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上最有名的谶言:真真假假的历史谶言

  • 发布时间:2017-09-06 22:16 浏览:加载中
  •   在中国历史发展进程中,出现过一种非常奇特的学说——谶纬之学。这种学说是古代儒学发展起来的一种神奇的,也是怪异的学说。这种学说,有时是以古代经学的片言只语,预言时事,有时是以民间流传的谶言、童谣揣测未来。

      这类谶言就象巫蛊,往往没有作者,不知出处,但流传甚广。其出现的时间地点多不确切,它对人类的心理,有较大的“蛊惑”作用,甚至被某些别有用心之人利用起来,影响到了历史的发展。

      例如:“亡秦者,胡也”,就这句谶言就直接“蛊惑”了秦始皇修筑长城。在一定程度上讲,如果没有句谶言,就很可能没有长城;再如“点检为天子”这句谶言,很大程度上就让赵匡胤黄袍加身,如此等等。

      根据《辞海》,谶是巫师或方士等以谶术制作的一种隐语或预言,作为吉凶的符验或征兆,又称谶语、符谶、符命,是迷信的说法,谓之将来会应验的话;因通常配有图,故又叫图谶。

      所谓谶言,就是预言,“立言于前,有征于后”,但其并非一般预言,而是一种神秘主义的政治预言。神秘主义预言是人类社会中一个普遍存在的现象,如佛教的末劫说,基督教的末日审判等。谶言则是中国古代神秘(迷信)文化的一大特色,是中国历史上一种十分重要的文化现象。自周秦时代的“檿弧箕服,实亡周国”、“亡秦者胡也”,直至元明时期的“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十八子,主神器”,几乎每一次重大历史关头的民众起义、王朝更迭,都有谶言适时出现。

      可以说,谶言一向多用于政治斗争中,被谋求权力者或已登上权力宝座的统治者大造舆论,从而收服具有传统天命观的民众,证明其权力的合理性,如西汉的王莽与刘秀就分别利用图谶、符命,作为“改制”与“中兴”的合法依据。在这些事件的推波助澜之下,到了东汉,谶纬神学更成为占统治地位的思想。

      历史上最有名的谶言之事要数秦始皇时那出闹剧了——

      2200多年前,秦始皇赢政集全国之力,大兴土木,修筑长城,结果弄得民不聊生,怨声载道,造成国力衰竭。他之所以这么做,据传是因为一句“莫须有”的谶言,宋程大昌《演繁露·胡床》云:“秦得谶言:‘亡秦者胡也’,乃起长城以捍胡……”一句小小的谶言改变了历史,影响到了中国人的根,还真是小事不小。

      这句谶言是谁说的?据太史公《史记·秦始皇本纪第六》载述:秦始皇统一全国后,北方的游牧民族匈奴胡人势力日益壮大,已成为他的心头之患,并为之忧心忡忡,时刻担心自己辛辛苦苦建立的秦王朝会亡在这个“胡人”之手。

      燕人卢生是个方士,察觉到了秦始皇的这种心理,便谎称自己能找到长生不老之术,永保王朝万代不衰。于是秦始皇便派他前往蓬莱三岛,向仙人寻求长生术。卢生出去逛了一圈,当然不会找到什么长生之术,回来却献给秦始皇一本录图书,上书一则谶语:“亡秦者,胡也”。秦始皇迷信方术,对方士的话一向深信不疑,认为谶语中之胡是指匈奴,于是命大将蒙恬率三十万大军,北伐匈奴,以绝亡秦之患,让胡人硬生生地当了一回替罪羊。他还不放心,为了能高枕无忧地优哉游哉,又下令不惜血本在北方边塞修筑成万里长城,幼稚地以为如此这般就能阻挡匈奴的南侵。

      到底有没有这句谶言,无从可考。既使有,估计也是卢生搞的鬼。他奉命外出找寻长生不老之术,找不到回来那是死罪,便杜撰出这么个“胡人”的谶言,无非是为了交差或者显示自己的本事了得,而这恰恰又正是秦始皇日夜焦虑的。

      不过,令卢生和秦始皇万万没有料到是,真正应了“亡秦者,胡也”预言的,不是胡人的“胡”,而是他儿子胡亥的“胡”。

      秦始皇驾崩后,二世胡亥通过宫廷权利斗争鬼使神差地坐上了皇位,横征暴殓,变本加厉,终于导致了陈胜、吴广起义,最终致使秦国灭亡。就像南朝宋裴骃《史记集解》引郑玄曰:“胡,胡亥,秦二世名也。秦见图书,不知此为人名,反备北胡。”这是一个惊人的巧合,还是历史的作弄?我们不得而知。不过今人看来,此例不过是“父在母先亡”之类的骗术,左说也可,右说也行,却骗来了世界一大奇迹,难道是冥冥中注定的么?很难说得过去。

      有人说,强大的堡垒都是从内部开始攻破的,原来这话在秦朝之时就成了真理!“亡秦者,胡也”也就成了中国历史上一个弄假成真的谶言,至于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我们今人不得而知。

      历史上还有一则弄假成真的有名的谶言是朱明王朝的“遇顺而止”——

      明洪武初年,一次朝会结束,朱元璋留下刘伯温,要刘伯温测测朱明王朝的运数。

      面对如此敏感的问题,刘伯温自然不好回答,只得客套地说:“我大明王朝福泽长久,陛下当传万孙。”

      朱元璋自然不满意,要他“为朕据实以闻!”见此,刘伯温只得可能是装模作样或者是细心推演后说:“我大明王朝,历世当在三百年左右,后遇顺而止!”

