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建都南京开创大明:分类区域规划都城六百年后依然可认

  • 发布时间:2017-08-11 22:20 浏览:加载中
  •   南京本是一座历史古城,朱元璋定都南京,不仅在城市建设方面将南京打造成世界第一都城,而且也曾给古城南京带来社会经济的“繁荣”。明初南京人口急剧增加,由原来的几十万人口的中型城市不久就激增到了拥有百万人口的国际超级大都市。那么,如此国际超级大都市到底是怎样区划与分布的?

      大体来讲,明初南京市区大致可以分为高干富人区、手工业和商业区、宗教文化区、帝国军事区、帝国政治权力中心区、皇家园陵区和风景游乐区等。

      高干富人区〇常府街(花牌楼)、信府街、邓府巷

      当时的高干富人区主要集中在内秦淮河两岸,也就是从镇淮桥到下浮桥一带和北新街南北地带。尤其是从镇淮桥到下浮桥这一地区是明初公侯将相、达官贵人云集的高干区。当时有个诗人写了首诗生动地描述了淮右新贵云集南京的空前盛况:“马上短衣多楚客,城中高髻半淮人。”淮河流域在春秋战国时代属于楚国,朱元璋及其家乡出来的功臣勋贵们出身于淮河流域,所以诗中的楚客和淮人就是指的这批凤阳人、定远人等,他们一下子云集在南京,占据了半个南京城(城中高髻半淮人),由此可见当时新来的淮右新贵之多了。这些高官显贵依仗自己特殊的功勋或与皇帝朱元璋特殊的亲缘关系,相对集中地生活在南京城南这个特定的区域,名噪一时,使得他们的府邸在南京城留下了极深的印记,或将府邸作为标志的街道名而流传数百年,或者留下了官邸的遗址,让后人叹为观止。比如曾在今天南京市杨公井一带开府的开平王常遇春曾经的府邸虽然经过岁月的洗礼早已不存在,可常府街却因此成为了那一带的地名;常遇春府邸前还曾有朱元璋特别恩赐允许修建的花雕牌楼,南京人称之“花牌楼”。今“花牌楼”已不在了,但这花牌楼地名沿用至今。而信国公汤和,后被追封为东瓯王,他的王府就在信府街一带,可惜的是也只留下了地名,让我们遐想当年的荣华景象;同样情况的还有宁河王邓愈的王府,在今天的邓府巷一带。

      〇南京夫子庙的瞻园、徐达中山王府和白鹭洲公园

      由于种种原因,明初众多高官府邸现在只留下了一个个沧桑的地名,但有一处除外,那就是魏国公徐达的中山王府。徐达王府就在如今城南瞻园路一带,地名就叫大功坊。当时的魏国公府范围大致在今中华路东,夫子庙西,建康路南,瞻园路北,秦淮河之右,其宏伟气势可见一斑。如今我们在夫子庙还能看到的瞻园,仅仅是魏国公府的一个西花园罢了。其实在魏国公府邸的东边还有一个花园,它紧邻夫子庙,叫遂初园,后来败落了。魏国公府除了府内有东西花园以外,它的府外还有一座十分漂亮的花园,那就是魏国公府的东花园——今白鹭洲公园。这“白鹭洲”的名字据说来自李白诗句:“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可见其当时的秀美风景。因位于魏国公府第的东侧,所以人们一般就称它为东花园。

      魏国公府是皇帝朱元璋恩赐给大明第一大将军徐达的,徐达死后,其长子徐辉祖及其子孙继承爵位,世代居住于此。徐家还有一人获得大明公爵爵位名号的,那就是徐达第四子徐增寿。此人在建文朝当官,却暗地里为姐夫朱棣“打工”,将建文朝廷的机密泄露出去,最终被建文所杀。朱棣“靖难”成功后,追封他为定国公。永乐二年,明太宗朱棣命徐增寿之子徐景昌继承父亲的公爵爵位。但今人已无法弄清楚当时的定国府在南京何处。

      手工业、商业集中区——南唐皇城四周〇明代南京城里手工业、商业分布地区——《南都繁会图卷》

      除了秦淮河两岸的高干富人居住区,南京城的城南一带也是明初比较繁华的手工业、商业集中区,中心地带应该在过去的南唐皇城内,也就是今天中华路的王府园附近,确切位置是南起聚宝门以内,北达北门桥(今珠江路北),东自大中桥,中为镇淮桥,西到三山门(今水西门)。其中以南唐的御街三山街尤为繁华,内桥东南的承恩寺一带也相对比较发达。明代人这样记载道:“南都(指南京)大市为人货所集者,亦不过数处,而最终为行口,自三山街西至斗门桥而已,其名曰‘果子行’。”

      今天中国历史博物馆里珍藏着一幅巨画《南都繁会图卷》(长3.5米),真实地“记录”了明朝南京城南地区商品经济繁荣的状况。经过专家、学者的考证,这画描绘的正是当年的三山街到升州路和建邺路一带街市繁华的景象,画上有着109种店铺招牌和1 000 多人物,有人称之为明代的《清明上河图》,其时南京城南地区工商业一片繁荣跃然纸上。

      当时南京城做生意的主要有下列四种“商人”:

