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明一统:十“清沙漠”除去“尾巴”横扫割据 统一天下

  • 发布时间:2017-08-11 22:22 浏览:加载中
  •   “大尾巴”、大后患的凸显与朱元璋的北平之行徐达北伐军攻占元大都时,朱元璋已在南京称帝半年多。腐败无能的元廷被推倒,这本是件欢天喜地的大好事。就此而言,是不是意味着朱元璋梦寐以求的传统中华大一统帝国重建工作完成?显然不是。洪武初年,除了西南明玉珍的夏国和元宗室梁王把匝剌瓦尔密拥有几十万军队割据的云南外,中国北方地区尚有几支强劲的故元势力:元河南王扩廓帖木儿活跃在华北;李思齐、张良弼、孔兴和脱列伯等控制着关陇地区;西北“小西域”为察合台后王所掌控;东北则由元太尉纳哈出为首的残元势力盘踞着,其军队人数达二十多万;而北逃的元顺帝“旋舆大漠,整复故都,不失旧物”。更为严峻的是,当时北元军事还是有着相当的实力,“引弓之士,不下百万众也,归附之部落,不下数千里也,资装铠仗,尚赖而用也,驼马牛羊,尚全而有也”。

      那么当时朱元璋政权的军事实力如何?我们现在没有洪武初年的直接史料依据,不过《明实录》中记载了洪武二十五年大明帝国在南京的军队人数为206 280人,在外地的军队人数为992 154人,两者相加,可知当时全国军队总人数为1 198 434人,接近120万,即发展了20多年大明军队人数才与洪武初年的北元“引弓之士,不下百万众也”大致相当,这就充分表明:尽管当初元廷被颠覆了,但朱元璋统一全国的任务还十分艰巨。故而明清时期的史学家曾这样说道:“元亡而实未始亡耳”。换言之,当初在进攻北京时徐达“恐其北奔,将贻患于后”,即担心不采取“关门打狗”的战术会留下的一个难以除去的大尾巴、大后患。不幸的是,这一切都让徐达当初给言中了。因此,攻克大都、颠覆元廷仅仅标志着朱元璋提出的十六字北伐与建国宗旨和目标的部分实现,即“驱逐胡虏”做到了,但距离恢复传统意义的“中华”还远着呐。为此在接下来的20多年的时间里,朱元璋君臣作出了不懈的巨大努力。

      洪武元年(1368)八月辛巳日,大将军徐达派遣的特使到达南京,进献《平元都捷表》,即报告北伐军平定元大都、颠覆元廷的大喜讯,当天整个南京城乃至全国陷入了欢乐的海洋中。一百年了,受尽了蒙古人欺凌与压迫的汉族兄弟姐妹如今终于昂起头来了,不,还不仅仅是这一百多年,自从北宋初年契丹族强占幽云十六州以来,300多年的异族统治终于在朱元璋、徐达等人的努力奋斗下给推翻了,至少说在关内“恢复中华”了,人们能不高兴吗?朱元璋,在后世人们的解读中给人更多的印象是暴君,但他还曾是可敬的汉民族英雄,这一点绝不能忽视和低估。所以说洪武开国时,大明朝堂上下为何人才济济,英雄辈出,纵然原因很多,但有一点我想应该予以强调的是,曾经饱受压迫、歧视和侮辱的汉民族尤其是勤劳又聪明的“南人”们再也不猥琐了,大家扬眉吐气,都向往着美好的新未来。这也就是北伐喜讯传来普天同庆的主要原因吧。

      与全国人民同样快乐的当然还有大明君主和他的大小臣工们,只不过各人对成功的喜悦表达方式有所不同而已。草根出身的新皇帝保持着谦虚谨慎的态度,除了第二天举行庆贺活动外,他一如既往地做好北伐后续之事。洪武元年八月壬午日即接到喜讯的第三天,朱元璋下诏,改大都路为北平府,命令徐达将元朝故官送往京师南京。也就在一天,他从南京出发,“复幸北京”,并下令给徐达置燕山等六卫,保卫北平。徐达接令后将飞熊卫改为大兴左卫、淮安卫改为大兴右卫、乐安卫改为燕山左卫、济宁卫改为燕山右卫、青州卫改为永清左卫、徐州五所改为永清右卫。

      朱元璋的此次北行由八月上旬出发,到十月初十日回来,前后共有两个月的时间,对于百废待兴、日理万机的新帝国和新皇帝来说,两个月的“真空”简直是不可思议。那么朱元璋到底到北平干什么?

