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赵高传:秦朝历史上影响颇大的人物

  • 发布时间:2017-05-25 22:45 浏览:加载中
  •   在中国第一皇帝秦始皇身边,有一个在秦朝历史上影响颇大的人物——赵高,他因“通狱法”受到秦始皇的宠信,又因是十八皇子胡亥的师傅而得宠秦二世。此人阴险狡诈,贪婪成性,曾位居宦官之首而跋扈朝廷,也一度指鹿为马逼杀秦二世。他专权用事,刑政苛暴,导致了秦末农民大起义,加速了秦朝的灭亡。

      一

      赵高(?一前207年),原籍赵国,是赵国王族远支族属。后来赵高之父犯了罪,被判处宫刑,赵高弟兄数人也一律处以宫刑在秦国王宫做了奴隶。受到腐朽官场尔虞我诈的熏陶,他幻想有朝一日自己也能出人头地,成为一个权倾四野的太监。为了实现这种野心,他施展察言观色、见机行事、阳奉阴违的本领,以骗取主子的信任。秦始皇十分重视法制,赵高为了投其所好,便开始钻研法律。不久他熟悉了许多案例。秦始皇听说赵高能力强,精通刑狱法令,便提拔他担任了中东府令,兼行符玺今,这样,赵高便从太监群中摇身一变,成了掌管皇厩车马和能自由出入宫廷的官吏。秦始皇非常宠爱小儿子胡亥,赵高便挖空心思、千方百计去接近、讨好胡亥,很快取得了胡亥的欢心。后来,秦始皇就让他教十八子胡亥决断讼案,赵高心中更是有说不出的高兴,每日与十八子共起居,处处依从他,既赢得了胡亥的信任,也博得了秦始皇的好感,为他后来进一步教唆、利用和控制胡亥奠定了基础。

      秦始皇在统一天下之后,为了耀武扬威,加强对全国各地的控制,便亲巡天下,游览四方。在出巡的过程中,需要带大批的卫士,赵高作为主管皇帝车马乘的“中车府令”,自然在随行之列。为了取悦秦始皇,每次出巡他都安排一支庞大的车队,并要求各地贡献、进奉各种名贵特产,赵高利用这个机会,也大发奇财。公元前210年,秦始皇出游会稽(今浙江绍兴),后又沿海北上到琅邪(今山东胶南),随从的有丞相李斯、赵高。始皇有二十多个儿子,大儿子扶苏为人忠厚、性情耿直,有几次直言劝谏皇上,被派遣到上郡监督军队。小儿子胡亥长于声色犬马,善于迎合父亲,处事谨慎而不冒犯,备受始皇宠爱。他要求从游,皇上答应了他,其他的儿子都没有跟随出游。秦始皇出游到沙丘(今河北平乡),突然身染重病,且病情越来越严重。为了安排皇位继承问题,他命令赵高写诏书给公子扶苏:“把军队交给蒙恬,与灵枢在成阳会合,并参加葬礼。”诏书封好后还没来得及交给使者,始皇就去世了。

      心怀叵测的赵高认为时机已到,就进一步施展自己的伎俩。赵高深知,扶苏是个有本事的人,又依靠蒙氏兄弟,一向厌恶他贪暴卑劣的人品,一旦扶苏即位,他又将陷入贫困卑微的生活中去。人生在世,卑贱是最大的耻辱质困是莫大的悲哀,现在正到了改变自己命运的关键时刻。于是赵高暗自定下一个阴谋:扣下秦始皇给扶苏的遗诏,篡改玺书的内容,乘机拥立胡亥为太子,借以攫取更高的权势、地位和财富。

      鉴于皇帝在外地驾崩,当时又没有正式确立太子,老成持重的丞相李斯,封锁了皇帝去世的消息,急速赶往成阳。他们把秦始皇的尸体放在一辆可以调节温度的车子里。每日照常按时送水送饭,并让一个太监坐在车子里,批阅答复大臣们的奏章。当时的做法是基于惧怕天下人知道真情后发生动乱,也担心众皇子争位,但赵高却利用这一时机施展了阴谋。

