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么是简帛?秦汉时期简帛介绍

  • 发布时间:2016-12-28 20:43 浏览:加载中
  •   简帛是简牍帛书的泛称:以竹、木材料为书写载体的称简牍,以缣帛等丝织品为书写载体的称帛书,竹木简牍的使用尤为广泛。在纸张作为书写材料被发明及普遍使用之前,古代中国的书写载体主要是甲骨、金石及简帛。金石、竹帛多被古人并称,视为最主要的书写载体。比如,《墨子·兼爱》中说道,虽与往古先王异世,未亲闻其声、亲见其色,但书于竹帛、镂于金石、琢于盘盂,故其人其事能流传后代而为子孙所知晓。

      甲骨、金文中所见“册”字,像若干竹木简编联之形,故学者推论殷商时已使用简册;或依据史前时期龙山文化晚期(相当于夏朝初)上的刻画符号,推论前二千年左右就存在简册。今天所见竹简出土实物,年代最早的也不过战国初期,实例是曾侯乙墓的遣册,约在前433年或稍晚。从目前所见来看,秦汉至三国间的简牍数量,又占出土简牍总数之大半。简牍的使用并不局限于中国,日本、英国等国家也发现有年代较早的木简,木简在古代世界的范围内曾广泛流行;纸张发明、推广及普遍使用后,简牍作为书写材料并未完全消失,但已经不再是书写的主要载体了。

      ——秦汉时代的简牍帛书本讲中所说的简牍帛书,固然以秦汉时代为主体,但为清楚叙述相关问题,势必会向前、向后延伸。

      20世纪“四大发现”之一的简牍,实际上此前也陆陆续续有所发现。比如武帝末年,鲁恭王在拆毁孔子旧宅时,在屋壁中发现《古文尚书》、《礼记》等数十篇;又如,西晋武帝太康二年(281)所发现的“汲冢竹书”,有《纪年》、《易经》、《国语》等70余篇。

      自20世纪以来,简牍帛书的发现有三次高潮:第一次是以30年代居延汉简、子弹库楚帛书的发现为代表,居延汉简又以其内容、数量而备受关注;第二次是70年代以来,陆续出土的大宗简牍帛书资料,如银雀山汉简、马王堆汉墓帛书、居延新简、睡虎地秦简、江陵张家山汉简等,因简帛保存状况尚好,内容又比较成系统,古书数量又比较多,故引起海内外学术界的广泛关注;第三次是20世纪末至21世纪初,以郭店楚简、走马楼三国吴简、上海博物馆馆藏楚简、里耶秦简等为代表,以其数量巨大(如走马楼吴简数量为十多万枚,比此前出土竹木简数量的总和似还要多)、内容之重要(如郭店楚简中收录的《老子》甲、乙、丙三种抄本,是目前所见最早的《老子》传抄本)、意义之巨大(如里耶秦简36 000余枚,内容主要是行政文书,将丰富我们对秦代政治、经济等方面的认识),为方兴未艾的显学“简帛学”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巨大动力。

      如果说古来新学问大都源于新发现(即新资料)的话,那么,简牍帛书在中国学术史上的意义更应重视。陈寅恪曾说道,“一时代之学术,必有其新材料与新问题。取用此材料,以研求问题,则为此时代学术之新潮流。治学之士,得预此潮流者,谓之预流(借用佛教初果之名)。其未得预者,谓之未入流。此古今学术之通义,非彼闭门造车之徒,所能同喻者也。”陈寅恪:《陈垣〈敦煌劫余录〉序》,载氏著:《陈寅恪集·金明馆丛稿二编》,三联书店,2001年版,第266页。每次简牍帛书的旷世大发现,都会吸引中外学术界的目光,推动相关领域断代史及专门史的研究;中国古代文明的种种辉煌成就,因为简牍帛书而得以传承至今,中国文字的书写顺序及书籍制度,因为简牍制度而奠定其原形……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