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曹锟崛起:大军阀原是小布贩

  • 发布时间:2016-02-15 12:10 浏览:加载中
  •   一

      我们把时间向前推到1912年。当年的2月29日晚上,商家云集的北京城东安门一带,突然枪声大作,人声喧嚷,向来还算安分的 北洋大兵不知从哪儿一拥而出,边放枪,边乱抢东西。自打八国联军以来,北京人多时没见过这个阵势,一时哭爹喊娘,东躲西奔,像滚水浇在了蚂蚁窝上。刚刚从 国外回来的齐如山(戏剧艺术家,后来以帮助梅兰芳戏剧改革而闻名)倒是不怕,身着西装,站在大街上看了一个晚上的热闹。大兵们不仅没有动他一根汗毛,而且 还不断地向他“咨询”。一会儿,一群兵拿着抢来的寿衣问他是不是绸子;一会儿,一伙人捧了一堆化银子用的小碗,问他是什么玩意。一伙大兵拿来一堆纸条,当 被告知不过是挽联时,连连大呼晦气;抢着了貂褂的大兵们,当被证实所获最值钱的时候,一齐欢天喜地,大叫没白来。近代史上著名的北洋军曹锟第三师的北京兵 变,在一个看客眼里,就是这么一幅画面。北洋军毕竟是袁世凯下大力气按照普鲁士陆军模式训练出来的军队,第一次集体抢劫还真有点“棒槌”(外行),需要不 时地求教于街头的“顾问”。(张鸣《北京兵变与袁世凯》)

      从2月29日到3月2日的三天时间里,第三师以反对裁饷为名劫掠了正阳门、朝阳门、崇文门、东安市场、东四牌楼一带,金银钱铺首饰店、饭店、杂货铺等均遭洗劫。事后统计,内城被劫4000余家,外城被劫600余家。

       就是这件事帮助了袁世凯随即以“北方不靖”为名向南京临时政府要求暂缓去南京就任临时大总统。(之前,袁世凯逼清室退位,孙中山履约将临时大总统职位让 与袁世凯。但为了约束他,南京派来以蔡元培为首的代表团,敦请袁世凯早日南下就职。)29日晚,曹锟部队的乱军骚扰了代表团驻地。蔡元培等人听到密集的枪 声,连夜随人逃离险地,真的相信了一旦袁世凯离开,北方局势将恶化这一说法。基于这样的判断,南京临时政府同意袁世凯在北京老巢就任临时大总统,不久政府 也迁到了北京。

      无疑,袁世凯是那场并不太在行的“兵变”的最大受益者。

      主持兵变的曹锟是袁世凯的爱将,第三师是袁世凯最精锐的嫡系部队。兵变后,袁世凯虽然承担追究责任的巨大压力,但仍旧没有给予曹锟任何惩罚,因此天下人都认定兵变是袁世凯密授的,是向南京临时政府施压的手段。

      曹锟则被视为直接指挥兵变的罪魁祸首,开始和丑闻沾染在一起。只是后来贿选总统的丑闻更大更臭,使人们忽视了曹锟还是民国历史上第一场兵变的指挥者。

      二

       曹锟,1862年(同治元年)生于天津大沽口贫民家庭。其父曹本生以排船为业,生子女七人,次子是曹锟。因为家境贫寒又人口众多,曹锟16岁就开始推车 卖布于津沽之间,当了名布贩子。曹锟长得呆头呆脑,不是做生意的料,常常醉卧街头,身上钱财被人洗劫一空;他又长得矮胖憨厚,谁叫他帮忙,他总是不吝力气 地一帮到底,人称“曹三傻子”。但是曹锟的心态很好,虽然生活贫困又被人看不起,但他不以为意,一笑了之。

