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淫乱后宫的历史故事:史上唯一一位在后宫生下私生子的皇太后

  • 发布时间:2017-09-12 11:07 浏览:加载中
  • 赵姬

    第一节 概述


      历史,特别是宫廷史,就是英雄和风月组成的万花筒。

      秦地处西鄙小邑,而多雄王。秦王赢政,更是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巨人,君临天下,威振四海。首建中华帝国,肇千古帝王基业。而秦皇之母,作为帝国的太后,也与有荣焉。她是有史以来第一位被正史记载的皇太后,但其淫乱宫闱的秽行也让天下人瞪目结舌。不但在宫中公开宣淫,而且与假太监嫪毐生下了两个私生子,是历史上唯一一位生下私生子的皇太后。更有甚者,她为了取悦情夫,竟欲威逼始皇让国,把大秦江山作为予取予与的自家箱奁。赵太后如此厚赏情夫,也开了后世贵族夫人高薪豢养小白脸的先河。而嫪毐也因为赵太后这个富婆的包养而心甘情愿地吃其软饭来,为今日做“鸭”者所钦羡。

      嫪毐无疑是“鸭”们的祖先。

      一般而言,偷情男女在风雨激情之中,总会信誓旦旦,即使天大的宏愿也没有不敢许下的,他们是不会再多考虑一下比眼前更远的前方的,世上痴情男女概莫能外。这也是常言所言:自古奸情出人命的由来。在常人看来,是多么犯傻之事,而在当事人看来,却自以为高明。嫪毐和赵太后即如此。竟至利令智昏到要密谋废了秦始皇而立两人秽乱的结晶——两个私生子其中的一个为帝。秦皇是何等睿智威猛之人,即如六国者,闻秦皇之名亦无不股肱颤栗,揖首跪伏,而况嫪毐区区几千家兵,无疑于蚍蜉撼大树,止增笑耳。

      其结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其实,秦始皇能登上皇位,并能够建立不世之功,被后人誉为千古一帝,与赵太后甘愿自辱其身,是有紧密关系的。

    第二节 秦宫风云


      众所周知,秦自商鞅变法后,国力骤强,东方六国莫不割地贿秦。

      在这风云激荡的战国后期,也只有经过赵武灵王“胡服骑射”变法的赵国,差可与秦相抗衡。赵国在名将赵奢、廉颇的率领下,曾二度大败秦军,秦遂把主攻目标转向韩、魏。而为了解除来自北方的威胁,秦不惜卑身事赵,与赵盟约。遵照当时的惯例,诸侯间签订盟约后,为了互信起见,往往会派出一名王室贵族到对方国家做为人质,以示对遵守盟约的诚意,秦国就派了异人到赵国为质。

      异人是秦昭襄王之孙,昭襄王在战国的舞台上,风云争霸50多年。

      异人之父太子柱,被封为安国君,是未来秦国王位的继承人。

      安国君此人,英武绝伦不如其父,却有一般纨绔子弟的豪爽本色,美女盈庭,姬妾如云。而在这众多丽人堆里,最得安国君宠爱的,是来自南方楚国的美女楚姬。这楚姬细腰善舞,明眸含烟,眉如远黛,莺声燕语,风情万种,撩人心魄。与太子柱声气相通,都纵情于声色之中。楚姬专宠后宫,遂被太子柱立为正妻,称华阳夫人。只可惜两人如何颠鸾倒凤,华阳夫人始终怀中空虚,一直未能生下一男半女。虽然如此,华阳夫人手段厉害,竭尽女人之媚,令太子柱对她的爱如玫瑰月月盛开,始终不衰。

      与此相反,在这众多丽人堆里,太子柱最不待见的就是夏姬。虽然最初太子柱偶有临幸,夏姬就像撞大运一样,侥幸中了头彩,珠胎暗结。十月孕满,生下一个儿子,取名异人。但母不得宠,其子自然也受到冷落。在太子柱的20多个儿子之中,异人排在中间,又没有什么特长,有争宠的兄弟在,他始终放射不出自己的光芒,从不显山露水。可以说,在秦宫的十多年里,异人从来都没有被祖父或父亲正眼瞧过,更别说是注目了,有的只是公子哥儿们的冷嘲热讽与凌辱而已。异人如同一颗秋草一样,在秦宫的风雨中,只以自己的方式,寂寞而又顽强的生存了下来。

