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嫪毐的故事:秦朝时期嫪毐之乱

  • 发布时间:2015-11-01 11:48 浏览:加载中
  • (一)

      就在嫪毐专权乱政之时,成蛟也加快了夺权的步伐。他知道,秦国由赵太后、嫪毐和吕不韦掌政,利用和平手段将秦王政赶 下王位的可能性不大。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一条路,就是联合东方诸国,武装暴动。武装暴动需要兵权,但当时只有秦王政和赵太后联合下谕方能调动部队。也就是 说,他只有从秦王政和赵太后的手中骗得兵权后,才有可能实施他的夺权计划。

      公元前239年,赵孝成王之子赵悼襄王(?-前236年,公元前244-前236年在位)派人策反上党郡,并诛杀秦国派去的官吏。消息传到咸阳后,秦国上下一片震怒,严惩赵国之声不绝于耳。吕不韦向秦王政建议,立即派兵伐赵,并荡平太原郡的叛军。

      秦王政略一思考,便说道:

      “寡人也有伐赵之心。那么仲父以为派谁为将最合适呢?寡人暂时还没有找出合适的人选。”

      当时,秦昭襄王时期的大将白起、王陵、王龁等人已经去世多年,庄襄王之时的大将蒙骜也已病逝。放眼望去,整个朝堂之上已经找不出可领兵出征的将领了。吕不韦沉思片晌,也没有找出合适人选。

      在这种情况下,成蛟突然来到咸阳拜见秦王政和赵太后。出发之前,他已与近臣秘密商议了骗得兵权的计划。所以在朝堂之上,成蛟向秦王政深深一躬,朗声说道:

      “自从王兄即位以来,四海升平,然而赵国却多次趁父王驾崩、王兄年幼之际挑拨太原郡谋反,损我大秦天威。如今距王兄亲政之日已经不远了,臣弟愿亲率一支大军前往伐赵,以震我大秦天威。”

      秦王政看了看成蛟,说道:

      “长安君所言极是,寡人也有伐赵之心。只不过,此事事关重大,寡人还需再思量思量。”

      成蛟请兵伐赵自然是符合秦王政心愿的,但他为什么没有马上答应呢?一方面,秦王政还没有亲政,这么重要的事情他还无法单独做出决定;其次,他必须时时防范弟弟们,尤其是长安君成蛟拥兵自重。成蛟既然有推翻秦王政的野心,自然不会是一个平庸之人。

      当晚,秦王政便单独召见吕不韦,问他是否可以委成蛟以大任。吕不韦思量半晌,说道:

      “如今朝中无将可用,与其任命那些平庸之辈为将,倒不如派长安君领兵伐赵,他确是王室之中最有能力的公子了。”

      秦王政冷冷地盯着吕不韦,问道:

      “为何这样说?”

      吕不韦回答说:

      “任命无能之将不但不能成就大事,反而易生祸患。长安君虽然年幼,但却有大将之才。”

      秦王政转身面向秦国的地形图,沉默不语。吕不韦立即猜到了他的心思,低声说道:

      “赵国疲弱,无需太多兵力。我大秦有精兵百万,拨给长安君10万士卒对大局不会有碍。”

      “既然仲父决定了,那就这么办吧。明日我就禀明太后,任命成蛟为将,率部伐赵。”秦王政应允道。

      一切准备停当之后,秦王政便在咸阳城外举行了盛大的阅兵和拜将仪式。在大校场上,10万精兵整齐地排列着,连一丝声息都没有,只有各色旗帜随风翻转时发出的“烈烈”之声。成蛟头戴铜盔,全身甲胄,站在秦王政的身边。

      秦王政从仆从手中接过宝剑,向空中一指,士卒们齐声高呼:

      “万岁!万岁!万岁!”

      宝剑落下,“万岁”之声骤然而停。秦王政微笑着转向成蛟,把宝剑插入剑鞘,将其解下,递给成蛟。成蛟拜倒在地,双手接过宝剑,高高举在头顶。

      随后,秦王政又转向大校场,大声宣布:

      “将军此去,责任重大,特赐此剑,以示托付,国内自有寡人治之,国外之事皆凭将军定夺!”

    (二)

      阅兵式结束后,成蛟便率领着大军浩浩荡荡地出发了,秦王政亲自将成蛟送到灞桥长亭,以示重视。

      但回到宫中之后,秦王政开始日日惴惴不安。半月之后,前线传来消息,说成蛟所部在屯留(今山西省屯留县)被赵军所围,形势十分危急。秦王政立即召集众臣,商议对策。

      众臣刚到朝堂之上,秦王政便先发制人地问吕不韦:

      “仲父,长安君在屯留被围,你可知道?”