      转眼之间,明朝皇帝换了几届。明万历死后,太子朱常洛继位,即为明光宗。明光宗朱常洛只做了一个月的皇帝,便死于庸医之手。明光宗死后,太子明熹宗继位。明熹宗是个“占了茅坑不拉屎”的家伙,称帝八年,因无嗣,所以由皇弟朱由检继位,他“恰好”是明万历皇帝之孙,可简称其“万孙”。刘伯温的客套话,说明朱朝会传之“万孙”之说,十分荒唐滑稽地“一语成谶!”

      等到崇祯帝即位,他虽有重振雄风的壮志,但大厦将倾,只是时间问题了。

      公元1643年,李自成起义军攻占了山西,开武昌创建了政权,自称新顺王。1644年,明崇祯十七年,李自成起义军攻占了西安,改西安为西京,李自成创建了大顺王朝。

      明王朝开国功臣刘伯温谶言,“遇顺而止”里的第一个“顺”就这样出现了。而比较有意思的是,在李自成自称“新顺王”之后,其时,还远在关外的另一位清朝皇帝爱觉新罗-福临,于1643年继承皇帝,他称帝的年号,居然是“顺治”!他是大明王朝,碰到又一个“顺”。此外,还有一个“顺”,就是已经在四川称霸了数年的张献忠,他创建的大西国年号里,与顺治一样,也有一个“顺”,大顺!

      至此,“遇顺而止”这一谶言,也算是阴差阳错地得到了应验。也许,大多数人会说,好灵哟!真神呢!

      其实,依我们现在的思维去考虑,只能够说仅是一种巧合而已,并不能说明真有这玩意儿。就象平常咒骂之言——“你明天会被车撞死!”如果没被撞死,我们可以理解说的是气话,过眼云烟,过了就忘了;如果真被撞死,那他真神了,是鬼魂附体了,得顶礼膜拜才行。所以说,这信与不信与人的心理有关,与读谶言的人的心理有关,与迷信谶言的人的心理更有关,所谓“三人成虎”说的就是此意。

      此外,我们切莫忘记古代一些人的投机取巧行为。李自成创建的王朝,所以命名为大顺王朝,很大程度上与其听了“遇顺而止”的谶言而有意为之相关。据传,其手下有一军师叫宋献策,此人非常矮小,却“精于六壬,奇门遁法及图谶诸数”,应该就是他建议李自成,创建国家的国号用“大顺”这两个字,以求应谶,好借此称王。

      谶,本指某种不祥的预言或预兆。“谶”或者“谶言”这种东西,它像一根神秘的线,把中国历史上一些重大的历史事件、重要历史人物,用“谶”的方式联系起来。所以一定程度上可以说,中国的历史,是一部受到谶言影响的历史:没有卢生求仙得来的谶言——“亡秦者胡也”,很可能就没有秦长城;没有隋王朝安伽陀和尚的谶言——“李氏当为天子”,很可能就没有中国历史上的李唐王朝;没有“点检为天子”谶言,中国历史上的大宋王朝的历史,很可能会改写……

      纵观整个历史过程,谶言像一只看不见的上帝之手,每每在中国历史的重要转折关口,或通过操控历史人物,操控历史;或通过影响历史事件,操控历史人物。在两汉之后的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朝,几乎中国历史上的每一个王朝,一些重大历史事件、历史人物那儿,我们都能看到“谶”的魅影。可以说,中国数千年历史的发展进程中,始终徘徊着“谶”的幽灵。

      有人认为,中国人骨子里是有神论者,古代中国人尤甚。所以,有许多中国人,在心里上存在受“谶”影响的可能性。即使是一些现代人,或自命现代的人,也是如此。而这种“谶”现象的存在,可能就是所谓的“鬼”或“神”,在与我们玩弄的一种游戏。他们用“谶”的方式,向我们示兆,或向我们示警。

      那么,这个世界果真有神乎?有鬼乎?虽然至今仍然存在我们无法解释的现象,但实证科学已经证明:这个世界上本没有鬼,因为心里有鬼的人多了,所以就有了“鬼”。

      所以,自古至今,大凡恶人闻“谶”自欺,小人闻“谶”自扰,君子闻“谶”自警,是故,我们要见“谶”不怪,其“谶”自败!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