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位君主虽说不是雄才大略,但也是兢兢业业没有辜负他的支持者

  • 发布时间:2018-12-04 17:37 浏览:加载中
  •   普通人可能对南北朝历史相对比较陌生,他既不像秦汉、隋唐一样大一统、繁华,那么在这期间发生过什么奇特的事情,值得我们来提及的呢,今天就来看一看。
      
      南北朝之天下归一——萧鸾上位(1)

      
      内部基本理顺,元宏把目光投向了遥远的江南。
      
      此时的北魏已经把大半个中国收入囊中,只有江左还未服‘王化’;这不能不说是胸怀宏图大志的孝文帝的遗憾;往上数,北魏历代的皇帝,都把饮马长江,一统天下做为国家战略;并且为之付出了不懈的努力。
      
      祖宗未完成的目标就是无声的命令;因此元宏从亲政开始便积极备战;等到迁都大业完成,内部再没有反对的声音,南征便被元宏提上了日程。
      
      要说一句的是,其实从太和十八年(公元494年)到太和二十三年(公元497年),元宏曾先后发动了三次南征;不过,前两次意思都不大(这咱们后面会说到。)。
      
      而这次,元宏下了本儿了,公元497年6月,元宏下令征发冀、定、瀛、相、济五州士卒二十万,让任城元澄、仆射李冲、御史中尉李彪等重臣留守洛阳,又命皇弟彭城王元勰代理中军大将军,准备南征。8月,一切准备就绪,元宏亲率六军从洛阳出发,开始大举南征。
      
      一路上,鲜卑骑兵势如破竹;很快便打到了南齐腹地。
      
      敌军压境,这会儿南齐朝廷干嘛呢?或者说这两年北魏方面励精图治,南齐朝廷都干点儿啥呢?
      
      说这话还得往前捯饬一下——
      
      公元493年7月,萧昭业登基即位。咱前面说过,这货荒淫无度,不务正业;国政基本上扔给了萧鸾处理。
      
      但是没多久,萧昭业跟萧鸾就掰了。
      
      老实说在萧赜时代,萧鸾做为远支皇族,还是展示出一定的能力;否则萧赜临终也不会把萧鸾提起来当尚书令。
      
      后来在萧昭业继位这件事上,可以说是萧鸾狠狠的向上推了萧昭业一把;否则皇位很有可能就落到萧子良手里了。
      
      因此开始的时候,萧昭业和萧鸾还是很不错的。但是后来二人之间的关系起了变化。这主要是萧鸾慢慢儿的有了野心。
      
      其实这也正常,萧昭业一天到晚胡天黑地,也没个正事儿;政务基本上都压在萧鸾这头儿,时间一长,萧鸾就觉得,这小皇帝,有你不多,没你,好像也没少啥。那既然这样儿,那还不如我来呢。
      
      当然,这会儿萧鸾也只是想想而已;毕竟萧赜留下的种儿还不少,即使不是萧昭业当皇帝,怎么轮也轮不到他这个远支儿。
      
      可是,这会儿出了一件事儿,让大权在握的萧鸾非常不爽;萧鸾已经是事实上的宰相了;可萧昭业在他前面按了个隐形的。
      
      这事儿说起来有点儿污——
      
      咱前面儿曾经说过,萧昭业的媳妇儿何婧英给他戴绿帽子;跟一个叫马澄的家伙打的火热。不过没多长时间,马澄就失了宠。这是因为何‘仙姑’又有了新菜,一个叫杨珉之的面首。
      
      这位小杨同学据说长的那叫一个天生丽质,秀色可餐;何仙姑如获至宝,也顾不得啥体面,二人基本上就是明铺暗盖了。而且这事儿传的饶世界都是,朝廷民间几乎无人不知。
      
      老实说萧昭业对他媳妇儿送他翡翠色儿帽子这事儿,并不太在意;这种事儿以前又不是没有发生过。但这次不知道怎么了,听说他媳妇儿又换人了,萧昭业出奇的愤怒。
      
      按常理,他是皇上,让人把杨珉之一刀砍了,把何仙姑或废或关;这都不叫事儿。可您猜,这位皇上用什么办法表达他的愤怒?
      
      萧昭业暗下决心,他要把杨珉之泡到手!
      
