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鄙俗不堪的和士开为何得到武成帝厚爱与重用?

  • 发布时间:2017-06-16 12:17 浏览:加载中
  •   和士开,字彦通,清都临漳(今河北省临漳)人,生于北魏孝明帝正光四年(523年)。在北齐武成帝、后主时两朝为官,权倾内外,官封侍中、尚书令,掌握朝廷大权多年。

      和士开的祖先是西域胡商,本姓素和氏,来中国做生意发财,便定居中原。为了适应中国人的姓氏习惯,自改姓氏为和。和士开的父亲和安“善事人”,他恭谨机敏,善于揣度人意,颇得主人欢心,被北魏孝静帝任命为给事黄门侍郎,出入皇宫内外,侍从皇帝,传达诏命。由于善于拍马逢迎,后被北魏朝廷任命为仪州(今河南汲县)刺史。

      和士开少年时有些天资,他反应灵敏,由于他父亲的关系,进人当时专门为五品以上官僚子弟办的国子学学习。他禀性卑鄙,不学无术,却精于拍马屁,善于玩弄权术,油嘴滑舌。550年,东魏权臣高欢之子高洋,废掉东魏孝静帝,自立为帝,建立齐国,历史上称做北齐。高洋称文宣帝,年号天保(550—559年)。文宣帝有个弟弟叫高湛,年少贪玩,特别喜爱当时胡人的一种叫“握槊”的游戏。恰巧和士开也精于此道,两个人玩到一块,乐此不疲,成为莫逆之交。高湛被封为长广王,高湛便叫和士开担任了开府参军。

      和士开从小学会父亲那一套察言观色、八面玲珑、巴结权贵的本事,一入仕途,便如鱼得水,很快发迹。他与高湛朝夕相处,形影不离,如胶似漆。有时,高湛玩得高兴,竞叫来自己的妻子胡氏出来与和士开玩握槊。和士开色胆包天,竞与胡氏眉目传情,不几天两人便开始通奸,即使是在高湛做皇帝时两个也毫无顾忌,奸情一直维持到和士开死。

      和士开极善于拍马逢迎,察言观色,机巧圆滑,又弹得一手好琵琶,因此高湛格外地宠爱他。和士开曾对高湛说:“殿下非一般神人,而是天帝下凡,他日定能君临天下。”高湛喜不自胜,回答和士开说:“你也非一般世人,乃神人转世。”一番话可以看出二人关系非同一般。

      和士开的轻薄狡黠,连高洋都觉得太过分,严厉斥责高湛与他关系过于亲昵,戏狎嬉游过度,因此将和士开流放到长城边上去服役。但高湛却一刻也离不开他,高湛再三向哥哥请求,终将他赦免回来。从此主仆二人形影不离,和士开十多年一直受主子宠幸,并且有增无减,直到高湛病死。

      北齐太宁元年(561年),高湛登基做了皇帝,称武成帝。和士开更是时来运转,开始平步青云,权势日盛。高湛为他加官晋爵,日升三级,累迁黄传郎,朝夕侍从皇帝,负责传达诏书。和士开言谈举止,举手投足,谄媚之情无不溢于言表。高湛也特别喜欢这一套,几乎一日都离不开和士开,上朝理事,宫内宴赏,总是让和士开在他身边,有时几个月不许和士开出宫。和士开又被加封为定州真定县子爵,不久再次被封为伯爵,真是运来时挡不住,顽石变成黄金屋。

      武成帝原本就是个昏庸无道之君,流连耽酒,肆行淫暴,又专门宠任奸佞小人,委以朝权,他所统治的北齐政治黑暗,国力、兵力、财力每况愈下。然而,他所关心的不是国计民生,继位后最大的心事莫过于帝位的继承权问题。原来,北齐政权的奠基人高欢生有十二个儿子,长子高澄遇刺身亡,次子高洋禅魏帝而自立为北齐第一任皇帝。他死后,传位于十六岁的太子高殷,但很快被叔叔高演夺取帝位。高演死后又传于九弟高湛。所以北齐政权基本上是兄终弟及。所以武成帝十分担心自己死后,太子会重蹈高殷的覆辙。极其善于揣度主上心思的祖铤便与和士开勾结在一起,四处活动,力劝武成帝将帝位禅让给只有九岁的太子高纬。自己则做太上皇。此计正合武成帝的心愿,事情很快办成了,和士开升官晋爵,权极一时。高纬一登位,即于天统元年(565年)提拔和土开为侍中,地位在百官之上,由他来掌握朝中大权,出入如同三司,对和士开宠恩有加。皇恩浩荡,和士开的四个弟弟也都一个个封官加爵,和氏家族一时间鸡犬升天。

