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孙传芳:仆人没有好东西

  • 发布时间:2017-06-22 14:15 浏览:加载中
  •   在中国,历来有父母官的说法。民国时期,孙中山先生提出了“做官要做人民的公仆”的说法,却遭到了军阀孙传芳的嘲讽,他称自己是“民之父母”,说道:“凡是做仆人的没一个好东西,不是偷主人的钱,就是勾搭主人的姨太太。而天下的父母对子女都是真心的。父母官,父母官,爱民如子才能真正为老百姓办事。”

      1885年4月17日,孙传芳出生于山东历城,幼年丧父,家境贫寒。四岁时,母亲不堪妯娌的刁难挤对,带三女一子到济南等地逃荒谋生。后来,袁世凯任山东巡抚,手下的执法处长王英楷的妻子患有癫痫病,机缘巧合娶了孙传芳的三姐做填房。15岁的孙传芳从此搭上了北洋的船,好运连连。

      孙传芳天资聪颖,悟性极高,先是进了练官营步兵科,又被冯国璋保送进了陆军速成武备学堂,成绩都很优异。1904年8月,孙传芳等各省留日生百余人,由天津转上海赴日。孙传芳先进东京振武学校,后入日军第十师步兵联队做候补生,1907年11月考入东京陆军士官学校第六期。有一次,他和几个同学归队晚了,与区队长冈村宁次中尉发生了冲突,两人不打不成交,成了好朋友。1926年孙传芳与北伐军在南昌作战,冈村宁次还是他的军事顾问。

      1909年3月,孙传芳学成回国,先返济南探母,遵命迎娶了张氏。同年8月,他到北京接受陆军部考试,同批士官生还有阎锡山、李烈钧、唐继尧、赵恒惕、尹昌衡等人。孙传芳能言善辩,眼光很毒,受到了王占元的大力提携,教官、营长、旅长一路升迁,1917年已经当上了湖北暂编第一师师长。他时而对外接洽公务,时而代表王督军检阅师旅,大有一手遮天之势。

      让他真正崭露头角的是湘鄂之战,他率军血战了八天八夜,连湖南对手鲁涤平都这样评价他:“这家伙简直是孙猴子转世,日后必成大事。”孙传芳曾说过一句在北洋时期广为流传的话:“秋高马肥,正宜作战消遣。”

      有次入浙作战,孙搞了本手册发放给全军将士,让全体官兵白天念,晚上背。其实这本手册归根到底就一个意思:打进杭州,大家伙儿才有出路。

      除了“仆人论”,孙还有好几段妙论。比如,张继奉蒋介石之命,找孙谈合作,结果两人话不投机,张继说不过他,就有点儿气急败坏,说道:“我看你不像一个军人,而像一个政客。”孙传芳马上予以回击:“我不是政客,我就是军阀。政客算什么东西,全是朝三暮四的妓女,我的儿子以后都不许当政客。”顿时把对方臊得满脸通红。孙传芳手下有个负责采购的军官,对回扣向来是拒绝的,有回孙却跟他说:“这种回扣,你应该要。当官的一般分三种人:要钱又能办事,是好官;要钱而不办事,是坏官;所谓办事不要钱的,连官都做不成。”

      孙传芳共有四子三女,原配在老家奉母。他的大姨太何洁仙是个绝色美人,原为王占元夫人的贴身丫鬟,孙为了得到她,不惜装病而不肯出兵。进了洞房,美妾准备为他洗脚,孙说:“堂堂孙夫人岂能做下人之事。”惜乎红颜薄命,一年后,何因痨病而死。

      驻扎在宜昌时,孙传芳有回参加女子师范学校毕业典礼,有位叫周佩馨的女子荷花般娇美,令他一见钟情,孙将军颁发毕业证书已毕,忽然立正敬礼,正色大声喊道:“周小姐,请你嫁给我。”立刻把人家吓得哭着跑了。经询问,周佩馨年方二八,是个大家闺秀,尤擅丹青。孙传芳听后更加欢喜,想方设法,结果自然是金屋藏娇。和其他军阀一样,他后来又收了好几房姨太太。

      孙传芳达到人生顶峰的时期是做五省联军总司令之时,但终究还是挡不住南方军队的革命洪流,只好选择与张家父子合作。孙的部队在去东北的途中,常遇到飞机空袭,但孙每次都处之泰然,照常下车散步。张学良杀了密友杨宇霆,他当场说:“英雄!英雄!要干大事不杀几个人能行吗?杀得好!”第二天,他却不辞而别地溜到大连,再坐船去了天津。

      在天津,孙传芳皈依了佛门,法号“智圆”,大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劲头。1933年的中秋节,孙家抓住了一个窃贼,孙不仅没将那人送官或私自处罚,还送了他一袋米。

      早年,有算命先生预言他活不过50岁,所以孙传芳早早在北京卧佛寺买了地准备着。过51岁生日那天,家里宾客盈门,他以为渡过此劫,很开心地写道:“自料寿数不过五,不料五十又加一。”然而造化弄人,过完生日没多久,在1935年11月13日下午,孙传芳就被一女子给刺死了,此案成了民国轰动一时的大案。

      想当年,孙传芳与张宗昌拜过把子,却在第二年开仗,生擒了老张的济南镇守使施从滨。有人说打内战杀俘不祥,孙毫不在乎,直接在火车站旁把施的脑袋砍了下来。施的女儿施剑翘潜伏十年为父报仇,做足了功夫,知道孙传芳天天去居士林礼佛,就在其时,从背后连开三枪。随后,她淡定地撒开写着刺杀缘由的传单,成了轰动一时的民国第一侠女,被判刑十年后,遇特赦。

      孙传芳死后入土却没有得安,据卧佛寺附近的乡亲们讲,在下葬那天,其妻妾及后人因财产问题大打出手,闹声震天,上演了一出闹剧。

      有一次,孟星魁对孙传芳说:“中国军阀割据,民不聊生,何人能领导统一中国才是当务之急。”孙答:“这个任务可承担不了,能做一个割据吴越的钱王,我就心满意足啦!”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