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魏开国皇帝拓跋珪:天之骄子的凄惨结局

  • 发布时间:2015-11-12 15:43 浏览:加载中

  •   北魏开国皇帝拓跋珪,是魏晋南北朝史上一位杰出的人物。魏晋南北朝时,政权交替频繁,时局动荡,容易造就英雄。但像拓跋珪这样流亡十余年,寄人篱下, 未到成年便能号召旧部,重整旗鼓再造江山的君主,却绝无仅有,称他为天之骄子,亦不为过。现在山西省大同市西北云岗石窟中,有一尊巨大的佛坐像,据说就是 依照拓跋珪的形象雕成的。那尊雕像广额大耳,直鼻细目,确实不同凡响。看着它,不难想象出当年拓跋珪驰骋漠北,南征北战,开拓疆场,建立强大魏国的雄姿。 但谁又能料到,这样一位天之骄子,最后竟死于宫廷之变呢!

      拓跋珪16岁重兴代国,不久,改国号为魏。远近部落的酋长、大小国家的国 君,看到拓跋珪如此英雄,纷纷前来结好,其中不少送来女儿或宗女,要求结亲,以求政治上有所依靠。拓跋珪是个英雄,但并非不好女色。他不但将送来者全部笑 纳,灭了敌国还要把掳来的美女留在宫中。有时,听到别国君主有漂亮女儿,也要派人前去求婚。

      拓跋珪宫中,有一位刘夫人,是刘库仁的侄 女、刘头眷的女儿、拓跋珪的结发妻子。拓跋珪刚立国不久,就封她作夫人。刘夫人为拓跋珪生了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儿子因为是长子,最有立为继嗣的资格,所 以取名拓跋嗣。刘夫人最早跟随拓跋珪,又生有长子,加上善管内政,很有本领,在宫中威信很高,因此,受到拓跋珪的敬重。按说,刘夫人是最有希望立为皇后 的。但代国宫中有一个祖上传下来的老规矩:将被立为后的女子,必须亲手浇铸一个铜人,能铸成,则说明受天命委托,可立为后;铸不成,则没有资格立为后。拓 跋珪曾经举行隆重的仪式,请来最高明的助手,协助刘夫人铸像,但不知什么缘故,竟然没有铸成。因此,刘夫人就失去了作皇后的机会。

      拓 跋珪平定后燕后,掳来了后燕主慕容宝的幼女。因为她美貌动人,被收入宫中。这位慕容氏举止端庄大方,性情温柔和淑,很得拓跋珪的宠爱。刘夫人铸像失败后, 在朝臣们的再次奏请下,拓跋珪选中了慕容氏,为她举行了铸像仪式。慕容氏运气好,没费什么劲儿铜人就铸成了,很快就被立为皇后。

      刘夫人年长有威信,又生有长子,没有立为皇后;慕容氏年幼新来,反而立为皇后。这自然引起刘夫人和其他一些妃嫔的不满。这些妃嫔有的挑唆刘夫人去排挤打击慕容后,有的劝刘夫人沉住气,等儿子当上皇帝后一总算帐。总之,出什么主意的都有。

       这些闲言碎语吹进了拓跋珪耳朵里,搅得他心里很烦乱。拓跋珪有许多儿子,他认为最有能力继承自己事业的,还是拓跋嗣。因为拓跋嗣是个仁义忠厚的孩子,拓 跋珪对他很放心,知道他将来不会欺负自己的庶母和弟妹。但他不放心刘夫人。他知道女人们一般心眼小,好听谗言,不能容人,尤其是将来当了太后,权势无边, 难免做出伤害非亲生子女的事情来。而且,如果太后扶植外戚,把持朝政,还会给国家带来灾难。这种例子在史书上记载得太多了,拓跋珪读过这些史书,他知道得 很清楚。于是,他想了一个有效的、但又残忍的办法。

