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亚樵暗杀宋子文之谜:刺杀蒋介石失败,转移暗杀目标

  • 发布时间:2017-06-25 03:36 浏览:加载中
  •   1931年7月23日,上海市火车站发生了一起暗杀事件,刺杀对象则是当时国民政府的财政部长宋子文,而杀手是号称暗杀大王的王亚樵。然而在这场激战中,宋子文却奇迹般地毫发无损,而他的秘书唐腴胪却死于非命。王亚樵为什么一定要致宋于死地呢?他与宋子文有什么过节?

      王亚樵其人

      王亚樵,字九光,1887年生于安徽合肥。其父王荫堂身兼两种截然不同的职业,同时经营一家棺材铺和一家药铺,一边专挣死人的钱,一边干着悬壶济世、救人性命的营生。王亚樵从小受到家庭的熏陶,对惩恶救善有一种偏好。到了青年时代,便养成了天不怕、地不怕的秉性,靠着五十把利斧起家,在刀光血影中声名远播,成为20世纪30年代著名的斧头帮老大和暗杀大王,更是一位令蒋介石戴笠都心惊胆战的危险人物。

      国民政府间的矛盾引发事端

      王亚樵暗杀宋子文的导火索是蒋介石的南京国民政府与汪精卫的广州国民政府的矛盾。

      1931年2月,蒋介石软禁了西南派领袖胡汉民。5月27日,反蒋派在广州召开了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和监察委员会非常会议,议决在广州成立国民政府,推举汪精卫、唐绍仪、陈济棠、李宗仁、孙科等17人为国民政府委员,汪精卫、邓泽如、邹鲁、孙科、李文范等5人为常务委员,轮流担任国务会议主席。同时,还成立了广东军事委员会,将粤桂两省军队分组为国民革命军第一、第四两集团军,陈兵湘境,叫嚣要发兵讨伐蒋介石。

      与此同时,胡汉民的亲家林焕庭正带着现金支票抵达上海,找到当时上海滩斧头党的老大王亚樵,交给王亚樵20万大洋,请王亚樵帮他除掉一个“仇家”——蒋介石。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王亚樵立刻成立了行动小组,把暗杀蒋介石的任务交给华克之与郑抱真。

      刺杀蒋介石失败

      6月4日,“斧头党”在南京的联络处得到蒋介石将赴庐山的情报。机不可失,华克之带着助手成诚等人化装成游客,直奔庐山,秘密侦察蒋介石的行踪。

      最后,王亚樵想到了一个密运武器的好办法。他买来十多只金华火腿,用刀剖开,将中间挖空,把数只手枪拆散,把零件及子弹用油纸包好后分别放入火腿之中,再用针线将火腿缝好,涂上一层盐。然后,王亚樵让妹妹王亚瑛和表弟媳刘小莲乔装成阔太太,两个枪手扮成随从,顺利地通过了上海码头的严密检查,登上了开往汉口的轮船。

      当王亚瑛和刘小莲到达九江后,又坐着轿子从容地通过了沿途严密的盘查,最后抵达枯岭,将火腿送到华克之等下榻的“庐山新旅社”。

      6月14日上午,天气很好,蒋介石便坐着滑竿从美庐别墅出来散心,身边紧紧跟随着他的卫队和外勤警卫人员。当他们来到一片葱翠的竹林时,王亚樵的一名刺客正在附近,见机不可失,来不及与同伴联络,就取出手枪。正在这时,眼疾手快的卫队长蒋孝先看到此景,大喊一声“危险”,一把将蒋介石从滑竿上拉下。随着一声清脆的枪声,子弹贴着蒋介石的光头飞过。顿时,蒋介石的卫队马上开枪还击,刺客被打成了马蜂窝。枪声一响,华克之等人知道事已败露,便立即带着人撤离了庐山。

      转移暗杀目标

      庐山刺蒋行动失败以后,王亚樵、华克之等人准备再寻机会下手,但因为已经打草惊蛇,蒋介石出入戒备更加森严,使得王亚樵无从下手。广东方面认为,倒蒋必先去宋!蒋介石要讨伐西南反蒋派,就是依靠宋子文财团的支持。如果杀了宋子文,就等于打乱了蒋介石的经济组织,釜底抽薪之计。一旦成功,蒋介石将必败无疑。

      于是,广东方面再次与王亚樵联络,将暗杀的目标改为宋子文。很快,王亚樵就再次暗中布置人手,为调查宋子文的行踪,了解宋子文的情况,秘密买通了财政部的一名职员。王亚樵得到线报,宋子文每逢星期六可能回上海。

      7月22日下午,王亚樵突然接到郑抱真从南京发来的加急电报,称宋子文当天晚上会由南京乘车到上海。王亚樵马上进行部署。行动组成员兵分3路,组成3道狙击线,誓将宋子文致于死地。王亚樵给行动小组成员每人发一把手枪、十粒子弹和一枚烟幕弹,他自己则在北站附近天目路上租下一家旅馆三楼临街的一间客房为联络点,亲自坐镇指挥。

      7月23日晨,就在列车到达上海前的15分钟,一队警察突然来到站内,彻底清除了月台上的闲杂人等。原来,日本驻华大使重光葵也乘坐这趟车来上海,因此上海警察局警戒严密。这致使华克之、孙凤鸣等人无法在月台上动手,急忙向在候车室埋伏的第二行动小组发出动手信号。

