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发奎的故事:一个香炉一个鬼

  • 发布时间:2017-06-15 11:35 浏览:加载中
  •   和他的老对手张学良一样,张发奎晚年也在香港出版了口述史,里面对历史人物做了很多直观的评价。比如:杜月笙这个人十分豪爽、友善、直率;蒋先生养成了直接发布命令的习惯,其插手干扰造成了指挥系统的紊乱,他希望别人对他诚实,而他自己却不诚实;胡汉民确实有许多优秀品格,但他不是一个伟人;宋子文把中华民国当作私产;白崇禧足智多谋,但非常阴险;阎锡山圆滑狡黠;孙立人恃才傲物;杜聿明心高气傲……

      张发奎是客家人,本名张发葵,1896年生于广东韶关始兴县城,家里世代务农。父亲叫张居之,在衙门里做小吏。他八岁读私塾,11岁考进县立高等小学堂。15岁时,和他一起去河里游泳的李姓同学,不幸溺水而死,他因此被校方开除,后来到了广州当学徒,学习清洗和漂白棉纱。

      不久,他又被开除,举目无亲之下去模范团当了兵,不仅可以领饷,而且每顿都有肉吃。几个月后,他就当上了副班长。1912年报考陆军小学时,负责登记的考官将他的名字改成了张发奎,鼓励这个眼神坚毅的瘦小男孩要像男人一样大步走路。他刚入学时成绩很差,经常考倒数第三,后来加入了同盟会,变得勤学好问起来,以一篇《吴起将兵与士卒同甘苦论》名动全校。毕业后被推荐去了武昌南湖第三预备学校。

      1916年,张发奎毕业后回到粤军,从排长干起,十分骁勇善战。1921年,薛岳、叶挺与张发奎分别担任孙中山大元帅府警卫团的第一、第二、第三营营长,号称“三剑客”。第二次东征时,张发奎已经是第一独立旅旅长,在紫金县与林虎部一万多人狭路相逢,他把衣服一脱,端了一挺机枪大喊道:“丢你老母,跟我冲!”在一片“丢你老母”的呐喊声中,独立旅接连攻破了七处阵地。到了1925年冬,张发奎参加南征,歼灭邓本殷部,荣升国民革命军第十二师师长。

      张发奎有个外号叫“大王”,是因为他把那个“奎”字上下分得很开;还有个外号叫“土匪张”,指的是他蛮横不讲理的性格。在北伐途中,张发奎与另一支也有“铁军”称号的孙传芳部队,打上了遭遇战,结果他把孙传芳打得大败,被称为“钢军”。

      1927年四一二政变后,在邓演达的安排下,张发奎的第四军接纳了3000多名共产党员,当时武汉流传一句话:“蒋介石屠杀共产党,朱培德遣送共产党,张发奎收容共产党。”南昌起义前夕,汪精卫、孙科和张发奎在庐山召开师长以上军事会议,叶挺和贺龙上山后,却没敢进入会场,原来是叶剑英打了小报告:“土匪张靠不住了,他们准备用军事手段来解决。”但张发奎在他的口述史里说,那次的确是讨论和平分共问题,没打算扣押他们。

      按派系而言,张发奎一直是挺汪精卫的,但也有闹不愉快的时候。有一回去汪精卫家,张发奎自以为跟汪很熟,就跟着门房的脚后跟一起往里走,却听到了汪精卫的反应:“又来了,讨厌!讨厌!”当时他没有说啥,回去以后恨恨地说:“汪精卫的虚伪面目,今天算是被我戳穿了。”

      九一八事变后,张发奎主动向广州革命政府请缨,率部去东北支援马占山,虽得到批准,却不给军费,导致无法开拔。后来,他见十九路军在上海跟日本人打得热闹,再次申请支援蔡廷锴,军费也再次没有落实。1935年,张发奎面见蒋介石,坚决提出:“今后中国之出路,唯有抗战之一途。”

      七七事变以后,他再次表态:“如果这次再不能对日作战,我决定入山为僧,今后永不问世事。”

      抗日战争时期,张发奎先是参加了淞沪会战、武汉会战,后期指挥军队在广西的正面战场作战,他也是日本投降时国民政府在广州的受降人。在火与血的抗战中,张发奎经常说实话,认为周佛海和陈公博都在很强硬地与日本人打交道;在战术层面上,他说:“讲句真话,我们从未取得一次胜利,只是延宕了敌人的前进……”

      抗战胜利后,张发奎任国民政府广州行辕主任,1949年1月任海南特区行政长官,很快改任陆军总司令。7月,他辞职到香港定居,过着安静的寓公生活。1980年3月10日,他在香港病逝,终年85岁。

      张发奎说:“…当共产党人下基层工作时,国民党人忙于向上攀爬。”他认为国民党的保甲制度徒有其名,以前村长是压迫村民的唯一恶人,现在又多了保长和甲长两个恶人。中国的贪腐陋习就是这样,每当设立一个新的机构,就等于同时打开了一扇有更多贪污机会的大门,正如民谚所说:“一个香炉一个鬼。”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