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代正统年间兀良哈三卫叛服

  • 发布时间:2017-07-09 13:11 浏览:加载中
  • 兀良哈三卫叛服

      元朝末年,大量散居在内地的蒙古族人,在长期的生产劳动中,已逐渐与当地汉人融合。而居住在漠北的蒙古族人,则仍以从事游牧生产为主。元亡,漠北蒙古族分为三部:居于西辽河、老哈河一带者,为兀良哈部;居于鄂嫩河、克鲁伦河一带及贝加尔湖以南地区者,为鞑靼部;居于科布多河、额尔齐斯河流域及准噶尔盆地者,为瓦剌部。

      明朝建立后,为尽快稳定国内局势,巩固统治,明太祖对蒙古族人采取招抚政策,“有才能者,一体擢用”①。不久,兀良哈部的原元辽王、惠宁王、朵颜元帅府相继请求内附,明太祖遂于其地设置大宁都司营州诸卫,册封己子朱权为宁王,统领诸卫。然而,实力最为强大的蒙古鞑靼部不断东进侵扰兀良哈部,明朝随即派兵征讨。洪武二十二年(1389),明朝又于兀良哈部所在地设置泰宁、朵颜、福余三卫指挥使司,“俾其头目各自领其众,以为声援。自大宁前抵喜峰口,近宣府,曰朵颜;自锦、义历广宁至辽河,曰泰宁;自黄泥窪逾沈阳、铁岭至开原,曰福余,独朵颜地险而强”②。委以阿北失里等兀良哈部首领为各卫指挥使同知,三卫皆隶宁王朱权统领。

      建文元年(1399),“智勇有大略”③的燕王朱棣自北平(今北京)起兵靖难,欲取代建文帝朱允炆。他担心宁王扰其后方,遂发兵入攻大宁都司,胁迫宁王归顺;又以重金馈赠三卫首领,约定出兵助攻。及燕王启程,宁王召集三卫首领。三卫皆从,一呼而起,跟随宁王西进关内。燕王从三卫将士中精选三千人为奇兵,随其南征。

      四年后,燕王统兵攻入南京(今属江苏),称帝,是为明成祖。即遣百户裴牙失里等人返回兀良哈部通报。永乐元年(1403),再遣指挥萧尚都持敕书往谕。燕王称帝后,恐诸王尾大不掉,乃将宁王迁入内地,安置于南昌,又改都司为行都司,迁至保定。因兀良哈三卫在靖难之役中“从战有功”④,明成祖“遂尽割大宁地畀三卫,以赏前劳”⑤。二年,兀良哈部首领脱儿火察等二百九十四人随萧尚都返朝,进献良马。明成祖因而命脱儿火察为左● 中国历史大讲堂明朝大事本末 ●军都督府都督佥事,哈儿兀歹为都指挥同知,职掌朵颜卫;安出、土不申同为都指挥佥事,职掌福余卫;忽剌班胡为都指挥佥事,职掌泰宁卫;其余首领各授指挥、千户、百户等官,并赐诰印、冠带、白金、钞币、衣物。此后,兀良哈三卫向明廷朝贡不绝。明成祖亦视兀良哈三卫为外藩,以拱卫京师。“居则侦探,警则捍卫,发给牛具、种、布帛、酒食良厚”⑥。四年冬,因三卫地区饥荒,兀良哈部民请求以马易米,明成祖命官署视马匹优劣,倍价易米。

      此时,蒙古鞑靼部势力正盛。慑其兵威,兀良哈部秘密依附鞑靼,开始侵扰明朝北边,且不断假借卖马入明边境侦探虚实。明成祖闻讯,下诏责问,令其以马赎罪。十二年春,明廷于辽东接收兀良哈三卫所献马三千匹。明成祖敕令守将王真,每匹马付布四匹。然兀良哈三卫又叛明,依附于鞑靼部首领阿鲁台。二十年,明成祖亲征鞑靼部,击溃阿鲁台所部后,返回途中,于屈烈河大败兀良哈部军,斩首无计。遭此重创后,兀良哈部众纷纷降明,明成祖下令,一律释放,不准杀戮。