      长期以来,由于人们沿袭了朱棣篡位后的说法,凸显北平的重要,说什么朱元璋开国之初就看中了北平,从而将其封给了“最为喜欢”的四儿子朱棣,甚至还曾考虑建都北平。那么历史真相到底如何?据《明实录》记载:在徐达大军攻克大都的前两天即洪武元年八月己巳日,朱元璋下诏以金陵为南京、大梁为北京,也就是说在朱皇帝北上之前就已经决定了以南京和开封为南北两京。虽然定都问题在以后的岁月中有过反复,但在朱元璋的眼里或者说在当时主流官方看来,北平应该是被“克”的地方,发源于北方的元朝不就被南方兴起的明朝给“克”掉了,明朝主火,应该定都于南方的南京,这似乎是当时人们的普遍认同,包括明初的大明第一人朱元璋都拥有这样的看法。由此说来洪武元年八月大明新皇帝匆匆北上的真实目的可能不在这里,那么他到底要到北平去干什么?

      部署对北元的作战步骤,计划彻底割除前阵子北伐留下的“大尾巴”。

      《克复北平诏》与太原夜袭、山西平定(1368.12)鉴于北平已被攻占,朱元璋“命徙北平在城兵民于汴梁(当时称北京)”,并决定留下30 000兵马,由都督副使孙兴祖、佥事华云龙负责戍守就足够了,命令大将军徐达、副将军常遇春率领北伐主力大军进兵山西。考虑到山西是故元重兵屯驻之地,他再调副将军冯胜和平章杨璟跟随徐达一同征讨。刚好这时负责打造海舟运送粮饷上北方的汤和,因为夏季海上多有飓风,暂时空闲下来了,朱元璋让他出任偏将军,火速赶来,协助徐达北伐军攻取山西。

      至此,明朝初期有名的开国将领齐集起来,虎虎生威。看到这番阵势,朱元璋才满意地离开北平,回到南京。就在回到南京的第二天,他为大明北伐军攻占北平而专门诏告天下,即明史上有名的《克复北平诏》。

      在这篇诏告天下文中,朱元璋表达了四层意思:第一,“海宇既同,国统斯正,方与生民共此安平之福”,即说蒙元统治已被推翻,我们实现了“驱逐胡虏”的奋斗目标,天下从此可以太平,百姓可以安居乐业了。第二,我朱元璋说话算数,大明帝国不搞民族压迫和民族歧视,天下百姓与各族人民归附后,“各安生理”,我大明官府定会“常加存恤”;凡我子民,一视同仁;故元或称残元将领由于种种原因还没来归降的,我们不分时间先后,一律欢迎,除个别顽抗到底的死顽固分子外,只要来降了,只要是人才,不论你是什么民族,我都“一体量才擢用”。第三,元主父子指元顺帝和爱猷识理达腊只要“衔璧来降”,我朱元璋保证以最隆重的礼仪来迎接你们,将你们当做我家的宾客一般优待。第四,委婉地讲到:尽管我们驱逐了胡虏,颠覆了元廷,但没有完全做到“恢复中华”,我们行将继续努力,希望社会各界支持我们的统一战争。

      应该说这篇檄文写得相当有水平,当然绝不会是半文盲的朱皇帝亲自所为,但进一步充分表达了朱元璋“驱逐胡虏,恢复中华”和建立多民族和平相处的大一统帝国的信心和决心。

      不过说到底,这些都是属于政治宣传,枪杆子才是硬道理。就在朱元璋回南京之前,按照他的指示,明初两位极为有名的“快速将军”常遇春和傅友德率领的先遣部队已于九月下旬自北平出发,连连攻克保定府、中山府、真定府;十月初七,另一路由右副将军冯宗异(即冯胜)、偏将军汤和率领的部队在河南渡过黄河,进抵怀庆,故元平章白琐住等弃城逃跑,躲入山西泽州城。冯胜和汤和领兵追到泽州,故元平章贺宗哲、张伯颜等望风而逃,泽州随即被占领。扩廓帖木儿部将平章韩札儿、毛义等听说大明北伐军已经攻入山西,形势十分严峻,赶紧率领兵马前来迎战,大明平章杨璟、参政张斌等听说扩廓帖木儿军来了,也火速赶往前方去增援,这样双方在韩店展开大战,最终明军失利。不过他们并不气馁,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任务不是拿下什么韩店,而是与常遇春、傅友德的另一路大军相互形成掎角之势,配合徐达主力军,攻下扩廓帖木儿当时在山西的大本营——太原。

      那么这时徐达主力军在哪儿?按照事先的约定:十一月徐达率领主力大军离开北平,在河北真定与常遇春、傅友德军会合后,再做了一些调整,然后分兵进攻山西太原。

      太原不是扩廓帖木儿的大本营,难道这位残元名将就这么束手就擒?没有,说来也巧合,那时的扩廓帖木儿还不在山西,正在外面执行他的老上级元顺帝下达的任务。

      却说元顺帝在北逃上都的途中思前想后,觉得要想挽救大元帝国的残局,目前也只有扩廓帖木儿或许能帮他翻盘,于是就派人前去传旨,令扩廓大帅率领军队出雁门关,由保安州经居庸关,从北部发起进攻,夺回元大都。扩廓帖木儿接旨后迟疑了很久,但想到北伐军真的将天全翻过来了,自己也没什么好处,加上从小就培养起来的忠君思想在这个时候起了大作用了,最终他接受了元顺帝的指示,领兵从太原出发,向着东北方向进军。