      一次上朝时,拓跋珪宣布了一条规定:今后,魏宫里立太子时,先要杀死太子的母亲。说完,又宣布了一道具体的诏令:诏立皇长子拓跋嗣为太子,同时,赐太子母刘夫人即日自尽。

      诏令一下,朝臣们都惊呆了。半晌,拓跋嗣首先明白过来,他扑地一下跪倒在父亲面前,痛哭失声,要求父亲不要杀掉自己的母亲,要求父亲另立别人为太子。

       对这条每立太子先杀其母的规定,拓跋珪是经过反复考虑后才下定决心的。他早已作好了思想准备,所以,在拓跋嗣痛哭求情、随之群臣纷纷跪下求情的时候,他 非常冷静,缓缓地说:“这不是我自己的发明创造,五百年前的汉武帝就是这么做的。我这是为社稷着想,为大魏臣民着想的,希望你们也不要仅仅考虑到某个人的 生死,而不顾及国家的安危。”于是,这条不成文的规定就在北魏沿用下来,直到一百年后的孝文帝时才被取消。

      拓跋嗣因为自己被立为太 子,反使母亲惨遭杀害,精神上受到很大刺激。他昼夜啼哭,不肯吃饭,也不肯睡觉,直到刘夫人安葬后,仍然啼哭不止。拓跋珪知道后非常生气,派人去召拓跋 嗣,准备狠狠打他一顿。拓跋嗣因为伤心过度,早已置生死于度外,而且他是纯孝之人,所以并不犹豫,马上就要去见拓跋珪。左右侍从急忙拉住他,劝他说:“如 果殿下是真孝顺,就应该替皇帝想想后果。俗话说,孝子对待父亲的打骂,小打接受,大打则逃跑。现在皇帝盛怒之下,谁知会做出什么事来!纵然殿下不怕死,但 皇帝真打死了殿下,天下人都会责备他,说他不慈爱。难道殿下愿意自己的父亲背上这种坏名声吗?依我们看,殿下不如先躲出去,等皇帝息了怒,再回来赔罪不 迟。”拓跋嗣听了,觉得很有道理,就微服逃走了。

      太子逃走后,拓跋珪心情很不好。他失去了结发妻子刘夫人,又失去了心爱的儿子,使他心里罩上了一层阴影。拓跋珪这时还不到四十岁,按说,正是年富力强之时,但因为种种原因,他已未老先衰了。

       首先,拓跋珪平日在女色上花费精力很多,身体搞得很虚弱;另外,拓跋珪信奉道教,使他大恼受到严重伤害。道教讲究练丹吃药,说吃了药可以长生不老,因 此,迷惑了许多人。几年前,拓跋珪听信了术士的欺骗,召来一帮人,专门给他炼丹配药,当时最时兴吃的是一种五石散,又称寒食散,是用五种石头做成的。这种 药吃起来很费事,必须有许多辅助措施,否则就会发毒伤人,让人变得心情烦躁。魏国宫廷里有一位名医阴羌,善于指导吃药,所以一直没有出什么大问题。后来阴 羌老死了,拓跋珪失去指导,药性开始侵入身体,损坏了他的大脑,脾气变得烦躁不安、多疑善怒。偏偏这时国中又屡屡出事,三天两头有坏消息报来,不是闹灾 异,就是闹饥荒,再么这里有人叛逃了,那里又有人造反了,加上刘夫人已被赐死,爱子又不知去向,拓跋珪很快就精神失常了。他有时几天不吃不睡,呆坐或者呆 立着;有时大骂臣下,说他们狼心狗肺,要反对自己;有时突然回忆起三十年来的成败得失,又哭又笑;有时又成夜成夜地高谈阔论,好像与鬼物争辩。遇到他火气 来时,随便就要杀人;颜色异常的要杀,喘息不定的要杀,行走速度不均匀的要杀,说话用词欠妥当也要杀,而且是他自己动手杀死,杀死后就摆在天安殿前,任尸 体腐烂发臭。这样搞得朝野人心惶惶,谁都不敢出头露面,惟恐稍有不慎招来横祸。

