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赵姬的故事:律已不严,招致了个悲惨凄凉的晚年

  • 发布时间:2017-06-12 11:16 浏览:加载中
  •   秦始皇——赢政,是中国历史上一位具有雄才大略的皇帝,他是完成统一祖国大业的第一人。

      赢政之所以号称始皇,确有一段来由:史家推论史事,首推三皇五帝。其实三皇五帝的本身,并未自称为皇,自称为帝,后人因其首出御宇,创造文明,把一个浑沌熙扰的世界,化成了雍雍肃肃的国家,皇猷不显,帝德无垠,所以格外推崇,故把最至高无上的皇字帝字的徽号加将上去,以示极度尊重。后来,到了夏商周三朝,大禹、成汤及周文武,统是有道明君,他们恐不及古人,也不敢称皇道帝,统统降号为王罢了。

      及东周衰落,西秦崛起,赢政施展了他的雄才大略,一统天下,他也自信他的一统江山的功绩,震古铄今,无人可及。遂将三皇的皇字,五帝的帝字,加到自己的头上,合成一个名词,叫做皇帝,他自认自己是中国第一开始唯一无二至高无上的皇帝,所以称号“始皇”,开中国皇帝之新页。

      秦始皇确实是一个了不起的军事和政治天下,吞并六国,一统天下,确非轻而易举。

      秦始皇名声显赫,而他能一统天下的卓越功业,相当一部分却是他母亲的出谋划策,而很多人却不知道他母亲的出身竟是一位名叫赵姬的妓女,他的生身父亲也不是赢家嫡系,而是赵国著名的商人,赵姬的第一个丈夫——吕不韦

      这话从何说起呢?

      公元前361年,秦始皇的高祖父秦孝公继承他父亲秦献公即位称王。当时,东周所兴起的一些小国逐渐被大国吞并,只剩下齐、楚、魏、韩、燕、赵、秦七个势均力敌的大国,是谓战国七雄。而秦国地处西陲,在政治、经济文化上都较其他位处中原的六国落后,秦孝公为了振兴西秦起用商鞅,实行变法,国力逐渐强盛,势力开始向东扩张,击败了六国合纵的战略部署,一步步成了七国中的头等强国。

      当时,在六国之中,能与秦国势均力敌的,仅有赵国。赵国在名将廉颇的指挥下,两度击败了秦国的进攻,而且,在渑池会上,赵国的蔺相如以其惊人的胆略挫败了秦王的外交攻势,迫使秦昭襄王把太子安国君的儿子异人赵作为人质,以保证从上秦国不与赵国为敌。

      秦昭襄王的这一手,也正是一种权力,表面上与赵和好,而实际上,他好集中力量专心致志去侵吞别的国家,壮大自己的势力,把赵国孤立起来。但这一招也就苦了异人,作为人质,行动上受到监视,身边又无亲人和好友可以谈心,他终日抑郁寡欢,愁肠百结。

      枯木也有逢春日,正在这时,遇到了一位颇有政治眼光的商人,这就是赢政的生父——吕不韦。

      这吕不韦精于心计,借经商之际,他遍游了七国,他看到秦用商鞅变法之略,在政治、经济各方面都作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呈现了蓬勃的生机外,而其他六国,仍然因循守旧幻想着已被历史淘汰的奴隶制卷土重来,这完全是一种梦想。

      他认定了未来的天下,只要运筹适当,必然由秦兴起而主宰一切,由此,他决心把他的商贾巨利转入政治生涯,决心押在秦的这颗宝柱上。

      这时,正好异人人质赵国,他认为这是奇货可居,正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他千方百计地与异人结交。

      为此,他曾问过他的父亲,其父也是个工于心计的商人,他问父亲“种地能有几分利益?”

      他父亲说:“十倍”;

      “做珠宝生意呢?”

      “一百倍”;

      他又问:“要是立一位国王,控制这个国家的一切呢”?

      他父亲兴奋地说:“好小子,你想入非非,若能这样,那得到的利益就没法计算了。”

      吕不韦望着父亲诡秘地一笑:“好,这笔生意我就拿定了!”

      为了下这笔赌注,做成这笔无法计算利益的大生意他首先花了一笔数额不小的金银,与监视异人的警卫结交,使他们对异人的监视松弛起来,进一步与异人结交。

      异人身居异地,举目无亲朋好友,一旦有吕不韦经常过从,殷勤照料,便很快地与他结成了至交,倾吐自己内心的苦闷,吕不韦对他在精神上百般安慰,并为他分析了当时的形势,并肯定地说:

      “未来代周朝管辖天下的,非秦莫属,现在令祖昭襄王年事已高,令尊安国君即将继位,你的亲母已经去世,你虽有二十几个兄弟,全都是庶出,而令尊安国君在所有的姬妾中,最宠爱华阳夫人,而华阳夫人又没生过孩子,你如获得华阳夫人的欢心,作为她的嗣子,再由华阳夫人的出面,多吹枕头风,恳求立你为太子,今后令尊安国君仙逝,这秦的国君宝座非你而谁?你登上秦王的宝座后,就可以凭秦的国力,一步步实现并吞六国,从而代国君威临天下,唯我独尊,这岂不是一着好棋”。

      异人听了之后,全身热血沸腾,激动不已,但他继而一想:“唉!我现在作为人质在赵,好似笼中之鸟,纵有这一机遇,也是枉然啊!”

