 ,穿绛衣。大二法师,均系全金结线,其花样有莫名其妙者。其余道袍,各色不等。最体面者,道士游街,均坐宪轿,上罩红伞,手 执如意,用鼓吹彩亭行往庙观之中,迎请神将。试问有何功德,不过花费金钱,图热闹而已。圆满还须谢将,即所谓请帮助之友亲吃演习也。”

      六七须由女婿操办。《杭俗遗风》曰:“六七以前,灵前只供素菜;六七正日,须女婿开荤。从早点心起,酒席汤饭,均宜咸备。倘无女婿,亲戚中有小辈者代之。”

      七七又称断七,这一天只放焰口。一般人家追荐以七七为止,但有的丧家却因送七之人太多而有做十个七的。也有一些富裕人家,为表示家境阔绰而做十个七。

      5.流行纸冥器

      广东办丧事要给死者送纸“冥器”,即用纸、竹等扎成各种物具,象纸屋、纸轿、纸人、纸牛、纸马等,切在制作上得十分讲究,包括院墙窗户、楼台厅堂、书斋、花圃、桌椅几案等,有的甚至还包括金银仓库和箱笼橱柜等,其中贮藏着金银纸绽和经牒。

       此俗上海也有流行。光绪年间上海点石斋发行的《吴友如画室》中有一幅《冥宅宏开》图,画有一座高一丈四五尺、宽四五丈的纸物,门前挂有“奉政第”的匾 额,左右分门房、茶房,中有大堂、边堂、卧室,室内挂灯结彩,陈设十分华丽,应有尽有,还有如同真人般的纸人身着真衣,侍立两旁。纸扎屋或其他纸扎物具要 先放在灵前祭奠,待死者下殓后用火焚烧,以象征死者到了阴间仍然能享受阳世的生活。清末上海还有烧楼库的丧葬习俗宗月锄《语崇杂记》曰:“架芦作屋,招亡 者之魂以居之,名曰库。”

      在晋中地区,丧葬流行烧纸扎。纸扎既可以表示亡者的年龄,也可作为丧家的标志。亡者谢世后第2日为烧纸日, 此时,要把“岁纸”挂到大门外一侧,摆设香案、阳寿牌位、祭祀等物品,以此说明亡者的姓名、享年、生前身份等,同时也昭示了主丧人家的门户地址。假使年岁 不足享寿(60岁)的,其死后不得用岁纸。岁纸的条数越多,说明亡者的年龄越大。按当地方言“岁纸”谐音“续子”,以象征招魂、反演子孙。由此,在当地还 形成了一种抢岁纸的习俗,人们将抢到的岁纸用红纸扎成三角小包,或“手圈”、“戒指”,别在腰间,或佩戴于身;甚至还为满月婴儿做“满毛圈圈”(将岁纸卷 成条状缝在孩子佩戴的“长命锁”的颈圈上),以期婴孩能够长命百岁。在晋中祁县一带,丧葬岁纸又另有特色,要用整张粗麻白纸剪条,每一条为一岁,死者寿终 多少岁就剪多少条,然后再多剪两条以祭天地万灵。这些岁纸要扎成幡状,出殡日,与其他纸扎一同拿到坟地焚烧。

      6.太平军对传统丧制的冲击

       太平天国起义时期,南方汉族地区由于处于战争状态,不允许从容祭奠亡灵,再加上拜上帝教信条的影响,曾经对传统丧葬习俗有过一定冲击。天朝当局提出了一 些改革葬礼方面的措施,归结起来有:试图改变人们对死亡的观念,认为“升天”这是头等好事,宜欢不宜哭;丧事不准念佛诵经,而应“用牲醴茶饮祭告皇上 帝”;私人不得用棺木,只需“以锦被绸绉包埋”;不得设醮招魂等。这些观念和规定无疑与中国丧葬传统相违,特别是用绸被裹尸而不用棺木的做法,在群众中反 映十分强烈。入南京后,太平军凡见民众家备有“寿材”者,“概行大碎,或作柴薪,或作筑台、筑土城之用,无少留者。” 太平天国历史博物馆编:《太平天国 史料从书》。于是民间侧目,以为“邪教”。这些规定离传统太远,又没有更合情理、令人信服的解释和深入细致的说服教育,所以很难顺利推行。到太平天国后 期,棺葬比比皆是,葬礼仍从旧,一切努力都付诸东流。

      7.西式丧礼出现

      相比而言,清末时期在西俗东渐影响下的移 风易俗倒给中国的丧葬传统带来了一定的变化,民间的厚葬之风在一些地区还是有所遏止。有的地方不请僧道设坛诵经而请西洋乐队吹奏;有的地方举行追悼会以寄 托对死者的哀思。“光宣间,有所谓追悼会者出焉。会必择广场,一切陈设或较设奠为简,来宾或可不致赙仪”。另外,追悼会的议程大致是摇铃开会,报告开会宗 旨,宣读祭、诔之文,鞠躬致礼,演说,奏哀乐等等。删繁就简当是清末丧葬变化中最具新意的一个趋向。

      中国传统丧礼发生最大变化是在辛 亥革命之时,南京临时政府废除了清王朝实行的丧礼制度,肯定了新式丧礼,在丧葬习俗方面实行了深刻变革。由于南京临时政府存在时间较短,未来得及制定出一 套完备的丧礼,但它还是在丧葬方面采取了一系列破旧立新的新措施。这无疑为后来民国新丧礼的建立奠定了基础。辛亥革命时期的新式丧礼虽无定制,但一般是吊 丧时男子左腕佩黑纱,女子胸际缀黑纱结。吊仪,具挽联、挽幛、香花等为礼,商埠有送花圈者,但非初丧即送,宜于安葬时送之。令堂前供亡人影像一张,并陈列 香花等件,及亲友所赠之挽联、挽幛、香花等。丧仪次序为:奏乐、唱歌、上花、鲜花、读祭文、向灵前行三鞠躬礼。来宾致祭,一鞠躬。演说亡人事实。举哀、奏 乐、唱歌、谢来宾。发引用檀花提炉、盆花、挽联、挽幛、花圈、亡人照影、祭席。主人随之,后为灵柩,接着是来宾送葬者。 徐珂:《清稗类钞》第8册,第 3544页。然而,这仅是一种文字上的规定,在部分地区和部分人中实行。而在广大的汉族民间仍然流行着传统的丧葬礼俗。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