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国四公子之溥侗粉墨登场 名贵之气出于天然!

  • 发布时间:2019-04-13 11:13 浏览:加载中
  • 民国四公子中,溥侗是名副其实的皇家后裔,他出身高贵,可以说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溥侗的父亲爱新觉罗·载治,乃乾隆十一子成亲王永瑆之曾孙。溥侗从小酷爱昆曲与京剧,因是清室宗亲,家中富有,又常接触当时的京昆名家,而溥侗本人悉心钻研,刻苦练功,终于达到了文武昆乱不挡,六场通透的化境。不仅如此,溥侗自幼在上书房学习经史,有着深厚的文化素养,能书善画,通晓辞章音律,精通古典文学,对所演剧目的故事情节、人物身份及情境有独到的理解,又兼他见多识广,博采众长,因此对不同人物都有惟妙惟肖的表现,系中国戏曲史上一大奇才。

    溥侗(1871-1952年),字厚斋,号西园,别署红豆馆主,爱新觉罗氏宗室,系嘉庆帝顒琰之兄成亲王永理玄孙、道光帝曼宁之孙载治第五子,同治十年(辛未年,1871年)生人。光绪七年(1881年)封为二等镇国将军,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加辅国公衔,时年36岁。自幼奉旨于上书房读书、学经史、作诗文。喜收藏金石、碑帖,精于文物鉴赏,能琴、棋、书、画,作书画时常署名“懒侗”,且精于治印。人们常以侗将军、侗西园、侗五爷称之。曾居西城旧刑部街。

    溥侗的父亲载治生有五子,惟四子溥伦、五子溥侗长大成人。进入民国后,溥伦、溥侗兄弟析产,大甜水井胡同21号宅院的前半部分在溥侗名下,其余归溥伦所有;海淀的两处园子,一处为“集贤院”,是宣统年间朝廷赐给溥伦的私产,归溥伦所有;一处为“治贝子花园”,是其父载治的遗产,归溥侗所有。据说,兄弟分家后,溥伦就在府第的分界处砌一道墙,与弟弟分割开来了。有朋友来访,不解好好的宅院干吗要砌道墙呀?溥侗就开玩笑说:“您看,我们老兄把我‘赶门在外’了。”(“赶门在外”是京剧《天雷报》中的一句台词)。可是不久,溥伦因无力偿还债务,他的房产被法院查封,而溥侗那部分房产安然无恙。溥侗又说:“幸亏老兄把我‘赶门在外’,墙这边还是我的,没有封。”

    大甜水井胡同是王府井大街路西从南往北数的第三条胡同,自东向西连通王府井大街与晨光街,南侧通大纱帽胡同。明代,称“甜水井”,据说,因胡同西口原有一口甜水井而得名。清宣统时,因胡同南面有一条小巷称“小甜水井”,故这条胡同便称了“大甜水井”。虽说是溥侗故居,但是却被称为“伦贝子府”。因为这座宅子是溥侗父亲留下的,溥侗的哥哥溥伦袭贝子爵,故宅子就被称为“伦贝子府”了。

    溥侗在京剧表演中生、旦、净、丑样样拿得起,《群英会》一剧能演周瑜、鲁肃、蒋干、曹操、黄盖五个角色,且都技艺精妙,出神入化。溥侗因其出神入化的表演和高超的技艺,被业界尊为票界大王。

    红豆馆主喜读古典文学,通晓音律,自幼受宫廷影响,常于宫内看戏,久之,使其酷爱京、昆艺术。由于家庭环境优越,不惜重金遍请梨园名师来家授艺,每次小住数日,热情款待,临走时必送银元百块和烟土一包,因那时名伶多嗜好抽大烟。所请名伶有老生谭鑫培、小生王楞仙、武生俞菊笙和姚增禄、昆生陈寿峰、青衣陈德霖、花脸黄润甫、武净钱金福、丑角罗百岁、昆丑姚阿奔、琴师梅雨田等。

    红豆馆主对他们极为敬重,平日均以先生称之,尤对谭鑫培,逢年过节必亲往前门外大外廊营“英秀堂”谭寓,敬送节礼,曾将他心爱的珍贵皮袍赠与谭老板。自20岁始,潜心研究、学演京、昆文武诸剧。虽出身皇室,但学艺极为刻苦,为练功、拍曲,不管严寒与酷暑,坚持苦练从不间断,不学精誓不罢休。加之天赋聪慧,使其多才多艺。不仅生、旦、净、丑诸行当皆能,且对昆腔、场面仍为娴熟,能吹笛、弹弦、司鼓,可谓文武皆能、昆乱不挡、六场通透,能戏百余出。壮年时常与梅雨田、王楞仙、陈寿峰、姚增禄、姚阿奔等切磋技艺,获益匪浅。

    由于清室严禁贵胄粉墨登场出演,即便票戏、亦只能在极小范围活动。光绪二十年(1894年),肃亲王善耆于东交民巷御河桥肃王府邸组织票房,来此活动者有载洵、载涛、溥侗等贵胄,同时聘请名伶来此授艺。至民国后,始得以票友身份演出。民国二年(1913年),名票樊棣生在崇文门外东晓市浙慈会馆创办“春阳友会”票房,其规模设施犹如专业剧团,并特邀钱金福、姚增禄、鲍吉祥、王荣山、曹二庚、律佩芳、诸如香等京剧名家来此授艺和指导排练。陈德霖、王瑶卿、梅兰芳、姜妙香、姚玉芙、刘砚芳等以会员身份参加活动。钱金福、王长林、李顺亭、余叔岩、程砚秋等曾在此演出。由于人才济济,行当齐全,文武戏均能演出。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