      吕不韦一拍胸脯:“这事你别急,我当为你出力,放心,这事包在我的身上。”

      异人听得认真起来,眼神里透出异样的光泽,对吕说的话既信而疑,但十分激动。

      “我先拿出几千两金子来,替你打通关节,去到秦国,见到令尊和华阳夫人,替你陈述你的心愿,然后,我再设法弄到赵国的军事情报,设防措施,帮你脱逃赵国回秦,你看如何?”

      异人立即下拜,声泪俱下,表示如此计划成功,今后秦国的军政协委员大权,全由吕作主就是。他怕吕不韦不放心还跪在地上对天发誓:“我若脱祸返秦,荣登君王宝座,若负此恩此德,天道不容,身遭惨死!”吕不韦赶紧将他扶了起来,并说:“我主要是同情你眼下的处境,发自恻隐之情,一种正义感的驱使,至于你以后做了秦国的国君……”

      异人再三说:“军政大权一定全由你一手掌管,决不食言!”

      吕不韦说:“这是后话,好,你耐心等待,我一定将此事办成,让你龙归大海!”

      于是,吕不韦以经商的名义去到秦国,先以重金,贿通了华阳夫人的姐姐,代异人陈诉了他的心愿,并对华阳夫人的姐姐说:“令妹华阳夫人现无子嗣,安国君有二十多个儿子,如能以异人为华阳夫人的嗣子,进而请华阳夫人在安国君面前进言,立异人为太子,以后异人接位华阳夫人就是名正言顺的皇太后了,那时可以垂帘听政,主管军国大事,您也可以襄理一切了。”

      华阳夫人的姐姐听了心花怒放,赞同吕不韦的主意,并向华阳夫人进言,华阳夫人也担心今后的地位,同意吕不韦的意见,于是在安国君面前极力说异人的好话,说这孩子心地善良,有孝心,且有雄才大略,是诸多公子中的佼佼者,再说将他扔给赵国作人质,这些年也够他苦的了,细想起来做父母的应该心酸,虎毒不食儿肉啊……

      华阳夫人的枕边风,加之撒娇的倚媚,确实把老头子的心给说活了,对远留异国的异人产生怜悯之心,于是答应立异人为太子的请求。华阳夫人见大功告成,赶紧通风报信给吕不韦,吕闻讯欣喜万分,立即转回邯郸,把这件事告诉了异人,异人闻之欣喜若狂,对吕感激涕零,一再表示此恩此德当结草衔环以报,决不食言!

      但吕不韦觉得这仅是实现他的宏伟计划的第一步,而另一个阴谋在他的心中酝酿。当时邯郸是中原地带的首富之区,商贾繁荣,文化也比较发达,笙歌彩舞,日夜不绝,拥有了来自全国各地如花似玉的名妓。

      吕不韦从这些名妓中,选中了一个叫赵姬的妓女,她生得袅娜娉婷,楚楚依人,面貌如花,柔情似水,而且人又聪明,两人一相怜,遂惜巨资,为她赎身,成为其妾。

      在与她第一次鱼水交欢之时,便向她倾吐了心中的意图,这赵姬也是有野心的人,正中下怀,眼看就要做一国之妃,出人头地,怎不令人神怡心往,于是听从吕不韦的摆布。

      吕不韦曾经游历各国,遍访过不少名医,精通房中之术,那赵姬虽是初坠烟花,但正青春年少,欲火蒸腾,对男女交欢一事,也较为精通,在两人欢娱数次之后,便身怀有孕。

      吕不韦虽经商为主业,但精通阴阳风水及岐黄一术,脉理功夫不亚悬壶开业的大夫,他为赵姬诊脉,左寸脉如盘走珠,且滑凝有致,他不由心中大喜,他的诊脉功夫是十拿九稳的,凭脉象怀的是一男胎,“这是天助我也”!

      他拿完脉兴冲冲地喃喃自语,并挽赵姬给了一个甜甜的蜜吻,“爱卿此着有功!”由此,他关手实现他心中的第二个计划。

      过了两天,他趁着一个深夜,先行买通了监视异人的警卫,邀异人过府饮宴,叫赵姬侍陪,这异人年正青春,兼之在赵国孤身独处一两个年头,如羁身缧缄,从未见过女人的面,这一下见有美女侍宴,且赵姬生得楚楚婷婷,丰姿袅袅,尤其是一对迷人的秋波叫人一看格外的勾心落魄,姬姬又且卖弄风骚,不由得不心旌摇荡,如醉如痴,兼之,吕不韦给他喝的酒,暗藏春药,异人杯下肚,不由激起了性的冲动,加上赵姬殷勤献媚,频频进酒,笑语盈眸,极其挑逗之能事,转动一双秋波,与他对映成趣,将异人勾引得欲火难禁,莫知所措。

