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千年疑问:秦始皇的生父到底是不是吕不韦?

  • 发布时间:2019-06-12 10:37 浏览:加载中
  • 导读:《千古之谜已有解??秦始皇的生父是吕不韦》是我国两千年来唯一的一篇明确指出秦始皇的生父是吕不韦的文章,共分十个部分。此后又陆续发表了再谈、三谈、四谈、五谈、六谈、七谈,到2013年初共发表拙论七篇,主要解决三个关键问题:①如何解读“秦始皇帝者,秦庄襄王子也”;②如何解读“至大期时,生子政”;③司马迁是怎么知道的??他的史料来源是什么?

    历来的专家学者大都认为秦始皇的生父是秦庄襄王而不是吕不韦,主要的原因就是被《秦始皇本纪》中的“秦始皇帝者,秦庄襄王子也”这第一句话误导了。是拿棒槌当针(真)了。其实这句话是大有疑问的。

    这句话的疑窦就在“子也”之前缺个“嫡”字,这是绝对不可以遗漏的。没有这个“嫡”字就可怀疑他们不是亲生父子关系,而其真谛又在后面那三句解释的话,说的是“子也”是随其娘一起从吕不韦那里“悦而取之”来的,至此,也就真相大白了,既然是“取”过来的不为其亲生又怎能称“嫡”?没有“嫡”的这个疑窦也就解开了,并不是司马迁的笔误。这是第一个关系到全局的最为关键的一个误解误读(详见笔者的“再谈”等篇)。以这个误解误读为前提,又在“至大期时,生子政”那里找到了另一个误解误读作为佐证,两个谬误彼此互为支撑,误上加误,便以似是而实非的结论当成真理流传开了。

    要说“至大期时,生子政”,就是至大产的时日生了个儿子名字为政,哪有什么“怀孕12个月”,“大期(jī)”不大期(jī)的,实际上是把个简单的问题复杂化了。这个误解误读的源头是因为“期”字有两个读音,即可念成(jī)又可念成(qī),字义也不同。

    按期(jī)的读音来解释,是一周年;一整月。然而大期(jī)是多少呢?多了一个“大”字就不知其为何物了,是多是少无从得知,也就无解了。许多名家勉为其难的作出的解读均无可信度,实则是以伪当真,自欺欺人。

    如果按笔者主张,将期读音为(qī)的话,便可“柳暗花明又一村”。将“至大期时”解释为“至大产的日期”(相对于小产而言),在这个时间点上生了个儿子名字叫作政,便可乌云尽散,一了百了,万事大吉,了却所有纠缠。此可谓应视之为正解。(详见于“三谈”)

    说“赵政”不是吕政而是嬴政,亦同样是未解读明白;如果说是嬴政的话,那他怎么不直截了当的写上呢?一旦读得明白其结论必然如我之所言,赵政就是吕政,别无他解。故解读是关键。只要读得懂,就不必要再作什么分析、猜测、或曰“理断”。挖坟验骨无非侈谈,其它什么妙招也不过是莫须有的徒劳、终归枉然。

    递上的名片,写的是“秦始皇帝者,秦庄襄王子也”,该头衔不明,这个名片是假的。而在下面写有真实的具体说明,说的是“悦而取之”来的。推敲一下“悦而取之”这四个字就让人明白了,娶来的是“知有身”、“姬自匿有身”。因此,“生子政”就不可能姓嬴氏。故任意按上个“姓赵氏”让你猜(细想一下),“赵”可以理解为出生地的国姓,也可以说是他娘的家姓,无论怎样说都不一定对,也无须对。总而言之其用意就是告诉大家,他不姓嬴,如此而已。明白此意后,把上下文意一贯通,结论就出来了:秦始皇的生父只能是吕不韦。(详见“再谈”、“五谈”等篇)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