      赵高扣住秦始皇给扶苏的诏书,密谋劝胡亥篡夺皇位。胡亥本是一个缺乏能力、胸无大志之人,虽也有继位的野心,却深怕驾驭不了局势,显得有些犹豫。赵高便旁征博引地进一步诱惑胡亥:“始皇死了,诸公子及蒙氏兄弟又都不在身边,大权掌握在你我及丞相手中,一切安排都取决于我们三人的意志,我们愿意协助你。你难道不明白统治别人和被别人统治、制服别人与受别人制服是不能同日而语的道理吗?自古以来,要做大事之人,不能拘泥细端,不能贻误时机。我听说商汤、周武王杀了他们的君主,天下人都说他们是仁义的,卫国的君主杀了他的父亲而自立,大家都称颂他有道德。”在赵高的纵容下,胡亥答应了,赵高又去找丞相李斯商议。李斯本是一介平民,年轻时在楚国曾做过“郡小吏”。司马迁《史记·李斯列传》中记载了这样一件事:李斯在厕所看到老鼠吃人粪,老鼠一见到人和狗就被吓跑。以后他在仓库里看到老鼠偷吃粮食,老鼠很自在,也没有人去管,他通过这两次观察,深有感慨地说:“人之贤不肖,譬如鼠矣,在所处自身。”正是追逐名利的雄心使他步步高升,位至丞相。赵高见到李斯后,很快就把话挑明:“君自料才能比得上蒙恬吗?功劳比得上蒙恬吗?深谋远虑比得上蒙恬吗?德望比得上蒙恬吗?和扶苏的交情比得上蒙恬吗?我赵高入宫二十多年,从没有见过秦朝功臣和退位的丞相,有封地传给子孙的。如果长子扶苏即位,必用蒙恬为相,到时你不过是落个只身还乡。以我看,不如立胡亥。”赵高这一席软硬兼施的话很奏效,李斯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终于向赵高屈服了,长叹一声:“我愿意一切听从你的安排。”

      赵高、胡亥、李斯三人的思想统一后,便进一步策划。他们假装接受了始皇的诏命“命令丞相立胡亥为太子”,另外又造了一份遗诏“我巡视天下,祈祷各山诸神,以求延长寿命,现在扶苏与将军蒙恬率领几十万军队驻守边疆已经十几年,未能开疆拓土却损失士兵很多,没有任何功劳,反而屡次上书诽谤我的方策,因为不能解除监军职务回来做太子,日夜怨恨,扶苏为子不孝,赐剑自杀,蒙恬为臣不忠,赐死。”诏书封好后,使者送于公子扶苏。扶苏为人忠厚,见父皇诏书,大哭一场,自杀身亡。蒙恬怀疑有诡计,不肯自杀,请求复诉,于是被革职囚禁在阳周的监狱里。

      二

      太子胡亥在赵高和李斯的拥立下顺顺当当地坐上皇帝的宝座,被称为秦二世。赵高一跃而为郎中令,全面掌管宫中警卫,成了胡亥身边最亲近的决策者。按照朝中的传统,皇帝每天要几次视朝,听取大臣们的奏事,还要审阅许多奏章,作出批示。这一切直接关系到国家的治乱安危。胡亥这个只知贪图玩乐。胸无大志的皇帝,没过多久便受不了这个重压,便让赵高替他处理朝政。赵高迎合胡亥好玩乐的癣好,每天进献歌伎、舞蹈、鹰犬等寻欢作乐,矫旨让各地的郡守县令进奉各种花石树木、珍器古玩,唆使胡亥又沿着当年始皇东巡的路线出巡,表示继承始皇的遗志,结果,这支队伍“弥山遍谷,辇道相属”,竭尽穷奢极欲之能事。

      孟子日;“上有好者,下必有甚焉者矣。”秦二世饰游观而穷侈靡,赵高更是下效上行,凭借权势到处横行,明夺暗抢,盘剥聚敛。凡老百姓家中有一草一木被看中,全部指明强取,甚至不惜拆墙拆屋搬运,如有违抗,即以对皇帝“大不敬”来治罪,无数人家为此而倾家荡产。他却用搜刮来的民脂民膏大肆挥霍,纵情享乐。他在成阳城里大修第舍,富丽堂皇,极为奢华,金银财宝。奇珍异物,堆满房舍。在成阳城外广置庄田,修筑园林。

