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万历皇帝为什么二十年不上朝还能驾驭群臣,不被架空?

  • 发布时间:2018-06-30 15:05 浏览:加载中
  •   都说明朝亡于崇祯,而实则亡于万历,明朝是一个彰显皇帝个性的国度,而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竟然会出现皇帝怠政28年的事情,而奇怪的是,万历数十年不上朝,国家的运行却是如常,他仍然掌控着至高无上的皇权,没有被架空,这不得不令人佩服他驾驭群臣的手段,当真是非同一般。

      其实很多时候我们对于万历不上朝这句话有错误的理解,因为他不上朝,并不代表着万历不理政,在面对大事件的时候,万历往往都会召集小集体来开会,将朝政落到实处,只不过像一些小事情,万历可能也就懒得插手,让群臣内阁提出建议,而他直接进行披红就行,如此就避免了和朝臣们无所谓的讨论。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不上朝的情况呢?还不是因为国本之争,以及对于群臣口水战的烦扰,而最终选择了怠政,有明一朝,因为言官制度,所以能够风闻奏事,而顶着太祖祖训,不至于受到惩罚,前期还能提出相应的见解,可是后期却是完全转变为,为了出名而奏对,这样朝堂就变成了口水战之场所,甚至多次闹得不可开交,万历为了避免这种现象,再加上国本之争双方互不退让,也就有了万历的怠政事件。

      明朝是历代封建皇权制度最为完善的朝代,它将皇帝的集权达到了顶峰,而且是有效的监管起来,多方互相作用之下,达到了帝王居中调和的作用,以此保证皇权的稳固和国家机器的顺利运行。

      明朝废黜了相权,没有了与帝王分权的丞相制度,不过因此而又产生出了内阁、宦官以及皇权,这三种权利构成了明朝的权利架构,内阁就不多说了,有提出建议的权利,行使着大部分丞相的权利,而随着特务机构的出现,如锦衣卫、东西厂,这是直接对皇帝负责的机构,恐怖主义就是这些特殊机构而造成的,如此加强了群臣对于皇权的敬畏,宦官是依附于皇权而生的,有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联,所以阉党的应运而生,一般都是站在皇权这一边的,在明朝宦官的权利不小,分为司礼监秉笔太监和掌印太监,他们一个有“披红”的权利,一个有“盖玉玺”的权利,合起来就是皇帝的权利,当然这是在皇帝不想理政的情况之下,他们的权利是皇帝赋予,可以随时被收回,那问题来了,为什么就没有出现宦官乱政的现象呢?

      明朝的宦官不少都很猖獗,如王振、刘瑾、魏忠贤等,无不权倾一时,可是他们却又不如东汉末年宦官干政以及唐中后期的阉党擅自废立帝王的不可一世,原因在于内阁的制衡,以及宦官没有军权在握,卫所制度所形成的屯兵屯田,兵和低级军官世袭,而领兵大将却是临时指挥,避免了兵将的接触,如此将军也就无法弄权,这军权自然就掌控在了皇帝的手中,因此我们才可以看到有明一朝,宦官专横跋扈,却在皇权面前是危如累卵。

      政治无非是平衡,而万历能够驾驭群臣,不被架空,也是因为经历了万历十年初期的张居正和冯保以及李太后的权利组合,他当时就是在三者的制衡下而犹如傀儡一般,当然这是因为其年幼,却也让他看到了宦官和内阁的勾结所造成的巨大威胁,所以万历十年之后,对于太监不怎么太信任,又加上他炉火纯青的平衡能力,虽然不上朝,却也仍然掌控着绝对的权威。

      所以笔者认为万历之所以怠政如此之久却还是令朝臣敬畏有加,掌控权柄,不仅是因为其能力手腕的非同一般,更是因为明朝的三权分立的制度作用,以及对于武将兵权的限制,终明276年,也没有出现皇帝被架空的现象,实在是封建历史皇帝高度专制集权的智慧之作。

      不过说实话,笔者认为作为皇帝,万历还是挺成功的,把控住了皇权,又不那么辛苦,在明朝的历代帝王中,可以说在位时间最长,活得最潇洒了,该放的放,该管的管,做到平衡有度,居中协调,当真令人佩服。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