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刘文辉:如果县政府的房子比学校好,县长就地正法

  • 发布时间:2017-06-19 13:15 浏览:加载中
  •   自古以来,四川都有外来的和尚好念经的传统,而川人自己通常互不服气,总也论不出个老大来。民国时期,四川渐成大舞台,诞生所谓的金木水火土五行争霸:刘湘、刘文辉、邓锡侯、杨森及王陵基,所演戏码也是你唱罢来我登场的套路。这些人都是不同的军校毕业,分为保定系、速成系、武备系和陆军系,同校的往往容易抱团取暖。此外,血缘关系也很重要,最典型的就是刘家。

      刘家祖籍在安徽省的徽州,是清初移民入川的,初定居名山县,后迁居成都西边的大邑县安仁镇,过着男耕女织的生活。谁知到了民国年间,刘氏祖坟忽然冒起了大股青烟,出了3个军长,8个师长,15个旅长,代表人物则是刘文辉、刘湘叔侄二人,尤其是火属性的刘文辉,广结善缘,独霸西康,钱多、人多、地盘大,人称“多宝道人”。

      1895年1月10日,贡生刘公赞的妻子高氏,生了第六个儿子,取名文辉。大哥刘文渊是清末廪生,旧学深厚,年轻时在家族授课,培养了大批人才,深受刘家人尊重,父母去世后,他被尊为家族族长。私塾有成后,14岁的刘文辉冒充16岁,报考四川陆军小学。他对这种新学考题一无所知,却大发起了议论:“非常之世必有非常之人,非常之人必有非常之事……”还抒发了些强国练兵的情怀。

      校长阅后深感惊奇,将他叫来面试,当场破格录取。毕业后,刘文辉又去西安读了陆军中学,再于1914年考进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二期。毕业后,刘文辉去了川军第二师刘存厚部任上尉参谋。后来该部被逐出川,逃往汉中,在汉中民愤极大,被陕西省议会列罪12条驱逐,还送了一联:“早去一天天有眼,再留此地地无皮。”

      1917年,在大哥的陪同下,刘文辉来到成都刘湘公馆,见到了这位一生的宿敌。刘湘虽然比他大七岁,却是同族的侄子,他没有把这位野心勃勃的叔叔留在身边,而是推荐给了第八师的陈洪范,并给予了各种关照,使之几年间升迁到了旅长。1921年,第二军军长刘湘任命刘文辉为川军第一混成旅旅长,让他开始独霸一方。

      刘文辉驻防在叙府(今宜宾市),派五哥刘文彩负责税收和烟酒专卖,大肆敛财,据说把税收到了1993年。四哥刘文成则干起了造币厂。在经济实力大增后,刘文辉开始招兵买马。他站在叙府城外的翠屏山上志得意满地说:“这里是我尔后统一全川的策源地啊!”在随后的岁月里,刘氏叔侄精诚合作,分居川东、川南,率第二军与熊克武、邓锡侯的第三军展开了川省争霸战。

      蒋介石对四川的局势洞若观火,在军阀们接受中央领导的前提下,有意促成分割格局,而不让一家独大。到了1932年,刘文辉拥兵约12万,防区70余县,渐渐压过了刘湘,二刘之争在所难免。1932年夏天,刘文辉在重庆见到了刘湘的谋士刘航琛,问道:“四川要如何才能统一?”对方一笑:“统二好了。”

      二刘之战的导火线,是刘文辉价值200万元的进口武器被刘湘截留在万县。多次交涉无果后,刘文辉索性派出刺客胡文鹏去行刺刘湘,那家伙在刘湘宅子的树上潜伏了三天,始终没找到下手的机会,没想到第四天饿晕了,掉到了地上被捉。随后,两大势力大打出手,演出了四川军阀最大的一次内斗。最终,胜利的刘湘不为已甚,放了刘文辉一马,他对中间人说:“我幺爸腰杆不能硬,一硬了就要出事。一笔写不出两个刘字,总是一家人嘛,西康要建省,由他去做主席吧。”

      退踞西康后,刘文辉对藏传佛教万分尊重,全家人都皈依了佛门。他自己每天念珠不离手,坚持早晚课,赢得了藏民的广泛支持。有位摄影师考察西康时发现,省内的学校宽敞明亮,而政府办公处所却破烂不堪,一位县长苦笑着解释说:“刘主席说了,如果县政府的房子比学校好,县长就地正法!”

      从红军长征到全国解放,刘文辉一直采取联共自保策略,最终也没去台湾,而是和老同学邓锡侯共同通电起义,留在了故土。可能是识时务的缘故吧,刘文辉一直没受到太大的冲击,还在1959年出任了林业部部长。

      1976年年初周总理辞世,刘文辉从史家胡同23号,坐着担架去北京医院参加遗体告别,没想到,不过半年,他也走了。6月24日,刘文辉弥留之际,嘱咐家人:“搞政治没意思。”然后一个人喃喃自语:“就这样吧,就这样吧……”
    微信公众号
学习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