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清文化科技的辉煌:市民文化的时代强音

  • 发布时间:2015-11-03 23:19 浏览:加载中

  •   经历了明清鼎革的阵痛后,随着旧派学者的逝世,也随着清康雍乾盛世的来临,新的文化因素从酝酿中慢慢地成长起来。从康熙朝开始,政治清明,商品经济发达日益成为时代的主流,文化上的复苏趋势日益明显。最有代表性的就是昆曲的兴迭。

       接续明末的风尚,昆曲一直占据着主流的地位;与此同时,昆曲本身也日益僵化。清初的昆曲演出急管繁弦,盛极一时,而曲坛却流于风花雪月、才子佳人悲欢离 合等艳情故事的渲染,老套新翻,传奇创作千篇一律,生气索然。这时,“南洪北孔”犹如两颗慧星,划过长空,卓然而立,超迈群伦,成为登上传奇现实主义创作 艺术巅峰的两个不朽的艺术典范。他们创作的《长生殿》和《桃花扇》代表了古典戏曲创作的两座高峰,堪称传奇剧本中的双璧,因为洪升是浙江钱塘人,孔尚任是 山东曲阜人,他们也享有了“南洪北孔”的美誉。

      康熙二十七年,洪升的《长生殿》问世。这出描写李隆基和杨玉环爱情故事的昆曲,在京城演出以后,文人雅士,褒誉有加,市俗大众,交口称赞。于是,满城倾动,一票难求,丽词艳曲,传唱街坊,成为当时天子脚下的一大盛事。

       洪升出生在杭州一个富裕的士大夫家庭,家里藏书很多,有“学海”之称。他的父亲很爱读书,也很健谈,母亲是大学者黄机的女儿。洪升小的时候常和自己的表 妹、黄机的孙女黄蕙一同游戏,两人青梅竹马,彼此非常融洽。洪升20岁时,两个人亲上做亲,结成夫妻。4年后,赴北京国子监肄业。因未得官职,失望而归。 为了衣食而到处奔波。27岁前后,遭“天伦之变的”家难,为父母所不容,被迫离家别居,贫至断炊。康熙十二年(1673)冬,他再度前往北京谋生。两年以 后,他的诗集《啸月楼集》编成,受到李天馥和王士稹诸名流的赏识和培养,诗名大起。

      康熙二十七年(1688),他把旧作《舞霓裳》传 奇戏曲改写为《长生殿》,传唱甚盛。《长生殿》传奇的上卷从唐明皇杨贵妃的“定情”写到七夕之夜两个人在长生殿上的盟誓:“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 理枝。”可是,安禄山的叛军杀来了。在出逃的路上,在马嵬驿,面对群情激愤的将士,唐明皇被迫赐杨贵妃自尽。在传奇的下半部,唐明皇深深思忆杨贵妃,时时 处处睹物伤情。终于,他们在天宫里团圆了。

      《长生殿》全剧共50出,规模宏大,内容丰富。它以李隆基和杨玉环的故事作为情节线索,广 泛地展开了对当时社会、政治的描绘。围绕着李、杨爱情的悲剧,通过安史之乱前后的历史背景,反映了封建社会的民族矛盾和阶级矛盾。在上卷作者联系他们爱情 发展的过程,描写了统治阶级内部的矛盾,和正在酝酿中的国破家亡的巨变。下卷又结合他们的生死离别,抒发了人们兴亡的感慨,同时歌颂了少数坚持民族气节的 人物,狠狠鞭挞了在敌人面前摇尾乞怜的民族败类,表现了作家的爱国思想。

      由于作者生活在民族矛盾比较尖锐的清初,他对作为侵入中原的番将安禄山以及觍颜事敌的朝臣表现强烈的憎恨,并成功地刻划了一系列的爱国者的光辉形象。对安史乱后转徙流离的人们流露了深切的同情。作品中表现的深沉的爱国思想,在当时的现实意义和社会影响是不容忽视的。

       然而,作者对封建社会的揭露只是从劝戒统治者勿贪侈过度出发,他认为祸败的起因是侈心,从这个角度出发,他不可能对唐明皇、杨贵妃进行更深刻的批判。在 展开矛盾时还接触到一定的社会现实,到解决矛盾时,便完全凭其主观想象而加以美化。这就造成作品主题的矛盾和混乱。也充也暴露了作者的阶级局限。

       在艺术表现上,《长生殿》继承了《梧桐雨》、《浣纱记》等通过爱情故事反映一代兴亡的手法,特别是上卷以更多的批判态度揭露封建统治者昏庸腐朽和政治上 的黑暗,基本上采取了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下卷在对爱情悲剧的处理上,通过一些幻想的形式,歌颂精诚感动天地的爱情,这又吸取了《牡丹亭》的浪漫主义手 法,但由于缺乏现实基础,显得虚无飘渺,冗漫弛缓。