      吕不韦见异人已经入港,遂借口有事,暂行告退,命赵姬继续陪异人饮酒,并再三交待这是一件极其重要的大事,报歉自己失陪,叫赵姬千万不可怠慢。

      “放心,你去办你的正经大事吧,我会陪好你的客人,不会怠慢。”

      赵姬在吕不韦临走进丢了一个暗示的秋波。吕不韦显得十分匆忙向异人洪手而去。

      异人一见不韦离席,正求之不得,凭他直观的灵感,这位赵姬对他颇怀好感。这时他两人一个青春,一个年少,干柴近烈火,一燃即旺。

      异人再没法控制自己,便举步上前将赵姬一手搂定,将咀儿对着美人的樱桃小口拼命的交吻,并急不可耐地就要与之交欢。

      赵姬半推半就,脱去外面饰服,露出一身淡红的内衣,酥胸半裸,胸前两座乳峰策策拱起,尤显诱惑的神奇,他不由得尽情地半吻半摸,赵姬也正撩动了春情的欲火,任其所为,忘乎所以。

      异人正要与她宽衣解带,吕不韦却闯了进来,见怒不可遏,用手在桌上一拍:“岂有此理!我以诚心相待,欲救你于水火,你竟敢调戏我的爱姬,太不够朋友了!”

      异人见状,不由魂飞天外,浑身颤抖,立即跪下求饶,连称该死,不韦又冷笑道:“我与你多时交好,我为你的事,竭尽心力,好不容易弄得立你为安国君太子,未来的秦国,就得由你主宰,如今大业未举,你还未脱囹圄,还是人家的笼中之鸟,网内之鱼,你竟如此无聊,唉!太叫人绝望了!”

      异人吓得跪在地上瞌头如捣蒜,说自己不知死活,斗胆冒犯,也是一时冲动,望求格外开恩。

      “好吧,起来!你既看中了她,我也干脆,送你一个情,把她送给你吧!”

      异人一听此言,真是欣喜若狂连连作揖,感谢宏恩。这时赵姬正伏在一旁伤心啼哭,如丧考妣,吕不韦认真地说:“哭什么!刚才的事,也不能完全怪他,你们既然男欢女爱,我成全你们,你往后跟着他胜我十倍,这是你的福气哩。”

      赵姬闻言哭声渐止,羞怯地抬起头来,异人迫不及待地表明心迹:“美人,承蒙吕先生成全于我,请你放心,我异人此生决不负你!”

      “事已至此,我也没脸面在他吕家做人了,不过,要我嫁给你,需要依我两个条件。”

      异人为赵姬的艳色与娇姿所倾倒,觉得她是天下唯一无二的美人,此时此刻,别说两个条件,就是十条八条也决角欣允,“美人儿,什么条件,你说吧。”

      “一,以后你回到秦国,要纳我为正室;第二,如果以后生子,需立他为皇储,王位的未来继承人。”

      异人听后连连答应,“爱聊,我既倾心于你,这两个条件是理所当然,你毋须忌,我件件依你。”

      说完,吕不韦使赵姬重整杯筷,重新痛饮三杯,以示祝贺。一刻儿,酒足饭饱,吕又命人备车,送异人和赵姬回到馆驿,成其好事。

      到达馆驿,监视警卫及馆驿公务人等都是吕不韦用钱买活了的,自古钱能通鬼神,那些担负馆驿公务和监护人等得了贿赂,自然对异人大开方便之门,许多事装做视而不见,因而他们回到馆驿,心理状态便没有承压负荷,并且茶方水便。

      当晚,赵姬拿出她床席间的全部功夫,使异人神魂颠倒,乐不可支。枕边恩爱之余,赵姬乘机进言:“你要回秦国,还得需要赵国的重要政治、经济情报,我与赵国的许多重要文武官员都很熟悉,我今后留心为你多方面搜集,你可不要吃醋啊!”这异人为了图其大事,只好应允。

      料不到赵姬的几次刺探情报,兼之赵姬与异人相处一事,已为赵国一些重要官员知道,引起了他们的警惕,于是准备杀掉异人!

      这一消息,又为吕不韦所悉,不韦不惜重金贿通守关的将吏,秘密地让异人与赵姬逃脱赵国,奔回西秦。这时赵姬已怀胎十月,而与异人结合仅七月余,吕不韦曾经向异人传授学得延生的中草药秘方,于是设法配制延期出生之药。

      赵姬服后,虽感不适,但为了未来的事业,只好勉受折磨,终于延期两月怀胎到一年,临盆得一男婴,即是赢政。

      异人回秦之后,与赵姬拜见了华阳夫人。华阳夫人平白地得了一双佳儿佳妇,加之赵姬性情乖巧,说话特别暖人心窝,她对华阳夫人亲近百倍,简直把个婆婆捧得溜溜直转,华阳夫人乐不堪言。安国君当然也听华阳夫人的,于是正式宣布立异人为储君确定为王位继承者。

