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冯国璋与段祺瑞的明争暗斗的故事

  • 发布时间:2015-12-25 07:11 浏览:加载中
  • 冯国璋
    冯国璋

      机会终于来了,1917年7月,段祺瑞给冯国璋发来只有四个字的急电:“四哥快来!”

      这是内阁总理段祺瑞在敦促冯国璋赶快到北京来接替黎元洪担任大总统。

       天上掉下个馅儿饼,而且还是特大号的。这得感谢头脑简单的张勋和他那荒唐的复辟。1917年,黎元洪和段祺瑞的关系彻底破裂,爆发了府院之争。张勋趁机 复辟。复辟期间,冯国璋代行总统职权,和段祺瑞一起南北通电,谴责复辟,轰轰烈烈地“光复民国”。战后,躲在使馆的黎元洪看破政局,拒绝复任总统,而段祺 瑞宁愿让同属北洋系统的冯国璋当总统也不愿意黎元洪再任总统。之前努力调解府院之争的张国淦力劝段祺瑞迎黎元洪复位,说:“相对而言,和黎元洪共事其实比 较容易,因为他手中无兵,而且刚经受过挫折,会吸取教训;而冯国璋既有兵权,又是新官上任,遇事必然逞强好胜,因此更难对付。”他一语道出了冯国璋对段祺 瑞最大的威胁:手握重兵。可段祺瑞觉得冯国璋和自己的矛盾是北洋系统内部的矛盾,而黎元洪与自己的矛盾属于系统外的矛盾,感情上怎么说也更能接受冯国璋。 于是,就有了总理段祺瑞督促副总统冯国璋来京任职的四字电报。

      冯国璋拿到电报,难掩喜悦,遍示众人说:“你们看,芝泉这个粗人!芝泉这个粗人!”

      可是,去还是不去呢?冯国璋也犹豫了。

       直系内部对冯国璋是否应该进京当大总统,意见分歧。冯的女婿陈之骥等人反对冯国璋进京,认为冯国璋不能离开经营多年的军队和地盘,去做什么空头大总统。 黎元洪当年放弃湖北和军队去北京做副总统、总统,现在沦落到避难租界,就是前车之鉴。冯的参谋长景云等人则对直系掌握的实力很有信心,认为失败的黎元洪和 前途光明的冯国璋完全不能相提并论。冯国璋正好可以趁当下总统出缺进京执掌中枢,然后名正言顺地扩充权势。机会难得啊!曹锟、李纯等将领也纷纷通电拥护。 冯国璋被肯定派所描绘的前景鼓舞了。恰好段祺瑞派皖系亲信靳云鹏来南京游说“总统进京”:“北方的局势如一个大香炉,香炉三条腿,大总统您是一条,其他两 条是总理和东海(徐世昌)。有这样三条腿,您还怕香炉站不稳吗?我保证,这次四哥到了北京,能做一辈子的总统。”有了这样的许诺,冯国璋最终下定决心,离 苏赴京,出任民国第四位总统。

      冯国璋并不是单纯的理想主义者。他抢在段祺瑞的前面,以总统名义调任爱将、江西督军李纯接任自己的江苏 督军,任命亲信陈光远为江西督军(段祺瑞也任命了新的江苏督军,企图抢直系的地盘,结果被冯国璋给顶了回去)。安排好老巢后,冯国璋还带了15、16两个 师一同进京——身边没有亲信部队,军阀怎么能放心办事呢。

      二

      1917年8月4日,冯国璋正式代理大总统。为什么是代理呢?因为大总统黎元洪还活着,任期未满更没有被罢免,只是他自己不愿意当总统了,所以冯国璋这个副总统才得以“代理”总统。

