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魏冯太后的一生,就是想要毁灭鲜卑族以报家族之仇吗?

  • 发布时间:2018-12-06 10:08 浏览:加载中
  • 公元398年六月,重建代国的鲜卑拓跋部首领拓跋珪正式将国号定为“魏”,次月便定都平城,奠定了北魏王朝的帝国基石。公元493年,魏孝文帝迁都洛阳,开始了一系列汉化改革。以中原正统自居,意欲建立大一统的北魏帝国。仅仅在汉化改革四十年后,北魏王朝倾然崩塌,于公元534年分裂为东西魏。分别在公元550年和557年,被北齐和北周取代,持续了一个多世纪的北魏以灭亡宣告结束。

    孝文帝系列汉化改革对于北魏王朝的灭亡有一定的因素在内,生产力的发展致使因利益分配不均而造成的矛盾激化。但孝文帝的汉化改革,却与两朝听政的冯太后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对鲜卑拓跋有着不共戴天亡国家很的冯太后,精心策划毕生所为所推行的汉化,就是为报家族之仇吗?

    先来看下冯太后与鲜卑族的国仇家恨。

    西晋末年“永嘉之乱”,北方草原游牧部落竞相南下,晋元帝率中原汉族士族“衣冠南渡”。长乐信都(今河北冀州)望族冯和带领冯氏一门避祸迁于上党(今山西东南),并在慕容鲜卑所建立的前燕政权为官。后前燕被前秦苻坚所灭,淝水之战后原来归附前秦的前燕皇族慕容永趁机建立西燕,冯和之子冯安为其将军。当西燕被后燕所灭后,冯氏一门举家又迁往和龙(今辽宁朝阳)。冯安的儿子冯跋在后燕为卫中郎将。后冯跋发动政变,自立为天王,建立北燕。冯跋死后,其弟冯弘逼其侄冯翼自杀,自立为君。

    与此同时,已经成为北方最强大国家的北魏皇帝太武帝拓跋焘,正以摧枯拉朽之势,率领着鲜卑铁骑进行着北方中国黄河流域最后的统一。冯弘遣使向北魏请罪,并“以季女充宫掖”,这位“季女”便是冯弘的女儿,后来太武帝拓跋焘的冯左昭仪。

    仅仅两年后,北魏大军便兵临城下。冯弘被迫逃亡高句丽,两年后迫于北魏的强大压力,冯弘及子孙数十人被杀。

    唯一幸免遇难的是冯弘的一个儿子冯朗,投降北魏后没多久便“坐事诛”,其女儿被当做罪家之女充入后宫为奴。这个不幸的女儿便是后来把持北魏鲜卑皇权两朝的冯太后。

    身体里流淌着北燕皇族血统的一位尊贵公主,突然成为了罪家之奴,其角色转换跨度之大,荣华富贵与阶下之奴,家仇国恨交织一起,怎能化解?

    再来看冯太后的崛起。

    冯太后后来能够“粗学书计。及登尊极,省决万机”,完全取决于亲姑姑太武帝的冯左昭仪“雅有母德,抚养教训”,这也为后来遂推行汉化改革打下了最初的文化教育。

    随着以灭佛的浪潮为契机,北魏皇权发生了一系列重大的事件。因“保护之功”的乳母常氏在文成帝登基后发迹,其家族势力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因为依附于其的冯左昭仪的原因,刚刚当上皇太后的常氏,出于长期控制文成帝的目的,选责年仅十岁的冯氏为文成帝的贵人。

    从冯太后罪家之女、亡国之君后裔的身份来看,能当选贵人绝非家庭条件、个人相貌能力,仅仅只是政治上的需求。

    在常太后以“子贵母死”制度处死了刚刚生下献文帝的文成帝宠妃李氏,立即立冯氏为皇后,那年她才十四岁。耳濡目染宫廷斗争的冯太后,在常太后于公元460年死后,便开始了长达五年培植于常太后外戚权势土壤里的势力培养。

    公元465年,文成帝驾崩。二十三岁已经有了过人才华和深邃谋略的冯太后,开始了精心策划的举措。

    首先,在借助焚烧文成帝生前御服器物之机,她投火表示殉情,得到了鲜卑皇族的信赖和认可,借以稳固自己的刚刚得来的皇太后地位。其次,利用常太后生前势力,诛杀了辅政大臣乙浑,获得了第一次临朝听政的机会。

    再者,开始利用手里的权力,大力培植自己的势力范围。比如找回自己的亲哥哥并委以重任,大批量任用汉臣,笼络部分鲜卑贵族以及后宫太监。

    紧接着,以抚养监护之名将年幼孝文帝紧紧抓于手中,逼献文帝逊位。在献文帝竭力反击之时痛下杀手,令其“暴崩”。然后顺应呼声达到了自己再度临朝听政的目的。

    对于手中握着的孝文帝,依然是不信任和猜忌,曾经还有了废黜的心思。在最终权衡利弊之后,彻底的近乎苛刻地对其开始了培训和驯服,最终达到政治见解一致并能贯彻始终。

    然后才开始了所谓的报复。开始了一系列的汉化改革,诸如禁同姓通婚、班禄制及后的吏治整顿、均田制和三长制以及定乐章等颁布实施。将鲜卑民族的政治制度和经济基础,甚至于生活方式也进行了汉化改革。

    后世将此均归于孝文帝,实在是贪天之功。岂不知这其实是集体智慧的结果,全是在冯太后的主持下进行的。在她二度临朝听政的十五年时间里,皇权旁落的孝文帝仅仅只能“事无巨细,一禀太后”的名义皇帝。在冯太后死后才得以“躬总大政,一日万机”。

    如果将改革的动机定为冯太后用毁灭鲜卑而报家仇,实在为偏颇之言。

    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的汉化改革,抑制了豪强的土地兼并,减轻民众的负担,恢复了长期战乱遭受的农业生产,使得社会生产力得到恢复和发展。冯太后临朝听政时期,是北魏平城时代最辉煌的时期,整个社会呈现出繁荣景象。

    从一个亡国的罪家之女最终成为超越帝王的太皇太后。她从自身性命的保全和延续,到手握权势的得失,最终所顾虑和忧虑的事情是她能否保证冯氏外戚的久安,她无法保证可以无限制延伸下去。

    她处心积虑所要做的,就是培训出一个坚定不移的继承者。孝文帝能够成为一个热衷于汉文化的鲜卑族皇帝,作为中国史上杰出的女政治家和改革家的冯太后做到了。

    孝文帝面对献文帝和冯太后的宫闱斗争政治矛盾,在肯定其父政治地位和军事业绩的同时,也肯定了冯太后临朝的合法性。在承认其父鲜卑民族倾向的同时,却权衡再三作出了与冯太后一致的对鲜卑族“叛逆”。做出了摆脱冯太后政治影响的迁都之举,却在新都洛阳将汉化改革更加广泛和深入。

    在已经谈不上恩怨的前提下,孝文帝当时的平衡策略以及矛盾在云冈石窟现存的第五六窟淋漓尽致的体现。尤其在第六窟内,繁缛的雕刻,豪华的气势以及精湛工艺将内容丰富的佛本生故事详细雕凿,对于雄才大略的冯太后进行了肯定性的褒奖评价,所有的情感及哲理寓意都体现于其中。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