      “老臣正在谋划,准备营救长安君。”

      “谋划?”秦王政大怒道,“你是怎样谋划的?”

       近来,吕不韦已经敏锐地意识到,秦王政在向他施压,准备亲政了。不久前便有大臣向吕不韦提及,按照虚岁计算,秦王政已经年满20岁,该举行弱冠礼了。这 让吕不韦深感不安,急忙召集门客商议对策。按照西周的礼制,男子20岁就要举行弱冠礼,即成人礼。这就意味着:在举行弱冠礼之后,秦王政就可以亲政了;这 也意味着:吕不韦专权的时代就要结束了。

      吕不韦的门客中不乏聪明之人,他们向吕不韦建议说:

      “相国可以说,周礼男子二十而冠,乃是按照实足年龄计算的。按照实足年龄算,秦王只有19岁,尚不可行弱冠之礼。”

      虽然秦王政举行弱冠之礼是迟早的事,但吕不韦也想能拖一年就拖一年,于是授意那些门客们引经据典力争,决议将秦王政的成人礼推迟一年。

      事情最后闹到了秦王政那里,这让秦王政的内心充满了愤怒,但他却仍然微笑着说:

      “先前多少年来,也许大家都错了,现在就照相国所议好了。”

      大臣们以为秦王政软弱,都纷纷摇头叹息。实际上,秦王政并不是软弱,而是在等待良机。当时,他的手中的力量还不足以和吕不韦相抗衡。

      如今,秦王政抓住吕不韦救援不力的事实,准备向他发起进攻了。吕不韦沉思半晌,回答说:

      “老臣也是最近才接到报告,正要和太后商量,取得军符以便发兵。”

      秦王政大声道:

      “不必了!救兵如救火,岂能一拖再拖!寡人现在就宣布,马上集结大军,准备营救长安君。”

      吕不韦力争道:

      “大王,按我朝惯例,没有兵符不得集结大军。”

      秦王政大喝道:

      “相国暂时住口!东西是死的,人是活的。况且,军符本来就是由国君制定,交由将军使用的。寡人身为一国之君,亲自调动军队难道还需要军符吗?”

      秦王政那尖锐的声音在朝堂之上久久回旋,像锥子一样直刺众人的耳膜。吕不韦还想说什么,张了张嘴,但终于什么也没说出来。

      不久,秦王政便集结了数十万大军直奔屯留而去。大军行至半路,前线便传来消息说,长安君成蛟已经率部降赵,准备组成所谓的秦赵联军攻打咸阳,诸杀“吕不韦父子”。赵悼襄王甚至将饶(今河北省饶阳县)分封给长安君。

      消息传到咸阳之后,秦王政大吃一惊,喃喃地说:

      “寡人担心的事到底还是发生了。”

      第二天,秦王政便在朝堂之上宣布:

      “相国救援不力,致使王弟长安君被迫归降赵国,本应闭门思过。寡人念及相国年老体衰,且是朝中肱骨之臣,暂且免去责罚。”

      吕不韦听罢,忙上前谢恩。

      这时,秦王政又说道:

      “王弟长安君成蛟不顾手足之情和君臣之义,公然叛秦降赵,必须予以责罚。大军之中凡是跟随王弟降赵者,一律杀无赦!迷途知返者,则既往不咎!”

      秦王政公然训斥吕不韦,又口口声声称成蛟为王弟,旨在向众人宣告他是庄襄王的嫡子,手中的王权具有无可争辩的合法性。随后,秦王政又宣布,原先派去支援成蛟的大军立即改为讨逆之师,前去攻打成蛟所部。

      成蛟手中只有10万军队,又与赵军周旋多日,再加上士卒的父母兄弟大多在秦国,根本不愿与秦王政为敌。所以,成蛟之乱很快就被平定了,成蛟也兵败自杀,其部下大多被斩首示众。

      事件平息之后,秦王政为了向国人展示自己血统的纯正性,公开宣布:

      “屯留之民实在可恨,三番五次叛乱。如果不是他们叛乱,寡人不会派王弟率部出征;如果王弟不率部出征,他也就不会被赵军所围,更不会做出不忠不义之事。寡人决定,将屯留之民全部迁于临洮(今甘肃省岷县),以防他们再生事端。”

    (三)

