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宗昌:“三不知”将军

  • 发布时间:2017-06-22 14:17 浏览:加载中
  •   提起旧中国的大流氓,人们想到的无非是黄金荣、杜月笙那几个,其实比起张宗昌来,他们差得远了。老黄是个坐地虎,老杜傍着大政府,而人家老张从北到南,钱多、人众、地盘大,正经八百地做过山东省主席。时人称他“三不知”: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钱、多少兵、多少姨太太。同时,他还是个诗人,出版过诗集,请看这首《游泰山》:“远看泰山黑糊糊,上头细来下头粗。如把泰山倒过来,下头细来上头粗。”

      1881年2月13日是农历正月十五元宵节,按照民间“初一的娘娘,十五的官”的说法,贫寒的张家为新生儿起了个小名叫“灯官”,后来塾师为他起了大名“张宗昌”,寓有昌盛宗族之意。张家很穷,张宗昌后来回忆说,打小儿不知道什么是枕头,经常忍饥挨饿。他放过牛,做过放铳手、酒保等,万幸还读过一段时间的私塾。老爹张万福是个吹鼓手,想让他子承父业,张宗昌却说:“屁,我才不干呢!吹那破玩意儿能吹来女人吗?”

      1897年,胶东又遇荒年,张宗昌从山东掖县老家闯关东,一路流浪,能干什么就干什么,到了吉林,同行者陆续回去了,只有他咬牙坚持了下来。1899年,他应招到中东铁路,当过筑路工、装卸工和扳道工。张宗昌身高一米九,平时宽厚大度,重义轻利,还会说一口准确流利的俄语,在西伯利亚淘金时,深受老毛子信任,做了总工头。这时的他枪法出众,经常射杀猛兽。

      20世纪初,海参崴几乎是北方的小上海,俄国人雇了不少华人门警和协警,来以华制华。张宗昌就是这地界的老大,黄赌毒全包不提,据说还独享各大妓院妓女的初夜权。黑道整天打打杀杀的所为何来?无非名闻利养。你再看看老张的境界,钱多少不说,问题是真不在乎:贪污无所谓,被骗无所谓,只要有钱就大家花;女人更是随取随用,跟人跑了也不追,称得上“美女大家玩,混个好人缘”。这样的大哥谁不跟啊,于是江湖上的兄弟争相来投奔他。他在新版《大风歌》里说:

      大炮开兮轰他娘,威加海内兮回家乡。

      数英雄兮张宗昌,安得巨鲸兮吞扶桑。

      或许是血液里有天生的叛逆性,张宗昌被一革命党人忽悠了没几回,就和胡匪刘弹子联手,率八百儿郎南下上海。可那刘姓“座山雕”不适应革命者的生活,不久便回去了。老张则在陈其美手下如鱼得水,先当团长,后做旅长,后来反水投靠北洋军阀冯国璋,做了师长。有次打了败仗,老张用军饷买了十几个金狮子向曹锟行贿,想东山再起,谁知吴佩孚死活拦着,遂一怒之下回了发迹之地东北。

      最初,张作霖只给了他个宪兵营长当,还不让上前线。谁知在直奉两次大战期间,吉林等地有人造反,张宗昌带不多的人前去镇压,两军对垒还没开打,对手便哭着喊着投降了,原来对方全是那些花他钱、偷他女人的老弟兄。

      就这么着,老张迅速搞定了黑吉两省。张家父子当然难容他在后方坐大,就派他到山东去做土皇帝。

      说起来,张宗昌的遗传基因主要来源于母亲。张母侯氏贫苦出身,七八岁下地耕田,长有一米八的个头。张宗昌九岁时,侯氏外出讨饭,饿晕在雪地里,被一贾姓光棍所救,于是留下“活跳槽”,张父也不追究,再娶了继室。张宗昌发达后,有次侯氏随他赴宴,将鲜荔枝连壳吞下,传为笑柄。第二天,张宗昌把昨日的客人统统找来,侯氏依旧囫囵吞食,客人们却不敢再笑,仔细一看,荔枝其实是形似的糖果。老张为老妈争了面子,乐得前仰后合。

      督鲁三年,张宗昌横征暴敛,捐税多达50余种,还镇压日商纱厂工人罢工,造成著名的“青岛惨案”,“狗肉将军”“五毒将军”的外号都是这时候叫起来的。他的部队纪律极差,还养了一支白俄军。这帮丘八最喜欢的事,是抓住小脚女人,逼着她们光着脚乱跳。土匪孙殿英说跟过的老大多了,感觉跟谁干都没有跟着张宗昌顺心。

      老张如此顺心如意,当然不能没有诗作,先来欣赏一下这首《大明湖》:“大明湖,明湖大,大明湖里有荷花。荷花上面有蛤蟆,一戳一蹦跶。”够传神的吧?还有即兴之作《游蓬莱阁》:“好个蓬莱阁,他妈真不错。神仙能到的,俺也坐一坐。靠窗摆下酒,对海唱高歌。来来猜几拳,舅子怕喝多!”最牛气的还得说那首《求雨》:“玉皇爷爷也姓张,为啥为难俺张宗昌?三天之内不下雨,先扒龙皇庙,再用大炮轰你娘。”就这些,竟然编成了诗集,叫《效坤诗钞》,据说还译成了英文在海外出版。

      书中有一首《无题》,引起了好多人关注:“要问女人有几何,俺也不知多少个。昨天一孩喊俺爹,不知他娘是哪个?”张宗昌玩弄女人是军阀中最有名的,只要看上了,立马带走,找间房子,挂上张公馆的牌子,门口站上俩卫兵,就算他的人了。他的姨太太队伍中西合璧,号称“八国联军”,有名有姓的就有23个。

      1928年4月30日,北伐军三面包围了济南城。张宗昌却让出商埠一带交给日军接防,随后仓皇出逃,由此引发了日军大肆屠杀中国军民的“济南惨案”,他一下子成了千夫所指的孤家寡人,于1930年夏赴日本当了寓公。九一八事变后,张宗昌于1932年年初从日本回国,打着抗日的招牌,企图东山再起。

      此时山东省主席是后起之秀韩复榘,韩岂能容下这个心头大患?他与在泰山普照寺休养的冯玉祥,定下了计谋。张宗昌到了山东,把兄弟们自然是热情接待,韩复榘也给足了面子,张很是自得,丝毫没察觉到危险逼近。1932年9月3日下午,张宗昌带着俩护卫从济南火车站回北平,站在车厢门口告别时,遭到了郑金声养子郑继成的刺杀。他跑到餐车,又跳车向北,终于还是没有跑过命运,被乱枪打死。

      郑继成是山东省政府参议,他的养父西北军郑金声将军被姜明玉倒戈出卖,而遭到张宗昌枪毙。很多人劝说杀俘不祥,张宗昌执意不听,结果和孙传芳得到了同样下场。在各界强烈呼吁下,郑继成被赦免,后来参加了抗日部队。

      张宗昌暴尸一天后,才被收殓起来,令人可叹。他素来讨厌政治人物,只顾自己快活,到头来还是死于政治算计之下。他有一首《混蛋诗》,说出了心中所想:

      你叫我去这样干,他叫我去那样干。

      真是一群大混蛋,全都混你妈的蛋。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