       上任伊始,冯国璋很有一番北洋系统精诚团结、大展拳脚的抱负。他任大总统、段祺瑞担任总理,又请出“北洋三杰”中闲云野鹤般的王士珍担任陆军总长。他们 三人平常关系很好,在天津武备学堂的时候就是同学,毕业后短暂各奔东西后不久汇聚于袁世凯的小站,之后随北洋系统的兴衰而沉浮。冯国璋和段祺瑞的私交尤其 好,两家孩子同上一家私塾,有哪个孩子犯了错误,两户家长都可以责罚。冯国璋生病,段祺瑞对医生所开药方都要亲自过目,毫不避讳。就任后,冯国璋把段祺 瑞、王士珍请到府中大话家常,握着两人的手说:“我们三人无所谓总统、总理、总长,只求合力办事。”可惜的是,私交和政治是两回事,私底下的朋友不见得就 是政坛上的朋友。

      冯国璋很快就和段祺瑞爆发了矛盾。这还得怪那个徐树铮。段祺瑞重掌内阁后,重新任命徐树铮为国务院秘书长,听凭他处 事。徐树铮把使唤黎元洪的那一套照搬拿来对付冯国璋。可冯国璋不是黎元洪,从辈分上说,他是天津小站的教官,在北洋系统内的资历比徐树铮高多了;从实力上 说,冯国璋的直系不逊色于段祺瑞的皖系,哪容得了徐树铮这个皖系后辈对自己颐指气使。新的“府院之争”不爆发才怪呢?

      在具体政策上, 冯国璋和段祺瑞在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问题上没有歧义,在借款问题上也没有分歧。借款参战无非是为了扩充实力自肥嘛,但是怎么扩张呢,双方就此产生分歧。段 祺瑞为了做大皖系、扩展地盘、架空总统,主张武力征讨南方非北洋系统的各省,鼓吹“武力统一”。为此,他控制的政府动用借款编练“参战军”。第一次世界大 战都到了尾声了,还参哪门子战啊?不用说,参战军都被皖系所控制,皖系把触角慢慢伸向南方各省。皖系借国家名义坐大当然是冯国璋不愿意看到的,他更不愿意 被段祺瑞内阁用“武力统一”四个字架空了总统权威,所以针锋相对地提出了“和平统一”政策。和平统一指的是让非北洋系统的各省宣布承认北洋中央政权,保持 中国形式上的统一。那样的统一尽管对于北洋系统而言在实质上并没有地盘进账,但冯国璋个人在名义上成为了全国的元首,便利直系用中央政权的名义行私己之 事。“和平统一”口号提出后,得到了西南各省军阀的赞同。

      双方僵持不下,关于“统一”的战争首先在南北双方力量交叉的湖南省爆发了。 湖南省之前提出了“湘人治湘”的要求,段祺瑞心里不同意,但表面上假惺惺地任命皖系的傅良佐任湖南督军,因为傅良佐籍贯湖南,看似满足了“湘人治湘”的要 求。可傅良佐除了籍贯外,活动范围和思想都是根植于北洋系统的。于是这项任命反倒成了引火,激发了南北方的矛盾,引爆了战争。战争的爆发意味着冯国璋“和 平统一”政策受到挑战,他秘密派遣陈之骥去运动湖南实力派王汝贤、范国璋联名通电主和,又指使直系的李纯、王占元、陈光远联名要求湖南停战、撤回湖南督军 傅良佐。当年12月25日,冯国璋发布“弭战布告”,要求南北各军“于军事上先得各方之结束,于政治上乃徐图统一之进行”。段祺瑞的武力统一战略遭到重大 打击,半途而废,被迫宣布下野,不当总理了。

      段祺瑞下台后,仍旧死心不改,使出全力破坏“和平统一”政策。他先是拉拢直系内部主战的 直隶督军曹锟,继续鼓吹对南方用兵,又让徐树铮出面联系奉系军阀张作霖的大军入关。张作霖兵强马壮,正想入关看看中原风光,见段祺瑞主动相邀,随即把整师 整师的军队往关内运送。不消说,张作霖坚定支持“武力统一”——不然他就失去了进关的依据。冯国璋身处奉系和皖系军队包围之中,尽管有15、16两个师的 保护,情形依然危险。而冯国璋开启的南北接触也因为双方各怀鬼胎,进展缓慢。相反,护法战争在1918年1月中旬重新开火。冯国璋的所谓和平成为了泡影。 冯国璋在这个回合先胜后输,而且还搭上了个人安危。怎么办?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