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士群简介:魔窟中的魔鬼,汪伪政权特工组织76号大头目

  • 发布时间:2015-11-25 11:22 浏览:加载中
  • 李士群
    李士群(右)

    第1节 早年岁月

      1943年9月11日,在上海的一栋戒备森严的小楼中,汪伪政权的一个特工头目正在床上痛苦地翻滚。旁 边,他的妻子怒气冲冲地对着医生大喊道:“你们怎么这么没用,都两天了,症状一点儿都没有缓解。”几个医生默然不语。这时床上的男子痛苦地说道:“死,我 倒是不怕,我只是不服气啊!没想到我给日本人做了这么多年的鹰犬,现在居然死在他们手中,我真是死不瞑目啊!”几个小时后,男子死在了家中的床上,他全身 体液已经排空,尸体仅有猴子大小,死状极为恐怖。在这个男子死后,汪伪政权发表声明说:特工总部主任、警政部部长、江苏省主席李士群先生,今日因病不幸逝 世。不错,这个男人就是臭名昭著的汪伪政权特工组织76号的大头目,有“魔鬼”之称的李士群。

      李士群原名李萃,1905年出生于浙江遂昌。李士群幼年丧父,全靠母亲种田将他抚养长大。家中十几年的赤贫生活,对李士群的一生影响极大,他产生了一定要出人头地的想法。

       十几岁的时候,李士群实在不忍心看着母亲下田插秧、耕地,决定自己去讨生活,他就跟邻居借了20块大洋,瞒着母亲去了上海。李士群在上海流浪了几个月, 只找到几份零工,赚了几天饭钱而已,20块钱也花得精光。最终,李士群又病又饿,一头扎倒在一个大户人家的门前。这家看门人看见一个半大孩子倒在门口,立 即大喊大叫起来。这家姓叶的男女主人立即赶出来,都觉得这个小伙子很可怜,就把他扶到家里来,给了他一碗饭吃,又让他在家里做了个仆人。这家男主人叫做叶 泽梦,曾担任山东学政,是一个有文化的大人物。此后的相处中,叶泽梦发现李士群非常聪明,知情识趣,就让他做了自己的秘书。没想到几年相处下来,李士群和 叶家的小姐叶吉卿产生了感情,两人几乎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为了取得叶家人的许可,李士群决定进入高等学府读书,他先是进入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学习,随后又 考入了上海大学。李士群虽然人品很差,却是个极为聪明的家伙。他在大学中成绩优异,而且和当时很多年轻人一样,对政治很感兴趣,在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学习期 间受同学影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26年,21岁的李士群转学到上海大学社会系,同年秋天与叶吉卿结婚,当时他的主要兴趣已经不 在学业,而在政治上了。他的新婚妻子叶吉卿在他的影响下也加入共产党。当时中国共产党正在培养自己的骨干力量,选拔了一批精英去苏联受训,能力极为突出的 李士群就是其中之一。1927年4月,李士群到达莫斯科,随后进入中山大学学习。1929年,李士群奉命回到中国,加入了著名的上海特科。当时整个中国都 是一片白色恐怖,蒋介石汪精卫等人已经背叛了孙中山先生“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大肆屠杀共产党人。李士群以蜀闻通讯社记者的身份在上海进 行地下工作,但不久就被公共租界巡捕房逮捕,租界工部局准备将他引渡给国民党政府。这下可急坏了李士群的老婆叶吉卿,她找到了当时上海著名的青帮头目季云 卿帮忙。这个季云卿是一个比“上海三大亨”辈分还老的黑帮头子,在他的疏通下,叶家用一大笔钱将李士群保释了出来。这次被捕对李士群影响很大,他随后便向 季云卿投了门生帖子,从此就和青帮拉上了关系。

    第2节 一叛再叛

      时间到了1930年,国民党的特务组织军统和中统开始在上海疯狂活动,他们勾结租界巡捕房,大肆搜捕共产 党的人员,破坏地下组织,给上海的党组织造成了不小的损失。1931年,特科负责人之一的顾顺章在武汉被捕,随后叛变投敌,供出了大量情报。这样一来,不 少地下党员惨遭毒手,李士群也被中统特务逮捕了。李士群骨子里不是一个立场坚定的革命者,没等特务们上刑就主动叛变了。随后,李士群的老婆叶吉卿也宣布脱 党。然而国民党特务并不信任软骨头的李士群,仅仅让他负责主持一份反动报纸的编辑工作。1933年,中统在上海地区的头目马绍武遭到暗杀,经过反复调查, 中统特务认为李士群和另一个叛徒丁默有泄密嫌疑,就将两人内部监禁了一年之久。这时又是叶吉卿带着大笔金钱疏通了中统特务头子徐恩曾,李、丁二人这才被释 放。此后,李士群被投闲散置了数年,直到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淞沪会战爆发后,国民党特务机构下令所有犯罪的特务都可以戴罪立功,李、丁两人表示愿意返回上 海潜伏,他们的要求很快得到了批准。

