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帝淫乱的故事:北齐文宣帝高洋从明主到乱性之谜

  • 发布时间:2018-01-27 10:32 浏览:加载中
  • 高洋

      这是幻影,还是梦境,歌声已经杳逝,是在昏睡,还是在酣醒。北齐文宣帝高洋也许已经忘记自己是一国至尊,长期嗜酒如狂使他迷失了自己,迷失了方向,当年那个出击柔然、突厥、修筑长城的明主真的一去不复返了。

      高洋酗酒是在即位后的五六年。由于酒喝多了,刺激了神经,他的脾气变得非常暴躁,常干出一些不近情理的事情。

      喝得高兴了,他有时自己起身敲鼓作歌,随即跳舞.直到跳得精疲力竭。有时他干脆把衣服脱掉,光着身子,乱叫乱闹。有时他把头发散开,穿上胡服,结上彩带,挥刀舞剑,一直闹到大街上。有时他随意乱走,一会儿去大臣家,一会儿去勋戚家,搅得人人胆颤心惊。有时为了夸耀本事,他骑马不施鞍勒,常常一跃而上,纵马驰骋,在广阔的绿野中,在茂密的森林中,穿行如飞。有时他在盛暑烈日高照下,光着身子躺在地上进行日光浴;在隆冬酷寒难禁之时,脱掉衣服疾走。他不但自己发狂,还要求随从效仿,弄得随从们苦不堪言。

      酗酒到最后.高洋的人性泯灭,兽性大发。他命令手下制作一些带刺的革马萆驴,把都城中作风败坏的女人都征进宫来,脱掉衣服,强迫她们骑马骑驴,用来取乐,弄得这些妇女遍身血迹,然后杀死肢解,或用火烧掉,或扔到河里。后来,他甚至迫害到自家妇女,把她们都聚到宫中,让自己的部下当众侮辱她们,并且自己还以身作则,去侮辱自己的嫂子、庶母,庶母不从,结果当场被他杀死。

      高洋有个宠妃姓薛,本来是个妓女,在家时曾与清和王高岳相好,后来被高洋看中,迎入宫中。薛妃有个姐姐,长得很妩媚,与高洋的关系非常密切。一次,高洋半夜喝醉了酒,带着手下游逛到薛姐家,和薛姐在一起胡混。薛姐以为高洋真喜欢自己,就乘机请求封她的父亲为司徒。薛姐的父亲是个倡人,地位很低,根本不是做官的料子。高洋看到薛姐如此不知好歹,勃然大怒,命人把她吊在房梁上,乱抽乱打,最后用锯锯死。

      还有一次,高洋在三台摆设酒宴,庆祝三台落成,宫中妃嫔全都去陪宴。三台是邺城中有名的建筑,高27丈,台间有飞桥连接,台上有木建筑,脊长200余尺。工匠在上面施工都提心吊胆,腰间要拴上绳子,防备失足。但是高洋喝醉后,一时心痒难熬,他脱去外衣,跳上屋脊,快步如飞地在上面行走。台上台下的人都惊呆了,一时万头攒动,向空中观看,高呼万岁。高洋看到人心激动,越发得意,他走到屋脊中间,索性跳起舞来,前后进退,左右回旋。随着动作节拍,台下的欢呼声时起时落。最后高洋尽了兴,凯旋回座,极为得意。回到宫中,薛妃亲自斟酒前来讨好,高洋也喜气洋洋地来接。突然,他想起薛妃曾被高岳占有的往事来,笑容一下凝住,变成了怒容,未等薛妃反应过来,人头已经滚落在地。第二天,高洋赴东山与群臣欢宴。酒喝得酣畅时,高洋突然从怀中掏出一颗人头,扔在案上,满座的人无不吃惊。一会儿,高洋吩咐手下拖上一具无头女尸,吩咐肢解了,用髀骨做琵琶。大家看到尸体的服饰,才知道被害者是高洋的宠妃薛氏。正在大家惊慌不定时,高洋忽然转怒为悲,把人头抱在怀里,大哭道:“佳人难再得呀!”他泣不成声.吩咐手下备棺收殓,然后披头散发,大哭着步行去送葬。

      高洋喝醉了酒,喜欢虐待伤害妃嫔,但对皇后李氏连骂都不骂一句,对李氏的母亲、姐姐则不同了。一次,高洋喝醉了酒,闯进岳母家。看到岳母崔氏胖墩墩的,像个箭靶,于是从腰间摘下弓来,从袋中拿出鸣镝箭,瞄着崔氏射去,不偏不歪,正中面颊。崔氏痛得大叫.高洋反而大骂道:“你算个什么东西,我喝醉了酒连太后都不认得,别说你这个蠢老婆子了!”他用马鞭狠狠地抽了崔氏一顿,才心满意足地离去。