      7时整,蓝钢快车从南京方向驶来,驶进北站。当熙熙攘攘的大批旅客陆续涌出车站后,在列车尾部专门为宋子文准备的豪华车厢门打开了,两名卫士先跳下车来,随后下车的是宋子文的机要秘书唐腴胪,紧随其后的是则是宋子文,最后下来的又是4名荷枪实弹的卫士。

      刺杀行动再次失败

      当宋子文一行穿过月台经过车站东大楼向出站口走去时,埋伏在大楼楼柱后面第二狙击组的刘刚等人突然跳出,四五把枪从两侧同时向他们开火。走在前面的唐腴胪猝不及防,当即中枪毙命。

      听到枪响,宋子文立马跑进人群,躲到一根柱子后面战战兢兢。宋子文的卫兵也反应过来,纷纷拔枪还击,顿时整个车站大厅都硝烟弥漫。枪战大约持续了数分钟后,大队警察赶来增援。宋子文才在卫士和警察的保护下,登上三楼候车大厅,脱离险境。华克之等不敢恋战,全体行动队员在烟幕弹白烟的掩护下,迅速撤离现场。

      王亚樵误以为已经成功杀掉了宋子文,正在弹冠相庆之际,忽见报端刊出唐腴胪陨命的消息,才知道只击中副手,于是懊悔不已。”

      1935年11月1日,国民党召开四届六中全会,王亚樵再次谋划杀蒋行动。由华克之、孙凤鸣等登记了一个晨光通讯社,孙凤鸣假扮记者混入会场,准备趁全体代表照相之时,乘机下手杀掉蒋介石。但由于蒋介石见当时会场混乱,临时取消了照相的打算,最终汪精卫替蒋介石挨了两枪。盛怒之下的蒋介石立刻令戴笠限期破案,终于戴笠手下通过王亚樵的小老婆,查到王亚樵在广西梧州的线索。1936年12月20日,王亚樵被军统特务刺杀,这才使得蒋介石、宋子文了却一桩心头大恨。

      相关链接——王亚樵与斧头帮

      1889年2月26日,王亚樵,原名王小郢。出生于安徽合肥北乡(原肥东县磨店乡,现划给瑶海区)。因在结拜兄弟中排行老九,故人称王老九。早年曾参加辛亥革命,积极投身反清活动,但却一直被上层人物所排挤,不为当局所容。1912年2月,王亚樵来到南京参加社会党,倡导“铲富济贫”,10月,被任命为社会党安徽支部长(总支部设在肥东撮镇夏家祠堂)。先后在巢县、全椒、滁县、安庆等地,招纳会员。1913年冬,皖权被倪嗣冲夺取,社会党被宣布为“乱党”,于是王亚樵亡命于上海。

      后来,王亚樵积极在皖籍上海工人中开展帮派活动,1921年以柏文蔚、李少川的名义,组织安徽旅沪同乡会,王亚樵任评议员。他组织了一支安徽劳工敢死队,因腰别厉斧被称为“斧头党”,即“斧头帮”,王亚樵就成了“斧头帮”的头目。

      斧头帮的武器是斧头、手枪、炸弹等,对付目标是其他帮会和欺压工人的富商,被称为称“斧头党”、“暗杀团”,一时威震上海。因此王亚樵也声名鹊起,成为上海滩上的名流。由他掌控的“上海劳工总会”会员有10万之众,就连黄金荣、杜月笙这样的黑社会老大都对他畏惧三分。

      王亚樵成立斧头帮之后,才真正开始了他“暗杀”的生涯。据说当时上海滩上几乎所有的黄包车夫都是斧头帮的外围成员,因此斧头帮不仅阵容强大,而且消息灵通。王亚樵成名的第一枪就在松沪警察厅长徐国梁的身上打响,徐国梁掌管7000余名警察并兼任“攻浙前敌总司令”。1923年11月12日下午,徐国梁在大世界对门的温泉浴室刚刚泡完澡,出门上车之际被两名枪手击中要害,喋血于上海最繁华的街头。

      除此之外,抗日战争时期就连上海的日军和汉奸们对王亚樵组建的“铁血除奸团”也是令闻风丧胆。他们在“淞沪战争胜利庆祝大会”上用装在开水瓶里的定时炸弹把所谓“日本派遣军司令长官”陆军大将白川义则炸上了西天,让他以另一种方式名留侵华史册——在中国被暗杀的军衔最高的日军军官。此王亚樵由此也得到了另一个名号——“远东第一杀手”,而被日本鬼子叫做“支那魔鬼”。

      “斧头帮”亦正亦邪的传奇故事及其在抗日战争时期奋力诛杀日本鬼子和汉奸的正义行为,使斧头帮成为现代港台黑帮片中最著名的帮派,以及上海滩黑社会的代名词。虽然王亚樵也曾加入国民党,他的思想里“拥孙”,但却未必遵奉“三民主义”。他更多的受到无政府主义和中国传统侠义思想的影响,1919年就曾以国民党员的身份给孙中山上书,要组织暗杀段祺瑞,去“锄除民贼”。

      虽然当时这种做法被孙中山批驳过,但王亚樵在追随孙中山多年后,仍然以“暗杀”为“革命方式”。

      后来,由于王亚樵发动的“庐山刺蒋案”功败垂成,被蒋介石怀恨在心,1936年命“间谍王”戴笠派人于广西刺杀他。王亚樵死后,斧头帮群龙无首,树倒猢狲散。就这样,这个民国时期最大的暗杀集团最终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