      但在秦、赵结盟之后,异人的作用却骤然“凸显”出来了。

      当时须送一个王孙公子去到邯郸为质,要在太子柱的儿子中选择。除了异人,这20多个儿子的母族都有背景,上下打点,内外活动,一个一个都从为质的名单中剔除了,最后只剩下了处境凄楚的异人了。异人只得泪别秦庭,悲伤地走在邯郸为质的道路上。

      当时,秦国一代雄主秦昭襄王已70多岁了,在古代已属高龄。可谓春秋日暮,时日无多,安国君继位为秦君,也只是时间问题了。而一旦安国君位居大统,华阳夫人必定升为王后。华阳夫人也一定会在安国君20多个儿子中选择一个做为嫡子。

      那么,选谁呢?

      这样一个极为重要的政治信息,很多人忽略了,但却被精明而有卓见的韩国大商人吕不韦敏锐地捕捉到了,他窥测到了其中蕴藏着的巨大的商机。

    第三节 吕不韦胆识超迈,气概雄阔,是千古第一运作高手,不逐小利而逐天下利


      吕不韦是韩国阳翟(今河南禹县)人,是战国末期有名的富商大贾。常往来于各诸侯国之间,拾遗补缺,做长途贩运,倒买倒卖,累资巨万,有时诸侯国的军用物资也托他代办。因此结识了不少公卿贵族、利禄世家,能轻易出入秦、赵宫廷。正因为有此便利条件,又见多识广,因此修得人情炼达,智慧超群。对秦、赵之间的关系尤其是秦国的宫廷内幕,也便相当熟知。

      一般而言,商人在取得成功后,往往有参与政治的欲望和热情。何况吕不韦又有政治家的敏锐,他看到了秦国在经过商鞅变法之后,社会的各个方面都呈现出蓬勃的生机。为此他断定秦国将是未来天下的主人。于是,他就把宝押在了在邯郸为质的异人身上。可以说,此时的异人不但在秦廷没有立锥之地,就连在赵国,也形同囚徒。吕不韦无疑是在豪赌,是在玩一场危险的游戏。就连异人也对自己的前景沮丧万分。

      但吕不韦却不这样看,他大胆地预测说,异人“乃奇货也”。

      这就是商人的性格,冒险求胜。政治家的远见和非凡胆识又使吕不韦对自己充满了信心,可见吕不韦是亘古少见的奇人。

      在这场豪赌之前,史上曾记载过吕不韦与他的父亲的一段对话,很有意思。

      吕不韦问他的父亲,耕田力作能获利几倍?他的父亲说,年成好的话,能获10倍利。吕不韦又问:贩卖珠宝能获利几倍。其父回答:百倍。吕不韦进一步追问:那么货君王呐?能获利几倍。其父张口结舌,不敢回答。

      由此可见吕不韦的胆识和气概,是何等的雄阔!

      于是,吕不韦穿着华衣美服,骑着紫骝骏骥,直奔邯郸而去。吕不韦是成功的商人,名气很大,他要去拜见异人,异人自是受宠若惊,不知应对。

      当时秦、赵关系时好时坏,赵人对虎狼之国的秦国是又恨又怕又无奈,只能拿人质出气,多方折磨人质。异人在赵国的处境,要多狼狈有多狼狈,要多落寞有多落寞。整天哀声叹气,借酒浇愁,形容委琐,心如死灰。

      异人见吕不韦气宇轩昂,衣冠楚楚,对自己谦卑有加,不知他葫芦里装的什么药。就十分疑惑地问他:“先生有何见教?”

      吕不韦十分干脆地说:“我是来救你的,我有办法让你回国为君。”

      这单刀直入式的开场白,吓得异人冷汗直冒,惊得半天合不拢嘴巴。

      异人说:“我与先生素昧平生,先生为何取笑于我?”

      吕不韦说:“公子只要好生配合于我,我自有妙计。”

