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赛金花:从来侠女出风尘

  • 发布时间:2015-10-26 16:01 浏览:加载中

  •   她三次嫁做人妇,又三次沦入风尘。赛金花,一个生活在民国初年的传奇女子,一个让人记忆深刻的女子。因为她的大义,也因为她惊世骇俗的作风,她曾作为公使夫人出使欧洲四国,又成为一代名妓名扬上海滩。

      赛金花原名赵彩云,又名傅彩云,原籍安徽黟县。幼年时被卖到苏州的所谓“花船”上为妓,成了一名卖笑不卖身的“清倌人”。前科状元洪均回苏州守孝之际,被赛金花的美色倾倒,纳为三姨太,改名洪梦鸾。

      那时的洪钧已近半百,而赛金花只有十五岁。风尘女子从良嫁人已是不易,而能嫁给状元更属不同寻常的际遇。然而,无人识得他们间的距离,赛金花是幸运的,却又是不幸的。

      世人多喜欢探究别人的私生活,一段状元与妓女的恋情被描绘得惟妙惟肖。民间流传,洪钧未中状元之前曾受到一个名叫小青的妓女的资助,并与其订下白头之约。中了状元之后,洪钧觉得娶妓女为妻有损颜面,于是背弃誓言,另娶他人。小青得知真相后,愤然上吊自杀。

      这本是与赛金花毫无关联的一段传说,然而她却被描述成妓女小青的转世。《孽海花》中,“花榜状元”傅彩云的脖子上有一圈与生俱来的红丝,与洪钧遂有隔世重逢之感。而赛金花无疑是来索取前世的孽债,世人更将日后洪钧的死因归结于小青的报复。

      鬼神之说实属妄谈,却也从侧面反映出赛金花并非只想做一个安分的小妾。她与戏子私通,通过《孽海花》对彩云的个性进行传神的描绘,使人们更容易相信,这位状元夫人确实不同凡响。

      1887年,洪钧奉命出使欧洲,原本应该由正夫人随行,然而夫人王氏生性怯弱,不愿意跟随去异国。赛金花是个胆大的女子,对异国世界有着强烈的探知欲,于是她自告奋勇,恳求由她替王氏出行。就这样,赛金花以金莲之步踏入了异国的大门。

      漂洋过海,没多久赛金花便适应了德国这片土地。因她年轻美貌,长于辞令,名声很快在欧洲上流社会传播开来。这一次随夫出使是赛金花人生的一次重要转折,此时的她凭借着出众的记忆力,学得流利的德语,为她日后交际场上游刃有余地结交名人权贵打下了基础。

       在风月场所打滚,赛金花很懂得与人沟通,待人接物的本事令她成功获得所有人的青睐。相较之下,作为大清国公使的洪钧就显得迂腐与无能得多了,赛金花甚至 成为他求救的对象。在她之前,中国首任公使郭嵩焘也带着侍妾梁夫人出使,但风头完全被赛金花盖过,可见赛金花的过人之处。

      相传正是由于这次出使,赛金花得以与后来的八国联军统帅瓦德西将军认识。

      三年任满,洪钧应召回国。不久后,洪钧病死,此时的赛金花不过二十出头,最美的年华却成了寡妇。

      赛金花对花花世界有着强烈的欲望,她不是一个安心守己的女人,她曾说:“我何尝不想给老爷争口气,图个好名儿呢?可是天生就我这副爱热闹寻快活的坏脾气,事到临头,自己也做不了主。”

      的确,赛金花是一个喜爱热闹的女人,也是一个挥霍无度的女人。清代许多妓女因挥霍无度欠债无数转而寻求夫家,隔三五年再寻机摆脱,重回烟花地。赛金花便是其中一位,而她尚有良知的是,她在洪钧死后提出离家。

      在孙作舟的帮助下,赛金花逃出了夫家,在上海重新挂牌接客。

      赛金花实在是胆大妄为的女人,她借“状元夫人”的名头挂牌,引来八方客人。这期间,京剧武生孙作舟一直与赛金花相伴。

      红尘中人都有自己的路,赛金花只是将青春挥洒,寻求自己一方庇佑。她被红尘遗弃,也想将红尘遗弃。

       庚子年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赛金花逃出京城,途中财产尽失,又无奈返京。因为精通德语,她便用德语与德国士兵交谈。不久后,赛金花见到八国联军总司令 瓦德西,二人亲密异常,赛金花借此机会劝阻瓦德西不要滥杀无辜,严整军纪。她又哀求克林德遗孀,同意以建立克林德牌坊为途径解决克林德被害一案。京城人对 赛金花多有感激,称之为“议和人臣赛二爷”。

      “我虽然是妓女,却究竟是中国人,遇着可以帮助中国人的地方,自然要出力相助。”

      她是一个青楼女子,却深知民族大义,相比那些无病呻吟的懦夫而言,堪称乱世里的侠女。虐妓致死一事,赛金花惹上了官司,“金花班”解散,她被赶出京城。

      人情冷乱让赛金花对这个乱世充满了绝望,世态炎凉,大起大落的命运令她心生厌倦。宁静始知花香,尘世的沧桑在这个传奇女子身上留下岁月的痕迹,这一条醉生梦死的道路,让她暂时忘却烦恼,却也让她产生更多烦扰。她想摆脱,无奈早已深陷。

      她嫁给了沪宁铁路的总稽查曹瑞,平静的生活没有持续多久,辛亥革命爆发,丈夫不久之后就离开了人世,赛金花重新过起了漂泊不定的生活。无依无靠,她再次沦落风尘。这一番重操旧业,容颜未老,心却已沧桑。

      清政府垮台,不许赛金花踏入京城的禁令自然跟着失效了。赛金花重返北京,此时的她依然风姿绰约,神采奕奕。回京后的她与国民政府参议员魏斯炅打得火热,不久两人便在前门外的樱桃斜街过起了同居生活。

      有人说,赛金花天生是克夫的命。幸福生活并没有维持多久,魏斯炅便因病过世了。经历了三次生死离别,此时年老色衰的赛金花失去了谋生的资本,只得靠别人接济为生。

      大风大浪没有摧毁她求生的意志,她是乱世中的精灵,独自一人寻找存活的方式。三次嫁人,三次沦落风尘,这是她对失去爱情的麻醉?无人得知。感情上她没有给过别人永久,别人也未曾给过她永恒。她是不被世俗拘束的女子,随心所欲一生,也未尝不是快乐。

      爱情心语

      流年易逝,岁月荏苒,一生漂泊只在记忆中留下淡淡的印痕。

      人生就是一场戏,戏里戏外,真真假假,谁是谁非。活得恣意的女子忽略身体上的痛楚,她追求的是一种精神上的惬意与自由。有人说,风尘女子最难摆脱风尘,她们早已习惯了纸醉金迷的生活。她们在红尘漂泊,只是为自己寻找一方归宿。

      自甘堕落,并非生性浪荡,她只是以自己的方式寻求生存的价值。

      每一个女人都有自己的追求,有些女人追求的是安宁的归宿,有些女人追逐的是花花人生。女人的爱情就像一场梦,梦里梦外,悲欢离合。她们习惯了疼痛,习惯了麻木,于是用自己的方式去忘却。爱情太伤人,她们竖起一身的刺不过是为了保护自己,不再为爱情所伤。

      长相厮守的爱情谁人不求,可若是因爱生怖,心冷却,活与死又有何区别?

      每一个女子都是人间的精灵,不要小看女人,小爱无羁,大爱无限,她们懂得分辨是非,以最直观的方式诠释自己的人生。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