      和士开很善于笼络人心,把大小皇帝把握手中,自己为所欲为,把北齐变成自己的家天下。天统四年(568年),二十九岁的武成帝病重不起,临崩前,他握着和士开的手,声音微弱地把国事一二托付于和士开,并连声对和士开说:“不要辜负了我。”至死也没有松开手。

      和士开不是一个有才有识之辈,如何得到武成帝如此厚爱呢?说到底就是和士开很善于投其所好,纵其玩乐。和士开曾对武成帝说:“自古以来,哪一位帝王不成为灰土?尧舜贤帝,桀纣暴君,他们的尸骨变成灰土,又有什么两样?所以陛下要趁年轻力壮,及时行乐,这才不枉一世帝王。朝廷大事可交给大臣去办,你还怕他们不尽心尽力?俗话说,快活一天当一千年,你何必自己费心积虑多劳神呢?人生不就这么一世吗?”武成帝本来就是一个耽于玩乐、淫逸成性的风流天子,和士开的话正中下怀,他开始不理朝政,疏远大臣,日夜与和士开纵情欢宴,一门心思要做一个快活君王。俗话说,乐极生悲。荒淫过度的武成帝年轻轻就一命呜呼了。

      和士开贪婪成性,鄙俗不堪,谄媚武成帝,恶迹累累,说不胜说。武成帝死后,他身为顾命大臣,大权在握,就更加有恃无恐,横行霸道,为所欲为。一些市井无赖趋之若鹜,千方百计讨好他、巴结他,或以媚语取悦,或以重金贿赂,或送美色供其淫乐,来满足和士开的各种欲望。和士开只要感觉有钱色可捞,也乐得与他们打得火热。他主动与当地两个大恶棍了邹、严兴结为拜把子兄弟,还收了不少泼皮无赖做他的义子。这些歹徒依仗着和士开的权势,肆无忌惮,坏事做尽,鱼肉百姓,借着为和士开搜刮勒索钱财,中饱私囊。

      和士开身边尽是一些阿谀奉迎之徒,他们借一切机会向和士开谄媚,讨好主子以弄个一官半职。一次,和士开生了大病,医生嘱咐他喝“黄龙汤”即小便治病。望着色黄味臊的小便,和士开双眉紧皱,实在是喝不下。这时,他身边的一个义子见此情景,伸手接过小便说:“这有什么难喝的,我喝给你看。”说着一饮而尽。-和士开见他如此孝心,十分感动。就这样,和士开身边的阿谀奉迎之辈一个个晋级升官,身获殊荣。像苍蝇逐臭,和士开的弟子就越来越多,闹得京城乌烟瘴气。

      和士开好色成癖,是彻头彻尾的“瘾君子”,生活极其糜烂。他家中妻妾到底有多少,自己也说不清楚,但在外一见到美貌女子,他就魂不守舍,千方百计占有,一点也不顾及廉耻。朝中大臣平鉴,官居怀卅刺史,其妾刘氏,容貌娇媚,走起路来如风摆杨柳,见人便有几分娇羞。一日游玩,不巧被和士开窥见。和士开便派人索要,并威胁平鉴说,如不应允,恐有旦夕之祸。平鉴虽然身居高位,但岂敢与权势熏天的和士开对抗,他思前虑后,感觉此事非小,还是忍痛割爱,将刘氏拱手送给了和士开。这事一时引起朝野讥笑,使平鉴斯文扫地,认为他太无能。但平鉴对和士开炙手可热的权势、贪于财色和面目是早有认识的,他不这样做有可能连家人都保不住。和士开得到美妾心中自然有数,他提升平鉴做了齐州(今山东历城)刺史,算是把这件事给摆平了。身居高位的尚书左仆射徐之才,对和士开的淫行也无可奈何。徐之才的妻子是北魏广阳王的妹妹,和士开听人说她有倾城倾国之色,便日夜想淫之。他公然跑到徐之才家里去强淫徐妻,正好被徐之才撞见,但徐之才畏其淫威,竟自行避开,还自我解嘲说:“妨少年戏笑。”和士开淫欲之心对朝中高官尚如此,对一般老百姓他更是肆无忌惮了。