      只能说这货的想法儿太特么奇葩了。
      
      后来的事儿就简单了,萧昭业一暗示,杨珉之心领神会,屁颠儿屁颠儿的就爬上了萧昭业的床。
      
      攻了几个回合之后,萧昭业对他这位新‘蜜’很满意;而杨珉之则仗着皇帝的宠,开始卖官鬻爵,插手朝政。
      
      他俩这么一瞎搞,首当其冲受刺激的就是萧鸾;没杨珉之这档子事儿之前,朝中的事基本上就是萧鸾说了算;可现在凡是杨珉之拿去的折子,萧昭业第一时间签字盖章;萧鸾反倒成摆设了。
      
      因此萧鸾非常讨厌杨珉之;对其恨之入骨。
      
      可这会儿萧鸾也知道,仅凭自己的影响力,很难单枪匹马的除掉杨珉之;为了一击成功,萧鸾拉上了左仆射王晏、丹阳尹徐孝嗣、左卫将军王广之等人,浩浩荡荡的进宫,要求萧昭业诛杀祸乱朝纲的杨珉之。
      
      萧、杨二人此时正好的蜜里调油,萧昭业怎么可能下手;因此当场就把这几个人的要求顶了回去。
      
      萧鸾没达到目的,不死心;便去游说萧谌、萧坦之。
      
      这次萧鸾找对了人;于公,萧谌和萧坦之是萧赜给他孙子留下保驾护航的,是萧昭业的心腹。于私,杨珉之走红,抢了二萧的风头,这两位也看他不顺眼。
      
      萧鸾派人联络二萧,没费多少吐沫后者便满口答应,您甭管了,交我们吧。
      
      说干就干,二萧来到宫里,直眉楞眼就一句话,请陛下诛杀宵小杨珉之。
      
      嘿,你们这是要闹哪样?他们跟萧昭业说这话的时候,杨珉之的前情人、皇后何婧英也在;一听要杀自己的达令,萧昭业没说啥,何仙姑首先跳出来不干了;你们这是要滥杀无辜!
      
      去你大爷的吧,萧坦之前趋一步,沉声对萧昭业说,臣有密奏,您先请皇后回避。
      
      萧昭业一看萧坦之整的挺正式,随口就说了句,那皇后就先回避一下吧。
      
      何仙姑虽然不情愿,但还是起身离开了。
      
      何婧英刚出殿门,萧坦之就喷了萧昭业一脸吐沫星子,请陛下诛杀杨珉之!
      
      萧昭业觉得莫名其妙,就算要杀他,给个理由先。
      
      萧坦之说,皇上,您到外面扫听扫听,坊间儿都传疯了,说杨珉之大逆不道,钻皇后被窝;还说您头顶上不是皇冠,那是呼伦贝尔大草原。您可是九五之尊,总不能任由老百姓在背后嚼舌头吧;这一切追根儿,都是杨珉之惹的祸,这厮玷污了皇室的名声;所以臣请陛下当即立断,杀此小人,以正视听。
      
      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萧昭业就算是武大郎也忍不住了;他不在乎杨珉之跟何婧英那点子破事儿,可是他不能不顾及名声儿,尤其是这种懊糟事儿成了老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这让他颜面何存。
      
      不留了,杀!萧昭业一狠心,手敕二萧,诛杀杨珉之。
      
      二萧接过手敕,生怕夜长梦多,立刻告辞出宫,派人火速通知萧鸾立刻拿下杨珉之,就地处死。
      
      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儿了,萧鸾立即就把杨珉之给逮起来了,随后一刀咔嚓。
      
      除了这个心头之患;萧鸾趁势打铁,又把萧昭业身边儿一个很得宠的宦官徐龙驹给干掉了;理由是这厮鼓动皇帝干坏事儿。
      
      不过,这两个人的死,把萧昭业给刺激清醒了;咱前面说过,萧昭业虽说人性不咋地,这货还是挺聪明的。
      
      萧鸾这是要干嘛?难不成朕身边儿的人他都要清除掉吗?然后呢?
      
      把那些个都除掉,就轮到你了呗。
      
      不过萧昭业这会儿心里尽管对萧鸾不满,但他可不怕;为什么呢?他还有张牌,就是他爷爷给他留下的二萧;萧谌和萧坦之。这二位掌握着禁军,多少不济那也叫有兵权的。关键时刻一道圣旨把萧鸾诳进宫来,让二萧将其拿下,这一切不就不叫事儿了嘛。
      
      想到这儿,萧昭业又放心的玩儿去了。
      
      可是,萧昭业不知道,就在此时,被他视为定海神针的二萧,心态已然发生了改变。
      
      这说来也不奇怪,萧昭业如果跟他爷爷一样不说雄才大略,至少兢兢业业;底下的小弟们还有个盼头儿;可萧昭业呢?一天到晚胡折腾,跟着他混有什么希望和前途?
      