      日军全面占领上海后,日本人的特务组织包括宪兵队、特高课、梅机关等等也进入上海,进行谍报活 动。可人生地不熟的日本人在上海一时难以立足,他们无法公开进入法租界和公共租界活动,很难在上海建立有效的情报网络。1938年底,汪精卫叛逃到沦陷 区,投靠了日本人。在蒋介石的严令下,戴笠派出大批军统特工对汪进行刺杀。连续遇刺让汪精卫心惊肉跳,平时连大门也不敢出,就向日本主子求援。恰好日本人 也在考虑收买一批熟悉上海情况的汉奸为己所用,双方一拍即合,开始公开地招降纳叛。野心勃勃、寡廉鲜耻的李士群认为这是个机会,他很快和日本在香港的总领 事中村丰一取得联系(原本李士群要先潜伏香港,再从香港回到上海),然后从香港前往南京投靠了汪精卫。由于害怕自己职务太低,不受汪精卫重视,他又说服了 丁默一同投敌。后者当时是少将军衔,熟知军统和中统的内部情况。汪精卫和日本人接纳了李、丁二人,让他们自行组建汪伪政权的特务组织。为了支持这两个家 伙,日本人每月拨给其三十万日元作为活动经费,还一次性拨给500支手枪、5万发子弹以及汽车、摩托、通讯器材等军事装备。为了向主子证明自己的实力,李 士群找到他的青帮师父季云卿帮忙,这个老流氓是非不分,不但将手下一批打手送给李士群做爪牙,还将自己一栋房子送给李士群做总部。这所房子也就是后来大名 鼎鼎的极斯菲尔路76号(现在的万航渡路435号)。由此,汪伪特工总部76号正式成立,其全名是汪伪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特务委员会特工总部。

    第3节 崭露头角

      76号刚出现的时候,军统和中统并没有把其放在眼里,丝毫没有放松在上海的锄奸工作。在76号成立后的两 个月里,军统特工连续暗杀了大汉奸12人,普通汉奸30多人,其中就包括汪伪政府预备的外交部长陈箓和李士群的青帮师傅季云卿。李士群立即展开报复,他利 用青帮眼线迅速找到了刺杀季云卿的特工詹森的藏身之地,然后设计将詹森抓捕。后者坚贞不屈,最后被李士群下令枪决。之后,76号和军统、中统展开了一场血 腥的特工战。1939年11月23日,76号的特务暗杀了躲藏在英租界的爱国法官官郁华;12月12日,76号的特务暗杀了上海女权运动领袖茅丽瑛。此 外,李士群还派人抢劫了设在租界内的中国银行等国民党金融机构,大肆屠杀反日爱国人士。当年年底,李士群还抓捕了军统上海站的站长,也是军统所谓“四大金 刚”之一的王天木。最终,王天木卖身投敌,成了76号的走狗。军统上海站因为王天木的叛变,半年之内都没有恢复元气,这让戴笠极为愤怒,他下令给上海特二 区区长、军统老牌杀手陈恭澍,让其不惜一切代价制裁李士群。可李士群是特务出身,专门搞暗杀铲除异己,想要刺杀他谈何容易。面对李士群严密的防御,陈恭澍 无从下手,几次暗杀都失败了。眼见76号的气焰越发嚣张,军统在上海生存越发困难,戴笠不得不考虑撤出上海。然而就在军统在特工战中处于下风的时候,转机 却突然出现了。

    第4节 借刀杀人

      1941年12月,日本联合舰队偷袭了美国的珍珠港,随后向美国宣战,汪伪政权也加入了轴心国参战。消息 传到李士群、丁默处,两人大为震惊。他们都跟美国人打过交道,知道日本的国力远远不如美国,而一旦日本战败,他们这些走狗的下场也就岌岌可危了,于是李、 丁两人开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再全力以赴地进行特工战。戴笠察觉到了这种变化,决定进行分化收买,从内部瓦解76号。经过一番分析,戴笠在李士群和丁默 中间首先选择了丁默。为什么选择丁默呢?因为戴笠知道丁默更为狡诈,政治上投机性更强。很快,戴笠和丁默建立了联系渠道,戴笠提出的第一项合作条件就是让 丁默除掉果李士群。

      戴笠为什么这么做呢?原因很简单,李士群的威胁更大,而且他和丁默之间矛盾很大,表面上丁默是76号的主任,李士 群是副主任,其实李士群一直大权独握,大肆排挤丁默的心腹。此外,李士群还利用郑苹如事件,打击日本人和汪伪政权对丁默的信任,将后者完全架空。因此,丁 默对李士群非常痛恨,只是畏惧李士群心狠手辣,不敢对他出手。现在戴笠要李士群的脑袋作为“投名状”,丁默自然是万般愿意。