      赵姬又献上有关赵国的军事机密,吕不韦也随同入秦,他是儿子的救命恩人,加之吕品貌不凡,性情乖巧,说话极其圆滑,善于逢迎,会察言观色,自然讨得安国君的欢欣,并委以重任。

      事也凑巧,异人被立为太子,昭襄王旋即病殁,安田君正式嗣位,为秦孝文王,这下异人的太子地位算是铁定无移了。

      国人皆称异人为太子,而赵姬则名正言顺,作太子王妃,随时可与公公见面,赵姬对公公孝文王殷勤侍奉。

      这安国君嗜酒如命,赵姬密把这一情况通报给吕不韦,两人商定,一不做,二不休,日日夜夜以酒色欢误安国君。当然吕所配制的春药起了关键的作用,秦孝公既好酒又好色,宫中姬妾成君,姿色出众者不乏其人,多数是青春年少,面貌如花,他任意挑选,尽情享用,而那些年轻的姬妾正是求之不得,自然卖弄风骚,以图享用。果然不到几个月,秦孝文王因酒色伤身竟一命呜呼!

      秦孝公归天,异人则名正言顺地作秦国的国君,是为秦庄襄王,尊母华阳夫人为皇太后,立赢政为太子,晋吕不韦为相国,并加封文信侯,食邑十万户,值此,吕不韦苦收经营了几年的如意算盘,算是初步成功了,商人转入政投机,确是得天独厚。

      异人这时虽居王位,但他又无文韬武略,闻讯不免惊慌起来。赵姬面对现实,又秘密潜赵邯郸,找到当年青楼中的姐妹,使钱宴请赵国的主将,弄到了绝密的军事情报后回秦,吕不韦依照这些情报,先行发兵,趁赵军还在布署未定之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其不意地击溃赵军的先头部队直入洛阳。

      赵国的悼襄王闻讯,不由愤怒之至,纠集了剩余主力,拟重新启用廉颇为统帅。

      这一消息,传到秦国,引起惶惑不安,因秦国几次与赵交锋,都曾败在廉颇手中,这时赵姬又向秦王献计,派了间谍郭开去到赵国,散播廉颇已年逾七十不能再统兵征战了,此外,郭开又以重金贿赂赵悼襄王去慰问与廉颇相好的宦官唐玫。

      廉颇闻听秦国又有伐赵之意,当着唐玫面前,一口气吃了一斗米,十斤肉,并跃马舞刀,不减当年英武之气。但唐玫向报赵王,说廉颇将军虽然年老,锐气未减,但与我片刻交谈,却上了三次厕所,赵王也只好叹口气说:“他精力已衰,不能再战了”。于是按兵不动。

      由于赵国按兵不动,六国联合抗秦的计划破产,于是使秦的军事实力逐渐壮大,在公元前249年全歼东周。周从武王灭纣到覆灭,共有872年天下,东周的彻底覆灭,其中赵姬献的计谋,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秦大军出兵对燕、赵等国宣战,此刻,庄襄王心中不免骄横起来,觉得并吞六国,统一华夏已胜券在握,觉得自己之能有今天,凭良心说是吕不韦的功劳。但吕是个工于心计而极不好对付的人,他如今已掌握了秦国的军政大权,未免恃功自傲,功高震主,今后难以对付,他想着不免起了除吕之心。

      而吕也已略有所闻,他凭直感也心中有数,好在赵姬原是他一手拔于风尘之中,由妓女成为了至高无上的王后,对吕仍有旧情,于是二人暗中密议,欲除掉庄襄王,由赢政继位,而赢政实际上是吕的亲骨肉,如这一计划得逞,则吕不韦的权势和威望会进一步牢固树立,而赵姬也好垂帘听政,他们想着心花怒放。

      怎样除掉庄襄王呢?用暗杀或毒死,露二痕迹,恐招物议,弄巧反拙,后果不堪。

      二人经过密议,决定以酒色戕其身,赵姬本来生得貌美过人,立后以后,锦衣玉食,加之福至心灵,又正在风华岁月,不免更显得光采照人,妩媚俏丽,对异性别具无穷的诱惑,于是她夜夜献宠,吕不韦又弄些房中秘方,由赵姬献给庄襄王,另选一些年轻美貌的宫女,陪侍庄襄王,让他调剂脾味,对异性的更新这是最大诱惑。

      庄襄王面对如花玉百态千姿的年轻姬妾,夜夜更新,况又吃了助兴的春药,于是精神抖擞,乐而不疲。

      人的精力毕竟是有限的,俗话说:“色是刮骨钢刀,酒伤肺腑色伤身,男女间之事,极为消耗精力。这样,庄襄王经不起这等轮番激战的折磨,在他36岁那年,便一命归阴。”

