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始皇嬴政为什么重用赵高?自宫而且还是本家

  • 发布时间:2020-04-28 09:18 浏览:加载中
  • 赵高与秦王,乍一看就是两家,顶多主仆关系,但是历史却并非如此,赵高并不是赵国人,而是秦国人,并且是一个秦王的后代。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赵高如此收到重用,不但是因为他有才,更大的原因是因为跟秦始皇还是本家,并且赵高自宫以表忠心,能不受重用吗?

    关于赵高的身世,在史书中记载十分简略,仅见于司马迁在《史记· 蒙恬列传》的记述:“赵高者,诸赵疏远属也。赵高昆弟数人,皆生隐宫,其母被刑僇,世世卑贱。秦王闻高强力,通于狱法,举以为中车府令。”据此,清代有名的史学家赵翼,在《陔余丛考》卷四十一《赵高志在复仇》条云:“高本赵诸公子,痛其国为秦所灭,誓欲报仇……卒至杀秦子孙而亡其天下。则高以勾践事吴之心,为张良报韩之举,此又世论所及者也。”这种说法,据他自己说出自《史记索隐》,影响颇大,连郭沫若先生主编的《中国史稿》第二册中“秦末社会矛盾的激化”章节中也引用了这个观点,认为“赵高原是赵国远支宗室外的后代,因其父犯罪被处宫刑,当了宦官……骗取了秦始皇的信任。”

    但是,对赵翼的这一观点,不少学者并不认同。因为查遍今本《史记》三家注中“索隐”部分,并无这种内容。《史记 · 蒙恬列传》说赵高为“诸赵疏远属也”,并不能理解为“赵诸公子”。“诸赵”一语,应是指秦国的王室,因为秦王室虽是赢姓,但却又以赵为氏。对于此,《史记》中有明文记载:太史公曰:“秦之先为赢姓。……然秦以其先造父封赵城,为赵氏。”《史记· 秦始皇本纪》也说:秦始皇“及生,名为政,姓赵氏。”可见,所谓“诸赵疏远属也”乃指赵高是秦王室的本家,因而所谓“赵高乃赵诸公子,痛其国为秦所灭,誓欲报仇”之说是站不住脚的。

    翻阅先秦史料,对“赵高并非赵国公子”之论,还可以找出一些旁证。如早于司马迁《史记》的《淮南子》一书就以“赵”为秦王室的姓氏,在其《人间训》一节中写道:“秦王赵政,兼并天下而亡。”《泰族训》中也说:“赵政昼决狱而夜理书。”还有《汉书·陆贾传》也言“秦任刑法,卒灭赵氏。”这里说的赵氏也是指秦王室无疑。在其后的三国和六朝文学作品中,也是以“赵”为秦五族的姓氏的。如曹植《求自试表》:“绝缨盗马之臣赦,楚赵以济其难。”

      这里说的“绝缨”“盗马”是两个有名的历史典故,绝缨是楚客报绝缨的故事,说的是楚庄王对臣下酒后对爱妃失礼的宽容,盗马说的是秦穆公,曾经走失了几匹好马,被生活在歧山之下的三百多个乡人捉住吃了。官吏抓住这些人准备严惩。穆公说:“君子那能因为几个牲畜去惩治人呢?我听说吃了好马肉的人,不喝酒会伤身体。”于是穆公赐酒请他们大喝一顿,并赦免了他们。文中“绝缨盗马之臣赦,楚赵以济其难。” 中不说楚秦而说楚赵,明确告诉我们在先秦时代,秦王室是以赵为姓氏的。

    关于赵高是秦王室的本家,还可从东晋时王嘉的志怪小说《拾遗记》记述的一则故事反映出来:“秦王子婴立,凡百日,郎中令赵高谋杀之”,子婴梦见秦始皇的鬼魂对他说:‘余是天使也,以沙丘来。天下将乱,当有同姓欲相诛暴。’”子婴因此“囚高于咸阳狱”。这则故事虽然荒诞不经,不足为信,但从中也可看出有六朝以前的人,认为赵高是秦王室的同姓者这一点是无庸置疑的。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