      明仁宗即位后,对兀良哈部继续采取招抚政策,“赦兀良哈罪”⑦,且“诏三卫许自新”⑧,洪熙元年(1425),三卫首领阿者秃归降明朝,明仁宗授其千户,赐钞币、衣物、鞍马等,对以后再来的归降者,一律依此赏赐。

      未几,处于困境中的鞑靼部首领阿鲁台率领属下东走兀良哈部。在其挑唆下,兀良哈三卫屡屡侵扰明境,于永平(治今河北卢龙)、山海关(今河北秦皇岛东北)间大肆掳掠。宣德三年(1428)九月,明宣宗亲率三千精兵追击。明军出喜峰口,于宽河与兀良哈三卫军激战。明宣宗于阵前亲自张弓,射死其前锋三人。随即,明军两翼并进,大破三卫军。兀良哈三卫军士望见黄龙旗,纷纷下马拜罪请降,皆被明军生擒。明宣宗下令处置兀良哈三卫领兵首领后,班师回朝。此役使兀良哈三卫军精锐受挫,三卫首领皆谢罪入贡。明宣宗对他们抚慰依旧。七年秋,明宣宗又以朵颜卫首领哈剌哈孙、福余卫首领安出、泰宁卫首领脱火赤等人能长期恭事明廷,分别加赐金帛等物。

      正统年间,兀良哈三卫频频兴师,屡犯明辽东、大同(今属山西)、延安(今属陕西)境,被独石口(今河北赤城北)守将杨洪击败,生擒兀良哈首领朵栾帖木儿。不久,兀良哈部又依附日渐强盛的蒙古瓦剌部首领也先,且相互勾结,共同对抗明朝。其间,又与位于其东面的建州(治今辽宁新宾西南)兵联合,进驻广宁前屯。明英宗对兀良哈三卫的叛服无常十分憎恶,正统九年(1444)春,明英宗命成国公朱勇与恭顺侯吴克忠领兵出喜峰口,兴安伯徐亨领兵出界岭,都督马亮领兵出刘家口,都督陈怀领兵出古北口。各路人马均为精兵万人,分兵追剿扰边的兀良哈三卫兵,捕获扰边者甚众,夺回被其掳掠的人畜。

      然而,兀良哈部虽依附瓦剌部也先,却为也先所利用。借泰宁卫首领拙赤与辽东肥河卫首领别里格有隙,于格鲁坤迭连战败之机,瓦剌又分兵截杀。兀良哈三卫因此陷入困境,更加紧对明朝边境的侵扰,以劫掠财物、人口。

      十二年春,明总兵曹义、参将胡源、都督焦礼等将领统兵分巡东北边境,恰遇三卫兵入寇。明军迎击,斩杀三十二人,生擒七十余人。其后,瓦剌首领赛刊王、也先相继出兵兀良哈部,朵颜、泰宁二卫不敢应战,福余卫首领竟走避脑温江。至此,三卫实力日渐衰落,既畏惧瓦剌,然毫不敢背叛;却每年依旧朝贡明廷,以此换取明帝的赏赐;更因时常遭到明朝边将剿杀,时刻寻机报复。十四年夏,大同参将石亨等人“复击其盗边者于箭豁山,擒斩五十人,三卫益怨”⑨。随后于秋季与瓦剌相勾结,大举入侵明境。明英宗仓促北上亲征,于土木堡(今河北怀来东南)被俘。

      英宗弟、郕王朱祁钰在兵部尚书于谦等重臣拥立下,即帝位,是为景帝。景泰初年,明廷仍经常遣使赴兀良哈三卫诏谕、抚慰。然三卫已先受也先意旨,数次遣使在没有约定时入贡,以窥探明朝守备虚实。不久,也先又逼迫朵颜卫所部迁徙他地。三卫皆不堪忍受瓦剌肆虐,遂向明朝秘密传递瓦剌情报,且请求屯驻于靠近明朝边境处。景帝不允。故而,兀良哈三卫又倒向鞑靼部,与其首领孛来暗中交往,充当其向导。每遣使入朝,要与孛来使臣相见,见明廷待鞑靼厚,便请求加赏,未得应允,兀良哈三卫首领大怒,与孛来关系日趋紧密。