      和士开生活奢侈,挥霍无度,日日灯红酒绿,纸醉金迷。为了维持这种骄奢淫选的生活,他不择手段地聚敛财富,已毫无顾忌。仅靠纳贿受赂,已远远不能满足他的要求,他大量的不义之财,来源于卖官鬻爵。到后主亲政时,国库已被和士开之流搞得入不敷出,昏聩的后主便赐给和士开等奸臣卖官特权。于是乎朝廷上一片忙碌,大臣们你分得两三个郡,我分得六七个县,上至县太爷,下至乡间小吏,都公开标价出售,至于有没有当官主事的才能那就不管了。所以,北齐末年出现许多“用州主簿”、“用郡功曹”一类的官名,都是用钱买来的。大量的金银财宝源源不断地流进了和士开等人的腰包。朝廷开此风气,下级官僚特别是那些拿钱买官的人,贪婪行为有过之而无不及。横征暴敛,竞为纵贪,吏治更加腐败,致使民不聊生,社会黑暗。

      和士开等人公开卖官鬻爵,把大批利禄之徒引进朝廷,结成死党,狼狈为奸,推行贪政。他们穷极搜刮,来满足自己声色犬马、骄奢淫逸的需要。和士开怂恿后主纵情享乐,大肆挥霍,连年大兴上木,建造了“堰武修文台”、“宫女镜殿”、“宝殿”、“大慈寺”等大型建筑,丹青雕刻,穷极工巧,豪华奢侈。同时他们还在晋阳建造十二院,巍峨壮丽超过邺都。这些工程“劳费亿计,人牛死者不可胜计”。后主的后宫有宫女五百多人,皆宝衣玉食。后主还给他的御马睡毛毡,食十几种食物。后主大肆赐封,封王者数百人,这些王侯达贵们拼命搜刮民脂民膏,致使赋敛日重,摇役日繁,人力既尽,物产无以给其求,江河不能适其欲,社稷江山开始危急。

      和士开的恶行遭到一些头脑清醒的大臣们和王公贵族的极度不满。琅琊王高俨见和士开用搜刮来的钱财大兴土木,广占民宅,甚为不满,当面批评指责。这使和士开十分恼火,他挑拨后主与高俨的亲兄弟关系,怂恿后主削夺高俨的许多官职,并欲除之而后快。高俨见已是水火,他先下手为强,与领军大将军库狄伏道、侍中冯子琮、治书侍御使王之宜等人密谋诛杀和士开。

      王之宜收集和士开大量罪行恶迹,写一道表文,弹劾和士开,请求皇帝批准逮捕法办。然后由冯子琮将表文夹杂在其他许多公文中,呈给后主。向来不理朝政、只顾自己玩乐的高纬,根本就不想看,他大笔一挥,批准照办。

      武平二年(571年)七月二十四日深夜,库狄伏道秘密调遣京城卫队,加强神武门、千秋门的守卫。第二天天一亮,库狄伏道埋伏好五十名士兵,看见和士开走过来,便迎上前去握住和士开的手说:“今有一大好事。”遂将其诱杀。高俨紧接着派将士抄没其家。恶贯满盈的和士开得到了惩罚。和士开死时四十八岁。当后主上朝时知道这件事,和士开旱已身首异处。

      玩弄阴谋诡计屡屡得手的和士开,这次却“大意失荆州”,落入了他人的圈套。昏庸的高纬无意之中却断送了自己幸臣的性命。北齐大将斛律光听说高俨杀了和士开,抚掌大笑说:“龙子做事,固然与凡人不一样。”李百药说:“和士开淫乱,多历数年,一朝被剿除,朝野上下都大快人心。”

      后主感到大臣擅自诱杀和士开这件事后果很严重,不处理不行,他派斛律光杀了库狄伏道、王之宜等人,并追封和士开为右丞相、太宰、司徒公等,谥号文贞公。但后主没有想到的是,他自己也已走到历史的尽头。短短六年后,“一时烟飞灰灭”,北齐被北周大军所灭。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