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苹香:堪叹浮生如一梦

  • 发布时间:2015-10-26 16:08 浏览:加载中

  •   细密的雨打在湖面上,一圈一圈回荡着涟漪。浓重的雾气弥漫天地,遮挡了世间风景。

      一双纤手推开窗户,那少女容颜秀雅,眉间透着淡淡的凄苦。诗意的年华步入风尘,原本令人羡慕的才名,如今却只成了提高她身价的筹码,期间的辛酸凄凉又有几人知?

      李苹香真名黄碧漪,曾先后化名李金莲、李苹香、谢文漪。她是著名的歌妓,是一朵海上名花。

      李苹香自小对诗词有着独特的兴趣,“此种警艳,当于古人遇之,至于今人,百年来无此手笔。”八岁之时,她便在诗文上得到很高的造诣。

      在当时众多名妓中,李苹香的名声不算大,她不如赛金花“议和人臣赛二爷”的盛名,也没有小凤仙传奇般的爱情际遇,她有的只是与文化大师李叔同的一段诗缘,被吴芝瑛赎出风尘的一份恩情。

      李苹香出身望族,到父亲这一代已家道中落。年幼才名远播,及笄之年便引得上门说亲者无数。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一次父亲远游,母亲携李苹香到上海看马会,谁知中途就将身上携带的盘缠花光。在人生地疏的上海,幸得同住旅店的一位姓潘的男子倾囊相助。

      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潘某的仗义是有图谋的。他看中李苹香的美貌,向李家求婚,而愚钝懦弱的母亲竟许下了这门婚事。

      潘某本是无赖,家中已有妻儿,潘夫人不准李苹香进门。何况潘某图谋李苹香的年轻美貌,迫于生计,他逼迫李苹香当妓女,而自己则做起了拉皮条的生意。

      这段屈辱的经历对于李苹香而言实属噩梦,她无力反抗,只能任人摆布。她文采斐然,因为才貌出众,很快便在上海的风月场所占有一席之地。

      “天韵阁”是她的居处,也是她诗集的命名由来。在这里,如明末四公子之一的冒襄后裔冒鹤亭,清末四公子之一的吴保初,苦吟诗人陈子言,集诗词、书画、戏剧、曲艺于一身的李叔同,国学大师章士钊等文人墨客都成了她的座上宾。

       章士钊成为李苹香心中的“侯生”,与李苹香展开了一段恋情。著名的《李苹香》一文便是章士钊为李苹香写的传记,而这本传记的序言则出自李叔同。李叔同和 章士钊都是风月里的玩家,他们共同爱慕这个女子。然而他们对于风月之事也同时抱着一份清醒的认知,即便心存爱慕,投入也是轻如尘埃。

      李苹香成了章士钊的红颜知己,两人虽心意相属,可这份感情因着风月之名而显得几分凄凉。后来章士钊爱上了一位如意闺秀,从此便杜绝风月之地。

      “芙蓉不逐东风去,还认秋来路。似能相识过来人,往日金刚坡上意相亲。侯生曾被香君误,闲却寻花侣。可怜抵死忆吴门,除了观音八面不成春。”

      她是章士钊记忆中长存的风景,红颜知己,成了他晚年的淡淡念想。

      相对而言,李苹香与李叔同的一段情更显得出众些。李苹香体态微胖,目光中流露出无尽的忧伤,她虽不美,但是有才。李叔同本是风月情场的老手,他对无数女子倾心,然而论起真爱,却是奢求了。

      人生低谷时期,李叔同经常出入声色场所,与上海的诸多名妓都有交集。李叔同是爱诗之人,而李苹香也同样嗜诗如命。许是李苹香的书卷气勾起了李叔同心中的共鸣,当下便写了三首七绝诗,名义上是赠给李苹香,实际是他对自己心声的一种阐述。