      成化元年(1465),兀良哈部三卫派九万兵随孛来大举入侵辽河地区。不久,兀良哈部又西附鞑靼部毛里孩,东结海西兵,多次出兵关内劫掠,虽数遭明守将击之,仍侵扰不已。十四年,鞑靼首领满都鲁发兵入攻三卫,大肆掳掠。三卫首领力不能支,皆走避至明边境。迫于饥困,三卫首领请求明廷恢复马市,以易粮食等物品。明宪宗下诏,允许恢复三卫马市。二十二年,鞑靼别部首领那孩统兵三万,入攻大宁(治今内蒙古宁城西)、金山(今内蒙古哲里木盟东),渡老河,攻杀三卫首领伯颜等人,掠人畜万计。三卫部众为避战乱,“相率携老弱,走匿边圉”⑩。明边守将刘潺报告朝廷,明宪宗诏令边关守将,向三卫避难部众发放刍粮,给予优抚。

      然兀良哈三卫仍扰边不止。弘治初年,常盗掠古北(今北京密云东北)、开元(今辽宁开元北)等地。明守将张玉、总兵李杲等设计诱杀来马市交易的三卫民众三百人。兀良哈三卫首领因此而北结鞑靼脱罗干部,请求出兵为其复仇。其后,屡屡进犯广宁(今辽宁北镇)、宁远(今辽宁兴城)等地。未几,兀良哈三卫再遭鞑靼首领小王子的侵扰,三卫首领纷纷向明边关守将请罪,以避战祸。明孝宗随即应允,却不料三卫“阳为恭顺”。朵颜卫都督花当依仗实力较强,数次向明廷请求增贡加赏,未获准,积怨甚深。

      正德十年(1515),花当子把儿孙率千骑拆毁明鲇鱼关,闯入马兰谷大掠。明参将陈乾战败阵亡。把儿孙又分兵三路,骚扰明边。明武宗闻讯,命副总兵桂勇阻击。花当不敌明军,撤兵,屯驻于红罗山,将把儿孙藏匿后,遣其子打哈等入朝请罪。明武宗下诏,释罪不问。

      把儿孙死后,其子伯革入明朝贡。嘉靖九年(1530),明世宗诏令伯革承袭其父爵。然打哈系花当子,却不得官爵,遂大怒,发兵劫掠冷口、擦崖、喜峰等边关。至二十二年冬,兀良哈三卫与鞑靼部合兵,屡犯明境。明朝数员守将阵殁。明世宗因此下令罢马市,禁止与三卫部众市易。此后,兀良哈三卫更与明廷交恶,明北边频频告急。

      万历初,朵颜卫实力益强,首领长昂藉此要挟明廷加赏,未获应允。长昂遂纠集部众闯入明境,盗掠财物,又拦截诸部族入贡明廷使臣。十二年(1584),长昂与土蛮合兵,再度大举入攻明境。明守将李松急请朝廷派兵围剿长昂,朝议不从。长昂益发跋扈自恣。十七年,其与鞑靼东、西二部合兵,入寇辽东,击败明将李成梁所部。

      长昂死后,其子实力渐衰。兀良哈三卫亦皆疲于长期兴兵、征战,遂罢兵。崇祯初年,后金势力渐盛,兀良哈三卫皆臣服于后金。

      注释

      ①《太祖实录》卷三○。

      ②《明史》卷三二八《外国传》。

      ③《明史》卷五《成祖本纪》。

      ④《明史纪事本末》卷二○。

      ⑤《明史》卷三二八《外国传》。

      ⑥《明史纪事本末》卷二○。

      ⑦《明史》卷八《仁宗本纪》。

      ⑧《明史》卷三二八《外国传》。

      ⑨《英宗实录》卷一七七。

      ⑩《明史》卷三二八《外国传》。
    微信公众号
学习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