      吕不韦遂向他分析了秦宫廷形势。

      吕不韦说:“公子的祖父昭襄王已经70多岁了,一旦驾崩,公子的父亲安国君势必为君。他所宠幸的华阳夫人也就会顺理成章地成为王后。但华阳夫人虽然得宠,却没有儿子。因此,她必定会在你20多个同父异母兄弟中选择一个作为嗣君。现在子奚居长,又有贤士士仓辅佐,极有可能被立为嫡嗣。而公子在诸兄弟中优势并不明显,又长期在外为人质,公子的祖父、父亲对公子印象淡薄,宫中又没有一个得力的人相助,这样看来,公子要想成为嫡子几乎不可能。但是,事情也不能这样悲观,公子的20多个同父异母兄弟为了争宠,互相倾轧,都已伤痕累累,而公子却有清白之身,这是优势一;其二,只要安国君还没有确定立谁为嫡子,公子就有机会。而一旦安国君即位,就会马上确立嫡子,那时再努力就晚了。因此,为今之计,为了摆脱目前囚徒般的生活,公子应赶在你的父亲没即位之前,争取被你的父亲立为嫡子。而我有办法为公子谋取到王位继承人的宝座。这就是笼络华阳夫人,一旦公子为她所接纳,公子成为嫡嗣就是极可能的事情了。”

      异人被吕不韦的分析所折服,又被他所描绘的前景所震憾了、激动了,心中渐渐燃起了憧憬的火焰,并随着吕不韦天花乱坠的说辞而腾腾燃烧起来。对吕不韦也从畏怯、崇敬到感恩不已,指天发誓说:他日得偿宏愿,愿分国一半,与阁下同享福贵。

      至此,吕不韦走出了成功的第一步。

      接着,他开始对异人进行全面的策划包装。

      吕不韦慷慨解囊,先拿出500两黄金送给异人,让他重新振作起来,广交贤士,厚待赵国公卿,以博取名声。

      吕不韦尤其叮嘱他:秦国使者应该是,尤其是他优待的重点,每每言谈之间,都必须表现出对安国君和华阳夫人的思慕之情。

      异人不敢马虎,一一按照吕不韦的计划行事。

      与此同时,吕不韦又拿出500两黄金,广求各国的奇珍异宝,西去秦廷,献纳给华阳夫人的姐姐及安国君左右亲信。

      吕不韦由此得到了华阳夫人的召见,他盛赞异人的贤能和对华阳夫人的思念,劝华阳夫人收异人为义子。

      吕不韦给华阳夫人分析利害说:“夫人无子,应趁君王恩宠日隆时,趁早在诸子中选择一个作为将来依靠。不要等到色衰爱驰,他日不见宠于君王后,将依何人?现在异人在赵为质,日夜泣思太子及夫人,何不趁此机会,立异人为嗣,异人必会感激夫人,夫人也终身有靠,岂不两美?”

      一语点醒梦中人。华阳夫人当夜即禀明太子,拍板决定立异人为嫡子。

      就这样,在吕不韦的精心运作下,异人获得了华阳夫人的偏爱,被收为嫡子,改名子楚,意为是楚姬的儿子。安国君为取悦美人,又命人刻了一枚玉符作为永不反悔的凭证。这样,异人作为嫡嗣地位就板上定钉了。这也就预示着,在王位继承人的竞争中,异人成为一匹黑马,由一位先前不被看好的落后者,一跃而成为领先者。

      吵闹争宠的秦廷诸公子,无不绝骇,一个个呆若木鸡。

      为了栽培异人,安国君遂又任命吕不韦为未来太子的师傅,赋予教导、保护太子的职责。

    第四节 为倾心结纳异人,使他彻底听命于自己,吕不韦祭起了美人计


      英雄难过美人关,为倾心结纳异人,使他彻底听命于自己,吕不韦祭起了美人计,这是自古至今屡试不爽的伎俩,何况异人在赵地寂寥,就很轻易地被吕不韦诱惑入毂了。

      当时在邯郸城有一歌妓赵姬,沦落风尘,生得美艳无比,肤如凝脂,面如满月,双目流盼,熠熠生辉,其嗓音如鸟鸣莺啭,山色为之含情;其舞姿如仙女临风,草木为之低眉。邯郸城里的王孙公卿,对她趋之若骛,无不以能点到赵姬为自己清歌侑酒为荣耀。为了赵姬,公卿炫色斗富,甚至决斗至死者,亦不少见。因此,赵姬名动京师,出台率很高。

      吕不韦闻赵姬艳名,即以千金之资为她赎身,纳为自己的姬妾,对她宠爱有加。床笫之间也免不了许下海誓山盟,千般情,万般爱的。赵姬受够了风月场中的虚情假意和王孙公主的粗野孟浪,对吕不韦的款款深情,感激涕零。她对吕不韦言听计从,形影不离,吕不韦所欲就是她所想,吕不韦所虑就是她所虑,吕不韦的喜怒哀乐就是她心情的阴晴圆缺,吕不韦就是她心中的神,她甘愿为吕不韦献出一切。

      吕不韦问她,想不想当上王妃?