      对于高洋的酒后胡为,他的母亲娄太后曾多次管教。高洋是个孝子,娄太后管教他,他一般都恭顺地听,但喝酒时就全都忘了,有时喝醉了酒,连太后都不认识了。有一次,高洋设宴为娄太后祝寿,醉酒后发狂胡闹。娄太后实在看不下去了,就拿起拐杖打了他几下,一边打一边骂:“你父亲如此英雄,怎么有你这么个混蛋儿子!”高洋挨了打,也生气了,他一边夺过拐杖,一边说:“你算什么老娘,早就该把你嫁给胡人了,你再打,我马上就把你嫁给人。”娄太后大怒,坐在榻上,不说也不笑了。高洋急了,想逗太后高兴,就四肢着地爬到太后坐的榻下,然后往起—拱身,准备像骆驼一样驮起太后来,但醉后不能掌握平衡,一下子把太后掀倒在地,掉了一个四脚朝天,年近60岁的娄太后被摔得头破血流。高洋一惊,酒也醒了。看到自己伤了老母,他痛彻心髓。他马上吩咐手下在殿前堆柴架火,准备投火自焚。娄太后本来不准备理这个疯子了,看到他要自焚,吓得不顾伤痛,亲自起来拉他,强作欢笑说:“你醉酒做错了事,我不计较。”高洋不能原谅自己,他在殿前铺上毡子,自己脱光脊背,让平秦王高归彦执棒行杖刑。他一边数说自己的罪恶,一边威胁高归彦说:“你打不出血来,就杀了你!”娄太后不忍看儿子受苦,又上前抱他起来。娄太后苦苦哀求,高洋最后答应用鞭子打脚50下才肯起来。挨完打后,高洋穿戴好衣冠,向太后谢罪,并保证以后不再重犯。他痛哭流涕,感动得太后及左右侍从都哭了。第二天,高洋果然戒了酒,但10天后,又恢复了原样,甚至喝得更厉害了。

      由于酒喝得太多,高洋变得昏乱妄为,嗜杀成性,而且手段极为残忍。高洋在位的第八年,永安简平王高浚来朝,跟随他到山东游幸。高洋以裸裎为乐,还表演狐狸摇尾巴的游戏。高浚进言:“这不是人主应该做的。”高洋听了非常不高兴。回到州里,高浚又上书切谏。高洋大怒,派人把高浚抓来,与上党王高涣一起装入笼中,投入北城的地牢下。第二年,高洋亲自带领左右侍从到地牢口唱歌,还让高浚和歌。唱完后,高洋亲自刺高浚,还命令壮士刘桃枝往笼子中乱刺。最后高洋命人往笼中乱投薪火,将两人活活烧死。他又大肆诛杀元氏,前后死的达721人,把他们全部投入漳河中。高洋的暴行达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高洋30岁时已经不能吃饭,每天只喝几碗酒,最后终于在昏醉中离开了人世(终年31岁)。可能人们很难理解,高洋是个汉人,可是却嗜酒如狂,特别是醉酒后的乱行妄为简直与北方胡人一般。其实,高洋是典型的鲜卑化的汉人。早在北魏初年,为了阻止柔然南下的威胁,在东起赤城西至五原的地方修建了长城;在沿边要塞设置军事据点,即沃野等六镇。六镇镇将由鲜卑贵族担任,镇兵多是拓拔族成员或中原的强宗。北魏迁都洛阳后,北方防务逐渐不被重视,镇将地位大为下降,升迁日益困难。因此他们对北魏政府严重不满,镇兵的地位更是日趋低贱,与谪配的罪犯为伍,受到镇将、豪强残酷的奴役和剥削,他们对镇将、豪强和北魏政府怀有强烈的仇恨,终于在公元523年发动了起义。边镇豪强集团利用当时的混乱局面,各自发展自己的势力。高洋家族正是从中原谪迁到边镇,在北魏末年的起义中势力逐渐壮大起来的。长期在边镇生活,鲜卑人的生活习俗在他们身上打上了深深的烙印。高洋嗜酒如狂的豪放性格本身就与北方民族如出一辙,醉酒后的狂妄性格更显示了鲜卑民族的影响。当然,我们很难以高洋的北方民族性格作为他“乱性、酒后狂妄”的解释,这是不合性理的。高洋本也是个开国皇帝,19岁开始东征西战,英勇善战,深知大权来之不易,为什么即位六七年后却如此荒淫、暴虐,不顾国体民生呢?以现代人的观点,可能是患有狂妄症和精神症,以致不能自制而为之。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