      曹锟的职业发展规划本是当 一个街头小贩度日。所以当有一天,曹锟在推车卖布时被一个算命先生拉住打量了半天,说“你面相甚贵,日后必作县长”的时候,曹锟认为这个算命的不是想骗他 钱就是故意讽刺他“曹三傻子”,挥拳将算命先生暴打了一顿。后来的发展证明,被打的算命先生不是完完全全的不学无术、骗吃骗喝,还真是有点水平的,起码能 看出曹锟日后会有所发达。

      小人物的成功还要感谢乱世。曹锟后来卖布经营失败,连小贩也做不了了,但历史提供给他最后一条路可以走:当 兵去!(还有一说是曹锟无意得罪了家乡一户有权有势的人家,遭人追打,不得已才跑去当兵的。)年纪不小的曹锟丢下卖布车,进入了天津武备学堂学习,之后做 了清军的哨官,还曾随部参加了1894年的朝鲜战争。从朝鲜战场归来后,曹锟在小站陆军草创时期,转投袁世凯门下,扛好了枪站好了队。当时曹锟已经33岁 了。

      矮胖子曹锟想在小站新军中谋求发展,劣势可以说非常明显。他最终能在人才济济的新军中脱颖而出,真是个不大不小的奇迹。

       首先,曹锟的年纪偏大,没有任何背景,长得憨厚,做人老实巴交,常常受人欺负。然而话说回来,这种种缺点换个角度看又成了他的优点。在新军谋求发展的早 期,袁世凯恰恰需要像曹锟这样老实听话、努力干活的人,于是很快就注意到了曹锟这个低级军官。曹锟看起来傻,但其实心底并不傻。他听说袁世凯的叔祖父袁甲 三有个拜把子兄弟叫曹克忠,曾任广东水师提督,也是天津人,就在天津住着。于是,曹锟备下厚礼前去拜谒。曹克忠暮年见有小老乡来殷勤拜访,很高兴,听说还 是同姓,马上去查族谱。一查不要紧,曹锟竟是曹克忠的族孙。曹克忠于是高兴地正式认曹锟为族孙,还派人去袁世凯那儿为曹锟的前途通融。一来二去,曹锟就成 了袁世凯的亲信。对袁世凯,曹锟始终恭敬畏惧,每次谒见都军容整齐,站得笔直,从不敢坐;对曹锟,袁世凯毫不掩饰情绪,想骂就骂,而且骂得还很凶。外人看 起来,觉得袁世凯似乎不喜欢傻傻的曹锟。其实,只有关系亲近的人,领导才会不假辞色地言辞训斥。真正遇到难题、急事,领导也都交给这样的部下去办。

       曹锟就这样一直跟随袁世凯,在1907年荣升为第三镇统制。第三镇是北洋军的精锐,也是袁世凯的王牌,曹锟担任此职后,开始被人所注意。后来袁世凯遭到 清廷猜忌时,徐世昌设法将第三镇调往吉林、黑龙江等地。袁世凯重返政坛后,曹锟的第三镇奉调入关,不是去镇压武昌起义,而是驻扎在山西娘子关,镇压山西阎 锡山,监视有异心的吴禄贞。好钢用在刀刃上,可见在当时袁世凯心目中,镇压武昌起义远远不如稳定后方重要。此后,曹锟长期担任第三镇统制、第三师师 长,1912年2月在北京纵兵哗变为袁世凯提供了在北京就职的借口。1914年4月任长江上游警备司令,率第三师进驻湖南监视南方革命势力。和冯国璋、段 祺瑞等人不同,曹锟积极支持袁世凯称帝,接受了袁世凯“虎威将军”的称号和“一等伯”的爵位。护国运动爆发后的1916年1月,曹锟还奉命率部入川,与入 川的云南护国军作战。袁世凯死后,曹锟非但没有受到惩罚,还继续活跃在政坛上。因为他掌握着北洋军的精锐主力,之后历届北洋政府还需要倚重他。

      1916年9月,曹锟出任直隶督军。他长期驻防保定,使直隶地区牢固掌握在直系手中。等直系首领冯国璋死后,曹锟因为兵多地广,超越王占元等人,成为了新直系的首领。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