      赵姬一风尘女子,能过上安宁祥和的日子就很知足了。听了吕不韦所描绘的前景后,感到幸福原来这么容易,哪有不允的道理。

      没有多长时间,赵姬就有了身孕。

      这一日,子楚应吕不韦之约,到吕府赴宴。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两人都有了几分醉意。吕不韦遂叫出美艳动人的赵姬歌舞侑酒,而自己佯为醉酒,伏案假寐。子楚乍一见赵姬,惊为天人。赵姬是那样的巧笑言言,低眉顺眼,又楚楚动人,袅娜婷婷,一颦一蹙,风情无限,见之犹怜。子楚不禁醉眼盯着她看,赵姬莞尔,更是娆媚灵动,两颊飞上两朵桃花云。子楚见了情动于衷,赵姬是风月场中过来之人,犹自把握火候挑逗。子楚按捺不住自己,趁赵姬侑酒之机,拉了她的手就要求欢。赵姬云鬓轻拢,蛾眉淡扫。目眩神迷,神情恍惚,秋波宛转,欲迎还拒,若嗔若喜。子楚见状,更是欲火焚心,站起来捉住赵姬的玉臂,就向榻上拖去。不料用力过猛,宽衣广袖扫落了案上酒杯。

      吕不韦被惊醒,见状颇为恼怒,斥责子楚道:“我把你当朋友看待,与你倾心相交,有哪一点对不起你的地方,而你竟敢调戏我的姬妾,这是君子之为吗?”

      异人见吕不韦动怒,早吓得三魂悠悠,七魂魄魄,羞愧难当,一味责怪自己贪酒,误了平生,求吕不韦宽恕自己的无礼。

      吕不韦假装十分生气的样子说:“你我相交多年,情同手足,愿富贵共之。遑说一小妾,即使拿命酬君,我吕某人也不眨眼睛,但宜直言相告,方显男人磊落之襟怀。如此戏侮,你把愚兄的尊严置于何地?”

      子楚一听,事有转圜,心中弥漫的惊惶瞬间即被惊喜所覆盖,向吕不韦再三稽首道:“我异人落魄王孙,本不敢有所奢望,幸先生教导,始自拔云见日。望先生好事做到底,救人救到家。你既然把夜空都给了我,还吝啬月亮吗?望先生念我馆舍寂寞,无人来抚慰平生。若先生怜我念我,以美人见赐,此生当结草衔环,也要报答先生。”

      吕不韦无奈地说:“公子此言差矣,我与公子是何等交情,既然公子欲纳赵姬为妻,我自当成全好了,说什么报答不报答的。”

      说着就把异人从地上拉了起来。

      三人重开宴席,赵姬坐一侧,陪伴异人,直喝到月阑星稀,方告结束。

      当夜赵姬就与异人相携相拥着回到馆舍。

      赵姬遂成为吕不韦实现政治抱负的载体。

      而赵姬和异人,也是各有所求,因此你卿我爱,日夜缠绵,显得十分恩爱。无疑地,他们都被吕不韦所描绘的锦绣前景和唾手可得的富贵憧憬不已。免不了在云雨之后,彼此指天为誓,各不相负。

      赵姬给异人提出了两个条件,要他答应:其一,将来回秦国为君后,要立她为王后;其二,立两人所生之子为皇储。

      异人迷惑于赵姬美色,自是应允。况且他们有着共同感激的恩人,那就是生命中所遇到的贵人吕不韦。

      好日子总是短暂的,这样不觉过了8个多月,赵姬生下一子。因为孩子出生在正月六日,于是便取名为“政”。这便是后来的秦始皇。

      子楚一落魄王孙,现在有家有口,这都是托吕不韦之福,对吕不韦感恩还来不及呢,更不会怀疑此子并非自己的骨肉血亲。

      吕不韦市国的第二步顺利达到了。

    第五节 异人继位为秦君,赵姬也由歌姬一跃而为王后


      公元前255年,秦赵战争爆发,邯郸被围。赵国情急之下,准备杀掉异人以泄愤,异人处境岌岌可危。吕不韦依旧使用金钱开道的老办法(实践证明,此法是亘古以来唯一行之有效的万能钥匙),重金买通官吏,放子楚星夜出城,逃离邯郸。子楚身披霜露,安全回到秦国。