      不久,拓跋珪的另一个儿子结束了这种恐怖的气氛。

      这个儿子叫拓跋绍,是个凶狠残暴的人。

      拓跋绍的母亲姓贺,是拓跋珪母亲贺太后的亲妹妹,也就是说,拓跋珪娶了自己的小姨作为自己的妻妾。

      这种不论辈分的婚姻在封建社会前期并不少见。如汉高祖的儿子刘盈娶的就是自己姐姐的女儿、即自己的外甥女,何况少数民族宫廷更不讲究辈分的。

       拓跋珪是在一次去贺兰部时结识的贺氏。以前,拓跋珪也见过贺氏,但那时贺氏还小,并不出色,这次见到时,她已经十八、九岁了,出落得一表人才,好像草原 上的一颗珍珠,艳丽动人,使拓跋珪一见倾心。他立刻去求母亲贺太后,要求把贺氏归为己有。贺太后却说:“女人太美丽了不好,而且,她已经有了人家。”拓跋 珪不肯放手,暗暗派人杀了贺氏的丈夫,然后把她迎进宫中。

      不久,贺氏生下一个儿子,取名拓跋绍。拓跋绍与其他兄弟性情截然不同,既不 勇武,又不聪慧,生就一副凶狠险悖的样子,每天像个无赖汉,在街巷上游来荡去,并且养了一伙地痞流氓,专门打劫行人的财物,捉杀百姓的猪犬,然后聚在一起 混吃混喝,俨然是京城一霸。因为是皇子,谁也不敢来管。后来,拓跋绍闹出了人命,传到拓跋珪耳中,把他气得火冒三丈。拓跋珪亲自动手,狠狠抽了拓跋绍一顿 鞭子,然后把他的双脚捆住,倒吊在井里,准备把他吊死。拓跋绍是个不怕死的无赖,任凭拓跋珪怎么打,怎么吊,都不讨饶。倒是贺氏哭得死去活来,百般哀求, 直到叩头流血,拓跋珪才软了心肠。他看看拓跋绍吊得快死了,料想他今后也该接受教训了,才把他提了出来。经过这次教训,拓跋绍表面上老实了许多,但心里却 对父亲异常仇恨,从此不再与父亲主动说话。

      拓跋珪精神失常后,随便打人杀人。这一天,不知为了什么事情,偶然来到后宫,看见贺氏,觉得不顺眼,就狠狠打了一顿,并叫人关起来,说:叫她活不过今天。但一会儿,拓跋珪吃了晚饭,又把这件事忘了。

       贺氏本来只等一死了,但天黑了还未见拓跋珪动手,又萌生了活命的希望。她偷偷叫侍从找来拓跋绍,让他想办法救自己。拓跋绍早就痛恨父亲,恨不得让父亲立 刻就死,好报当日吊打之仇。而且,他知道哥哥逃跑没有下落,如果父亲死了,乘这机会自己还有登基作皇帝的可能。机会太难得了!拓跋绍连夜找了几个心腹宦 官,冲进寝殿,把拓跋珪杀了。

      拓跋珪,这个英雄一世的天之骄子,被杀时却没有一个人前来相救。侍从们都害怕他的疯病发作,天刚黑能找到借口躲开的早躲开了,躲不开的几个也巴不得这个疯子早日归天,所以见到作乱者闯人时,都一哄而散了。

      拓跋珪在位23年,死的时候,才39岁。不久,拓跋嗣听说父亲被杀,马上回到京城。他得到臣民百姓的一致拥戴,登基继承帝位。不久,拓跋绍与贺氏被捉住赐死。这时,拓跋嗣才十六岁,恰恰与他父亲重举代国大旗时一样年龄。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