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树铮:江声澎湃恨谁知

  • 发布时间:2017-06-22 14:17 浏览:加载中
  •   在民国,有几位大佬都是遭刺杀而死的。比如孙传芳死于仇人之女的枪下,张宗昌被追杀死在济南火车站,他们都是死于穷途末路之时。最可惜的则是徐树铮,死时才45岁,正如日中天。究其原因,皆是杀俘不祥,年轻时过于气盛招惹的报复。论起文韬武略,皖系几乎无出徐之右者,徐自己曾赋诗曰:“购我头颅十万金,真能忌我亦知音。”如果不是他英年早逝,可能外蒙古还在中华的版图上。

      1880年11月11日,徐树铮生于徐州府萧县醴泉村,那里原属江苏,今归安徽。父亲徐忠清是位穷儒,早年科举拔贡,在家乡设馆授业为生,母亲岳氏为岳飞后裔,知书达理。徐树铮天资过人,幼承庭训,六岁读诗,13岁中秀才,17岁获岁试一等第一名,有神童之称。但18岁在南京乡试中名落孙山,他从此厌倦科举,决心投笔从戎

      1901年冬天,徐树铮怀揣数万言的《国事条陈》,远赴济南去投书山东巡抚袁世凯。不巧袁正守母丧,派道员朱钟琪出面接待,却是话不投机。段祺瑞去旅店探友,见徐正在写字,颇为不凡,上前攀谈,惊为伏龙凤雏一般的人物,马上拉来做了自己的记室,就是秘书。来到北洋军,段祺瑞发现他每天跟士兵一起严格出操,平素留意军事,索性成人之美,1905年出钱送他到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步兵科学习,在1910年秋学成回国,任段的参谋。

      段祺瑞的苦心果然没有白费,徐树铮很快便展露惊人的才干,常常于会客之际,一边阅批公文,一边接电话,而且过目不忘,从无差错。当时大变当前,政局扑朔迷离,徐树铮却能运筹帷幄,连施妙手。比如武昌起义后,南北大战,徐根据“以北压南,以南制北”的策略,作为代表秘密渡江到武昌,与黄兴等人达成逼清帝逊位、拥护袁世凯做总统等五项协议。见朝廷犹豫不决,段祺瑞领衔拍发逼宫电报,逼得清廷马上颁布退位诏令。这篇电文就是徐树铮在一夜之间拟好的。

      在北洋系,除开袁世凯大总统,国务总理和陆军总长段祺瑞绝对是二号人物,此时段祺瑞大权在握,当然不情愿袁氏称帝,那样受益的只会是太子袁克定。袁世凯对段的消极态度十分不满,知道都是徐树铮在背后出主意,决心撤了徐树铮陆军部次长的要职。但段当面顶撞道:“请总统先免我的职,随后要怎么办就怎么办!”说完拂袖而去。

      段、徐二人没想到的是,帝制失败后,皖系在朝野上下大大地得了分。徐树铮劝段祺瑞不要急于登顶,推荐老好人黎元洪继任总统。他们大权在握,也不把黎放在眼里。段还好说,资格摆在那儿了,而徐树铮恃才傲物,明里暗里得罪了不知多少人。一次,徐树铮请黎元洪在公文上盖印,其中有人事任命一事,黎详问人事履历,徐树铮不耐烦地说:“总统何必多问?我事冗,请速用印。”事后,黎元洪对秘书说:“彼辈眼中安有我耶?”不久,府院之争发生。

      为了打击现任总统黎元洪,徐树铮默认张勋辫子军的复辟行为,随即随段祺瑞组织讨逆军将其击溃,使得皖系再占上风。徐树铮借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名义,向日本借得巨款,组织“参战军”。光武的一手还不够,他还组织了“安福俱乐部”策划包办选举,成立臭名昭著的“安福国会”。丁士源深感这些做法不是长久之计,多次与徐树铮商讨如何善后,徐总是笑他:“神经过敏。”

      1918年6月14日,曹锟主持召开天津会议,徐树铮以议事为名请来陆建章,让卫士一枪打死了这位直系的军师人物。这种私自枪杀现职大将的行为太骇人听闻了,段祺瑞大惊失色,赶忙补救,让陆的亲信冯玉祥出任湘西镇守使。但皖系与直系乃至西北军的矛盾再也无法调和,冯、徐也结下了死梁子。

      一战结束后,“参战军”被改编为西北边防军,由徐树铮任总司令。当时俄国初定,徐乘机用兵外蒙古,1919年11月17日,外蒙古呈请取消“自治”,回到中华民国的怀抱。徐树铮派兵驻扎外蒙古各地,搞些种蔬菜、修公路、办银行、创日报、销旧债的事情,被国内舆论誉为左宗棠再世。他自幼爱昆曲、精书法、擅诗文,平日手不释卷,有首《谢龚郅初赠倭刀》吟道:“横海归来壮,风云变态多。宝刀堪赠我,世事竟如何?击楫会宵舞,逢人莫浩歌。为君勤拂拭,明日斫蛟鼍。”

      徐树铮平素并不贪图享受,最喜欢吃家乡烙馍,还要卷些家常菜:黄豆芽烧粉丝、萝卜丝煎的萝卜鱼、辣椒酱以及椒盐大葱。徐树铮共有一妻四妾,子女十人,发妻夏宣贤淑达理,在他由蒙古返京时,劝他急流勇退,或辞职,或隐居,或释兵权。徐树铮笑而不应。

      皖系战败后,段祺瑞下台,徐树铮被列入通缉的“十大祸首”,躲在俩日本兵抬的大柳条筐里,上了火车。某次,他和张作霖饮酒时说:“大哥,你有地盘、有军队,但也不要逞强。我现在不行,将来可以带日本兵打你。”老张哈哈一笑:“老弟何必如此,我的兵不就是你的兵吗?来来,干杯!”

      不久,徐树铮率15人去欧美日俄等12国考察。有回在法国餐厅,徐树铮宴请一些法国官员,客套地开场道:“饭菜不好,请各位谅解!”谁知店老板不干了,考察团无奈之下,只好登报道歉。还有一次自娱自乐,徐出了个“开公事房”的上联,还说你们倒过来念,众笑不已。结果一人对出“了私情案”,徐说马马虎虎吧。

      1925年12月11日,徐结束考察回国,29日晚乘专车离开北京南下,途经京津间廊坊车站,被冯玉祥的手下张之江劫持,张为防夜长梦多,随即于次日凌晨将其枪杀。徐树铮时年才45岁。噩耗传来,段祺瑞哭得比三国曹操悼郭奉孝还厉害,大徐徐世昌也痛惜小徐的折戟,挽曰:“道路传闻遭兵劫,每谓时艰惜将才。”

      更为传奇的是,徐树铮出事那天,张謇在南通家里做了个梦,梦见这位学生留给他一首诗:“与公生别几何时,明暗分途悔已迟。戎马书生终误我,江声澎湃恨谁知。”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