      与此同时,吕不韦又安排赵姬母子,化装成民妇,隐匿于乡间。这一隐就是5年,其间的甘苦况味,唯有自知。

      异人逃回秦国,第一件事便是拜见华阳夫人。

      因为华阳夫人是楚人,异人特地改穿了楚服相见。子楚见了华阳夫人,悲喜交集,诉说在赵地为质的凄楚和对华阳夫人的思念。华阳夫人也不胜唏嘘,陪着落泪。这样,子楚进一步取得了华阳夫人的好感。从此入宫早晚问安,事之如母,殷勤备至。

      公元前250年,秦昭襄王去世,安国君即位,即秦孝文王,立华阳夫人为后,子楚也顺理成章成为太子。立即委托吕不韦到赵国寻找赵姬母子,迎回秦国。可不到一年,秦孝文王也追随先祖去了,子楚得以继位,是为秦庄襄王。嫡母华阳夫人立为华阳太后,其生母夏姬为夏太后,赵姬被立为王后,儿子赢政立为太子。

      子楚遵守前诺,拜吕不韦为相国,封文信侯,食邑河南10万户。

      庄襄王由落难王子一跃而贵为强国之君,一时不知所措,也便朝夕贪欢,秦宫六国美女盈庭,皆有狐媚手段,子楚醉卧花丛,移步换景。不出三年,便精血耗尽,人成了药渣,死时年仅36岁。

      秦国真是多事之秋,接连遭遇国丧。13岁的赢政,便被过早地推向时代的风口浪尖之上,即位为秦王。因为年幼,一切政事皆由赵太后所专。

      赵姬一邯郸街头的风尘女子,一朝飞上枝头成凤凰,给她命运带来翻天覆地变化的,是吕不韦,赵姬(此时应称为庄襄太后)对吕不韦的感激,不,是爱,真是比天高,比海深,恨不得将整个国家都交付给他。

      而实际上此时的天下已非秦的天下了,吕不韦清楚,赵太后更清楚。但赢政名义上还得保持秦国王族高贵的血统,免得授人以实,导致天下大乱。因此,赵姬便把军国大事悉委于吕不韦,任由他擅权自决,她所能做的,就是叫赢政改口不能再叫他相国,而叫“仲父”,即第二个父亲。

    第六节 赵太后重拾旧爱,吕不韦李代桃僵,退出了危情的漩涡


      此时的赵太后尚不足30岁,正是所谓如狼似虎的韶华之年,盛年寡居,深宫寂寞,赵太后异常怀念吕不韦当年带给她的男欢女爱的美好岁月,愈品味道愈浓,思念更深。于是不分白天黑夜,以商量国家大事为由,频繁召见吕不韦,重拾旧爱,倾诉离情,共赴巫山之会,同行云雨之欢。

      俗话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较之以前赵姬在邯郸为吕不韦侍妾之时,吕不韦身份尊贵,赵姬只是他的玩物而已,只要他兴之所至,越姬就得低眉顺眼的迎合,是公开的,正当的,也是天经地义的。而今却正好颠倒了个儿,赵姬贵为强国太后,母仪天下,又处九重深宫,两人相见,便不似以前方便自由了。虽然两人相思如昨,清减了腰围,但宫廷禁律和社会舆论,使他们较前多了许多顾虑,不能堂而皇之的同床共枕了,只能偷偷摸摸的来。尽量掩人耳目。每次相见,两人的心就如小鹿般撞击,灵动而又高度警惕,这种偷情的滋味既刺激又新鲜,还有后怕。因此每次都意犹未尽,渴盼着下一次相会的日子,如此以来,便生了许多相思。

      据后世的野史记载,二人在一次云雨之后,曾相约私奔禁宫,隐居民间,去追慕一种男耕女织的恬淡风景。但最终赵太后因舍不了尊崇的身份和地位,而吕不韦更是如此,他煞费苦心经营这么多年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着今日之富且贵吗?就是在此矛盾的心理中,二人打了退堂鼓。而吕不韦更看重眼前的富贵,他对赵太后如此危险的想法惊恐不已,生怕二人燃烧起来的感情最终会烧毁了自己。加之赢政渐渐长大,也令吕不韦畏惧不已,生怕赢政发现了他与太后的奸情,而这样的奸情要隐瞒是很难的,如雪里藏尸,纸里包火,到头来总会暴露的。一思至此,吕不韦便脊背发冷,后怕得很。