      庄襄王驾崩,赢政仅十三岁,登上了国君的宝座,尊赵姬为王太后,国事全部委任于吕不韦并尊仲父。

      秦王政以十三岁的少年登基,赵姬又感到有新威胁,因庄襄王还有几个非赵姬所生的王子,其中尤以长安君成蛟才干杰出,且人缘颇好,王公大臣对其刮目相看。

      赵姬心想,不除长安君,无以巩固儿子秦王政的统治地位,于是与吕不韦密谋,向秦王政建议,开始进行并吞六国的战斗部署,首当其冲的便是赵国。

      于是,派大将蒙骜与张唐统兵先行,蒙骜与张唐累战不能取胜,第二年便派长安君成蛟与大将樊于胡去接应。

      成蛟这时年仅十七岁,纵然才干杰出但并无实战经验,樊于胡也看出了秦王政委成蛟的联谋,向成蛟道破其中的隐秘,激怒了成蛟,乘大军开到屯留(今山西长子县北)之时,按兵不发,并由樊于胡写出檄文通告,揭露赵姬原是吕不韦姬妾,吕不韦是移花接木之计,阴谋夺取秦国的政权等等罪行。

      这时张唐正被赵兵击败,亟待援军,闻长安君统兵来援,心里稍觉轻松,料不到接到长安君叫他立即领兵攻长安,灭秦王政和吕不韦的命令。

      这一惊非同小可,张唐原非头脑简单人物,他知道长安君的力量想灭却秦王政是异想天开,拿鸡蛋碰石头,如果听信他的命令轻举妄动,后果不堪,于是边夜赶赴长安,向秦王政报告。

      秦王政连忙与吕不韦商议,此事正中吕的下怀,因为本是他精心设好的圈套,于是,派名将王剪统兵去征成蛟,樊于胡论作战能力确非王剪的对手,加之寡不敌众,于是全部后溃。

      樊于胡在危难之时,对成蛟随他一起逃奔燕国,料不到吕不韦密派使者劝成蛟,“你与大王本是兄弟手足,大王胸怀豁达,已知今日这事全是樊于胡挑起来的,间离你与大王的手足之义,鬼不灭族,何况大王乃仁德之君,怎忍加害同血脉的手足,这事大王一再说与你无关,你还是老老实实地回到秦国的好,放着现成的封侯拜将的富贵,去流落异国遭人冷落,那些何苦?”

      这成蛟仅是个十七岁的少年,心地单纯,哪里知道这是诱鱼上钩的阴谋,遂没有与樊于胡突围赴燕,王剪大军占了屯留,软禁成蛟,报与秦王政,吕不韦一口咬定成蛟是谋反,立即传秦王政的旨意将成蛟就地正法,绞成蛟于屯留。

      成蛟死于非命,这全是赵姬与吕不韦一策划的,秦王政杀死兄长,引起极大的舆论,特别是前方军心不稳,侵赵的秦军由于军心动摇,受到沉重的打击。

      秦国的王亲等也人人自危,感到秦王政残忍暴虐,这时秦王政虽是十四五岁的少年,但他成熟较早,对国家政事自有他敏锐的看法,他也感到吕不韦是个不好对付的人,但他初涉朝政,身边缺乏杰出的谋士,先王留下的都是一批战功卓著的将军,在政治上缺乏才能,要振兴朝政,还得要经过一番周折,于是他下榜招贤,集纳人才,像李斯、尉缭等一批卓著的政治家都被应召。

      这一招又引起了吕不韦的警惕,他感到秦王政非等闲之辈,自己的势力已经到该有所收敛的地步了,于是谨言慎行,许多事故作痴聋,不再过问朝中的大事。

      可是赵姬呢?她自以为是秦王政的生母,生活上无所忌惮,她本是青楼风月出身,庄襄王驾崩时她还正值而立之年,三十岁的女人,正是风花雪月的大好年华,聚遭大故,孤衾独守,她怎甘孤孀的冷清岁月,守节几个月后,便难耐房中的寂寞,往往借商议国事为名,召吕不韦进宫。

      他两人本是夫妻,如今正好再续前盟,以娱其性,而吕不韦也自恃功高,秦王政就是他的亲生儿子,出入宫帏,因而无所顾忌。赵姬身边的宫女,都是他的心腹,况且这等事情干系重大,谁敢信口嚼舌,自然是见如未见,闻如不闻,一个个守口如瓶,瞒得填丝密缝,若如无事。

      墙再高也没有不透风的,赵姬和吕不韦的讯息早已在宫内外尤其是长安街头传开,人们当作特号新闻,相互传播,并且加油添醋,说得丑陋不堪。

      这时,秦王政仅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年,由于热心政治,虽然情窦已开,但还不解其中的底细,也就没有多介意。待到成蛟被杀,他也看到了樊于胡所写的檄文通告,心里有所震动,从此也就对吕具有戒心。

      吕也有了警觉,秦王政聪颖过人,且性格跋扈,又身居王位,万一……于是也就有所收敛,不敢擅自进宫。

      怎奈赵姬寂寞难耐,欲火难禁,经常在夜间派人召他进宫取乐。吕则有难言之苦,但又不便向赵姬说明,每来召令时便借故推辞。尤其是李斯、尉缭相继总绾朝政之后,便更为警惕,但又不甘就此潜伏,于是在一次与赵姬私通之后,把心中的想法告诉了赵姬,要她向秦王政提出,秦国的事,应该让秦国人来管,李斯、尉缭等人是别国的人,难以信任,建议为了巩固秦国的政权,将他们逐出为好。

      秦王政碍于母命,加之觉得这话听来也有一定道理,于是下旨驱逐客卿!

