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始皇之母子楚夫人是个什么样的人?

  • 发布时间:2017-03-13 00:28 浏览:加载中
  •   子楚夫人(姓薛,名称薛姬,秦始皇的生母)在秦朝具有重要的地位。她的身世经历,是历朝历代后妃宫闱历史的创始者。

      秦昭王四十二年(前265)秦昭王的孙子,太子安国君柱的儿,14岁的异人被送到赵国做人质。赵国都城邯郸当时是一座繁华的大城市。酒楼、妓馆,富商大楼和达官贵人,风流公子和市井无赖进进出出。

      在这些风流豪客中,有来自卫国濮阳的大商人吕不韦。吕不韦决心不像父亲那样铢积寸累地捞取财富,他要做一本万利的大买卖。有一次,他问父亲干农活耕田能获利几倍。父亲说大约十倍:又问贩卖珠玉珍宝能获利几倍,父亲说大约百倍;他又问先用金钱收买和操纵一个国君。再从中牟利,能获利几倍,吕不韦的父亲目惊口呆。心慌马乱。吕不韦怀着政治野心来到邯郸,灯红酒绿没有磨耗掉他的壮志。他终于发现异人正是他理想的人选。

      吕不韦对异人说:“你的母亲不受你的父亲安国君的宠爱,他宠幸的是华阳夫人。但华阳夫人没有生下儿子,按制度,要立哪位夫人生的儿子为嫡长子,看来华阳夫人起着决定性作用。”异人点了点头,吕不韦又笑着说:“现在,你有20多个兄弟,而你年龄居中。一旦你的爷爷去世,你的父亲安国君继位,你是不能被立为太子。”

      吕不韦又说:“我同情你的一处境,愿意倾尽家财供你享用,供你上下打点。”异人眼噙热泪说:“如果我在您的资助下能够当上秦王。我愿意与你共享富贵!”吕不韦见异人有派头能干大事业。于是,首先出钱,让异人阔绰起来。然后,便携重金来到秦都咸阳,首先见到华阳夫人的弟弟阳泉君,请他引见华阳夫人。

      吕不韦对这位美貌的妇人说:“您的丈夫安国君不久便继承王位,最有希望被立为太子的便是子俣。而子傒的生母与您积怨最深,对您来说是件不幸的事。”“现在赵国当人质的异人,十分恭顺。她的生母夏氏不讨安国君欢心。如果您认异人为儿子,劝安国君立之他为太子。异人一定对您感恩戴德!”

      吕不韦带来的珍贵钱物都献给华阳夫人。华阳夫人劝安国君把异人从赵国招回来。就在这时,秦始皇的生母闯进了吕不韦和异人的世界。华阳夫人是一位姿容艳美且又能歌善舞的女子,被吕不韦视为至宝,她生活在邯郸。一天,她对吕不韦说自己已经怀上了吕不韦的孩子。

      思维敏捷的吕不韦便有了一个离奇的计策。他让华阳夫人打扮得风姿绰约,便请异人来府上饮酒。异人经不起这位女子的撩人风情,便诚恳地请求吕不韦把她赠给自己。吕不韦起初显得十分生气,沉思了一会儿。便诚挚地说;“我已经为你倾家荡产了,还吝惜一个女人吗?”

      秦昭王四十八年(前259)一月,她生下一个婴儿,秦国国君姓赢,便取名叫赢政,又因为生在赵国,而赵秦两国有着共同的祖先蜚廉(蜚廉一子恶来为秦之先人。一子季胜为赵之先人),便称赵政,他就是秦始皇。

      异人在昭王五十年(前257),在吕不韦的大力帮助下。终于回到咸阳。华阳夫人认他为儿子,改名子楚。华阳夫人有着楚国贵族的血统,而她的儿子及其母亲(暂称为子楚夫人)却被这两个政治野心家抛在邯郸。

      昭王五十六年(前251),昭王病逝。太子安国君柱即位。为秦孝文王。但是。这位苦苦等待了几十年的秦王刚即位3天便猝然而死。于是,太子异人即手楚即位,是为秦庄襄王。他首先授吕不韦丞相之职,封为文信侯,以蓝田。(今陕西蓝田县)12个县为食邑,后改为食河南洛阳10万户。然后派人将还在邯郸的子楚夫人和赢政接回泰国。

      子楚离开邯郸后在6年多的时间中,秦始皇母子备尝艰辛。秦赵的关系不时恶化,秦始皇母子也时常有性命之虞。生存,或许是风情难抑,子楚夫人便与邯郸的一个颇具男子汉魅力的青年嫪赛暗中结合。