      在处理成蛟事件的过程中,秦王政达到了一石二鸟的目的。他既消除了成蛟对他的潜在威胁,又很有分寸地削弱了吕不韦的威望。他的老练不但让东方六国的君主们大为惊恐,就连吕不韦也不得不开始谋划如何自保了。

      但是,不知死活的嫪毐非但不收敛,反而更加肆无忌惮起来。由此,秦王政铲除嫪毐的决心也更加坚决了。

      恰在此时,关中地区普降暴雨,黄河泛滥成灾,成群地结队涌入渭水的大鱼也多被洪水冲上平地。古代人都比较迷信,认为自然灾害是上天对人间的警示。为此,秦王政立即请主管天文的官员占卜,以确定吉凶。天文官算了一卦,立即伏在地上,大声说道:

      “大王,不好了!”

      “此卦主何事?”秦王政忙问道。

      天文官回答说:

      “启禀大王,鱼属阴类,象征百姓。如今大鱼逆流而上,预示着将有人不从王令而行,想要谋反。”

      秦王政沉默片晌,朝天文官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去。天文官退去之后,秦王政又把身边的侍从也一一打发走,然后独自一人去了书房。

      面对着墙上的秦国地形图,秦王政默默站了良久。突然,他拔出悬挂在墙上的宝剑用力挥了去,墙上的地形图瞬间被划为两段。秦王政突然跌坐在榻上,喃喃道:

      “我列祖列宗创下的基业竟然要属于他人了吗?”

       转眼间,寒冷的冬天来临了。秦王政依然在默默积蓄着力量,筹划着对付嫪毐和吕不韦的计策。吕不韦不失为一代名相,他虽知道自己的地位不保,但依然尽心尽 力地辅佐秦王政,为秦国一统天下的霸业操劳着。他禀明秦王政,集结了数十万大军,筹措粮草,准备开春之后攻伐魏、赵两国。秦王政见吕不韦如此忠心,心里十 分感动,但对他的厌恶之情并没有因此而减少。

      公元前238年,即秦王政九年,秦王政已经21岁了,吕不韦再也没有理由推迟秦王政的成人礼了。于是,举国上下都在为大王的弱冠之礼忙碌着。吕不韦也指挥大军攻占了魏国的王城魏垣(今山西省运城市垣曲县)和蒲阳(今山西省临汾市隰县),作为献给秦王政亲政的大礼。

      就在此时,天文官急匆匆地赶到王宫向秦王政汇报:

      “启禀大王,臣夜观天象,发现彗星的踪迹,此乃大凶之兆。”

      “大凶之兆?主何事?”秦王政大惊。

      “自古以来,彗星现都乃凶兆,恐有臣下密谋弑君。”

      秦王政忽然想到嫪毐近日的举动,缓缓说道:

      “天生异象,恐怕真的要出事了,寡人不得不防啊!从今日起,王公大臣们无诏不得入宫。”

      众臣领命而去。随后,秦王政悄悄留下一名亲信,对他说:

      “你去查查长信侯近日有何异动。”

      那人领命而去,秘密查访了几日,发现嫪毐竟然在暗中勾结军队,准备发动政变。秦王政得知这些情况之后,大吃一惊。他知道嫪毐深得太后器重,但没想到嫪毐竟然会如此恃宠而骄,居然想要发动政变。他马上再次吩咐道:

      “密切注意长信侯的动向,暂时不要打草惊蛇。”

      秦王政的成人礼马上就要在故都雍举行了。自商鞅变法以来,秦国国都便迁到了咸阳,但秦国的祖庙仍在故都雍,举行成人礼是必须要拜祭宗庙的。

      此时,嫪毐与赵太后的第二个儿子已经出生。嫪毐向赵太后进谗,要太后立他们的儿子为王。而赵太后此时也正有此意,她说:

      “如今秦宫中危机四伏,大王身处险境,恐难长命。去年,长安君叛乱便是一个例子。一旦大王身故,我就立即立我们的孩子为秦王。”

      赵太后虽然答应了嫪毐的无理要求,但嫪毐仍不满足。因为秦王政正值青春年少,而且颇有机谋,赵太后所说的情况虽然有可能发生,但几率却微乎其微。要想夺取王权,唯有趁秦王政到雍城举行成人礼之时发动政变,才有可能成功。

      于是,嫪毐便在暗中积蓄力量,在咸阳各处安插自己的亲信,准备夺取秦国大权。

    (四)

      公元前238年4月,秦王政的车驾浩浩荡荡地从咸阳向雍城进发了。秦王政坐在车中,微闭双眼,似乎在想着什么事情。突然,一骑飞奔从队伍后面赶来,追上了秦王政的车驾。马上全副武装的将领大声说道:

      “启禀大王,大王交代的事情,臣已经打探清楚了。”

      秦王政马上命车驾就地停下,撩开车帘,轻声问道:

      “昌平君,情况如何?”