      这时,李斯上了一表,即著名的《谏逐客书》,书中从秦国之所以能兴盛,究其源都是先王引进了别国的人才,以秦孝公之能振兴秦国,是重用商鞅,崦商鞅则是魏国人;秦惠王也中兴一时,其原因是重用了张仪,张仪以远交近攻的联横之计,粉碎了六国的合纵这计,并征服了巴蜀、三川等地,扩大了秦的领土,增强了秦的实力,而张仪却也是魏国人。以此看来,一个国家的振兴,关键是启用人才,而不在乎人才是外国人不能为用,如果如今把客卿逐走,这些客卿都有才干,且是些非等闲之才,而一旦这些人才都为别国年有,则别国当兴,而秦国危矣!

      这封书论据有力,掷地有声,故打动了秦王,收回了成命,秦王政不愧是一个政治家,能闻过则改,改利于行,这一着挫败了吕不韦的阴谋。

      但赵姬不苦遗孀的孤独,不耐宫帏的寂寞,况且自己又正在壮实的年华,她觉得她不应受什么礼教的束缚,什么周公之礼,女人以贞节为首,狗屁!男人是人,女人也是人嘛,为什么男人拈花惹草是有本领,招人羡慕,而女人追求性爱就是大逆不道;她为秦国的振兴,为儿子赢政的继承王位,出谋划策,费尽心机,她付出了代价,她如今贵为皇太后,是皇帝的母亲,比皇上还要尊贵,她不该受人约束,应该让自己得到一切享受。

      一日晚餐,她特命秦王政侍宴,酒酣之际,不由说诛成蛟是为了巩固你的王位的目的,接着还说了许多为这个国家的振兴所呕心呖血作出的贡献。

      秦王政听了也不由毛骨悚然,觉得这位母后,非寻常的女人,心狠手辣,是个了不起的政治家,不可等闲视之。因之,也开始注意了她的行为,派了心腹宫女,把赵姬平日的言行,及时向他汇报,真是青出于蓝,青胜于蓝。

      这位赵姬虽已身居皇太后,由于养尊处忧,兼之三四十岁年纪,正是徐娘半老,精力旺盛之时,俗话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人们性欲在这个年纪最强盛。

      饱暖恩淫欲,这话是千真万确的,这位皇太后对性的要求更是如火如茶,她累召吕不韦,而吕又感到危机四伏,兼之,他自己已年过五旬,精力也有限,禁不住连宵戕战,于是想出一法,私拟荐贤自代。

      凑巧咸阳市上,有一无赖之徒,名叫缪毒(读涝矮),阳道壮伟,有一次,戏制一桐木小车,不用手力,但用那阳特儿插入轮轴,那小车的轮轴居然能活动自如,人见之咋舌摇头,当作特号奇闻传于街市,他也倚此在市上炫耀其技,以欲钱财,他反正是市井无赖,不知羞耻为何物,父母打发他特有的本钱,以此技能谋取钱财到处招摇过市。

      这一日,他正好在一小巷脱去下衣露出那玩物儿玩弄转动桐木小车轮轴之技,围观者笑得前仰后合,拍手称快,恰好吕不韦微服巡得见,立即把他加以淫秽之罪,押入府中,然后引到私密告皇太后正需要你这样的男人,你若进宫定为太后所宠,那时荣华富贵,享之不尽,问他是否愿意?

      这缪毒本是市井小人,有此机会,正求之不得。于是吕不韦一方面进宫密奏太后,一方面出具告示,说缪毒是淫邪之徒,有伤风化,当处宫刑,拔其须眉,作为太监,进宫陪侍太后。

      缪毐进宫叩见太后,赵姬立即斥退左右,引登卧榻,实地试验,果然其坚硬无比,久战不疲,遂其心愿,这是她平生中第一次得到性的满足,惹得这位太后乐不可支,如获至宝,从此朝朝暮暮,我我卿卿。

      过不多久,皇太后竟怀孕了,太后系遗孀寡妇,私下怀孕,可非儿戏之事,于是立即密召吕不韦进宫,密商对策,不韦进言,只说太后凤驾欠安,宜离咸阳京都,居外静养,离了皇宫,那时天高皇帝远,一切便于处置。

      赵姬觉得此计甚好,于是向秦王政说明此意,这时秦王政已有二十三岁,经过十年来的总理朝政,也有了一定的处事能力,对一切军国大事,动辄请示母后,也有所厌烦,太后一提示这一要求,当然同意,立即吩咐太监总管及内务大臣办理此事。