      第一种商人——外地商人开“铺行”。当时大明帝国在都城南京的商业街道两侧都建有“官廊”或称廊房。洪武十九年十二月,朱元璋下“诏中军都督府督造通济、聚宝、三山、洪武等门……新筑……六部围墙并廊房街道,并以罪人输作”。这种官修的廊房可租也可买下使用,之所以如此,一来是由于大明帝国为了占有商业利润,二来是为了便于管理。也正因为帝国政府对商业进行有序的管理,于是在明初南京城里很快就形成了众多的专业一条街,例如聚宝门一带,因糖坊廊而出名;三山街上遍布着书铺廊、裱画廊、绸缎廊;朝天宫附近因红纸廊而闻名;今城中新街口西南有明瓦廊,至今这些地名还在沿用。

      第二种商人——本地匠户做“住商”,即南京本地的军、民、匠户。他们既是专门的手工业者,又是兼职的商人。

      〇评事街和七家湾地名的由来南京云锦

      由于明初定都于此,那时南京的手工业发达程度居全国之首。明初从全国各地调集了20多万的手工业匠户进行“城建”与劳作,客观上繁荣了南京的工商经济,当时南京的小手工业已然发展成了三百六十行!

      有人认为,明朝初年,南京七家湾一带居住着很多的外地人,其中以西域人为众,他们擅长的手艺很独特,比如我们如今吃的牛皮糖、芝麻糖等就是通过这些西域人传授了西北少数民族的制作工艺。这些西域人居住在评事街上,他们中的好多人都从事皮革加工制造,由此形成了评事街上皮革专业“一条街”,被人们叫做“皮市街”“皮作坊”。时日久了,来的外地人多了,大家将它口讹为“评事街”。清人曾记载说:“评事街亦名皮作坊……今由打钉巷抵七家湾,攻皮者比户而居,夏日污秽不可近,尚沿旧习。而转东一巷名曰皮场,盖亦皮作坊之所。”与评事街呈丁字型的七家湾,也是当时皮革加工制造的专业街,据说其中有七家人家的皮革最负盛名,所以人们将那个地方称作“七家湾”。这是南京“七家湾”地名来历的民间另一种版本。

      朱元璋定都南京和明初南京工商业的繁荣,促使明代南京手工织造精品——云锦迎来了历史的辉煌。云锦很早就有了,但在明代以前南京云锦在全国并不“畅行”。明初定都南京,朱元璋政权的新贵们就地取材,他们按照一定的规制穿用云锦服饰,由于整个大明帝国中的官方有着相当大的需求和上流社会的热衷追捧,南京云锦由此开始走向了全国、甚至走向了世界,也开始走向了自身历史发展的辉煌时代。

      第三种商人——城乡农户赶集忙。明朝南京经商的第三种人就是城乡农户,他们主要是在城乡结合地区进行交易买卖,即古制中的“市”,这个“市”绝不能理解为现代意义上“城市”的“市”。中国古代通常将定点但有时间性限制的贸易场所叫做“市”,也就是类似于今天农民赶集的地方。明朝初年都城南京的市主要在石城门、三山门和聚宝门等大的城门外边。

      第四种商人——官商从中渔“利”。至于官商,中国历朝历代都有,而且都很强大,有时甚至垄断了很多的经济领域,这种官商类似于国营垄断企业。

      〇听说过没有:官妓也是官商经营的一类“行业”?

      明朝的官商主要从事下列几类“行业”:

      第一,廊房。前文已经提及,据说当年仅在上新河一带就一次性建了数百间廊房。其实除了朝廷衙门有廊房外,似乎当时的军队也有(待研究)。洪武三十一年五月庚申条的《明实录》记载道:“羽林右卫军丁以遗火烧廊房六十余间,法司请治其罪。上曰:彼非故为也,释之。”

      第二,塌房。“初,京师(指南京)军民居室皆官所给,比舍无隙地。商货至,或止于舟,或贮城外,驵侩上下其价,商人病之。(洪武)帝乃命于三山诸门外,濒水为屋,名塌房,以贮商货。”这是说,朱元璋下令在三山门外,靠在水边建了一座座“塌房”,类似于现在中转仓储地,“塌房”专供商人们中转存货,以方便在此经商;而政府从中收取一定的管理费用、税收等。

      第三,酒楼。朱元璋下令在江东门、聚宝门、三山门、三山街等商业来往最繁忙的通道上建造了南市楼、北市楼、讴歌楼等16座大型国营酒楼。明人记载了其中南市楼的繁华境况:“国初,知县揭公轨有《宴南市楼》诗云:‘帝城歌舞乐繁华,四海清平正一家。龙虎关河环锦绣,凤凰楼阁丽烟花。金钱赐宴恩荣异,玉殿传宣礼数加。冠盖登临皆善赋,歌词只许仲宣夸。’观此诗,当时之盛可知矣。”

      第四,官妓。有了酒就要有美女作陪,这样喝酒才能越喝越有味。既然官方办了这么多的酒楼,当然不能忘了酒楼的特殊娱乐消费形式——狎妓与嫖妓(朱元璋时代是禁止公务员嫖妓,但对非公务员不禁止),这样就有了官商第四种形式——官妓。明初国营酒楼中有6家专供官妓的:朱元璋时“特于京师聚宝门外,建官妓馆六楼以安远人。一曰来宾,一曰重译,一曰轻烟,一曰淡粉,一曰梅妍,一曰柳翠”。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