       李叔同进入南洋公学之后,与李苹香的交往更加密切了。除了上课,他的空余时间几乎都是和李苹香在一起。两个人多是互赠诗词,以诗相识,也以诗赠别。李叔 同将李苹香当作知音,朝夕相伴到底付出了真感情。只是他也与章士钊一般,只将李苹香当作游戏人生中的一页粉黛,在悠远的诵经声中慢慢忘却。

      “春归花落渺难寻,万树阴浓对月吟。堪叹浮生如一梦,典衣沽酒卧深林。”

      李苹香没有退出闺怨的路,她将人生的不幸隐匿其中,也叹浮生如梦。这两个男人,是她生命之中最美的两道风景,曲终人散,随风消逝。他们为李苹香作传作序,却没有公开真名,到底是因身份所累。

      与李叔同的分离,一别就是一生。他再也不是流连在风月场所的风流公子了,他与李苹香的爱情随着时光慢慢淡去。

      生逢乱世,相爱怎由人?盼得归来再聚,却听闻断情丝入空门,谁人奈何?

      青灯古佛的日子,李叔同心如止水,放下了一切俗世情爱。徒留李苹香挣扎在风尘中,期盼着这位知己早日归来。

      她倾心的两个男人都未曾想过为她赎身,若是真爱,怎会弃爱人于水深火热不顾?将李苹香救出水火的不是男人,不是知己,而是吴芝瑛女士。

      这是一个看重情义、怜悯弱者的女性,秋瑾就义之后,吴芝瑛女士便曾冒着生命危险,与徐自华女士一道将秋瑾安葬在西湖之畔。正是这样一个女人向李苹香伸出了救赎之手。

      李苹香的晚年没有得到爱情,却得到了珍贵的友谊。直到晚年,她仍然与著名才女吕碧城的姐姐吕美荪保持密切的联系。吕家姐妹四人,吕碧城和她的姐姐吕惠如、吕美荪均以诗文闻名于世,号称“淮南三吕,天下知名”。

      “潮落江村客棹稀,红桃吹满钓鱼矶。不知青帝心何忍,任尔飘零到处飞。”感叹一句,最好不相惜,便可不相忆;最好不相爱,便可不相弃。

      爱情心语

      是知音,也是爱情。

      光有知己,没有爱情的人生,生命无法焕发出正常的光彩。光有爱情,没有知己的人生,同样无法活得滋润。

      人生难得一知己,千古知音最难觅。佳人才俊知音相和,本是千古美谈,可在身份地位的现实压迫下,就显得苍白得多。知音没有外物的限界,爱情亦可以超越时空,只是在婚姻面前,一切烦恼便源源而来。

      女人最想要的是平静相守的生活,志趣只是生命的一股情味。知音改观生命,爱情改变生命。没有知音的生命是黯然无色的,伯牙子期为世人津津乐道,长久不衰。古有名妓才子互为知音,为对方所感结为情缘,今亦有俊杰美女志同道合,结为连理。

      男人往往喜欢找风尘女子为知己,那样的女子看得透彻,懂得男子心中所想。更重要的是,她会满足男人的一切需要。

      男人最爱两样东西,权力与女人。男女之间少有纯真的爱情,知音无疑是作为妻子之外最了解与最亲密的那人。在这样的女人身边,她会为挽留情人而不遗余力地施展自己的温柔与美丽。

      女人不要被一句“红颜知己”迷惑,不要将逢场作戏当作爱情。知己为生命润色,让生命的颜色更为绚丽,然而它绘出的美丽永远只能停留在生命的表层,它无法触及灵魂,也无法左右别人的生命。

      女人是最心软的动物,很容易融化在男人的柔情之下。然而最终面对抉择时,男子弃之而去,徒留女子伤感。

      他们是知音,他们也有爱情。只是当男人寻找到自己的归宿时,那份爱情只能转为相思,当作生命中的一次纪念。

      知己难寻,红颜又情何以堪。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