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长民:高参是门技术活

  • 发布时间:2015-10-01 12:30 浏览:加载中
  •   个人档案

      姓名:林长民

      字:孟宗

      号:双栝庐主人

      籍贯:福建闽侯(今福州)

      生卒:1876年~1925年11月24日

      所属派别:宪政派

      专项特长:依法治国

      最相似的古人:庞统

      主公:袁世凯、徐世昌、黎元洪、段祺瑞、郭松龄

      人生信条:当为治世之能臣

      最得意的事:

      一篇文章点燃了五四爱国运动;

      几乎构建了北洋政府最为完善的法制体系;

      女儿是林微因,女婿是梁思成。

      最不地道的事:

      将政府的不轨行为捅给媒体

      最失败的事:

      答应为郭松龄充当幕僚

      综合评述:

       本是才子,却做了政客。试图把自己所学所得一一实践於中国政治,宁愿委屈自己跟不同的当权派合作。多次提倡建立《宪法》,在制宪过程中,甚至提出把劳工 制度订入宪章,理念超前。曹锟贿选彻底破坏了其政治理想,无奈之下投靠小军阀郭松龄,期望能先“依法治省”,进而“治国”,书生看不透时局,可惜。

      一把火烧燃“五四”

      1918年夏,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国联”筹备在法国巴黎召开善后会议,主旨无非是“严惩德国与奥匈帝国,重新划分利益”,至于“维护和平、伸张正义”之说,纯属虚构。

       一战时,中华民国也曾对德宣战,虽没直接出兵,却输出几十万劳工在欧洲挖战壕背弹药,其中甄子丹饰演的“精武英雄陈真”便是劳工中的佼佼者。按道理说, 中国属于战胜国,应该可以收复德国在山东的权益(德国强租胶州湾,还是大清那会儿的事情)。但巴黎和会上有个不怎么和谐的声音,小日本。日本在一战时出兵 中国山东,将盘踞在青岛的德国军队赶跑,接下来就赖在那里不走,要接受德国佬曾经拥有的一切。

      英美诸国为了避免刺激日本,打算牺牲中国。

      消息传回国内,引得舆情沸腾,商界、学界、军界纷纷发出抗议,要求政府代表在巴黎和会上争取合法权益。北洋总统徐世昌满头是包,为了妥善解决外交事宜,特在总统府设立“外交委员会”,召集各路精英共商大计。

       此“外交委员会”并不是政府的常设机构,成员也没有正规编制,完全是徐总统迫于形势,临时组件,性质等于“外交幕僚团”。即便徐总统煞费苦心,民间却不 信政府,梁启超、蔡元培等名流另发起了“国民外交协会”,意欲选派几位草根代表、凑银子以普通“国民”的身份,到巴黎进行监督。

       1919年1月,“巴黎和会”正式召开,民国外交总长陆徵祥、驻美公使顾维钧、南方代表王正廷、驻英公使施肇基、驻比公使魏宸祖六人带团到了法国。列强们 为了自家利益吵了几个月,终于拿出了一个大概协议,谁都没有正视中国代表的诉求,反而同意日本接管山东。有部电影叫做《我的一九一九》,详细讲述了整件事 情的经过。

      中国代表在巴黎孤掌难鸣,于“和会”外围奔走、自费到法国的梁启超义愤填膺,通电国内媒体,4月25日,北京《晨报》披 露:山东将不直接交还中国,而暂由英、法、美、意、日五国共管,以及日与英、法、意还有密约,后者将不反对日本继承德国在山东权益的要求。5月1日,该报 又发表《山东问题之警报》,疾呼南北政府:国内若再无一致之精神以对外,则此次外交之失败,即足以亡国云。《晨报》针砭时弊,素来敢为天下先,其社论更是 招招见血,此次的《外交警报敬告国民》也不例外:

      呜乎!此非我举国之人所奔走呼号求恢复国权,主张应请德国直接交还我国,日本无承继德国掠夺所得之权利者耶?我政府、我专使非代表我举国人民之意见,以定议于内、折冲于外者耶?今果至此,则胶洲亡矣!山东亡矣!国不国矣……国亡无日,愿合我四万万众誓死图之!

      此文悲壮铿锵,效力不啻一枚重磅炸弹。彻底激发了北京工人、市民、学子的爱国热情,他们纷纷上街游行,对政府施压,拒绝代表签约。

      该文的作者,便是大总统徐世昌的“高参”、“民间外交协会”骨干、梁启超的老友——林长民。

      为了说服总统,林长民还写了一篇长稿分析实情,历陈万万不能签约,日本亡华之心不死,今天占据山东,明天就会觊觎河北!

       可惜徐世昌手上无权,控制国会和内阁的皖系军阀段祺瑞素来亲日,正筹划向日本贷款,以购买武器镇压南方。在段的操作下,内阁另具密电,命外交总长陆徵 祥、驻日公使章宗祥、交通部长曹汝霖绕开“政府代表团”,“私下”签约。陆、章、曹三人领命后,“有条件”地接受了一些条款。

      政府无 能,则国民不幸,“国民外交协会”两大支柱——梁启超和林长民可谓呕心沥血为国争权,梁启超在巴黎苦心呼吁,林长民在国内严密监视。内阁秘密指派陆徵祥签 约一事很快被林长民获悉,他立马将此事捅给媒体——林长民一时激愤,没通报大总统徐世昌,历史也就在这里突然转身:无产阶级登上舞台,“五四运动”爆发 了。北京三千多名爱国学生得知陆徵祥、章宗祥、曹汝霖三个“卖国贼”还敢回来,浩浩荡荡烧了曹的住宅,痛殴章宗祥。

      提到“五四”,后 世一般归功于新文化运动的启蒙。“五四精神”发轫于陈独秀、李大钊、胡适等人没错。但此次运动爆发的导火索却因梁启超、林长民而起。倘若没有梁启超掀起 “平民外交”,没有林长民的这把火,“五四”也许就不会成为一个特殊的历史名词,变成“五二零”运动也说不准。

      待五四运动的规模越来越大,政府已经不能控制局面,总统徐世昌却饱受责难。

      徐十分难堪,责备林长民:“你看,都是你闹起来的!你怎么当参谋的,我请你可是来帮忙,不是添乱啊!”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