      作者把自己的理想熔铸在他所创造的人物形象之中,表现了强烈的感情色彩和鲜明的倾 向性。郭子仪、雷海青、郭从谨、李龟年、李白等人物形象,都在不同程度上表现了作者自己的思想和爱憎。作者又善于从发展角度塑造人物,他细致地描述了唐明 皇杨贵妃爱情曲折发展的过程,从而表现了他们对爱情的忠贞。但由于作者有时离开了人物的社会环境、阶级特征来描绘,显得不够真实。

      孔 尚任(1648—1718),中国历史上一位才华横溢的戏曲大师。字聘之,号东塘,别号岸塘,自称云亭山人。孔子的第64代孙。自幼颇有才名,他通音律, 工乐府,爱好诗文,其著述有诗文集《湖海集》、《岸堂集》、《长留集》等。其代表作有传奇《桃花扇》,因与洪的《长生殿》齐名,世称“南洪北孔”。

      孔尚任早年曾隐居在曲阜县北的石门山中,闭门读书。一直到他36岁那年,即康熙二十四年(1685),康熙皇帝南巡返京途中,顺道来到曲阜祭祀孔子之时,孔尚任被举荐到皇帝面前讲授《论语》,由于他才华出众,受到康熙皇帝的赏识,被破格授予国子监博士。

       不久,康熙帝又委派他以工部员外郎的身份前往淮扬一带参加当地的治水工程。在这里,孔尚任一干就是3年多的时间,直到1689年才得以返京。借此机会, 孔尚任游了扬州、南京等地的名胜古迹,了解了当地的风土人情,还特意拜访了江南不少名士,出于对前明王朝的怀念,孔尚任还多次拜访那些明亡以后留下的孤臣 遗老。在此同时,孔尚任还搜集了一些民间的轶闻趣事,对明朝的兴亡有了更为深刻的认识,大大丰富了他创作《桃花扇》的素材。

      返京后的孔尚任,不再热衷于宦海那轰轰烈烈的生活,于是卸去了工部员外郎的官职,一心只当他的国子监博士,继续过着那终年与书籍相伴、清贫孤寂、半官半民的生活。在此期间,孔尚任一边整理历史资料,一边进行创作。

      经过10余年的艰苦创作,到了1699年,他的旷世名剧《桃花扇》终于问世了。在剧中,孔尚任“借离合之情,写兴亡之感”,以此来“惩创人心,为末世之一救”。当《桃花扇》在京城上演后,广为世人所关注,轰动了京师。

       《桃花扇》是写南明王朝兴亡的历史剧。作品以侯方域、李香群的爱情故事为线索,集中地反映了明末腐朽、动荡的社会现实及统治阶级内部的矛盾和斗争,即作 者所说的“借离合之情,写兴亡之感”。这是全剧的主题思想,同时也体现了作者的艺术构思。作者鲜明地揭示了南明王朝覆亡的历史教训,使我们从一连串舞台艺 术形象里清楚地看到当时南明统治集团里那些最腐朽黑暗的势力怎样由生活上的苟且偷安、腐化堕落,一步步把国家民族推向覆亡的道路;又怎样由政治上的把持权 位、排挤异己,一步步走向了投降敌人的道路。

      其次作品还通过侯方域的活动表现当时统治阶级里另一部分文人的生活态度和政治面貌。侯方 域是著名的复社文人领袖之一,在继承东林党人的事业,反对阉党余孽的斗争中,表现他政治上进步的一面。然而正当国家内外危机深重的时候,他却沉醉在歌楼酒 馆之中,这就决定他在政治上的动摇态度,不可能担当起挽救南明危亡的历史任务。

      最后作者还为我们描绘另外两类人的精神面貌。一类是以 史可法为代表的爱国将领。作者以极大同情,写史可法怎样激励将士,死守扬州,并终于沉江殉国;另一类是李香君、柳敬亭、苏昆生等下层人物,赞扬了他们不畏 权势,坚贞自爱的崇高品质和朴素的爱国情怀,作者通过《桃花扇》里侯方域、李香君的儿女之情,表现了南明王朝的兴亡之恨,使读者或观众痛恨权奸的误国,叛 将的投降,惋惜复社文人的沉迷,同情城市下层人民的反权奸斗争和爱国将领的宁死不屈。作者在作品里从爱国思想出发所表现的爱憎也基本是分明的文学史上原有 不少传奇通过男女主角的离合悲欢,串演一代兴亡的历史故事,但《桃花扇》和《长生殿》的出现,却使这类创作达到新的艺术高度,成为中国文学史和戏剧史上的 奇葩。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