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盛世才:民国“新疆王”,以“中国第三领袖”自居

  • 发布时间:2017-06-22 14:18 浏览:加载中
  •   从1933年到1944年,有个人风云际会地成了“新疆王”,甚至把新疆与国民政府、共产党政权相提并论,以“中国第三领袖”自居,公开说自己是“世界反法西斯阵线六大领袖”之一。此人就是盛世才。

      1895年,盛世才出生在今辽宁开原靠山乡盛屯村,这个村子里的人都是闯关东过来的,还出过一个人物高崇民。父亲叫盛振甲,母亲叫安景凤。他是家里的老大,下面还有五个弟弟和两个妹妹。他在西丰县读的初小,又到沈阳第五高小念书,据说挺爱出头,常说:“你们城里人有什么了不起。”

      为了让他进入辽宁省立农林中学,外公帮他出钱。而后家里把地卖了一部分,又让他去上海中国公学求学。他深知读书之不易,更加发奋努力,再考入日本东京的明治大学留学,继续攻读政治经济学。回国后,转到李根源主办的韶关讲武堂深造。

      在民国期间,像这种按部就班的读书经历,看似平淡如水,其实并不简单,他不光积累了良好的人脉,更是避过了江湖上那些险滩急流,这就像搭乘轮船与自驾木船在长江上行驶的区别。当然,如果没有深厚的家族背景,就需要贵人相助。盛世才的贵人正是李根源。毕业后盛世才就被介绍给了才高自负的郭松龄。郭跟着少帅张学良一路飙升,盛世才也在奉军第八旅,从排长干到连长乃至上尉参谋。其间,他与前妻离婚,在郭的撮合下,与郭的义女邱毓芳订了秦晋之好。1923年盛世才被奉军保送到日本陆军大学学习。

      郭松龄反奉,是对张家父子的致命一击。虽然张作霖公开烧了手下与郭松龄来往的信件,说是既往不咎了,但他心里总归很不舒服,像盛世才这样与郭松龄有瓜葛之人,当然不肯继续培养了。盛世才从来不是在一棵树上吊死的人,他利用各种关系,先后从孙传芳、冯玉祥、蒋介石那里获得资助,完成了留学。

      1927年,军阀混战渐渐演变成了国共之争。像盛世才这样的战略性人才,是极为稀缺的。回国后,他先在国民党贺耀祖手下工作,不久调任上校参谋,还在中央军校任教官。平稳地工作了几年,直到1930年秋,盛世才追随鲁效祖进入新疆。督办金树仁正在新疆办军校,将盛世才任命为战术总教官。盛世才可能真是和新疆有缘,凭着先进的军事思想和高超的统率能力,几乎是百战百胜。

      1933年4月12日,新疆发生了政变,统治者金树仁如丧家之犬,仓皇地逃离了乌鲁木齐。盛世才重兵在握,当了临时督办后并不满足,将省主席刘文龙逼走,将军政大权一手独揽。但是,南疆和伊犁都处于割据状态,政变发起人陈中也和中央政府代表黄慕松相互勾结,盛的统治并不稳固。

      盛世才眼见日本的人脉用不上,国民政府又不信任他,索性公开向苏联红军示好,他表示自己一直信仰共产主义,并经常使用一些马列词语。虽然共产国际对这个军阀没有好感,但是从实际利益出发,还是愿意支持盛世才。

      在苏联的支援下,盛世才一边通过“六大政策”来发展经济,一边贯彻“亲苏必须反帝”的原则,将英法势力全部清除,关闭所有的教堂和洋行,将外籍人员一律逮捕或驱逐出境。与此同时,盛世才与中共也保持友好关系,其政治态度有两个标准:国际问题看莫斯科,国内问题看延安。1938年,盛世才去莫斯科秘密访问,受到了斯大林的三次会见,这除满足了盛世才的虚荣心之外,也满足了他项目表上的所有援助要求。

      盛世才猜忌心极大,对谁也不放心,督办公署大门的钥匙原来由他弟弟拿着,后来他居然要过来放到自己的枕头底下。那时人人自危,文官升到厅长,武官升到团长,便要随时准备后事,或等候入狱了。一位高官说:“老子今天脱下的鞋袜,不知明天还穿不穿得上呢。”

      德国进攻苏联之后,国民政府开始对新疆强硬起来。1943年4月,国民政府任命的各部官员已到新疆任职;6月,国民党中央军进驻了哈密。斯大林不愿与蒋介石公开冲突,下令苏联人全部退出新疆。盛世才宣誓加入国民党,随后将六星旗也改为青天白日旗。中共驻新疆代表邓发与盛世才一直不对付,邓发调走以后,新代表陈潭秋性情温和多了。但是这种友情啥也算不上,为了效忠国民党,盛世才开始全面对付中共,处决了陈潭秋和毛泽民等一大批高级干部,与延安结下了死仇。

      蒋介石非常看重新疆,一心要获得绝对的控制权,所以国民政府与盛世才的冲突愈演愈烈。1945年年初,盛世才逮捕了国民党新疆省党部书记长黄如今等人,公开翻脸。随后他致电斯大林,请求把新疆划归成苏联的一个加盟共和国。斯大林当然不能得罪反法西斯同盟的蒋介石,将电报转给了重庆。众叛亲离之下,盛世才只好乖乖地离开新疆,结束了在新疆长达11年的军阀统治。

      抗战后,盛世才弄了个农林部长的闲职,兴致勃勃地前往重庆上任,随身携带了几十辆汽车之多的财物。可能是太招摇了,路过宝鸡时,被人寻衅而抢劫一空。未几,又发生了谋杀未遂的事件。盛世才心情郁闷,跑去了相对安全的武汉行辕。

      1949年,盛世才逃到台湾后,特别不受人待见,索性退出政坛,隐居在台北,连名字都换了。他也写了一些书,如《牧边琐记》《新疆十年回忆录》等。1970年7月13日,盛世才在台北病逝,终年76虚岁。对于此人的评说,虽然纷纭不已,但一位史学家坚持认为:“能在那样的乱世,保持住新疆的统一和完整,这就是盛世才的最大功绩。”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