      胡亥曾问赵高:怎样享尽人间的荣华富贵,而又能永远统治天下?赵高为了达到独揽朝政的目的,趁机向胡亥提出“灭大臣而远骨肉”的办法,消除异己。首当其冲的便是与他素不相合的蒙氏兄弟。蒙恬、蒙毅两兄弟,在始皇时期深受宠爱,蒙恬在外任军事要职,蒙毅在朝内出谋献策,人称忠信大臣。赵高曾犯过罪,当时蒙毅理内事,依法判了赵高的死刑,革除了他的宦籍,后来始皇因为赵高平时办事尽力,便赦免了他,恢复了他的官爵。赵高因此对蒙氏兄弟怀有刻骨之恨,同时他也惧怕蒙氏兄弟再次执掌大权,就对胡亥进谗言:“我听说先皇帝要册立你为太子已经很久了。只是蒙毅一再劝阻,他明明知道你贤明而拖延不让册立太子,这就是对你不忠,而且迷惑先帝。依我之见,不如把他杀了。”胡亥同意了,将蒙毅囚禁在代县,后来又以莫须有的罪名杀了蒙毅。接着秦二世又派遣使者到阳周,对蒙恬说:“你的过错很多,而你的弟弟又有大罪,按照法令要连累到你。”蒙恬对使者说:“从我的祖先到子孙,在秦国立功立信已经三代了,如今我统军三十万,身虽受囚禁,但凭我的势力完全可以背叛朝廷,然而我知道必死也要遵守节义的道理。”并用历史事实,极力劝谏秦二世。使者说:“我只是奉诏,对将军执行刑法,不敢把将军的话告诉皇上。”蒙恬深深长叹一声:“我什么时候得罪了上天,要无罪而被处死啊!”吞毒药自尽了。

      蒙氏兄弟死后,赵高感到压力小多了,便把谋杀的锋芒转向在朝的大臣和诸公子。死于赵高阴谋毒计之下的无辜者究竟有多少人,史书没有详细记载,其中有十二个公子被杀头,十个公主被车裂,“相连坐被杀者不计其数”。

      秦二世在赵高的唆使、怂恿之下,横征暴敛,暴虐无道。如大修阿房宫,又要修筑直道和驰道。赵高为了堵塞群议,防止胡亥与其他人接触,以利于他进一步把胡亥当做傀儡和篡夺皇位,就劝秦二世说:“皇帝天子的尊贵在于使大臣只能听其声音,而不能睹其容。”心无主见的胡亥采纳了他的意见,从此深居禁门之中,与赵高密决各种大事。

      尽管如此,还有一人常使赵高感到不安,这便是李斯,因为他知道沙丘之墓的内幕。如果不除掉李斯,这一阴谋随时都有泄露的可能。李斯的存在,也同样成为他攫取一切权力的障碍。而李斯,也对赵高的日益骄恣不大服气,久而久之二人的矛盾不断加剧。除掉李斯就在赵高的谋划中日益突出。

      时至秦末,统治阶级的腐败虐政,官吏的苛捐杂税,豪强的敲诈勒索以及无数的旱灾、水涝等灾难,使生产遭到严重破坏,把广大劳动人民逼向了苦难的深渊,爆发了我国历史上第一次全国农民大起义——陈胜吴广起义。六国旧贵族也乘机纷纷而起,与农民起义相呼应,到处是反秦的战火。李斯非常焦急,总想找机会与胡亥商议,怎奈胡亥钻入深宫,连面也见不到。赵高听说李斯想见二世,假装关切地找李斯说:“现在关东的强盗越来越多,陛下不发兵剿灭他们,却忙着修阿房宫,打猎游玩,你为何不劝谏一下呢?”李斯说:“我很早就想找陛下说说,但陛下深居宫中,不坐朝廷,想说不能说,想见没机会啊。”赵高答应给李斯引见。于是赵高故意在胡亥拥娇妻、挽美妾、狂歌乱舞到兴致最浓的时候通知李斯,李斯一听,慌忙赶去求见,却被拒绝。一连几次都是这样,这一来把二世激恼了:“平常我有空时丞相不来,我正玩得高兴,他却偏要来奏事,岂不是和我过不去吗?”赵高乘机诋毁李斯,说他纵容其子李由与陈胜结好,密谋造反。

      李斯看穿了赵高的诡计,上奏书揭发赵高:“赵高本是个卑贱的人,不懂得道理,贪心不足,求利不止,地位权势仅次于君主,私欲极大,很危险。”同时进谏皇上,减轻劳役赋税,停修阿房宫,以息民怨。他的这些进谏,胡亥不仅不听,反而为赵高辩解:“夫高,以忠得进,以信守立,朕实贤之。”在赵高的挑拨下,李斯被囚禁监狱,后被判处五刑,在咸阳市执行腰斩示众。李斯的父母、兄弟、妻子三族之人也都被诛杀。