      吕不韦初步实现了政治抱负开始独断国改,并全身心地投入。子楚夫人回秦国时。带来了嫪毐但她仍钟情于吕不韦,却遭到吕不韦的冷遇。年仅35岁的庄襄王在三年(前247)五月,去世。太子赢政即位。是为始皇帝,子楚夫人便成为事实上的皇太后(当时尚无皇太后的称谓)。

      13岁的赢政当了小皇帝,又加封吕不韦为“仲父”,这是应吕不韦的请求。吕不韦获得“仲父”的称号。是要始皇像桓公支持和信任管仲那样对待自己。事实上,从公元前246年至前237年这10年间,吕不韦是秦国的大政方针的操作人物。

      始皇太后子楚夫人被安置在渭河以南的甘泉宫里。这位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欲火中烧。吕不韦处理完朝政。便来到甘泉宫,肆意淫乐。政治野心颇大的吕不韦没有沉湎于女色,他决定摆脱子楚夫人对他的无休无止的纠缠,把精力用到秦国的富强和兼并事业中去。他又想到了嫪毐,他想让此人代替自己满足她的欲望。

      吕不韦先指使嫪毐故意犯错,再给他施以假腐刑。让他冒充宦官。这样,便得以完善的男人来侍奉太后。不久,吕不韦却后悔起来了。嫪毐的势力开始膨胀。子楚夫人封他为长信侯,封地在山阳。不久,又将河西的太原郡封给他。嫪毐非但不感谢吕不韦的引荐,反而与吕不韦分庭抗礼。他广召门客,拥有家僮数千。朝臣中的不少趋炎附势之徒纷纷从吕不韦的周围脱离,投靠了嫪毐。

      嫪毐的骄横不法及其与子楚夫人的丑闻,首先引起赢政的强烈不满。有一次,黄河的鱼西上渭河,河水又不断泛滥,致使鱼上平地。赢政大吃一惊,按阴阳五行学说。这是一种可怕的征兆,“鱼属阴类,臣民之象也”,它们上岸,岂不是象征着臣民要反天吗?赢政首先嫉恨起嫪毐来。

      嫪毐纵淫有术,竟让偌大年纪的子楚夫人在两年内生下两个孩子。这事毕竟不宜张扬。所以早在怀孕之初,太后就主动从咸阳迁居雍城大郑宫,以避入耳目。

      赢政这年22岁,按奏国传统,要独立施政了,嫪毐自知深遭赢政嫉恨。所以远比吕不韦焦急。他不甘坐以待毙,决定以武力叛乱的形式消灭赢政和吕不韦。以夺取政权。

      秦王政九年(前238)四月,赢政到雍城蕲年宫举行加冠仪式。嫪毐趁威阳空虚之际。拿着伪造好的秦王和太届的玉玺和调兵令符,征发了一部分武装力量。向雍城出发。早有准备的赢政立即派相国昌平君和昌父君率兵迎击,叛军被打败。后来。缪毒被俘,被枭首示众。

      赢政怒气未消,派人搜查太后所居的寝官,发现了她与嫪毐所生的两个小儿子。赢政感到一阵恶心,当即把两个婴儿打死,并把子楚夫人幽禁在雍棫城阳宫,严禁她自由活动。

      在嫪毐被处死后的一个月,赢政又下令免去吕不韦的相国之职,理由是吕不韦保举嫪毐入宫,犯了用人不当的罪行。从此赢政开始亲政。

      有一天,有一个臣下请求赢政赦免子楚夫人,被处以“蒺藜”之刑,即用铁制的蒺藜抽打。但不久,一个来自齐国沧州的茅焦又来进谏,斥责赢政不孝,赢政天良发现,赦免了太后。他担心生母与吕不韦鸳梦重温,又让自己丢脸,便令吕不韦,离开咸阳去洛阳的封地。

      吕不韦虽被逐回洛阳,却仍然有着巨大的政治活动能量,门前的宾客络绎不绝,高谈阔论。这又引起赢改的猜忌,便下诏斥责吕不韦道:“你对秦国有什么功德,竟然号称仲父。食10万户?你还是带家属滚到蜀地去吧!”

      吕不韦在秦王政二十年(前235),任为秦王政绝不会放过自己,绝望地饮毒酒自尽干蜀地而亡。

      秦始皇开始进行大规模的统一战争,到公元前221年,终于实现“六王灭,四海一”的局面,他自称始皇帝,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全国统一的封建王朝。有关子楚夫人在后来的处境史书上便没有记载,可子楚夫了——秦始皇之母传言仍世在留传在民间。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