      昌平君熊启是楚国的公子,此时正在秦国为官。他靠近车帘,伏在秦王政的耳边轻声说道:

      “长信侯并非宦者。在施腐刑之时,相国从中作梗,欺骗了天下人。”

      秦王政脸色微变,轻声问道:“此事当真?”

      “臣不敢欺骗大王。臣已打探清楚,太后与长信侯秽乱宫中,并已生下两个孩子。现今,两个孩子都被藏在雍城的大郑宫中。长信侯与太后曾有密谋:一旦大王驾崩,便立长信侯与太后所生的儿子为秦王。”

      秦王政听罢,心中充满了怒火,但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只是叮嘱昌平君道:

      “你去吧,继续关注长信侯的动向。”

      车驾继续出发了,但没走多远,又有一骑飞奔而来。这次来人向秦王政汇报说:

      “启禀大王,兵马已经调动停当,只等大王下令了。”

      “不急。敌不动,则我不动。”秦王政缓缓地说。

      昌文君也是秦王政的亲信。由于年代久远,史料不详,现在已经无法得知他的姓名和生平了。此时,他应该还没有被封为昌文君,但由于不知道他的姓名,这里只好暂且称他为昌文君。

       昌文君离开后,秦王政的车驾继续向雍城进发。不久,秦王政的车驾就来到了雍城。在郊外的蕲年宫,秦王政的成年礼隆重举行。在吕不韦的主持下,秦王政行了 弱冠之礼,腰间佩了宝剑,完成了成年仪式。这就意味着:秦王政要亲政了,太后、嫪毐和吕不韦都要交出他们以不同形式掌握的权力了。

      就在秦王政的弱冠之礼将要结束之时,嫪毐在咸阳发动了兵变。他按照事先的密谋,矫借秦王的御玺及太后玺发兵作乱,征发县卒、卫卒、宫骑以及门客,浩浩荡荡地向雍城进发,准备将秦王政置于死地。

      消息传来后,在雍城参加秦王政弱冠之礼的官员们顿时惊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而秦王政却微微一笑,说道:

      “众位爱卿不要慌张,我们只管在这里等候长信侯就好了。”

      大臣们交头接耳,纷纷议论:

      “大王到现在居然还这么镇定,难道他不知道大祸将至了吗?”

      “大王让我们不要慌张,定然是已经有了安排。”

      ……

       说的没错。按照秦王政的安排,昌平君和昌文君两人所率的兵马已经在半途等候嫪毐了。当嫪毐率领他的乌合之众即将抵达雍城之时,昌平君和昌文君突然领兵将 嫪毐的军队拦腰截断,分割包围了。嫪毐本来就是一个市井无赖,根本没有什么领兵的计谋。当他的军队被包围之后,他居然率先逃走了。随后,昌平君、昌文君一 边斩杀叛乱之人,一边派兵追杀嫪毐。

      秦王政的弱冠之礼刚刚结束,昌平君和昌文君便穿着沾满鲜血的戎装赶来复命。两人双双伏在地上,向秦王政请罪道:

      “臣办事不力,虽诛杀了数百叛军,但嫪毐却率领数十骑逃出包围。请大王治罪!”

      昌平君和昌文君两人说到这里,群臣中立刻发出一声惊叹。他们没有想到,秦王政小小年纪居然早已在背后安排好了一切。想到秦王政刚才镇定的表现,群臣们纷纷转向他,高声赞道:

      “大王神机妙算,真是真龙天子啊!”

      秦王政挥了挥手,示意群臣安静,然后他亲自上前扶起昌平君和昌文君,对他们说:

      “爱卿何罪之有?这是寡人的错啊!是寡人计划不周,才让嫪毐逃走了。两位爱卿劳苦功高,应该重赏。”

      秦王政当即宣布:昌平君、昌文君爵位升一级,所有参与镇压嫪毐叛乱的官兵、宦官等都拜爵一级。接着,他又下令:

      “宣寡人的诏命,立即昭告天下,有生擒嫪毐者,赐钱百万;杀之者,赐钱50万。”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