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宗昌的故事:混世魔王——“狗肉将军”

  • 发布时间:2015-11-19 10:56 浏览:加载中
  • 张宗昌
    张宗昌

    第1节 混迹东北

      提到民国时期的大小军阀们,我们知道的大多是一些负面的印象,比如荒淫好色,迎娶大批的姨太太;比如残暴 冷血,无情镇压劳工大众,扼杀新闻自由;比如骄奢无度,横征暴敛,大肆搜刮民脂民膏,比如吃喝嫖赌,五毒俱全等等。可就有这样一个人物,一身糅合了以上所 有的丑恶之处,堪称是无耻军阀最典型的代表,他就是曾经出任直鲁联军总司令,在山东担任过数年太上皇的军阀张宗昌。

      1881年,张宗 昌出生于山东掖县的一个农民家庭。张宗昌七八岁时,父亲因饮酒过量去世,张母一个人无法养活一家老小,只得改嫁同村的光棍汉贾某。贾某虽然是后爹,但对继 子张宗昌很不错,几乎当作亲生儿子一样看待,张宗昌后来发达之后也很感激这个继父。不过贾某也是赤贫一族,两人结婚以后家里生活更是捉襟见肘,全家几乎活 不下去。为了生存,年幼的张宗昌被迫出门打工,先后给地主放过牛,做过酒店的小伙计,在街头卖过瓜子花生。少年时期的贫困生活,让张宗昌产生了一定要出人 头地的想法,也让他养成了能说会道的口才。可惜在当时的社会,光靠嘴巴厉害不可能养活自己,还是一样会饿死。

      1900年,“庚子事 变”爆发,八国联军在北中国烧杀抢掠,山东作为义和团运动的中心地区更是战火不断,年仅19岁的张宗昌眼见在家乡活不下去,一咬牙走了山东穷苦百姓常走的 老路——闯关东。当时俄国人正利用和清政府签订的不平等条约,修建横穿东北的东清铁路,急需大量的劳工,张宗昌被俄国人雇佣,在铁路沿线打工,干一些重体 力的粗活。虽然从小没受过规范的教育,但张宗昌却是个“不学有术”、野心勃勃的家伙,他认为干苦力一辈子也没有出头之日,必须找到一个往上爬的办法。不 久,张宗昌开始和俄国的工程人员学习俄语,短短几个月内就掌握了口语对话的能力,很快被晋升为工头,有了份稳定的收入。可张宗昌的生活并没有多少改变,反 而染上了赌博的恶习,辛苦一个月赚到的工钱,他常常一天就输了出去。

      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因为在中国的土地上进行战争,俄军急 需大量精通俄语的中国翻译。粗通俄语的张宗昌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就报名加入了俄军,成为一个普通的俄语翻译。他跟随俄军士兵搜刮粮食,收集日军情报,还 参加了俄国人组织的马队,初步学习了一些军事知识。一年后,俄国战败,再次变得一文不名的张宗昌来到了海参崴和西伯利亚讨生活。由于懂得俄语,他混得比一 般中国劳工好得多,在当地的金矿担任了工头。当时西伯利亚有很多凶猛的野兽,因此金矿的工头普遍配枪防身,张宗昌也不例外。在这段时间内,他练就了一手好 枪法,这对他以后的军阀生涯起到了不小的作用。此外,当时还有很多土匪流氓混迹在中俄边界上,张宗昌在赌场结识了不少这样的人物,很快他也成为当地一个颇 有名气的黑社会头目。可好景不长,因为嗜赌成性,张宗昌将手下工人的工资全部输光,他害怕俄国人的惩罚,只得从海参崴逃回中国,这时的张宗昌已经在东北和 俄国胡混了11年,已经到了而立之年。

    第2节 三姓家奴

      就在这时,辛亥革命爆发,清政府的统治土崩瓦解,东北不少的马贼土匪纷纷成立了所谓的革命军,一时间乌烟 瘴气。张宗昌觉得机会到了,他带着一批在东北结识的土匪投靠了山东民军都督胡瑛,摇身一变成了“革命者”。当时的山东民军都是清一色的民团武装,基本没有 人懂得军事知识,矮子里面拔将军,就将张宗昌提拔为中级军官。不久,胡瑛又把民军拉到了上海,投靠了上海都督陈其美,张宗昌也顺势成为陈其美麾下第三师的 骑兵团团长。其实张宗昌并不是真心革命,他这个老粗也不明白革命是什么意思,只要有人给他钱,给他权,他就甘心卖命。1913年,国民党发动了倒袁的“二 次革命”,张宗昌眼见北洋军财雄势大,就临阵倒戈,投靠了袁世凯手下大将、江苏都督冯国璋,成为北洋军中的一个师长。1916年11月,冯国璋出任中华民 国代理总统,靠溜须拍马得到冯国璋信任的张宗昌也水涨船高,升任总统府侍卫武官长。

      可惜好景不长,两年之后冯国璋病死,失去了靠山的 张宗昌又在直皖战争中打了大败仗,彻底失去了在直系军阀中飞黄腾达的机会。有奶便是娘的张宗昌一点儿也没犹豫,又改投了奉系军阀张作霖。一开始,张作霖对 “三姓家奴”性质十足的张宗昌并不信任,仅仅给了他一个营长的职务。可张宗昌的运气很好,很快就找到了发迹的机会。1922年,第一次直奉战争爆发,疏于 训练的奉军被打得大败,依靠列强的调停才勉强逃回关外。眼见张作霖摔了大跟头,驻扎在吉林的奉军旅长高士傧乘机联合土匪卢永贵公开反奉。当时张作霖刚刚战 败,根本无力剿匪,张宗昌就自告奋勇地求见张作霖,表示自己不用一兵一卒就能说服土匪投降。张作霖半信半疑,就让张宗昌带着几个手下前往匪巢。其实张宗昌 敢夸下海口是有原因的,匪首卢永贵是他早年混东北时认识的一个酒肉朋友,其部下大小头目和张宗昌都是熟人,张宗昌自信可以用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将其拿下。 果然,双方见面后一番黑话交谈,张宗昌就用高官厚禄和老乡交情说动了土匪,不但兵不血刃地解决了匪患,还为奉军收编了三个团。

      眼见到张宗昌办事如此得力,张作霖非常高兴,他大笔一挥,任命张宗昌为吉林省防军第三混成旅旅长兼吉林省绥宁镇守使。就这样,张宗昌从一个营长一跃成为旅长,还有了一块自己的地盘。

    第3节 招兵买马

      官升三级并没让张宗昌飘飘然,当时奉军有40多万大军,各地的混成旅就有近30个,一个旅长远远不能满足 张宗昌的胃口,他心里渴望着更大的权柄。很快,张宗昌又得到了一个扩充实力的好机会。当时苏联国内战争即将结束,高尔察克等白匪军被红军打得大败,纷纷沿 着西伯利亚逃入了中国的东北地区,大批军火也被他们丢弃在中俄边境。张宗昌懂得俄语,在西伯利亚又混迹过数年,对俄军的战斗力也很认同,他趁机派人到逃亡 的白俄士兵中大力宣传,宣称自己愿意将白俄士兵收归为自己的雇佣军,还许诺给予很好的待遇。这些白俄军人除了打仗什么也不会,进入中国以后就是一帮普通的 难民,连养活自己都困难,此时见张宗昌愿意收留自己,而且还有丰厚的军饷领取,立刻就有数千名白俄士兵投入张宗昌麾下,包括数百名哥萨克骑兵。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