      赵姬虽然瞒着儿子,与缪毒一起,能满足生理上的需要,但对秦国的未来,仍然挂心,一再叮咛,先王制订的远交近攻的战略,仍要坚定地执行,这六国之中,唯韩最弱,先灭韩,再灭魏,次灭赵,燕国离秦最远,放在最后歼灭,这吞并六国之计不可乱套,要依次而行。

      秦王政也觉得母后言之有理,表示一定按此方针执行。赵姬在临离京时又一再嘱咐,要吸取周朝的教训,废分封制为郡县制,把政权集中于中央,便于控制全盘。这种政治见解,确是高人一等,为我国几千年来的中央集权奠定了基础。

      为了让太后安静地调养,在距咸阳西北二十里处另建了一座幽静而华丽的雍宫,耗费巨资,竣工神速,真是天上神仙府,人间帝王家。这座皇太后别墅,环境清幽建筑别致,太后入宫只觉神怡心爽,宛似登仙。

      赵姬看了十分满意,她带着贴心的宫女和缪毒同往居住,从此任她赏心乐事,无拘无束,悠哉悠哉。而吕不韦也就放下了一个心头的沉重拊包袱,朝中大事,一律由李斯等人负责,自己住在相国府中,终日由年轻貌美的姬妾陪着饮酒作乐,安享人间富贵。

      那太后与缪毐到了雍宫,更加无所忌惮,俨然正式夫妻,朝欢暮乐,尤其夜间把个皇太后撩拨得颠倒神昏,其乐无穷,这无异从空掉下一件无价之宝,她认为这才是人生最佳的欢乐,因而对缪毐倍加珍爱,这个市井无赖,一下子变成了人间神秘的新贵。

      不久,这位皇太后生下了一个男孩,又过了三年,赵姬行将五十,但青春不减,月事如常,情欲不退,却又生了一个男孩,自当密雇家庭褓母抚养,皇太后对宫娥侍女等一再宣布,谁要是走漏风声,当即处死并诛灭九族!

      皇太后一连生下两个私生子,贴身太监原是野男人,这样的宫庭丑闻谁敢乱说?然而,秦王政非等闲之人,他暴戾阴险,自然叫密派的心腹侍臣密报消息,被密派的心腹宫女对此事左右为难,隐而不报吧,欺君之罪要杀头,密报吧,这是皇帝的亲生母亲——皇太后,自古家丑不要外扬,想来想去,还是为尊者讳,稳口深藏舌,求个平安无事。

      这桩丑闻,尽管秘密,然而终于透漏了风声,秦王政首先是将信将疑,认为母后不可能做出这种败俗伤风的丑事,加之他所有的精力正全部放在吞并六国的宏图伟略上,兼之,家丑不可外扬,何况是皇家丑,丑了寡人丑了国,对这件事只好装聋作傻,忍而不发。

      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俗话说:“天高不为高,人心第一高”,这缪毐见自己深得太后垂爱,又一连生了两个男孩,知道以后万一太后去世,秦王政一定饶不了他,于是暗地里起了篡位之心。

      首先,他要太后命秦王政给他封侯。太后当然同意,以缪毐侍奉有功为名,下懿旨一道要秦王政封他为长信侯,并加封为太原郡国,宫廷总管,凡宫中的车马衣服、苑圃驰猎等事,全由缪毐掌管。

      这下,他的威势日增,他也用钱收实人心,培植党羽,渐之,他的野心膨胀,便与太后私下密谋,欲除秦王政,让缪毒所生之子,继位为君,由太后垂帘听政,这太后色迷心窍,居然也就同意,于是缪毒大肆发展亲信党羽,阴谋发动政变。

      小人得志,往往忘乎所以,一日,他与朝里的王公贵臣饮酒,喝得酩酊大醉,其时,因猜拳赌酒互相引起龃龉,于是彼此引起口角,缪毒依侍皇太后的势力,目中无人,他对着那位大臣嗔目大骂道:“你算什么东西,敢顶撞老子?我乃秦王假父,你有眼无珠,不识高下,今后这大秦天下,都得听老子的。”

      这些贵臣听了,旋即禀报秦王政,云缪毒有谋反之意。秦王政已在位九年,年已逾冠,血气方刚,听到这话,不啻火上加油,再密派亲信使臣,赶紧查明事情真相。

      这缪毐也是活该气数已尽,自寻死路,本来这件事秦王政早有耳闻,但碍于家丑不可外扬,尽量隐忍。这下既已捅穿,他不认真对待就不好说话了。

      这般被密派的使臣,本来就看不惯缪毒这无赖的狐假虎威和不可一世的行为,这下来了这样的机会,正中下怀,秦王政切齿交待他们:“务必查明真相,若隐情不报,经朕查出诛灭九族!”