      扩廓帖木儿这么一走,山西“家”里就空虚了,再说那么一大群的部队北向行军怎么不会让人知道呢?大明北伐军侦察兵将情况报告给了徐达,有人在边上听到后很为着急:“扩廓帖木儿在元朝将领中以善战著称,且现在他的主力大军前去征剿北平,北平方面的大明守军会不会吃不住?”徐达听后笑道:“扩廓帖木儿率师远出,太原必虚。北平由都督副使孙兴祖和佥事华云龙率领六卫将士足够镇守抵御了。我们应该乘着扩廓帖木儿不在‘家’时,立即进抵太原,将他的老窝给端了,让他进又不能跟我们打,退连个老窝都没了,这在兵法上叫做‘批亢捣虚’。倘若他回头来救太原,我们正好以逸待劳‘恭候’他,让他进退都失利,乖乖地当我们的俘虏!”诸将听了徐达的分析后个个点头称是,随即大军朝着太原方向快速前进。

      再说此时的扩廓帖木儿正走到元顺帝诏令中指定的保安州,忽然听说徐达大军前往太原,顿时心里就慌了神,当即下令部队转向,回救老巢,并怒气冲冲地扑向徐达、常遇春行军地,大约在距离太原70里的龙镇卫口子临时扎营过夜。

      常遇春听说后,跟徐达讲:“我军骑兵都已集合好了,可步兵速度慢,很多人还在路上赶路呐,要是以现在的这个样子与急速赶来的扩廓帖木儿军交战的话,恐怕对我军会不利啊!倒不如今天夜里休息时,我们派一支精兵队伍,给扩廓帖木儿来个意想不到的半夜闯营。我想到那时他的大军必定会乱作一团,说不准主将都让我们给逮住了。”徐达听后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当场同意就此实施行动。也许好运真是照着大明,就在徐、常决定实施非常计划时,扩廓帖木儿部将豁鼻马派人偷偷地来到北伐军营中,约定适时归降,且表示愿做内应。

      当天夜里正当人们快要入睡时,徐达派出的军中精锐突然间如飓风一般“卷”入元军中。扩廓帖木儿正点着蜡烛坐在营帐里看书,两个童子侍立在边上,突然间听到军营中一下子乱哄哄的,伴随着喊杀声和呼救声,他顿感情势不好,我们可能受人夜袭了!慌乱之中他下地穿靴,只穿上一只,还有一只怎么也穿不上,算了,只好一只脚光着,跑到营帐的后面,也管不了是不是自己的宝马,拉来就骑,结果骑了一匹骣马,一颠一颠地往着大同方向逃去,随从只有18个骑兵跟上。

      天亮了,豁鼻马派了儿子来徐达军中通报,徐达随即率兵进军太原城西,豁鼻马带了大批的将校兵士来降。当时北伐军共俘获了40 000元兵,40 000多匹马。徐达在忙碌着受降,常遇春也没闲着,听说扩廓帖木儿往大同方向逃去,他立即率领人马拼命追赶,追到忻州时还没追上,眼看也没什么希望了,算了,回营吧!可犹如惊弓之鸟的扩廓帖木儿却听说有人在追赶,大同他也不敢去,算了,要逃就逃得远一点,一口气跑到了甘肃(今甘肃省张掖)。

      扩廓帖木儿这一跑,山西境内元军阵营如多米诺骨牌一般地倒塌了。就此北伐军占据整个山西。

      剪除余虏、夺取关陇——朱元璋:我忽悠你们的呀,现在可来真格的啦!山西平定后,按照事先的设计与规划,下一个进攻目标就是关陇地区的几股残元势力。

      ◎增援北伐军,转向关陇

      洪武二年(1369)正月,朱元璋派人给太原的北伐诸将送来敕谕,说:“御史大夫汤和等平定浙东、福建,平章杨璟等进剿湖湘地区、平定广西,都已班师回朝复命了,但论功行赏之事尚未举行,就等大将军你们北伐彻底取胜的喜讯了。前阵子我派了一些将领前来增援你们,以汤和为偏将军,杨璟听用。杨璟可带领一部分人马由泽州出发,经潞州,直接西向,进攻关中残元部队。虽说人数可能少了些,但战场上就要看你们怎么用兵的了。这些兵家常事,当然就不用我多说什么了。太原之捷得之于用兵之巧,岂不是一大奇事!今天我叫人来,主要是通知你徐大将军:右副将军冯胜位居常遇春之下,偏将军汤和位居冯胜之下,偏将军杨璟位居汤和之下,以此排序,希望你们能协力同心,即行西进,攻取关中,剪除余虏,完全实现我们恢复中华之宏愿。不要以为细小的事务我会怎么看,倘若我有什么安排处置不当的、调度不周的,你们发现后就得谨慎行事;不要以为是我定的事情,就不可作一丝一毫的修正与改动,你们更应该谨慎又谨慎啊!”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