      于是他想出了李代桃僵之计,他知道,太后天天忘情的缠着他,旧情当然是一方面,但更多的是性的饥渴。吕不韦想,只要能给赵太后找到一个同样具有性亢奋功能的人,来满足她的欲望,赵太后不仅不会责怪他,相反,还会更加信任他。吕不韦商人的精明再次盘算得滴水不漏。他遂以年老体弱为由,每次都匆忙完事,甚至举而不坚,使一味贪欢的赵太后对他很不满意。于是他就不失时机地向赵太后推荐了大阴人嫪毐,吕不韦也就成了有正史记载以来拉皮条的第一人。

      嫪毐原是邯郸街头的一个浪人,具有异秉之资,后经人推荐,就到吕不韦门下做了一名食客。

      春秋战国时期养士成风,凡三教九流之人,都能找到自己的用武之地。嫪毐也是一个有本事的人,就是性功能超强,常到咸阳勾栏之中,招妓嫖娼,大肆宣淫,日为以乐。久战不疲,淫声浪语,直达里巷。那些妓女们,一个个被他摧折得嫩花成泥,老枝成柴。

      嫪毐超强的本领让妓女们叹为观止的同时,也有那一、二个患有性亢奋症的妓者,大为不服,亲试锋镝。哪知嫪毐所施云雨,是狂风终日不息,暴雨终朝不止,试者无不哭爹喊娘,败下阵来,庆幸得生。嫪毐的风骚之名,遂著于青楼闾巷。

      吕不韦闻知,喜不自禁,便用好酒好肉招侍他,待之为上宾,并召来一群妓女,面试嫪毐,一观其效,果如传闻。

      吕不韦遂大摆宴席,遍请京师好友,让嫪毐当众展示自己的阳具。吕不韦的目的非常清楚,他以这样的公开的方式,以使嫪毐不可一世的性能力能被当作亘古未有之奇闻,使太后闻知。吕不韦让嫪毐把粗壮的阳具当作车轴,插入桐木做成的车轮上,然后转动起来,绕室三匝,面无异色,阳物勃然如初,众人咸为惊奇。太后果然得报,就问吕不韦。吕不韦于是趁机荐枕,极夸嫪毐。

      就这样,吕不韦故意以自己的性无能示弱于太后,终于巧妙地退出了危情的漩涡。

    第七节 他宣淫秦宫,并以与太后的隐私炫耀,终至祸及己身


      为了把嫪毐弄进深宫,吕不韦再行奸计,指使他人控告嫪毐犯有乱淫、偷盗等十项重罪,立即处以宫刑。在执行的过程中,吕不韦再施金钱买道的伎俩,厚贿行刑的刀斧手,只将嫪毐的胡须、眉毛尽行拔除,为了掩人耳目,把戏演得更逼真,就把他的阑尾割掉以充阉物。然后,以太监之身入宫服侍太后。

      寂寞有时的深宫怨妇,一见到伟岸的嫪毐,犹如饥渴的土地盼望甘霖的浇灌,两人当即行淫,果然久战不疲,赵太后欲死还生,快活得只有嗷嗷呕呕的叫床声了。从此,两人在后宫淫乐不止。兴之所致,即行宣淫,甚至蝶舞蝇飞,也能触景生情,哪管白天黑夜,唯有忘情贪欢。不久,正值盛年的赵太后就怀孕了。

      深宫寡居多年的太后怀孕,这可是天字第一号的丑闻。虽然后宫都是赵太后的心腹仆从,可赢政早晚请安,一旦出怀,可要掩盖这样一个秘密终究是件难事。于是嫪毐便和太后商量,移居别处,远迁避祸。太后遂让心腹买通一阴阳先生,卜了一卦,卦象显示后宫风水不好,应迁徙宫室。

      赢政不知有诈,就将赵太后及一帮宫人迁移到雍城居住。雍城是秦别宫,独立成市,远离皇宫,十分隐秘。

      太后和嫪毐到此,也便避开了赢政耳目,遂无所顾忌,公开同居,形似夫妻。

      未及二年,就接连生下二个儿子。如此大事,赢政竟不知晓,可见赵太后的保密工作做得是何等之好。但她清楚,随着岁月的流逝,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一旦奸情败露,后果将不堪设想。此时的赵太后,一心用情于嫪毐身上,至于秦王赢政的存在,似乎已成了赵太后的一块心病。赵太后遂和嫪毐密谋,为了能够长久快活,不如趁早起兵,废掉赢政,由嫪毐代为秦君,以他们两人所生私生子中的一人为嗣君。