      所以自打上次跟萧鸾联手做掉杨珉之之后,二萧便下决心,甩掉萧昭业,投靠萧鸾。
      
      二萧倒贴,这让萧鸾大喜过望;这俩位置太重要了,通过他俩,萧鸾可以随时掌握萧昭业的一举一动;更重要的是,如果萧鸾想要谋逆弑君,都不需要找外援,只要禁军出手便可搞定一切。
      
      不过这会儿的萧鸾尽管大权在握,但还没做到一言九鼎;因此他倒也没急于对萧昭业下手,而是把目光盯上了朝中几位不肯党附于他的大臣。
      
      这几个人分别是冠军将军周奉叔、直阁将军曹道刚、中书舍人綦毌珍之、朱隆之、潥阳令王文谦。
      
      那几位倒也罢了,最让萧鸾忌惮的是冠军将军周奉叔。
      
      看过前文您应该有印象,周奉叔的老爹唤作周盘龙,爷俩儿都是南齐有名的悍将,巅峰之作就是在角城战役时,爷俩儿单挑数万鲜卑军,杀的敌人积尸如山,人爷俩全身而退。这会儿周盘龙已然作古;周奉叔还在。
      
      人这位爷是沙场打出来的将领,性情耿直,好认死理儿;既然萧昭业是皇上,周奉叔眼里就只有萧昭业。萧鸾曾想拉拢周奉叔,人没睬他;这就让萧鸾怀恨在心了。不过恨归恨,萧鸾一时也不敢太得罪周奉叔;不说别的,面对面单挑,10个萧鸾捆一块儿也未必是周奉叔的对手。
      
      明的不成,萧鸾就想着暗地里给周奉叔下绊子;之前萧昭业曾经答应要提拔周奉叔为千户侯,萧鸾决定在这事儿上做做文章,具体做法就是左推右挡拖着不给周奉叔走流程。
      
      周奉叔挺奇怪,我这事儿皇上都批了,怎么没音儿了;一打听,敢情是萧鸾在中间儿挡横儿。周奉叔也不声张,趁着上朝的机会,拎着把刀就找萧鸾去了;一见面,周奉叔悄莫声儿的就把刀拽出来了,搂头就奔萧鸾砍去。
      
      还好,大殿上有其他大臣看见周奉叔拔刀,一窝蜂上去把周同志拦住了,这一刀没削到萧鸾脑袋上;第一刀砍不上,后面也就甭想再砍了,大臣们不管真的假的吧都上来劝,就把俩人隔开了。周奉叔指着萧鸾大骂;骂的后者唯唯诺诺不敢言语。
      
      再后来怒气冲冲的周奉叔被和稀泥的同事们架出去了,这事儿也就算过了;可是这事儿的余波可还没完;逃过一劫的萧鸾回去越琢磨越恼火;而当时不在现场的萧昭业却下了道旨意,调周奉叔出任青州刺史。
      
      萧昭业的心思不难猜,敌人的敌人那就是朋友,周奉叔跟萧鸾过不去,那就是自己人;现在让周奉叔在外领兵,万一和萧鸾翻脸,外头也好有个照应。
      
      萧昭业的想法,萧鸾自然也清楚;都是一座山上的狐狸,你跟我讲什么聊斋。
      
      按这思路一想,萧鸾觉得还真不能放周奉叔出去;让这家伙手里有了兵权那还了得。反正他也不可能投靠我,干脆一不作二不休,干了他。
      
      打定主意,萧鸾也真的放得下身段儿;周奉叔这算是升官,有个必走的程序就是入宫谢恩兼辞行,不过他还没见到萧昭业,半道儿上就被萧鸾带着萧谌嬉皮笑脸的给拦下了,说是皇帝有旨,请周将军到中书省说话。
      
      周奉叔半信半疑的刚到中书省,就被一伙壮汉摁倒在地,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暴打,毫无心理准备的周奉叔被打的死去活来,最后生生的被打死。
      
      可怜一员猛将,没死在战场上,却折在了小人手中。可悲啊!
      
      这头儿打死了周奉叔,萧鸾立即进宫,诬告周奉叔抵毁朝廷,已经处死。
      
      萧昭业气懵逼了,朕刚升了他的官,就你被个杀了,你要造反不成?但人已经死了,萧昭业也只好作罢。
      
      干了周奉叔,萧鸾随后一鼓作气,捕拿了綦毋珍之和杜文谦,没什么好说的,随便按个罪名,拉到闹市斩首。
      
      清除了朝中表示不服者,萧鸾算是巩固了自己的地位;当然,他也清楚自己这么干,萧昭业肯定不会束手就范;不过萧鸾也不担心,他有二萧在彼,小皇帝的一举一动他都一清二楚。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