      诛灭九族,谁不害怕?这秦王政说话可是不打折扣的,他们潜入雍宫查明,缪毐确非阉人,确与太后私通,所生两个男孩也是事实。

      秦王政听过汇报之后,气得咬牙切齿,毛发竖立,当即下令逮捕!缪毒也得知消息,不甘坐以待毙,于是矫太后之命,发动禁军抵抗,毕竟禁军人数有限,秦王派去率军缉捕缪毐的是昌平君,此时昌已被授封相国,他率领大队官兵围剿抵抗的禁军宣布缪毒的罪行,禁军听了当即溃散,单剩缪毒面余死党,趁机突围潜逃。

      秦王政下令全国搜捕,并悬赏若活擒来献者,赏钱百万,携首来献者,赏钱五十万。

      官兵们见了重赏,便踊跃追捕,结果在好峙的地方,将缪毐并贼党等二十余人生擒送往京师请赏。缪毒被解到京师,以谋反罪,处以五马分尸,其余二下余名贼党全部骈诛,并且诛灭三族!

      秦时的刑罚是十分酷烈的,这缪毒因小人得志,酒后狂言,招致这等酷刑,确也可悲!

      缪毐服刑,秦王政又下旨发兵包围雍宫,搜出太后私生的两个儿子,当场捕杀,此外把太后驱往苻阳宫,派禁军监管,不准自由!

      吕不韦引缪毒入官,串通作祟,淫乱宫帏,法应连坐,姑念相秦多年之功,功罪相抵,免去一死,褫去相国职衔。勒令迁往河南地方居住。

      秦王政这一措施,不免引起朝中一些老臣宿将的不安,尤其王剪、白起、蒙恬等人,认为他此举不当,但又深知秦王政生性暴戾,他们自己不便出面,怂恿其他臣子上书直谏,请迎还太后,顾全国体。

      秦王政生得黄蜂鼻子,长眼睛,说话声如狼虎,眼睛看人时神光莫测,是个刻薄少恩的人物,他一阅谏书,火上加油,怒上加怒,当即命处谏官死刑,并榜示朝堂,敢谏者一律处死!出榜后,也还有几个不怕死的,继续上书劝谏,结果徒落得自讨没趣,脑袋搬家这次总计为此事直谏被杀者,有二十七人。

      为谏劝秦王政宽恕迎皇太后被杀了这么多的人,偏又冒出个不怕死的齐客茅焦,他跪伏金殿以死请谏。秦王政大怒,命卫士设油锅支立,将锅里之油烧得翻腾滚沸,欲将茅焦丢下烹焦。

      不料这个茅焦丝毫也不畏缩,他举步直往油锅近旁,纳头再拜说道:“臣闻生不讳死,存不讳亡,讳死未必得生,讳亡未必不死,生死存亡的道理,为明主所乐闻,现在不知陛下愿听否?”

      秦王政听了,以为他别有高论,不关皇太后的事,也就改容相答道:“容卿道来。”

      茅焦见秦王怒容稍敛,便正色朗声说:“臣闻治天下以仁德为先,以德服人者昌,为力服人者亡,治天下者民心为重。陛下今日行同狂悖,失去君王的理智,裂假父,捕杀同胞二弟,驱走仲父,软禁母后,残杀谏士,就是最残暴的桀商纣,尚不至此!天下不明真相的,听了此事都会指责陛下残忍过人,而这事的真相却又不便向天下公开,明智者应将此事巧妙隐散,为尊者讳,这是古人早就教导了的。如果陛下继续将皇太后软禁,这无异张扬其事,引起天下军民人等异议,如果六国以此事为由,合力抗秦,各国若天下人等齐力反对你这不认生母的暴君,我看天下的得失很难预料。”

      说罢,他脱去外衣,就往油锅里跳,在旁的王公大臣一个个吓得面如土色,为之惋惜,不料秦王政赶忙下座上前扯住,并且当面认过:“爱卿,你敢如此当面骂孤,好胆识,朕佩服!谢你一片直言。”

      当即奖赏黄金百两,加封上卿,撤销了软禁太后的命令并亲往雍城向母亲陪罪,赵姬也自知理亏,只好忍住心头之痛,母子和好如初。

      而吕不韦定居河南之后,各国都知吕相秦多年,颇有才干,都纷纷写信和派人请他去主持国政,以便抗秦,秦王政闻听此讯,亲写一信质问他:“君于秦究有何功?得封国河南,食邑十万户?君于秦究有何亲?得为仲父?今可率领家属迁居蜀中,毋得逗留!”

      吕接此旨,长叹数声,他想若将真相全盘托出,事属暖昧,确实不便明言,秦王政生性暴戾,皇帝的面子比黄金贵万倍,我若说出实情,说不定会受极刑之苦,于是绝望了,狠心饮鸩自尽!临死时他还喊了一声:“赵姬,你好保重,我先你一步走了!”

      赵姬闻听吕不韦死讯,恸不欲生,但又不能自尽以殉,她想起与吕当初一见如故,想起他救拔自己于风尘,想起与他已往的恩爱……千丝万缕,不由肠寸裂,自此每日以泪洗面,默语寡言,在悲苦中苟活了三四年终于抑郁而死。这样一位妓女出身的女政治家,由于律已不严,招致了个悲惨凄凉的晚年。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