      其实除了 丁默,日本人对李士群也越发不满,产生了要除掉这条走狗的想法。日本人对李士群的不满是多方面的,其中最主要的就是李士群利用手中的权力和日本人争夺利 益。李士群除了是76号的负责人之外,还兼任汪伪政府清乡委员会秘书长、伪江苏省省长。当时汪伪政权真正控制的地盘只有江苏和浙江的一部分地区,其中江苏 省比较富裕,汪伪政权的财政收入和粮食物资基本都来自于该省。李士群为了搜刮钱财,出动伪军和日本军队争夺江苏的物资和“清乡活动”的战利品,这让贪婪的 日本人无法忍受。此外,李士群手下的大小特务们也不安分,这些人都是青帮流氓、地痞无赖出身,特别是李士群的左右手、76号的行动大队大队长吴世宝更是出 名的恶棍。此人以76号的名义开赌场、妓院、贩卖鸦片,无恶不作。1940年初,吴四宝派人绑架了上海大老板方液仙,在勒索到赎金后还将其撕票,在上海造 成了非常恶劣的影响。这还不算,当时日本军队将一批抢来的黄金运到了日本正金银行上海分行。可就在运输路上,突然遭到一群匪徒的抢劫,差点就被劫走一车黄 金。事后日本人经过调查,发现也是吴世宝干的。见吴世宝居然敢对主子动手,日本人实在忍无可忍,就毒杀了吴四宝。可这还不算完,日本人认为吴四宝的举动是 受李士群的幕后指挥,最终决定除掉这个不听话的走狗。

    第5节 中毒毙命

      1943年初,丁默和日本日本间谍头子柴山兼四郎、汪伪政权的部长周佛海(周已暗中向戴笠输诚,李士群也 是他的投名状)联起手来,准备对李士群下手。但李士群生性狡诈、疑心极重,平日里深居简出,饮食也非常小心,想干掉他并没有那么容易。日本华中宪兵司令部 的情报科长冈村少佐几次安排手下对李士群进行暗杀,都没有成功。无奈之下,冈村决定亲自动手。

      1943年9月6日晚,李士群接到冈村 的电话,说在上海百老汇大厦的冈村家中为他设宴接风,丁默和周佛海的心腹、时任伪上海市保安处处长熊剑东作陪。李士群刚刚从几次暗杀中逃生,对日本人已经 有所警惕,可他毕竟是日本人的走狗,不能公然反抗主子,思来想去只得决定赴宴。这次宴会表面上是个家庭宴会,只有丁默、熊剑东、李士群、冈村和李士群的好 友、时任伪调查统计部的次长夏仲明等人参加。席间李士群相当谨慎,只是偶尔动一动别人刚刚夹过的菜,连茶水都不肯喝。冈村眼见李士群不肯上当,就使出了撒 手锏——让他的夫人端上了最后一道菜,也就是一碟牛肉饼。冈村介绍说这是他老婆最拿手的菜肴,请李士群务必赏脸品尝。由于牛肉饼只有一碟,李士群推说自己 已经吃饱了,就是不肯下筷。这时,冈村的老婆又用盘子托出三碟牛肉饼,冈村解释说日本人以单数为敬,席上有四人,所以分成一份和三份两次拿出来,以示对客 人的尊重。李士群知道日本人送礼讲单数的习俗,经过冈村这么一解释,疑心就消退了几分。这时熊剑东也跟着冈村忽悠李士群,他夹起面前的牛肉饼就吃,一边吃 还一边称赞美味,问李士群如果不吃,可不可以让给自己?冈村也装作非常生气的样子,说李士群瞧不起他,不给他面子。李士群看到其他三人把面前的牛肉饼都吃 了,冈村又不像在演戏,也就放下了戒心,吃完了牛肉饼就告辞回家了。

      李士群没想到的是,他回家的第二天就突然发病,开始上吐下泻,还 发起了高烧。李士群的老婆叶吉卿大惊失色,赶忙找来医生诊治。这些医生看了以后,认为李士群可能是得了霍乱,可所有对霍乱有效的药物李士群都服用了,但病 情却没有任何缓解,反而更加严重。到了第三天,李士群已经无法坐起来,只能躺着呕吐,体重急剧下降,样子极为吓人。其实,不怪医生们束手无策,李士群是中 了日本人下的毒。在李士群的牛肉饼中,有日本731部队利用活人试验研究出来的阿米巴菌。这种病菌是用霍乱病菌在老鼠身上培育出来的,普通人只要感染这种 细菌,它就能在人体内高速繁殖,最后导致感染者上吐下泻,高烧不止,症状如同霍乱一样。到了这个时候,除了日本人的特效解药以外,再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1943年9月11日下午,李士群病死在家中,死状极为恐怖,这也许就是他作恶多端、卖国求荣的报应吧。李士群死后,他的妻子叶吉卿大肆制造舆论,说是 日本人害死了李士群。心狠手辣的日本宪兵闯入其家中,将叶吉卿和他的朋友储麟荪抓了起来,说是他们两人通奸害死了李士群。吓破了胆的叶吉卿这才放弃了哭 闹,不敢再追究此事。抗战胜利后,叶吉卿因为作恶不深,被上海高等法院判处了5年徒刑。1949年,叶吉卿被国民党政府释放,后旅居香港。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