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婺华见证2个王朝3个皇帝倾覆竟因守孝分房遭冷落

  • 发布时间:2018-11-14 10:00 浏览:加载中
  •   出嫁从夫,古代女子无法选择自己的丈夫,连皇后、公主都是如此。

      嫁给陈叔宝这样的男人,是沈婺华一生唯一的错误。

      她是一个德容出众,品行端庄的好女子,史称沈婺华“性端静,寡嗜欲。聪敏强记,涉猎经史,工书翰”。

      别的皇后说德容出众,可能是一句套话,沈婺华不是,她是真的没有缺点,起码在民间看来是如此。

      陈叔宝虽然身为太子,但是其皇位却来得十分不易。陈宣帝的次子--即陈叔宝的弟弟陈叔陵一直有篡位之心,谋划刺杀陈叔宝。宣帝崩后,陈叔宝在宣帝灵柩前大哭,叔陵趁机用磨好的刀砍击叔宝,击中颈部,但没有造成致命伤害,叔宝在左右的护卫下逃出,派大将萧摩诃讨伐叔陵。最后叔陵被杀。

      受过点磨难,应该懂得感恩,然而陈叔宝不会。不但不感恩,而且继续放荡成性。

      这样的男人,原本就应该和张丽华这种妩媚奸猾的女人在一起厮混,可命运偏偏给他安排一个沈婺华。

      沈婺华出身很高贵,父亲是仪同三司望蔡贞宪侯沈君理,母亲是陈武帝陈霸先之女会稽公主。沈氏的母亲很早就过世了,小小年龄的她常常因思念母亲而哭泣,家里的人和外面的人都被她感动了,觉得她是一个不平凡的女子。说明她非常善良,内心非常柔软。

      提到沈婺华,就不能不提一段关于观音的小典故,佛经中,释迦牟尼称观世音为“善男子”,而非“善女子”,可见观世音原本是男身,并非女身。《华严经》载:“见岩谷林中金刚石上,有勇猛丈夫观自在(观世音),与诸大菩萨围绕说经”,勇猛丈夫自然是指男性。《太平广记》与《法苑珠林》也说观世音是男性。然而,唐朝以后的观世音像大多是女身;如今民间所见的观音像和观音画几乎全是女身。

      这位女观音,女菩萨,就是陈叔宝的皇后沈婺华。

      沈婺华从小沉浸于书中,性格非常恬静,她是很安静没有什么欲望的人。嫁给陈叔宝的时候,父亲去世了,为了守孝她跟陈叔宝分房睡,生性放荡的陈叔宝哪里受得了这个,很快就移情别恋了,后宫有一个叫张丽华的,是陈叔宝从宠妃那发现的,非常机巧,喜爱献媚,对他的要求百依百顺,陈叔宝迷她迷不得了。

      后宫的事务不叫沈氏打理,倒叫张妃打理,一时间张妃很得意。沈皇后并不以为意,继续沉浸在书中。

      由于她不会撒娇,不肯献媚,且“居处俭约,衣服无锦绣之饰”,陈叔宝越看她越不顺眼,很想废掉她,立张妃为后。

      放荡的陈叔宝哪里知道,这才是积累福德的做法,而他如此挥霍福气,用不了多久就能挥霍掉几辈子修来的皇帝命。

      妃子失宠,一般都愤懑难消,有人会借酒浇愁,有人会由爱生恨,唯有沈婺华,波澜不惊,面容恬淡,没有丝毫怨气,反而更加平静,西纱窗前,剪烛光影下,映着她越发超然的皎洁的面庞,她每日“唯寻阅图史、诵佛经为事”(《陈书》),博览群书,潜心向佛,修身养性。

      陈叔宝在位期间,正值隋文帝开皇年间。隋文帝跃跃欲试,准备灭了陈国,情势如此危机,他还是日日跟张妃游山玩水,乐不思蜀

      沈婺华并不干涉他宠谁爱谁,但对于他对国事的荒疏,她是忍无可忍。眼看着丈夫沉溺酒色,朝政日益荒芜,官员腐败,民不聊生,沈婺华多次上书谏诤,结果愈加触怒了陈叔宝。陈叔宝一度想废黜沈婺华,改立张贵妃为皇后,但后因隋兵压境未施行。

      隋文帝开皇九年(己酉,公元589年),隋军攻入建康台城。陈后主惊慌失措,想要躲藏,大臣袁宪严肃的说道:“隋军进入皇宫后,必不会对陛下有所侵侮。”但陈后主不听,还是躲入井中,结果被隋军士兵发现。至此,立国三十三年的南陈灭亡。南陈亡后,沈氏与陈叔宝一同被隋军掳往长安。

      隋文帝仁寿四年(甲子,公元604年),陈后主去世,沈氏不计前嫌,为他赋哀辞,其文甚酸切。隋炀帝对沈后的才学很赏识,也感动于她的贤惠,每次出外巡幸,均命她随行。

      隋炀帝被杀后,沈婺华在一片混乱中自广陵(今江苏扬州)过江,后因感叹身世无常,命运多舛,“于毗陵(今江苏常州)天静寺为尼,名观音”(《南史》)。

      唐朝武德四年(621),隋末起义领袖吴帝李子通因兵源短缺,抓了一千多名毗陵老人、孩子和妇女服兵役,以抗拒唐军。于是有人跑到天静寺,求观音解救这些百姓。沈婺华不忍让他们拜拜送死,巧设妙计,扮演“天神”,放走了百姓。百姓很感激她,将她的画像画下来,当神仙一样供奉着。

      这次事件后,沈婺华觉得李子通的兵马不会放过她,于是偷偷跑到山东白云庵修行。沈婺华于贞观初年去世。她去世后,白云庵被称为“天下第一大庵”。

      她见证了两个王朝的灭亡,受到了两位皇帝的礼遇,一生波澜起伏,但沈婺华始终淡定应对,处变不惊。唐朝贞观初年,沈婺华功成圆寂,与世长辞。

      她的一生,只悲不凉,爱不倾城、恨不彻骨,似一朵莲花,高贵、端庄、恬淡,你来或不来,我都在这里,与尘世同寂,与时光一起老。

      这样的福气,陈叔宝没有,张丽华也不会有。

      千秋万代,芳名永存。(原文来自静说历史的头条号)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