      嫪毐自是喜不自胜,偷情偷来万里河山,天下有比此更划算的事情吗?于是两人拈香燃烛,对月立誓,永不相弃。

      为了提高嫪毐的政治地位和声望,增加他的实力,赵太后多次奏请赢政,说嫪毐服侍太后有功,请封给其土地。秦王遂遵从太后之命,封他为长信侯,食邑山阳。赐他奴婢数千,后又把丰饶的太原郡赏赐给他。而雍城的一切军政大事,赵太后尽委他自专。嫪毐仗着赵太后的专宠,忘乎所以,牛逼哄哄,俨然一小国之君,富甲天下。出门则仪仗奇戟,森然罗列,又俨然有天子之威。由于与赵太后有密约,嫪毐的野心不膨胀也难,他暗结诸侯,蓄养死士,投奔门下的宾客舍人络绎于途,其炫赫之威,不可一世。正所谓得意而忘形者也,天不灭之而自灭之。

      始皇九年(前238年),嬴政22岁,要举行加冕仪式。之后就可以亲政了。这是国家大事,文武百官都在德公庙接连狂欢。

      嫪毐和大臣们又是饮酒又是赌博,几天都喝得酩酊大醉,与中大夫颜泄连赌几场,都是败绩。也是酒壮色胆,酒也助狂言。嫪毐不肯认输,要求复盘,颜泄仗着酒劲,半点儿也不肯相让。平时朝臣们是发自内心看不起宦者,何况嫪毐如此跋扈。而嫪毐因有太后的垂爱,也不把朝臣放在眼里。两人便发生了激烈的争执,厮打起来,情急之下,嫪毐便借着酒劲,把自己与太后的隐私抖了出来,一是炫耀,但更多的是想以势压人。

      嫪毐怒骂道:“你是什么东西?我是当今太后须臾不可或离的枕上之人,当今皇上还得尊我为假父。你敢与我动手,是不是活腻了?”

      一时众人震惊。

      殊不知,丑闻似风,可以穿墙腧穴。不出半日,咸阳城人尽皆知。

      再说颜泄受到嫪毐威胁,吓得魂飞魄散,酒也醒了,自知得罪了嫪毐,势必大祸临头。就向秦宫逃去。正碰上秦王从祈年宫出来。颜泄见了秦王,如委屈的孩子见了爹娘,号啕大哭,请秦王救命。

      嫪毐带亲信追到祈年宫,见秦王在此,也就不敢放肆,悻悻离去。

      秦王遂问颜泄,何以被嫪毐追杀?

      颜泄遂将他与长信侯饮酒、赌博以及由此产生的过节,一一向秦王哭诉。并将太后与嫪毐的秽闻淫行,也一五一十地告知了秦王赢政。说:“嫪毐并非宦者,和太后私通有年,并生有两个私生子,养在深宫。两人还密谋,一旦时机成熟,就废掉陛下,立陛下的假弟为君。”

      秦王闻听,震怒异常,立即派人到雍城查证,结果是情况属实。这还不算,通过进一步深挖,相国吕不韦也深涉其中。秦王更得知,嫪毐已在训练死士,打造兵器,叛乱的意图已昭然若揭。如何处理太后的奸情就成了奏始皇急待解决的首要问题,秦始皇运筹帷幄

      他立即暗作布防,将在镇守岐山的大将桓齮召回,保卫皇宫。

      虽然秦王嘱咐颜泄不可泄露机密,但还是被嫪毐安插在宫里的两名内史探知,乘间溜出祈年宫,将秦王调兵的消息透露给嫪毐。

      这回轮到嫪毐吓得酒醒,他岂甘坐以待毙,鞋子也来不及穿了,赤足向太后寝宫跑去。他把这一紧急情况向庄襄太后一通报,太后吓得没了主意。

      嫪毐蛊惑说:“要想活命,只有铤而走险,先发制人,趁桓齮的兵还未到,把宫里的侍卫和宾客舍人全都召集起来,攻打祈年宫,出其不意地袭杀秦王。”

      太后担心宫里的侍卫不听命令,嫪毐说:“可以用太后玉玺,召集众人,只说祈年宫出现了叛贼,秦王有令,要我们去平叛护驾。”

      太后遂取出玉玺交与嫪毐。

      嫪毐便伪造了一份秦王手谕,盖上太后玉玺,窃得秦王虎符,以十万火急的速度,急调宫廷卫队及长信侯府宾客舍人,由嫪毐和内史肆、卫尉竭三人分别带领,袭击祈年宫。

      一时秦宫上空,风云密布。

      秦王见嫪毐发难,镇定自若,登上高台,直斥围宫军吏,造反是逆天大罪,要灭九族。

      有围宫的军吏问道:“不是说行宫有叛贼吗?长信侯让我等特来救驾。”