      三

      李斯死后,秦二世封赵高为丞相。秦朝政治几乎都在赵高的把持下,朝廷上大小事情,常由赵高一人决定。他的威权一日盛于一日,吹牛拍马的人便蜂拥而来。赵高家中,从早到晚,车水马龙,冠盖如云,来来往往的富翁大贾,更是不绝于路。他利用手中的职权,一方面对关系国计民生的各项经济事务横加干涉,侵夺民日,操纵赋税,控制国库……无非是借公肥私。另一方面又鬻官卖爵、聚敛厚财。当时形成的风气是官由贿成,而且贿赂必须丰厚,贿少则不成。赵高不仅将自己的弟弟赵成、女婿阎乐等人委以要职,而且把和他经济往来多的许多商贾之人也委以重要官职。几年的时间,赵高就成了财富难以计数的富翁,其爪牙也大发横财,国家的财力却日趋薄弱。

      同所有阴谋家、野心家一样,赵高的权欲和贪欲是无止境的。秦二世三年(前207年)夏,项羽在巨鹿击败秦军,俘虏了王离,章邯投降。八月,赵高密谋造反,怕群臣不听使唤,于是便设法试探虚实。他把一头鹿献给二世,说这是一匹马。二世笑着说:“丞相你错了,怎么指鹿为马?”赵高于是就问大臣是鹿是马。众大臣慑于赵高的权势,多数回答是马,也有人回答是鹿。赵高把说鹿的人暗暗记下,假借罪名予以惩处。从此,大臣都看赵高的眼色行事。秦二世见赵高指鹿为马,非常吃惊,以为自己神经错乱,便把太医找来占卜在赵高的授意下,太医要秦二世住进上林苑斋戒,后又移居望夷宫,天天游玩打猎,不问政事。

      赵高看看时机已到,就与他的弟弟郎中令赵成、女婿成阳令阎乐一起谋划杀死胡亥的计划。他们乘望夷宫守备不严的时候,由赵成为内应,阎乐率兵闯入宫中。阎乐杀掉卫令和警卫士兵,直逼胡亥的卧室。胡亥在慌乱中指挥左右反击,但没有一个人敢出战,侍卫纷纷逃散。只有一个年小的宦官没有离去,胡亥焦急地说:“你为何不早告诉我赵高要谋反,以致有今天?”宦官惶恐地说:“正是因为臣下不敢说,才活到今天,倘若臣下早说了,现在已经不能跟随陛下到这里了。”阎乐提着剑闯了进来,指着胡亥说:“你骄恣无道,诛杀无辜,天下人都反对你,你自己看着办吧!”胡亥对赵高还存有一线希望,拱手问阎乐:“可以让我见见丞相吗?”阎乐回答:“不行!”胡亥又问:“我愿让出天子,给我一个郡为王,可以吗?”阎乐理也不理。胡亥又请求:“那么万户侯?”阎乐仍不允。“或者让我跟妻子、儿女做普通老百姓?”阎乐说:“我是接受丞相的命令,替天下人杀死你,你的请求虽然多,我也不敢向他汇报。”胡亥这才意识到末日来临,在阎乐的威逼下,抽剑自杀。时年二十四岁,做了三年的皇帝。

      二世死后,赵高随即抱上皇袍上殿,想做皇帝,然而大臣却无一人前来祝贺。赵高无奈之下,不得不立胡亥侄子子婴为秦王。子婴心里十分明白赵高的险恶用心,知赵高此举,无非是为了掩人耳目,日后必定夷宗室而自立,因此也制定了铲除赵高的计划。

      原来赵高要子婴斋戒五日后正式即王位。等到斋戒的期限到了,赵高便派人来请子婴接受王印,正式登基。可是,子婴推说有病,不肯前往。赵高无奈只好自己亲自去请。赵高一到,子婴遂令埋伏在斋戒宫殿里的卫士刺杀了这个坏事做绝的贪宦赵高,并诛杀赵高家三族。臣民闻赵高已死,都争相走访庆贺。

      赵高入秦宫二十多年,依靠弄虚作假屏权不止,贪欲不足,终得报应。他通过发动两次宫廷政变,陷害了无数无辜,加速了秦朝的灭亡。他扰乱了秦朝正常的政治制度,首开了宦官专权的先河,同时他也以颠倒是非、混淆黑白的“指鹿为马”的始作俑者被永远地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世世代代遭人唾骂,遗臭万年。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