      秦王说:“宫中无贼,逆贼就是长信侯!”众人听了,始觉上了嫪毐的当,立时散去大半。

      秦王一方面命相国昌平君、昌文君率军平息叛乱,捉拿嫪毐。一方面颁下赏格:凡参战有功人员,不分贵贱,悉拜爵厚赏;宦者有功者拜爵一级;国人有拿获嫪毐者赏钱100万;杀死者赏钱50万元。

      秦军素有虎狼之师之称,遇战人人忧生忘死,岂是嫪毐的乌合之众所可比拟。

      虽然激战异常惨烈,但最终嫪毐兵败溃散被擒。

      秦律向来残酷,平叛后,秦始皇将嫪毐施以车裂之刑,并夷灭三族,其死党卫尉竭、内史肆、中大夫令齐等20多人枭首示众;其宾客舍人罪轻者罚为供役宗庙的鬼薪(即陵庙拾柴的人),罪重者有4000多人被褫夺爵禄,充军西蜀,徒役三年。

      太后和嫪毐所生的二个私生子,也从密室中搜出。被装入布袋里,乱棒打死。

      赵太后被逐出咸阳的雍城皇宫,驱往城外偏僻的棫阳宫软禁起来。秦始皇并断绝与赵太后的母子关系,且发誓说,不及黄泉,永不相见。

      吕不韦因与太后通谋,犯下欺君之罪,秽乱后宫,被褫夺相国头衔,贬往河南封地闲居,后流放巴蜀,自缢于道。吕不韦一生精明,终被自己的精明所害,令人感慨!

    第八节 尾声


      秦始皇在处置完赵太后秽乱秦宫之事后,还特地颁下诏书,晓谕群臣:有敢以太后之事进谏者,格杀勿论。且蒺藜其背,断其四肢,悬尸宫外。

      但自古以来都有鲠介死谏之士,秦始皇不管怎样处置嫪毐、吕不韦,甚至扑杀两个弟弟,大臣们都无从置喙。但如此绝情于自己的母亲,有违人伦,做臣子的就不得不说话了。虽然头顶上高悬着禁令这把利剑,但进谏者仍前赴后继,不可断绝。结果,先后有27位进谏者被处死,尸体一字儿排开,高悬宫门之外,血雨腥风弥漫秦廷。

      此时,又有一鲠介之士焦茅求见秦皇。秦始皇知他是来为太后求情的,就让他先看看宫门外的尸体后再进来。焦茅依命,然后从容走进秦廷,有视死如归的气概。

      焦茅说:“传说天上有28星宿,现在人间是27颗,我正好凑足28宿之数,以应天数。况且我听说,生者不可忌讳死,君王不可忌讳亡国。忌讳死就不可以得生;忌讳亡就不可以得存。生死存亡是圣明君主首先应该知道的,难道大王要闻而不听吗?”然后数说秦王过失,阐述明君治国之道:“大王已酿成大错,而不自知?悲夫!离散生母,有不孝之行;杀戮直士,有暴君之举。夏桀、商纣有过此乎?长此以往,民心离散,良士走避他国,为国效力之人匮乏,天下崩溃之日不远矣!我窃为陛下忧。”

      说得秦始皇赧然汗颜。

      焦茅说完,从容走向沸腾的油锅准备就死。

      秦始皇有感于焦茅的豪气,或许也考虑到自己刚刚亲政,这样处置自己的母亲,确易招致天下怨谤,就急忙挥手制止。不但未予处罚,反而拜焦茅为上卿。表示接受焦茅的忠言劝谏。

      由赵姬偷情带来的秦宫阴霾自此一扫而光。

      此后,秦始皇下令厚葬27位忠谏之士。随后备好车驾,浩浩荡荡,亲自前往棫阳宫接回自己的母亲。依然是秦国太后头衔,安排在咸阳甘泉宫居住。赵太后在甘泉宫居住了整整10年之久,生活虽然是锦衣玉食,呼奴唤婢,但感情生活却是一片空白,落寞寂寥,只能靠回忆以前深宫荒淫的生活打发日月流云。40多岁的年纪,也算是海棠正盛,却在暗夜的孤独里,寂寞的凋谢了。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